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23 天下之主


    邀月大圣逃了!
    這個情況,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不已,不論是支持鄭鳴的武者,還是投靠了邀月大圣的武者,一個個都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目光,看著邀月大圣離去的位置。???
    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這確確實實是真的!
    邀月大圣,剛剛還占盡上風,一副要將鄭鳴吞下去的邀月大圣,此時竟然跑了,而且還是猶如閃電一般的跑了。
    爭斗之中的眾人,都停下了比斗,他們瞪大眼睛望著四周空蕩蕩的天地,好似要確認一下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怎么可能?”一個投靠了邀月大圣的武者,聲音之中充斥著悲哀的喊道:“大圣他老人家,怎么會離開,他可是大圣啊!”
    “大圣戰無不勝,大圣執掌天地,大圣他老人家……”
    和這種充滿悲哀的吼聲相比,支持鄭鳴的四軍武者,歡呼聲一時間震天動地。
    他們在這場大戰開始的時候,雖然一個個堅定的站到了鄭鳴這一邊,但是實際上,在他們的心中,他們并不認為,自己有多大的勝算。
    甚至在不少人看來,這一場大戰,就是自己等人葬身之時,只不過,他們并不因為自己的選擇,而感到后悔。
    可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看不到希望的時候,邀月大圣,竟然逃了!
    巨大的驚喜,讓他們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從四周的一切來看,邀月大圣,真的已經離開了。
    四大軍主,神皇大帝,春暖大師等戰陣大師,一個個都用一種凝重的神色看著四周歡呼的人群。
    他們此時,也想要加入這些歡呼的人群之中,但是他們又擔心,這只不過是邀月大圣的誘敵之計。
    而一旦是誘敵之計,那么他們這些人,就是邀月大圣刺殺的目標。可是他們的心神判斷又告訴他們,邀月大圣這一次,是真的走了。
    “走了!”鄭鳴看著有些緊張戒備的眾人,輕聲的說道。
    “不對,大圣是不會走了,大圣這不過是誘敵之計而已!”一個圣人門下的弟子,此時聲音中帶著癲狂的說道。
    這圣人門下的弟子修為本來就不是太高,這一次之所以來到這里,是因為他宗門之中的長輩帶著來長見識。
    為了自己的活命,這個男子不顧身邊同伴的反對,投靠了邀月大圣,和自己過去的宗門,算是一刀兩斷。
    本來,他這樣做,是為了活命,是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卻沒有想到,就在他驕傲自己的選擇時,卻沒有想到,無敵的邀月大圣,竟然跑了。
    這種跑,讓他心寒,而這種心寒,最終郁結成為了瘋狂。
    鄭鳴是最先平靜下來人之一,他看著又哭又笑的人群,隨即冷冷的道:“將所有投靠邀月大圣人拿下。”
    鄭鳴這聲大喝,讓那些投靠了邀月大圣的武者,一下子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
    這個時候,他們才意識到,事情并沒有完,不,應該說是他們的事情,并沒有完結。
    四軍軍主,神皇大帝等強者,幾乎同時朝著天皇大帝等人的方向沖了過去,而反應過來的天皇大帝,則是在眾人還沒有到達自己近前的瞬間,騰空而起。
    以最快的度離開此地!
    可是,天皇大帝的想法雖然好,但是鄭鳴又怎么能夠允許他離去,就在天皇大帝騰空而起的時候,鄭鳴已經直接催動了太宇之塔。
    太宇之塔凝固空間,就連是邀月大圣都能夠定住,更不要說天皇大帝這等修為和鄭鳴差不多的亞圣。
    而且,天皇大帝身上雖然也有不少人的寶物,但是卻沒有可以和太宇之塔抗衡的至寶,所以只是一個剎那,他就被定在半空之中,半點動彈不得。
    “鄭鳴,你只是獲得了暫時的勝利而已。”目視著鄭鳴,天皇大帝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怨毒。
    鄭鳴看著天皇大帝,并沒有吭聲,在太宇之塔的壓制下,其他投靠了邀月大圣的武者,基本上被直接擒拿。
    在對天皇大帝等幾個亞圣進行了封禁之后,鄭鳴就帶著四軍軍主等人,朝著天元神城趕了過去。
    天元神城對于整個天下而言,都是最為重要的存在,雖然在這次大統領之爭即將舉辦的時候,已經對天元神城的防御進行了安排,但是現在,叛變的人是邀月大圣。
    如果他出手搶占了天元神城,那么這個世界抵抗古梵一族的最強依靠,就沒有了。
    四軍軍主等人,更是一輩子都生活在天元神城之中,他們對于天元神城,更是有著一般人沒有的感情。
    所以在天元神城的事情上,他們比其他人,更加的著急。
    修為到了亞圣,度并不是一般的快,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鄭鳴等人已經來到了天元神城外。
    天元神城依舊!
    看著天元神城高高懸掛的旗幟以及精神抖擻的兵士,還有從神城之中出來迎接的將領,鄭鳴等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邀月大圣并沒有來天元神城,這可以說是很出乎鄭鳴等人的意料,畢竟,天元神城是那么的重要。
    而邀月大圣的消息,很快就穿了過來,傳來消息的是旭日大圣等五人的弟子。
    邀月大圣洗劫了五位大圣的洞府,將五位大圣的道書和法寶洗劫一空。
    而在和鄭鳴等人的通話之中,負責留守的五位大圣的弟子,都已經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他們在震驚之余,一個個更多的是驚恐。
    四軍軍主,神皇大帝等人將所有的防御安排好之后,就快的聚集在了天元神城的鄭鳴所在的議事大殿之中。
    而隨著他們的到來,更有不少亞圣小圣,從四面八方,朝著這議事大殿趕來,因為諸位大圣的離去,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平時的時候,亞圣們聚集在一起,還能夠有說有笑,但是現在,聚集在一起的亞圣,一個個臉色都陰沉無比。
    雖然他們聚集一堂,看上去很是有一些兵強馬壯的味道,但是實際上,他們處在什么樣的境地,也只有他們自己最為清楚。
    外有古梵一族的威脅,內有一個大圣在搗亂。如果不是鄭鳴表現的太過逆天,如果不是戰陣之法克制了邀月大圣,他們恐怕就沒有坐在此地的機會。
    “諸位,諸位大圣被邀月大圣用永恒之花的花瓣送到了永恒之地,諸位對于永恒之地,可有認識?”第一個開口的,是神皇大帝,他在人來的差不多之后,第一個站起來,沉聲的說道。
    有四軍軍主等人作證,有邀月大圣洗劫諸位大圣道場的事實,對于這件天崩地裂的事情,基本上已經沒有人心中存著什么疑慮。
    現在,讓所有人心中彷徨的是,他們接下來,究竟該怎么辦?
    向古梵一族和邀月大圣投降,這是和他們本心沖突的,他們絕對不愿意這樣做。
    但是,不向古梵一族投降的話,他們憑什么對抗古梵一族,憑什么對抗邀月大圣。
    “我聽說永恒之地,在無盡星空的盡頭,而且一旦進入永恒之地,如果沒有大的收獲,那么想要出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看上去滿臉書卷之氣的亞圣,聲音之中帶著低沉的說道。
    “按照典籍之中的記載,離開永恒之地的方法只有兩個,一個是另外一瓣永恒之花的花瓣,還有一個,就是能夠突破大圣的范疇。”
    這兩個條件,對于旭日大圣等人而言,都不容易達到,所以一時間四周的氣氛,變的越加的有些壓抑。
    “諸位,在諸位大圣離去之前,已經推舉鄭鳴帝君作為天下之主,我天庭決定,全力支持鄭兄。”神皇大帝緩緩的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道:“現在,也唯有鄭兄能夠對抗邀月大圣。”
    在天庭,神皇大帝威名遠播,就好似一座高山,鎮壓著四方的天地,現而今,神皇大帝的話一出口,就有一些人開始點頭。
    而就在神皇大帝開口之后,四軍軍主的依次開口,他們說話的內容,只有一點,那就是支持鄭鳴,成為天下之主。
    幾位大圣臨走之時留下的旨意,再加上鄭鳴讓人恐懼的戰力,這一切的一切,都組成了鄭鳴成為四軍之主的最大屏障。
    鄭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神色平靜,但是他的心中,各種的念頭,卻在不斷的起伏。
    邀月大圣叛變,諸位大圣被放逐到了永恒之地,這是他鄭鳴的機會,同樣也是一場巨大的危機。
    古梵一族能夠壓著諸位大圣打,其實力就已經可想而知,現在他的手中,除了一張盤古牌之外,其他的圣人牌什么都沒有。
    就算是有圣人牌,他一次還使用兩個,要是遇到古梵一族大量圣主圍攻的話,同樣是兇多吉少。
    所以,這張盤古牌,真的是無比的重要。而現在自己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如何將這張盤古英雄牌,用到最關鍵的時刻。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不斷的閃動。就在他快思索的時候,突然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對抗古梵一族,我等自然是責無旁貸,但是以誰為主,呵呵,這件事情,我覺得大家還是好好的商討一下!”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