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422 鄭鳴的實力


    恥辱,今生最大的恥辱!
    邀月大圣咬牙切齒的看著鄭鳴,此時的他,有一種要將鄭鳴撕成碎片的沖動,對于他來說,現而今最大的目標,就是殺了鄭鳴。
    作為一個尊貴的大圣,他什么時候被人如此揭過面皮,就算是三眼大圣那般的人物,也沒有招過他一根手指。
    但是今日,當著無數人的面,他被人用兵器抽臉,而且抽打的,還不是一次,這讓他從心中,有一種想要瘋狂的沖動。
    “鄭鳴,你給我去死!”邀月大圣怒吼,手中太陰神幡晃動,一時間天崩地裂,虛空破碎,無窮無盡的毀滅力量,朝著鄭鳴的方向直涌了過去。
    鄭鳴對于邀月大圣能夠脫身,早就有準備,但是此時看著邀月大圣的威勢,他還是從心中升起了一種震撼。
    大圣就是大圣,作為老牌的大圣,邀月大圣的力量,還不是現在的他可以比擬的。
    催動盤古英雄牌嗎?
    鄭鳴此時,還是有一絲的猶豫,他感到,隨著旭日大圣五人被傳送到無盡永恒之地,困難才剛剛到來。
    如果這個時候使用盤古英雄牌,要是更大的困難出現了之后,自己又應該怎么辦?
    一念之間,鄭鳴就有了決斷,他并沒有使用盤古英雄牌,而是想要借自己手中的實力,和邀月大圣戰上一場,不看勝負,就看自己和邀月大圣,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這個念頭升起的鄭鳴,一拍自己的頭頂,兩尊斬尸而成的分身,出現在鄭鳴的身邊。
    其中金蓮所化的分身在朝著鄭鳴的本體看了一眼之后,就朝著玉藕分身一招手道:“道友,防御就交給我倆。”
    讓金蓮玉藕所化的分身進行防御,是鄭鳴本來就打算的事情,他手指掐動,那太宇之塔就飛落在了金蓮所花的分身頭頂。
    邀月大圣的太陰劍氣,已經瘋狂襲來,站在石橋之上的鄭鳴,完全可以無懼這一縷的太陰劍氣。
    畢竟只要他催動那石橋,就能夠跨越太陰劍氣的襲擊,更何況石橋本身,就讓鄭鳴處在一種萬法不侵的狀態。
    但是,在稍微的沉吟之后,鄭鳴還是對玉藕金蓮兩位分身吩咐一聲,兩人騰空朝著那太陰劍意沖了過去。
    漆黑的太陰劍意,帶著無盡的冰寒,剎那間,就已經沖到了鄭鳴的近前,但是,就在這太陰劍意挨近玉藕分身的瞬間,那玉藕分身揮手,已經將太陰劍意納入身體之內。
    不過隨著太陰劍意的入體,玉藕分身的胸前,快速的鼓脹了起來,好在也就是一個瞬間,這玉藕分身,就恢復了正常。
    而那金蓮分身,則在太陰劍意被化解的瞬間,在虛空之中演化成一個黑色的蓮臺,將玉藕分身和自己,全部納入了那蓮花的包裹之中。
    對于自己一擊不中,邀月大圣其實早就有準備,畢竟鄭鳴的手中,有太宇之塔和那石橋。
    此時鄭鳴在邀月大圣的眼中,就是一頭超級肥豬,只要能夠將鄭鳴給滅了,就能夠給他帶來巨大的好處。
    可是,剛剛的試探,卻讓他感到,鄭鳴并不是那么好擊潰的,那從鄭鳴的身上沖出的兩個分身,竟然能夠將他的太陰劍意給吞了,這讓他在憤怒的同時,更多了幾分的驚訝。
    “轟轟轟!”
    無數的太陰劍意,在虛空之中化成了千丈的劍絲,再次朝著鄭鳴籠罩了過去。這些劍絲,每一道都隱含著完整的太陰之道,不但鋒利無比,更隱含著侵蝕的力量。
    防守在鄭鳴頭頂的玉藕分身和金蓮分身,面對那一道道猶如細絲一般的劍光,神色變的更加的凝重。
    黑色的蓮臺,快速的迎向太陰劍意。兩者在接觸的瞬間,擁有著太陰劍意的蓮臺,就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但是,隨著太陰劍意和蓮臺的接觸,玉藕分身瘋狂的將那一絲絲的力量,吸納入自己的體內,然后轉化成精純的力量,灌入黑色的蓮花之內。
    這是一個循環,一個接住邀月大圣的力量,來對抗邀月大圣的循環。
    如果對抗這個循環的,是亞圣級別的人物,恐怕在對戰鄭鳴的時候,就只有速手無策一法。
    但是,現在和鄭鳴對戰的,是催動著太陰神幡的邀月大圣,在吸納一道道太陰之氣的時候,玉藕分身的身軀,實際上也承受著太陰劍意的侵蝕。
    一旦這種侵蝕過于嚴重,鄭鳴這一尊分身,就會崩碎。
    所以,在玉藕分身和邀月大圣僵持的時候,鄭鳴的本體催動石橋,橫跨虛空,出現在了邀月大圣的身后。
    邀月大圣貫通大道,風吹草動之音,可以說都難以瞞住他的神識,鄭鳴這種偷襲,自然也瞞不住邀月大圣。
    但是,就在就在邀月大圣扭頭迎向鄭鳴的七寶妙樹之時,那吞納著太陰劍意的玉藕分身,就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邀月大圣怒氣越發的強烈,手中的神幡晃動,一道道劍光,化成漩渦,朝著鄭鳴的本體籠罩了過來。
    但是那詭異的石橋,卻帶著鄭鳴的本體橫跨虛空,再次出現在了邀月大圣千丈之外。
    邀月大圣一個人對戰鄭鳴的三大分身,凌厲的太陰劍意橫掃四方,但是金蓮玉藕這對分身的防御,在加上詭異石橋以及鄭鳴本體的攻擊,讓鄭鳴雖然處在岌岌可危之中,卻硬生生的擋住了邀月大圣的攻擊。
    幾乎好幾次,鄭鳴的本體都要被那邀月大圣的劍光所斬,可是每一次,鄭鳴都脫身開來。
    這一場比斗,一連進行了足足一刻鐘,邀月大圣硬是沒有占到什么便宜。
    硬撼大圣!
    雖然這一場的硬撼,讓鄭鳴疲憊不已,他的分身,更是被太陰劍意斬中了幾次,雖然沒有大的狀況,卻也是疲憊不已。
    但是不管鄭鳴如何的狼狽,不管鄭鳴如何的強弩之末,鄭鳴都擋住了邀月大圣的攻擊,硬撼了這位強橫無比的大圣。
    “快點恢復!”四軍軍主之首的戰龍軍主,一邊用充滿了敬重的目光看著鄭鳴,一邊大聲的吼道。
    他的話,讓那些四軍的兵士,快速的從自己得到儲物手鐲之中拿出自己最好的天材地寶,瘋狂的吞進口中。
    他們都很清楚,只有他們快速的恢復戰力,才能夠讓鄭鳴再次催動戰陣,才有可能戰勝邀月大圣。
    時間,對它們來說,無比的重要,時間不只是鄭鳴的性命,也是他們的性命。
    天皇大帝看著正在拼斗的鄭鳴,眼眸中升起的,是憤怒加嫉妒的火焰,作為天庭第一人,他一直覺得,自己得到修為,在大圣之中,應該是數一數二的。
    但是現在,和鄭鳴的比斗,讓他意識到,自己和鄭鳴相比,存在著不小的差距。
    硬撼大圣,這一次只要是鄭鳴不死,那么他就成為這片天地真正的主宰,在邀月大圣的威脅下,可以說所有有志于反抗的武者,都要團結在他的麾下。
    “沖過去,擊潰他們!”天皇大帝怒吼,他清楚,現在不是自己等人保持實力的時候,只有幫助邀月大圣,他們才能夠獲得最大的勝利。
    那些投靠了邀月大圣的人,都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他們一個個也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如果邀月大圣戰勝不了鄭鳴,他們投靠邀月大圣,不但丟掉了自己的名聲,而且還一無所得,可以說這一次,他們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這種情況,他們不接受。
    所以一個瞬間,他們就騰空而起,朝著四軍軍主的方向沖了過去。
    戰龍軍主等人雖然預料到這種狀況,但是面對沖殺來的天皇大帝等人,他們還是面露難看之色,鄭鳴此時被逼迫的越加的狼狽,甚至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
    他們如果將大量的精力浪費到對抗天皇大帝等人身上的話,那么這一次鄭鳴恐怕是兇多吉少。
    “我等過去抵擋,四軍快速恢復!”神皇大帝這個時候走出來,斬釘截鐵的喊道。
    隨著神皇大帝帶頭,不屬于四軍的武者,快速的朝著天皇大帝等人沖了過去,他們沒有任何的口號,但是他們每一個,都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可以說,此時的他們,都在拼命。
    鄭鳴此時也是在拼命,對抗一個大圣的痛苦,鄭鳴現在是真的體會到了。
    邀月大圣雖然依舊沒有攻破他的防御,但是在邀月大圣的攻擊下,他顯得岌岌可危。甚至很多時候,鄭鳴都恨不得點破自己心頭的英雄牌。
    盤古牌一出,橫掃了算了!
    只是最終,鄭鳴還是咬著牙,堅持了下來,盤古牌雖好,但是現在,還沒有到最危險的時候。現在用了盤古牌,還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抽到。
    “殺殺殺!”
    瘋狂的喊殺聲,讓鄭鳴覺得自己的血有些沸騰,就在他拼命支撐,已經有點催動不了那石橋的時候,刁滅塵突然朝著他大聲的喊道:“鄭大統領,戰陣可用。”
    這一句話,頓時讓鄭鳴欣喜不已,他的身軀橫跨虛空,再次出現在了四十萬大軍的上空,而就在他準備施展洪荒諸葛的技能,將無數的力量聚集在一審的時候,邀月大圣停了下來。
    然后,在無數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邀月大圣晃動太陰神幡,消失在了空虛之中。rw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