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420 太陰神幡

  太陰神幡!
    這個名頭,鄭鳴并沒有聽說過,但是在邀月大圣取出太陰神幡的時候,鄭鳴身上的至寶太宇之塔和石橋幾乎同時顫動了一下。
    這顫動,聲息并不是太大,但是隨著這太宇之塔的顫動,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鄭重。
    太陽神幡、太陰神幡都是開天辟地之時孕育而出的至寶,按照太宇之塔傳來的消息,旭日大圣和邀月大圣,在出世之前,就在太陽太陰兩顆星辰上,抱著兩面神幡出世。
    而當太陰神幡和太陽神幡合并,更是威力無匹,和太宇之塔一般,是鎮壓諸天之物。
    三光大圣之所以稱霸天下,無人能敵,除了他們三人占據了大圣數量的一半之外,更因為他們的手中,掌握著太陰太陽二神幡。
    現而今,雖然太陽神幡已經因為旭日大圣,而落入了永恒之地,但是光一個太陰神幡的力量,同樣讓人不可小視。
    邀月大圣在取出太陰神幡的瞬間,手掌快速的晃動,一道道太陰之力,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道劍氣,瘋狂的朝著鄭鳴等人直接斬來。
    每一道太陰劍氣,都隱含著一種好似來自上古之時的冰冷,虛空在太陰劍氣掠過的剎那,就直接被凍裂出一道道的裂紋。
    而這,只不過之太陰劍氣的附屬力量而已。
    太陰劍氣飛掠,沖過一道星辰,一個剎那,星辰掉落,萬物成灰,而那蒼瑯域本來就破敗的天地,更是在頃刻功夫,被打的七零八落。
    面對這攻擊,春暖大師以及四軍軍主,都用著急的目光看著鄭鳴,他們都已經意識到,這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鄭鳴一念之間,就催動自己心頭的神識,在虛空之中演化成了一道充斥著殺伐之力的巨鵬,騰空朝著那邀月大圣,直接抓了下去。
    這巨鵬雖然不是真身,但是它衍生而出的力量,比之真正的神禽,也差不了多少。就算是高級的亞圣,在面對著巨鵬的時候,也要小心應對。
    但是,就在巨鵬飛起的瞬間,邀月大圣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不屑,他手中的太陰神幡晃動之間,一道凌厲無匹的劍意,朝著那巨鵬直斬了過去。
    巨鵬大有千萬里,一道太陰劍意,對它來說實在是太小。可是就在這太陰劍意和巨鵬接觸的剎那,巨大的,可以硬撼亞圣的巨鵬,直接在虛空之中,被分成了兩段。
    正在給鄭鳴提供著戰力的春暖大師、刁滅塵等人,一個個都愣在了那里。他們雖然都很清楚,自己等人和大圣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可是現而今這種巨大的差距,已經不是能夠用言語來形容的了,實在是天壤之別。
    自然這種情況,就造成了一種結果,那就是幾乎所有的人,此時都生出了一種懷疑,一種對自己等人,還能不能對抗邀月大圣的懷疑。
    “大圣威武!”天皇大帝等人的呼聲,在虛空之中響徹,伴隨著這呼聲而起的,是他們一個個激動的眼神。
    他們投靠了邀月大圣,就等于背叛了自己信仰,背叛了自己的良心,背叛了他們覺得能夠背叛的所有人。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希望的,自然是邀月大圣能夠戰勝,這樣邀月大圣力壓四方,他們同樣也能夠心安理得。
    對于這太陰神幡的強大,鄭鳴也感到有些意外。不愧是可以和太宇之塔并列的寶物,雖然只有一半,但是在頂級大圣的手中,他的力量,同樣不可小看。
    “給我破!”邀月大圣并不想在鄭鳴他們這里,耗費太多的時間,雖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是他可不愿意拖延時間。
    他邀月大圣,有的是事情要做,如果在這里拖延了太長時間的話,那在很多事情上,說不定就被動了。
    數十道劍意,瘋狂的斬落,而就在這些劍意下落的瞬間,鄭鳴再次催動法陣。
    這一次,凝現在虛空之中的,是一個巨大的八卦。八陣圖最終合一,就是一個演化諸天的八卦。
    天地風雷,水土山澤!八種大道之力匯聚而成的八卦圖,朝著那數十道劍意,直接迎了上去。
    剛才的對決之中,鄭鳴施展出八卦圖所帶來的威力,在場的人可謂是有目共睹。
    現在,看到鄭鳴再次施展八卦圖,一些士兵,忍不住心中升起期待,他們覺得,有這八卦圖在手,這一次,一定能夠抵擋得住那邀月大圣的攻擊。
    而春暖大師等人,一個個則是心底發緊,雖然這巨大的八卦圖,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信心,但是他們更清楚,自己等人現在面對的,究竟是什么!
    一個掌控著完整大道之力的大圣!
    面對八卦圖的再現,邀月大圣的眼眸中,也多出了一絲的凝重,這八卦圖他一直很注意,特別是八卦圖和那始祖真身在碰撞之中,竟然呈現出不分勝負的情形,更讓他心中感嘆。
    他一眼就看出,這八卦圖之中,隱含著巨大的玄奧,就連他都有好好參演的想法。
    而且他心中更清楚,這八卦圖的戰陣,應該是鄭鳴的最強手段,也是四軍軍主等人心底最后的希望。
    “小道爾!”冷喝一聲之后,邀月大圣再次用力的揮動太陰神幡,這一次,無數的劍意,并沒有四散開來,而是和前些時候攻擊而出的劍意,匯聚在一起。
    最終,這些劍意,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道長有萬丈,好似能夠開天辟地的太陰神劍。
    劍光長有百萬丈,下落之中,整個蒼瑯域全部崩碎成為了碎粉,巨大的八卦和那洶涌而落的劍光,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無數的地水風火,在兩者的碰撞之中,從四面八方涌現而出。
    天崩地裂,四方成灰。
    一些從天地深處照耀而來的星辰光芒,在這崩碎的力量下,直接被隔絕的難以感應到,就是一些離的稍微近了一些的星辰,也開始不斷的晃動。
    鄭鳴的神識,和那巨大的八卦圖連接在一起。在碰撞之中,鄭鳴快速的催動著八卦圖的每一分力量。
    力量的運用,有時候能夠發揮巨大的作用,但是現在,鄭鳴卻感到,就算是他全力運轉這些力量,也難以抵擋那太陰神劍的斬動。
    實在是因為,這太陰神劍所隱含的力量,太過于強大,太過于凌厲!
    “噗!
    一聲輕響,好似一塊布被利刃斬開,可是此刻,無論是春暖大師等戰陣大師,還是那些為戰陣提供力量的武者,一個個臉上,都閃動著痛苦之色。
    因為他們已經感覺到了,被他們寄托了重大希望的八卦圖,已經被太陰神劍斬開。雖然太陰神劍斬開八卦圖的時候,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被斬開就是被斬開。
    沒有了八卦圖的守護,他們這些人在邀月大圣的眼中,那就是待宰的豬羊,沒有任何的防抗之力,更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就這樣失敗了嗎?有點不甘心啊!”春暖大師看著自己身邊的戰龍軍主,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戰龍軍主的氣勢,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差別,雖然他此時他的修為,卻已經呈現出一種人去樓空的趨勢。
    “畢竟我們面對的是大圣啊!”說出這句話的戰龍軍主,眼眸閃動的是不甘,是絕望!
    春暖大師沒有在說話,她用眼眸輕輕的看著戰龍軍主,緩緩的道:“能夠和你死在這里,我也沒有什么太多遺憾的。”
    “我……”戰龍軍主想要說話,可是卻覺得自己的喉嚨之中,好似堵了一塊痰一般,想要說又說不出來。
    就在戰龍軍主感到自己胸中無比難受的時候,凌厲的太陰神劍,已經蟲虛空之中,再次斬落。
    這一劍,他們所有人都將灰飛煙滅。
    邀月大圣并沒有準備留手的打算,在他看來,眼前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作為以后的天下第一主宰,他并不缺少給他效力的人。
    而所有的四軍武者,所有的大圣門徒,此時則緊緊的咬著牙關,他們都清楚,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是什么,但是清楚歸清楚,他們更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根本就反擊不了。
    八卦圖,已經是他們最后的希望。
    就在他們一個個等待著死亡的時候,陡然感到自己身上的氣息,再次被一股力量所吸納。
    這股引領著他們力量的氣息,他們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說,這股力量,他們無比的熟悉。
    因為剛才,就是這股力量,在帶領著他們同心協力的作戰,現在依舊是這股力量,在帶動著他們。
    要拼死一戰嗎?
    不,應該是保存最后的尊嚴,這個念頭升起在所有人的心頭之后,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這些武者,就開始催動自己身上僅存的力量。
    雖然反抗不反抗,都是死路一條,但是就算是死,他們也要保持自己的尊嚴,保持自己的榮譽。
    這一次升起在鄭鳴他們頭頂的,并不是八卦圖,而是一個身影,一個高有十丈的身影,屬于鄭鳴的身影。
    身影傲立天地,就在那太陰劍光要落下的剎那,身影朝著劍光一揮手,一尊寶塔,朝著太陰劍光,重重的撞擊過去。
    寶塔瞬間脹大萬丈,虛空在這寶塔下,瞬間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