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19 撼圣

  戰陣之道,博大精深!
    但是在戰陣之道最為輝煌的時候,戰陣之道也從來都沒有戰勝過大圣,更沒有戰陣師瘋狂到催動戰陣,和大圣級別的存在硬撼的情況。
    但是今日,這種事情,卻偏偏出現在了蒼瑯域之中。
    春暖大師,幾乎所有的強者,在這一刻,心中有恐懼,有忐忑,但是更有一種期待。
    他們作為亞圣級別的戰陣大師,心中所想的,不就是推演戰陣之道,讓戰陣可以和大圣相媲美。
    只不過以往,他們不敢將這句話喊出來,但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們已經不用在顧忌,因為此時他們和那位邀月大圣,已經是不死不休。
    一點月光,好似跨越恒古的虛空,輕飄飄的落了下來,但是這一指落下,卻給人一種難以抵御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之中,刁滅塵等人,眼睜睜的看著那月光落下,可是,就在這月光要接近鄭鳴之時,鄭鳴手中法訣掐動,一片青天,升起在他的頭頂。
    那高高的月光,在這青天之上化作一輪明月,高高照耀,可是卻也在這一刻,停止了下落。
    明月高懸,讓人恐懼,但是高懸卻傷不了人的話,那么就讓人的恐懼之心,減弱了十分。
    邀月大圣沒有想到,自己的攻擊,竟然被鄭鳴給擋了下來,作為天下現在唯一的大圣,邀月大圣從來都沒有將鄭鳴看在眼中。
    但是此時,他的攻擊,竟然被擋了下來。
    鄭鳴對于擋下邀月大圣的攻擊,同樣也沒有想到,也就在這一刻,他越發意識到了自己煉制的洪荒諸葛,究竟是一個什么等級的存在。
    耗費了一張冥河教祖,耗費了一張鎮元大仙,自己在當時,還覺得無比的肉疼,但是現在,好似是真的值了!
    “好!”刁滅塵第一個喊了出來,他的聲音之中,充斥著一種只要是人,都能夠聽的出來的欣喜。
    而就在刁滅塵的歡呼響起的時候,四軍的武者,那些忠誠于天元神城的武者,那些忠誠于天下的武者,幾乎同時發出了一聲的歡呼。
    就連一直淡定不一的春暖大師等戰陣大師,都發出了瘋狂的歡呼,這歡呼聲,為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全部人的合力,終于擋住了一個大圣的攻擊。
    擋住了,他們現在存活了下來!
    擋住了,那么以后,他們才能夠有存活的希望,他們才能夠有站著活在這個世上的希望。
    聽著這歡呼,聽著這咆哮,不少已經臣服于邀月大圣的武者,眼眸都變幻了起來,這一刻的他們,覺得自己太快的做出了抉擇,實在是有點太魯莽。
    歡呼震動四方,天皇大帝看著站立在天元神城四軍的最前方的鄭鳴,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嫉妒。
    如果那個站在所有人之前的人是自己,自己是不是也能夠像鄭鳴一樣,將自己的性命,將自己的一切,全部都能夠拋棄呢?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天皇大帝的眼眸中,最終變成了黯然,因為他發現,就算是將承受歡呼的人變成自己,他也不會豁出自己的性命。
    “找死!”淡淡的聲音,猶如大道倫音,讓人難以升起半點的反抗之力。
    說出這兩個字的,是邀月大圣,本來他對于鄭鳴抵抗自己的一擊,并沒有太多的想法,但是此時,看著那無盡的歡呼,他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
    作為做要臉面的大圣,邀月大圣本來就不允許有人忤逆他的法旨。更何況現在,整個天下,整個蒼瑯域之中,只剩下他一個大圣,這天下,即將落入他的掌握。
    在這種時候,他怎么能夠允許,有人譏諷自己,有人在他的臉上,重重的打臉。
    只是,雖然有不少人因為邀月大圣的動怒而變的小心翼翼,但是同樣,更有一些人,卻因為邀月大圣的動怒,而表現的斗志昂揚。
    “死!”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邀月大圣的手中,就多出來一個盒子,一個閃動著陰陽之力的盒子。
    陰陽無極盒,邀月大圣的隨身至寶,里面自成空間,只要是被擒拿進入陰陽無極盒之中,無論是修為多么高強,都會被直接化成膿血。
    邀月大圣很少用這種大殺器,因為和人爭斗的時候,動用這種大殺器,對邀月大圣來說,就是一種侮辱。
    但是現在,他用了這大殺器,他要一具,將鄭鳴以及四軍的所有人進行擊殺,只有這樣,才能夠將剛剛的侮辱洗去,只有這樣,才能夠對得起他邀月大圣的名頭.
    陰陽無極盒下落,一股玄之又玄,但是又讓人感到難以抵御的力量,朝著所有人吸納了過去.
    在這股力量下,幾乎所有人都有一個感覺,那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他們都要落在這盒子之中.
    因為這盒子是天,是道,是法則,是難以違逆!
    鄭鳴緊緊的盯著這個盒子,他雖然第一次見到這個盒子,卻也知道,如果自己等人被吸納進入這個盒子的話,他自己可以依靠盤古英雄牌活下來,其他人,恐怕都要在這盒子之中,直接被化成飛灰.
    不行,自己不能等人,絕對不能死在這盒子之中.一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快速的催動自己心頭的陣法.
    鄭鳴,還有他身后的四軍武者,還有那些忠誠于他的大圣弟子,幾乎瞬間匯聚為一體,也就在這一刻,一片大地,升起在了鄭鳴等人的頭頂.
    大地高有萬丈,厚重無匹,穩穩的立于無盡的蒼穹之中,任憑各種風雨的敲打,卻沒有半分的后退.
    八陣圖之中的大地之陣,同樣也是八陣圖的戰陣之中,最善于防御的大陣,現在,鄭鳴將這座大陣施展了出來.
    天翻地覆,巨大的吸力,就是蒼瑯域的虛空,都被一塊塊的撕碎,吸納進入了陰陽無極盒之中.
    但是,那猶如倒懸山脈的大地,高高的懸浮在鄭鳴等人的頭頂,此時的大地,猶如實質,土黃的光芒之下,就好似土系大道匯聚而成的宮殿.
    “叱!”邀月大圣看著懸浮在鄭鳴等人頭頂的土黃色大地,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的怒意,這一刻的他,真的有將鄭鳴等人,全部碾壓的沖動。
    兩條雪白的,缺少生機的長龍,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朝著鄭鳴,朝著四軍的軍士籠罩了過去。
    四軍的軍士,一個個緊緊地咬著嘴唇,雖然此時在那土黃色的大山保住了他們的性命,但是一旦這位強者支撐不住的話,那么這件事情,就會朝著他們最不想的方向發展。
    “去!”在那巨大的漩渦出現的瞬間,鄭鳴再次掐動法訣,一道道土黃色的長劍朝著那猶如龍鳳一般的漩渦,瘋狂的迎了過去。
    狂風卷過,巨大的漩渦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而那些土黃色的長劍,則化成了碎粉。
    “堅持,我們只要能夠堅持住,我們才能夠活下去!”一個面容之中,已經生出一道道裂痕的武者,低聲的朝著自己的同伴喝道。
    實際上,并不用他說,他的同伴都在堅持!只不過,這種堅持所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
    春暖大師作為戰陣第一大師,現在之時幫著鄭鳴做輔助的工作,但是就算是這樣,那陰陽兩氣化成的規則之力,依舊瘋狂的消耗著她的精氣神。
    她的身軀,雖然穩穩地站立,但是那陰陽兩氣的拉扯之力,卻將他的手臂,拉的變成了彎曲的形狀,而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都好似要裂開一般。
    “破!”
    承受著最大壓力的,自然是鄭鳴,他站在那土黃色的大地下方,就覺得有一股股磅礴無比的力量,正在瘋狂的要將他吞下去,而他,就好似一個在和天拔河的英雄,一步不退的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穩住自己的身軀。
    當這股力量到了一個頂點的時候,鄭鳴這才逆轉戰陣,讓那土黃色的大地,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個晶黃色的長矛,朝著那陰陽無極盒重重的投了過去。
    “當啷!”長矛進入陰陽無極盒之中,陰陽無極盒的底部,出現了一道道裂痕,這些裂痕雖然不大,但是那本來張開口子的陰陽無極盒,一下子蓋上了蓋子。
    瘋狂的吸力,一切的一切,隨著陰陽無極盒的合起,消失的無影無蹤。
    虛空之下,四軍武者此時一個個雖然都疲憊無比,但是他們的眼眸之中,同樣充斥著巨大的喜悅,以及一種要戰斗到底的堅毅。
    邀月大圣招手將陰陽無極盒取回,他看著那精美無比,好似隱含著無窮大道道紋的盒子,此時已經多出了四五個坑坑洼洼的傷痕。
    看到自己的至寶出現損壞,邀月大圣有一種想要和鄭鳴拼命的沖動。而四周那越來越像響的歡呼聲,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巨大的挫敗感。
    自己兩次進攻,竟然還沒有拿下鄭鳴,如果時間就這樣拖下去的話,那么自己在古梵一族之中的地位,又如何來保證呢?
    輕輕的咬了一下呀,邀月大圣的手中,多出了一面灰色的寶幡。這寶幡是他最大的秘密,但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也顧不得在保密了。
    “鄭鳴,接我太陰神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