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366 劍定乾坤

  震耳欲聾的聲音,讓不少人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但是當人們定睛朝著那千重山看上的時候,卻發現金光紛飛,偌大的千重山,直接破碎了開來。
    千重山崩碎,一柄柄金色的長劍,在虛空之中亂飛,更有金甲武士,倒地吐血。
    強橫的,霸道的,蠻橫的一棍,好像根本就不應該稱呼為劍法的一棍,但是就是這樣的一棍,直接將不少人眼中難以破解的千重山,直接破開。
    而那處在千重山下的胖長老,眼眸之中,全部都是驚駭之意,他有點不敢相信千重山被破掉。
    而他那化成漫天云彩的衣袖,更是在六棱重劍砸落的剎那,直接被打成了飛花蝴蝶。
    “饒命!”
    胖長老的話剛剛吼出,他整個人,就已經在這重劍的砸落之間,化成了兩段。
    殷紅的鮮血,倒地的武者,一切的一切,讓十數萬人都忘記了呼吸,他們看著這一切,眼眸之中除了畏懼,還是畏懼。
    “行刑!”鄭鳴沒有理會四周眾人的目光,他只是看著自己手中的六棱重劍。
    風蕭蕭,天地肅穆!
    徐子閎看到了一切,他覺得自己的生命,這個時候正在離自己遠去!他不甘心,但是他覺得自己又反抗不了,所以,他只有發出凄厲的詛咒聲。
    “鄭鳴,你不得好死,宗法會是不會放過你的,哈哈哈,我在天上等著你!”
    可是,就在他的喊聲剛剛喊完,羅元浩已經將自己身邊錦衣衛的刀直接多下,順手一刀,將徐子閎的腦袋給砍了下來。
    而其他還在震驚之中的錦衣衛,在這一瞬間,也跟著反應了過來,他們同樣手起刀落。將徐子閎的四肢砍下。
    五刀分尸,這就是五刀分尸!
    那剛剛跳城墻的女子。看著人頭被斬下的徐子閎,一時間,整個人崩潰了起來,她抱著自己懷抱之中的孩子骨骸,嚎啕大哭了起來。
    哭聲是可以傳染的,那些登上城墻,要為自己的孩子討一個說法的普通人。無論男女,都加入了這哭泣之中。
    徐允仲的心,卻是無比的悲涼,他好像已經看到,自己的命運。
    “上啊,你們不是要擒拿鄭鳴嗎?他殺了宗法會的長老,他……他只要殺了我們徐家,你們也都好不了,大家一擁而上殺了他。就能夠一了百了!”
    徐允仲的話語之中,充滿了瘋狂的味道,這一刻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顧忌。
    沈安從震驚之中驚醒了過來。他看著徐子閎的人頭,看著城頭上。徐家人的瘋狂掙扎,心中萬千個念頭,一時間瘋狂的閃動。
    雖然,從他的心中,他感到徐允仲說的是對的,只要自己等人一起出手,一定可以擊敗鄭鳴。
    但是,剛剛鄭鳴一劍劈開金山的情形,讓他恐懼。他竟然覺得眼前這個少年,有一種難以戰勝的感覺。
    “殺了鄭鳴。要不然,我們這些世家,都沒有好日子過,沖上去!”付運盛高聲的喝道,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猙獰。
    在付運盛的喝聲之中,有人動了,只不過他動的距離非常的小,但是有一個人動的幅度卻是非常的大。
    這個人就是鄭鳴,騰空而起的鄭鳴,起落之間,就已經來到了付運盛的身前,隨即一式天百變奇招,朝著付運盛直接罩落了下來。
    付運盛的修為,剛剛突破六品,他的真氣和經過了太陽精火鍛煉的鄭鳴如何能比!
    更何況鄭鳴使用的,還是百變奇招。
    這一劍,直接就將付運盛斬成了兩段。來不及發出一聲大吼的付運盛,睜大了眼眸,他的眼睛之中,除了驚駭,還是驚駭!
    付運盛的死,讓那些本來已經準備踏步向前的人,不覺收回了腳步,十多萬人,鴉雀無聲!
    鄭鳴的神色很平靜,他冷漠至極的俯視著那些后退的身影,然后緩慢的向前邁了一步。
    這一步,很短,但是隨著這一步的邁出,卻讓鄭鳴的氣勢,直接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殘風烈,烈日照天,一個人,一柄劍!
    這一刻,幾乎在所有人的眼中,這已經不是一個人,這是一個神,一個無敵的神!
    不知道從誰開始,有人退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但是這一步,卻拂動了人心。
    那些本來就已經被震懾的心,在這一刻,都晃動了起來,他們下意識的后退,他們的恐懼,下意識的多了三分。
    “查徐家家主徐允仲,助紂為虐,殘害平民,……掠平民子弟五千進入礦井,一年時間,百不存一!……錦衣衛決定,判處徐允仲斬首之刑,立即執行!”
    “查徐家三長老徐……”
    伴隨著黑妖狐清脆的聲音,徐允仲的腦袋,徐家其他人的腦袋,一個個掉落了下來。
    鮮紅的血,一時間染滿了城墻,一些被押解下來的徐家子弟,在這一刻,能夠做的,只有哭泣。
    “鄭鳴,你可知道,你這樣做,是讓徐家家破人亡!”沈安終于開口了,怒氣少,而悲涼之氣多。
    現如今這種情形,他實在是無能為力,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偌大的徐家家破人亡!
    伴隨著和他同樣身份的徐家家主的死亡,他的心中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悲涼。
    “一家哭,總比整個青玉府都哭要強的多!”鄭鳴注視著沈安,冷冷的道:“從今日起,我錦衣衛當監察整個定州,所有不平之事,皆不會放過。”
    “爾等,以后都給我小心!”
    如果說鄭鳴對徐家的斬殺,是震懾的話,那么他現在這句擲地有聲鏗鏘有力的話,則是讓在場不少人感到心底凄涼。
    鄭鳴這是不想就此罷休,想一想錦衣衛暴虐的手段,不少心里有鬼的人只覺得自己脖子發涼。
    他們目露兇光,但是望著那六棱重劍,望著那持劍而立的少年,一時間竟然無人敢于上前。
    “一人之力,竟然震懾四方。英雄如此,咱們不如啊!”十數里外的一個山坡上。左老鬼和祝心容兩人并肩而立。
    祝心容一身玫紅色的衣袍,看上去依舊是風采動人,比之赤炎山之會時,這祝心容的姿容,好像更年輕了三分。
    至于左老鬼,他的修為更是有了不少的提升,特別是他的雙眸。看上去隱隱約約,竟然有一種詭異的寶光。
    第一品,如果司空家族的老祖在這里,就會發現左老鬼已經成功晉級到了第一品。
    “小師弟自然不是你這種朽料可以比得上的。”祝心容這句話之中,帶著一絲驕傲。
    左老鬼雖然修為比祝心容進步的快,甚至他在實力上,已經完全壓制了祝心容,但是兩個人多年的風風雨雨,卻讓他在面對祝心容的時候。不得不吃點小虧。
    苦笑一聲的左老鬼道:“是啊,和鄭鳴相比,我還真的是一塊廢料。說不定鄭師弟以后,還能夠進入更高的層次!”
    “十七歲已經四品。這對于咱們來說,就是一個夢想,當年我十七歲的時候,還沒有煉成真氣!”
    祝心容撇了一下嘴道:“行了,你不要給自己臉上添彩了,當年咱們整個定州,誰不知道你左老鬼,二十歲突破六品,天資英才啊!”
    左老鬼臉上的苦澀。越加多了幾分。祝心容說的,倒是他以往比較驕傲的事情。但是現在,這種事情,實在是讓左老鬼有點驕傲不起來。
    畢竟,鄭鳴這個妖孽,再進步一步,就是宗師止境,而他的年齡,更是比自己小得多。
    更何況,現在鄭鳴的戰力,早就在宗師之上。
    有人說,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別人實力比你強,還比你年輕,但是在左老鬼看來,這兩點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在于,這個比你年輕而且潛力比你大的人,比你還要努力!
    “好了,應該沒有什么事情了。”左老鬼朝著下方那些世家的聯軍掃了一眼道:“這些軟骨頭,已經鬧不起什么風浪來了。”
    祝心容點了點頭,在接到門下弟子傳來的消息之時,他們還擔憂鄭鳴壓不住陣腳。
    所以兩人雖然都在修煉的關鍵時候,但還是快速趕來,準備給鄭鳴壓陣。
    但是今日的情形,讓兩個人真正感到,自己這次來,實際上是白來了,現在沒有他們,鄭鳴依舊能夠執掌局面。
    “草菅人命者死,殺人強奸者死,胡作非為,謀財害命者死……”
    一百多顆血淋淋的人頭,再加上從黑妖狐口中,一個個死字的吐出,讓偌大的天地,都有一種森冷的感覺。
    他們雖然氣勢洶洶而來,但是現如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戰意。就算那些和付運盛一樣心態,想要挑動別人鬧事的人,此刻也開始偃旗息鼓了。
    因為只要他們一挑動別人鬧事,就會有人冷冷的看著他們,然后告訴他們讓他們先上。
    雖然他們的目的是鬧事,但是看著那手持六棱重劍的少年,他們還是識趣的將自己的腳步收了回來。
    他們沒有勇氣踏出自己的腳步,他們沒有勇氣面對少年,以及少年手中的六棱重劍。
    當最后一個死字從黑妖狐的口中念出,天地已經變得一片靜寂,沒有人開口,沒有人說話,一切都好像變成了死地。
    無論是黑妖狐,還是羅元浩,還是沈安等世家的來者,他們都瞪大眼睛看著鄭鳴。
    “滾吧!”鄭鳴將六棱重劍背會自己的身后,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漠。
    伴隨著這兩個字,那匯聚在城外的十多萬世家聯軍,瞬間崩潰!
    夕陽西落,人如潮水,四散奔流!
    PS:  兄弟們對貓的支持,貓只有兩個字,感謝,非常的感謝,萬分的感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