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413 旌旗十萬


    蒼瑯域,天高云深,一眼望去,灰茫茫的一片。在這足足有日升域百倍大的蒼瑯域中,因為沒有日月,所以根本就沒有任何生命存在。
    以往,這里被天元神城當成一塊練兵之所在,但是隨著六位大圣決定將天元神城大統領的爭奪放在這蒼瑯域,此處就開始聚集無數人的目光。
    不過在這次的爭奪之中,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于施展作弊的手段。倒不是四軍軍主等人何等的高尚,而是因為這一次大戰,將有六位大圣坐鎮。
    六位大圣,一念之間,可以籠罩整個蒼瑯域的任何一個空間,在這樣的情況下,作弊的話,就是自己找死。
    按照大圣規定的時間,比試還有三個時辰,但是整個蒼瑯域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能夠聚集到這里觀看的,都不是普通的人,他們在天元神城,在天庭之中,身份都非同一般。
    戰龍、血虎等四軍各自為戰,而天庭和紫云大圣所選中的實力,也涇渭分明,各自占據一方。
    他們一個個都在自己的區域等待著,雖然三個時辰的時間并不是太短,但是他們卻是絲毫沒有活動的意思。
    畢竟,這一次的比試關系重大,而六位大圣,更是對這次比試,無比的關注。
    如果是因為不經意而觸怒了諸位大圣,對于這些觀戰的人而言,那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
    “大倫山的人怎么沒有來?”赤鳳凰女站在赤鳳軍的中心,話語中帶著一絲的好奇。
    此時站在她身邊的,并不是她師叔祝悠然,而是一個面容英俊,但是卻給人一種青澀感覺的少年。
    “師姐,師叔說了,讓你不要招惹鄭帝君。”少年看著赤鳳凰女的眼睛不斷的朝著四方閃動,就沉聲的朝著赤鳳凰女說道。
    赤鳳凰女伸出芊芊素手,朝著那少年的頭頂敲了一下道:“我的事情,什么時候挨到你管。”
    “怎么,賈妹妹要欺負道姐姐身上嗎?”
    一句賈妹妹,讓那少年的臉頓時變的紅了起來,而且少年的拳頭,更是緊緊地攥了起來。
    但是最終,少年也沒有將自己的拳頭打出,他朝著赤鳳凰女嘟著嘴道:“我已經給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再叫我這個外號,不然和你急。”
    “怎么急,你能夠打的過我嗎?”赤鳳凰女說到此處,輕輕的挺了一下胸膛,這一刻的她,顯得越加的迷人道:“是不是三天不挨打,你皮癢癢啊!”
    年輕的男子終于受不了了,他恨恨的道:“等你成為了鄭帝君的妾侍,我看你還能怎么囂張。”
    赤鳳凰女的臉色,頓時變的有點難看,她幾乎是恨恨的道:“我赤鳳凰女這輩子,也絕對不會……”
    “師姐,這件事情,我師傅也是為了你好,你知道嗎,就是因為你的魯莽,你一手打破了大圣的布置,這件事情的罪名,就是我師尊都擔不起。”
    “現在能夠救你的,恐怕也只有那個人。”
    赤鳳凰女的神色,頓時陰沉了起來,雖然她的心中,一千個不服氣,但是她知道,自己這位師弟,并不是在嚇唬自己。
    現在她已經越發感到,自己的魯莽,究竟出了什么樣的結果。
    雖然她給自己心中的那個人爭取到了出戰的機會,但是打破大圣布置的罪名,她是跑不了。
    而大圣一怒的后果,可想而知。
    就在赤鳳凰女等人談論鄭鳴的時候,其他人同樣在談論鄭鳴,天皇大帝靜靜的盤坐在一艘寶船之上,他的身邊,聚集著魔皇大帝等人。
    “大倫山的人,還是沒有動靜。”魔皇大帝結果一枚玉符,在掃了一眼之后,沉聲的說道。
    天皇大帝點頭,卻沒有說話,但是他的眉宇之中,卻多了一絲的擔憂。
    畢竟,這一戰他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把握,如果鄭鳴在,自然又是一番的光景。而此時,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個頭不高的中年男子,正靜靜的坐在魔皇大帝的對面。
    此人閉目養神,對于天皇大帝等人的話,就好似沒有聽到一般。而對于這個人,天皇大帝和魔皇大帝,都表現出了自己應有的尊重。
    “希望他能夠過來,并按照我們的計劃行事,這樣的話,我們成功的希望,才高一些。”天皇大帝看著虛空,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凝重。
    就在天皇大帝自語至極,被血虎軍包裹的一座宮殿之中,兩個人正在熱烈的爭論著。
    這爭論的人,是在血虎軍中說一不二的刁滅塵,以及一個看上去有二十多歲,但是頭發卻已經雪白的男子。
    “刁軍主,鄭鳴乃是最弱的一環,我們根本就不必對他動手,而應該保存實力,等待最后的廝殺。”
    頭發雪白的男子,此時的神色之中,充斥著不滿道:“一旦我們按照您的計劃,第一個對鄭鳴他們展開攻擊的話,那么在我們滅了他們的時候,就會成功眾矢之的。”
    “您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刁滅塵在血虎軍中,一向是說一不二,但是此時,他卻表現出了足夠的耐心:“我都清楚,但是血虎軍之所以成為血虎軍,就是因為他的勇往直前。”
    “滅鄭鳴,勢在必行!”
    頭發雪白的男子還要再勸,但是看著刁滅塵斬釘截鐵的模樣,最終嘆了一口氣道:“也好,這件事情,我本來就是一個幫忙的,大主意還是聽您的。”
    刁滅塵伸手在那頭發雪白男子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道:“這件事情,就由我任性一次。”
    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只不過此時,大殿之中的氣息,有那么一絲的凝重。
    雖然在這蒼瑯域之中,根本就感覺不到時間的變化,但是來觀戰的武者們,一個個還是快速的計算著時間的變幻。
    一刻鐘,兩刻鐘,一個時辰……
    當時間還剩下半個時辰的時候,終于有人感覺到了不對,因為那個人,或者說那個人的下屬,根本就沒有露面。
    “大倫山的人呢?他們不會是迷失了方向吧!”有四軍的強者,聲音中帶著一絲譏諷的說道。
    “我覺得,鄭鳴找不到戰陣大師,所以不敢參戰了。”
    “有可能,他現在不是沒有戰陣大師的問題,而是所有的戰陣師,都不在他的屬下效力。此人也是,現在正是他需要戰陣師的時候,竟然一言不合,就殺了天級戰陣師。”
    “不是說那天級戰陣師調戲大倫山的女弟子嗎?”
    “誰說的,這都是借口,我告訴你,就是因為那位天級戰陣師沒有對他恭敬的屈膝行禮,實在是太……”
    “原來是這樣,這是自己作死啊!”
    各種各樣的說法,在虛空之中傳播,在一些人有意無意的引導之下,事情的原因,變成了鄭鳴太過孤傲,太過傲慢,一言不合就殺人。
    “快看,那不是血虎軍主嗎?”突然,有人指著兩個突然出現在虛空之中身影,大聲的說道。
    而就在他的話語落地的瞬間,從血虎軍的武者位置,發出來一陣陣的歡呼聲。
    這些聲音,猶如虎嘯山林,給人一種巨大的震懾之感。
    “是文波大師,血虎軍這一次請到了文波大師,嘖嘖,聽說文波大師和春暖大師的差距很小,這一次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排名,是不是有變化。”
    就在這談論聲中,又有三道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個威嚴超越了帝皇的男子,他行走之中,給人一種想要跪下膜拜的沖動。
    這個人,比之天皇大帝,更具有天帝的威嚴,只不過可惜的是,他并不是天帝。
    但是戰龍軍的武者,開始高喝,而站在這帝皇一般男子左側的女子,更是風華絕世,奪人的雙眸。
    歡呼聲從開始致敬這位戰龍軍的軍主,到最后,變成了向那美麗無比的女子歡呼,一時間四方響應。
    緊隨著戰龍軍首領的出現,赤鳳軍主,真龜軍主以及他們請來的住手紛紛現身。
    兩個,三個……十個……
    現身的強者越來越多,離比試開始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但是大倫山和鄭鳴等人,卻沒有一個出現。
    一道光,劃破了無盡的塵霧,在這光芒的照耀之下,也就是頃刻的功夫,本來被迷霧充斥的虛空,就出現了一片占地足足有萬里的干凈區域。
    這一片,天色蔚藍,一如仙境。
    而那出現的身影頭頂,更是出現了一片紫色的慶云,這些慶云最終匯聚成一片金燈,照耀四方天地。
    紫云大圣到了!
    而就在紫云大圣出現的瞬間,一顆明亮無比的星辰,出現在虛空無盡的虛空之中,這星辰開始的時候,只有拳頭大小,但是到了最后,這星辰就變成了萬丈方圓。
    此時在星辰上,站著一個女子,雖然女子的身形和那星辰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但是所有看到女子和星辰的人,都有一種星辰在這女子腳下的感覺。
    憐星大圣到了!
    隨著這兩位大圣的出現,其他四位大圣,依次現身,當旭日大圣現身的時候,作為這次比斗主持者的紫云大圣已經沉聲的道:“這次比斗,每人執掌旌旗十萬,勝者為王,主宰天元!”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