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12 戰陣師聯盟

  紫袍男子身材高大,神采飛揚,說話更是以咄咄逼人著稱。而他天級戰陣師的身份,更是讓他無往不利。
    就算是圣者級別的存在,也不愿意得罪天級的戰陣師,所以這也造成了他在天元神城之中,飛揚跋扈的性格。
    但是現在,他算是碰到了釘子,而且還是他這輩子,遇到的最為強橫的釘子,可以說,在這個釘子下,他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撞的頭破血流的感覺。
    鄭鳴強橫的態度,讓紫袍男子頭頂熱血上涌,這個時候的他,很是有一種要和鄭鳴拼上一拼的沖動。
    但是同樣,在鄭鳴的目光下,紫袍男子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他很清楚,自己和鄭鳴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只要鄭鳴愿意,一根手指,就可以滅殺了他。
    “亞圣,我乃是天級戰陣師,是……是戰陣師聯盟的執事,你……你不能這樣對我。”
    說出這句話之后,紫袍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因為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再次找到了主心骨。
    不錯,戰陣師聯盟!
    這個聯盟雖然看似松散,但是實際上,卻緊密無比,按照戰陣師聯盟的章程,只要是有人侮辱了戰陣師,那就是和整個戰陣師聯盟為敵。
    他這一輩子,都無法得到戰陣師的幫助。
    “留下手臂滾,或者留下頭顱!”鄭鳴根本就沒有看紫衣男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陰沉的道。
    紫衣男子的身軀顫抖的更加厲害,他現在絲毫不認為,鄭鳴在恐嚇自己。他的眼眸,帶著一絲恐懼的朝著自己的身后的人看去。
    這些人,都是天級戰陣師,雖然他們之間,有的關系好有的關系壞,但是這都不妨礙,他們之中,有著共同的利益。
    “輪回帝君,我們這些戰陣師,雖然和您比有巨大的差距,但是我們同樣有尊嚴,還請您給我們……”說話的,是一個身穿長袍的老者。
    這老者面容猶如嬰兒,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隨著老者的話語,在場的人看相老者的神情,都生出了一絲的敬服。
    紫袍男子,更是用一種感激的目光看著那老者。
    鄭鳴冷笑一聲,什么話都沒有說,雙眸直接朝著那紫袍男子看了過去。在鄭鳴的目光下,紫袍男子就覺得自己的心神在顫抖。就在他想要說話的瞬間,一股磅礴的力量,陡然在他的心神之間爆裂了開來。
    伴隨著這股力量,紫袍男子心神破碎,魂飛魄散。
    這一刻,四周無比的靜寂,幾乎所有在場的戰陣師,臉上都露出了恐懼之色。他們是有著自己的驕傲,但是這個時候,他們才感到,自己和圣者之間的差距。
    一言不合,可以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沉默,一種讓人感到崩潰的沉默,彌漫在四周。在這沉默之中,時間都好似凝滯了一般。
    “鄭鳴帝君,在下才疏學淺,就此告辭!”一個身材高大的天級戰陣師,朝著鄭鳴行了一禮,轉身而去。
    而這個人的出現,對于其他天級戰陣師而言,就好似開了一個頭一般,幾乎同時,在場的天級戰陣師紛紛請辭。
    對于這些人的離去,鄭鳴絲毫沒有理會,在他看來,這些人離開也就離開了,沒有什么了不得。
    甄青云看著那些準備離開的戰陣師,張口說出了一個字之后,就閉上了嘴巴,因為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幾乎半刻鐘的功夫,天元神城大倫山道場之中所有的戰陣師紛紛離開,就是一些修為只是星級的戰陣師,也絲毫不顧挽留的離去。
    那哭泣的女弟子,好似意識到了什么,眼眸中閃動著驚慌之色,而護衛他的男弟子,卻高高的昂著頭,一副絕不低頭的模樣。
    “你叫什么名字?”鄭鳴朝著那男弟子笑了笑,輕聲的問道。
    “弟子晁揚!”年輕男子雖然一副誓不低頭的樣子,但是此時聽到鄭鳴的問話,還是沉聲的說道。
    “好男兒!”鄭鳴拍了一下晁揚的肩膀,笑吟吟的說道。他說話間,就扭頭朝著自己閉關的洞府而去。
    看著鄭鳴灑然離去的方向,晁揚的眼眸中瞬間充滿了淚痕,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已經充斥在了感激之中。
    好男兒這三個字,讓他淚流滿面,他覺得自己所有的委屈,在這一刻,都消失的干干凈凈。
    在幾乎很多人都用一種責怪的目光看他的時候,這個人的稱贊,對他而言是多么的重要。隨著這稱贊的出現,幾乎所有的責怪,都消失的干干凈凈。
    晁揚感到自己的眼睛發熱,但是他努力不讓自己的淚水落下來。他是好男兒,絕對不能出現女兒之態。
    “師尊,咱們招攬的所有戰陣師,都已經離開了。”柳云龍來到甄青云近前,沉聲的回稟道。
    甄青云嘆了一口氣,不再吭聲。
    而就在半個時辰之后,戰陣師聯盟發布通告,要求所有在鄭鳴麾下效力的戰陣師立即離開,不然就被開革出戰陣師聯盟。
    隨著這個消息的傳出,幾乎所有的戰陣師,都開始遠離大倫山道場,生恐自己和大倫山的道場沾上邊。
    大倫山道場,再次平靜了下來,就算是四天九道的那些弟子,也很少過來,當然,他們的不來的名義,是不愿意打攪鄭鳴的修煉,但是實際上是什么意思,幾乎所有的人,都心中明白得很。
    鄭鳴在閉關,而甄青云等人,一個個也都靜靜的開始等待鄭鳴閉關。
    十日,百日……
    這一日,就在柳冰璞和甄青云閑談之時,一個身穿戰龍軍鎧甲的武者,在柳云龍的帶領下,快步的走了進來。
    “請將此書給予鄭帝君,九日之后,到蒼瑯域參加大統領的爭奪。”武者說話間,將一件書簡遞給了甄青云。
    甄青云接過書簡,想要翻開,卻覺得這書簡之中,好似有千鈞的力量,他感到,如果自己這個時候,一定要強行破開書簡的話,那么受傷的,絕對是他自己。
    快速的將自己的力量收回,甄青云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而那戰龍軍的武者,則快速的離去。
    “師兄,鄭師弟還沒有出關,這書簡……”
    就在甄青云準備和柳冰璞商議怎么辦的時候,卻聽有人淡淡的道:“不速之客到來,鄭兄請來一見。”
    甄青云和柳冰璞的神色,頓時變的無比的難看,這大倫山的道場,乃是大倫山留在天元神城一脈弟子的根基所在,現在被人如此肆無忌憚的闖入,這就等于一個大大的耳光,打在了他們兩個主事之人的臉上。
    幾乎同時,兩個人沖到了大殿之外,就見庭院之中,正有一個身影站在那里。此人欣賞著正在盛開的花兒,眼眸中全部都是淡淡的笑意。
    可是,這個人雖然靜靜而立,卻給人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看到這個人,柳冰璞的神色一變,隨即他朝著來人行禮道:“拜見天皇大帝。”
    甄青云雖然在天元神城之中,并不歸天庭統帥,但是他同樣明白天庭的威勢。所以他心中對于這位不速之客的天庭大帝心中雖然有些不喜,卻還是將自己心中這一絲的不滿壓下,恭敬的朝著天皇大帝行禮。
    畢竟,天皇大帝的身份,比他們高的實在是太多了。
    鄭鳴并沒有任何的回應,這讓天皇大帝的臉上,生出了一絲的不耐,而柳冰璞趕忙朝著天皇大帝道:“大帝,我師弟他正在閉關,大帝先請里面坐。”
    天皇大帝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道:“那就叨擾了。”
    雖然天皇大帝和大倫山的關系并不是太好,但是面對這位大帝,柳冰璞還是拿出足夠的尊重。
    “我這次來,是想要請鄭帝君助我一臂之力。”天皇大帝在確定鄭鳴不會出現之后,直接開門見山的朝著柳冰璞說道。
    柳冰璞的心中念頭不斷的閃動,但是表面上,卻是平靜的很,一副靜靜傾聽的樣子。
    “這次天元神城的大統領之爭,最主要的就是戰陣攻伐,只要鄭帝君可以助我成為天元神城之主,我可以保舉你們大倫山一人,成為天庭神王!”
    天庭神王的地位之高,柳冰璞自然清楚,而且這個位置,還不是給鄭鳴,而是大倫山的任意一人。
    不過在驚訝的瞬間,柳冰璞的心中更升起了一絲的不滿,天皇大帝如此說,實際上就是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次大統領之爭,鄭鳴敗局已定。
    所以,才提出這樣的條件,讓鄭鳴廢物利用,從而獲得一點好處。
    “這件事情,在下難以決定,等鄭師弟出關,我一定轉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柳冰璞不動神色的說道。
    天皇大帝點了點頭,而后拿出了一枚玉符道:“你將玉符交與鄭鳴,讓他到時候按照玉符的安排配合。”
    說帶此處,天皇大帝緩緩的站起身子,飄然而去。
    柳冰璞等天皇大帝離去之后,手掌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眼前的茶幾上。
    這天皇大帝,真的是一副吃定他們的意思!
    九日時光,轉瞬即逝,在天元神城無數人的矚目中,大統領的爭奪之戰,終于要開始了。
    一時間,幾乎整個天下的目光,在這一刻,都聚集在了這場比試,聚集在了蒼瑯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