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22 戰陣宗師


    “師侄,鄭帝君英明神武,氣宇軒昂,修為更是超凡入圣,你成為他的侍妾,并沒有辱沒你。”中年男子祝悠然的話,可不只是說說,他答應鄭鳴在這件事情上做主,那就真的朝著赤鳳凰女勸了起來。
    赤鳳凰女緊緊的繃著嘴唇,雖然不說話,卻能夠讓人感到,此時的她,隨時都可能爆發。
    “如果我一定不嫁呢?”在緊緊的咬了一下嘴唇之后,赤鳳凰女聲音中帶著冷厲的喝到。
    “如果師侄你一定不嫁的話,師叔我只能運用宗門律法,那個時候,可是由不得師侄啊!”祝悠然平靜的道。
    赤鳳凰女一跺腳,整個人化成了一道火光,消失在了天際。實際上,如果不想讓赤鳳凰女離去,鄭鳴有的是手段,但是他并沒有用。
    而祝悠然,同樣沒有施展任何的手段。
    “鄭兄,我這個是侄女,被寵溺壞了,我回去勸說勸說,一定會讓那個鄭兄心想事成。”在赤鳳凰女完全離去之后,祝悠然笑吟吟的說道。
    鄭鳴淡淡的看著祝悠然,好似要從祝悠然的眼眸中,看出他剛才的話,究竟有幾分的誠意。
    而在鄭鳴的目光逼視下,祝悠然神色淡定,沒有半分慌張的樣子。在鄭鳴笑著道謝之后,祝悠然更是輕輕的道:“鄭兄太客氣了,如此好事,我定當玉成才是。”
    隨著祝悠然的離去,甄青云等大倫山一脈的弟子,這才快速的過來和鄭鳴相見。
    “弟子柳云龍,拜見師叔。”柳云龍一上來,就用一種無比敬佩的目光看著鄭鳴。
    對于鄭鳴這個師叔,柳云龍是從心眼里充滿了崇拜。在他的眼中,就算是大倫山開宗立派的三法祖師,也比不上這位小師叔。
    如果自己能夠得到小師叔的看重,那絕對是扶搖直上九天的命。而就在柳云龍朝著鄭鳴打招呼的時候,其他的大倫山一脈弟子,也快速的向鄭鳴進行了拜見。
    鄭鳴輕輕的揮動衣袖,將這些人攙扶了起來。趁著這個時候,柳冰璞將甄青云等大倫山一脈留在天元神城的弟子,向鄭鳴進行了一番介紹。
    這些人之中,有的入門比柳冰璞還要早,有的更是三法上人的親傳弟子,只不過進入了天元神城,所以不能改進入大倫七子的序列。
    當然,這之中,也有燕紫電他們這一代人的弟子,只不過這些人的數量,并不是太多。
    就在鄭鳴接受拜見的時候,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他們為首的,是一個身材修長,面容俊麗但是卻有一種鐵血之氣的女子,這女子朝著鄭鳴恭敬的道:“吾等歸元大世界弟子,見過一鳴亞圣!”
    鄭鳴的稱號,一直都是上人。而此時,這個女子,卻畢恭畢敬的朝著鄭鳴稱呼了一聲亞圣。
    而這個亞圣的稱呼,頓時讓站在四周的大倫山弟子,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他們這才想到,此時的鄭鳴,已經不只是小圣,而是不如了亞圣的序列。
    而且還是最為頂級的亞圣。
    “不用多禮!”鄭鳴朝著那神采之中充滿了自信的女子道:“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在下冰玉,乃是家師的五弟子,只不過來到這天元神城之后,就不能再算這種輩分。”
    女子說到此處,朝著四周看了一下道:“亞圣大人,我等有事情,想要向前輩您回稟一下,不知道前輩是不是有時間?”
    鄭鳴朝著冰玉現在伸手的眾人掃了一眼,就明白這些人,幾乎都是歸元大世界四天九道的弟子。
    雖然在歸元大世界的時候,四天九道之間,充斥著各種的矛盾,但是來到了天元神城,他們一個個都開始抱團取暖。
    “前輩,是關于這次大統領之爭!”冰玉仙子好似生怕鄭鳴不同意,沉聲的說道。
    “好,那咱們就去大倫山的道場!”
    大倫山在天元神城的道場,并不是最大的,但是此刻,卻沒有人對鄭鳴的提議,有任何的質疑,因為鄭鳴是大倫山的老祖,他就應該去大倫山的道場。
    好似眾星捧月一般,眾人朝著大倫山的道場出發,柳云龍雖然因為冰玉仙子等人的到來,被排斥到了外圍,但是他的頭,卻是昂的更加的很。
    一些平日里,并不是太看得起大倫山的年輕一代武者,此時都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更有一些東無琉璃天的女弟子,向他暗送秋波。
    只不過,此時柳云龍的心,已經完全被如何獲得鄭鳴這個師叔的厚愛當成了自己最大的目標,哪里有時間理會這些兒女私情。
    大倫山的道場,早就打掃了數遍,在鄭鳴高坐之后,冰玉仙子等人,就分坐在鄭鳴的兩邊。
    “敢問前輩,您可知道大統領之爭的內容?”在確定大倫山道場已經完全用**力封鎖了之后,冰玉仙子站起來朝著鄭鳴問道。
    大統領之爭的內容,鄭鳴還真的不清楚,他在接到消息之前,可以說連天元神城的大統領是什么都不太清楚。
    “這個我還不知道,你說說,大統領之爭的內容是什么。”鄭鳴看著冰玉仙子,沉聲的問道。
    “回稟前輩,這大統領,乃是整個天元神城的真正主宰,聽說,在這大統領之爭的時候,就會有大圣使用大神通,在虛空之中開辟一片空間。”
    “在這片空間之中,各個候選人,都要利用自身的實力,還有各自帶去的兵力,進行一次大戰。”
    冰玉仙子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堅定的道:“所以,要想獲得這次勝利,大統領競爭者本身的實力厲害是一方面,但是另外一方面,大統領的候選者,還要精通戰陣。”
    戰陣!
    這是一個什么東東,鄭鳴還沒有太接觸過,但是從冰玉現在的話語中,鄭鳴感到這個戰陣,應該很重要。
    “戰陣是什么?”
    “回稟前輩,戰陣就是以士兵為陣基,布下的殺伐大陣,而大陣主持者在戰陣上的造詣越高,那么戰陣的威力,也就越大。”冰玉仙子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憂愁的道:“四大軍主,都是戰陣強者。”
    鄭鳴對于所謂的戰陣,是七竅通六竅,一竅不通。雖然他對自己自身的實力很有信心,但是戰陣這種東西,應該不是只靠修為就行的。
    “這里有戰陣的書籍嗎?”鄭鳴在沉吟了一下,朝著那冰玉現在問道。
    冰玉現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失望之色。雖然在她的心中,無比的希望鄭鳴能夠成為大統領,但是從鄭鳴戰陣上的實力來看,這個可能性,真的是……
    “大人,我這里有一本。”一個來自西無長生天的中年男子,恭敬的說道。說話間,他就將一份看似古老的玉簡,恭敬的遞給了鄭鳴。
    接過玉簡,鄭鳴的神識就朝著玉簡之中掃去,剎那間這些玉簡之中的東西,就映入到了鄭鳴的心頭。
    對于陣法,鄭鳴也算上高手,畢竟這些年,他也用了不少的陣法,比如周天星辰大陣,比如兩儀微塵大陣。
    但是在看了戰陣之后,鄭鳴才發現,這種戰陣,竟然和自己所想的陣法不一樣,他乃是聚集所有士兵的力量,引導士兵的精氣神形成陣法。
    從而運用陣法之力,靈活多變的進行攻伐。
    這是一種以人為陣的法門,戰陣的強弱,除了御使者本身的修為,還和他對戰陣的掌控程度有關。
    一念之間,鄭鳴就將那戰陣的書籍放下道:“好了,這本書我暫時借看一段,等事情過去之后,再送還。”
    那獻上玉簡的男子恭敬的道:“些許小東西,能夠進入前輩的法眼,都是晚輩的榮幸,哪里有什么還不還的。”
    鄭鳴笑了笑,沒有在吭聲,而是繼續朝著冰玉現在道:“如果我不會戰陣之法呢?還有這戰陣需要士兵,我的手中,可沒有那么多的士兵。”
    “大人,您要是不會戰陣之法,就需要請一個戰陣名家,幫您執掌大局,這樣您還是很有勝算。”冰玉仙子的笑容雖然有點僵硬,但是她此時的表現,還是恭敬有加。
    找一個戰陣高手,這主意不錯,鄭鳴的目光朝著甄青云看了過去,在這一群人之中,鄭鳴最相信的,依舊是自己人。
    “師弟,在這天元神城之中,戰陣高手一共有十個,號稱戰陣十大宗師。”甄青云的臉上,帶著一絲苦笑的道:“只不過,這十大宗師,可都不是一般人。”
    “而且,四大軍主,本身就占據了十大宗師的三四五六位。”
    鄭鳴笑了笑道:“那我們不如就去將第一位請過來,這樣咱們的勝算,不就多了一些嗎?”
    冰玉現仙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不自在道:“這個排名第一的大宗師,性格有點古怪,師叔您一次去,不見得能夠請得出來。”
    “一次不行,咱們就多去幾次。”鄭鳴說到此處,從座位上站起道:“要是諸位沒有事情,和我一起去見一下這位大師如何?”
    鄭鳴的邀請,自然沒有人敢拒絕,所以冰玉仙子等人,就跟著鄭鳴,朝著那戰陣大師的居所而去。
    “師兄,小師弟有點太心急了,這玄圃大師,可不是那么好請的。”甄青云站在柳冰璞的身邊,低聲的說道。。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