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21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快快快!”
    赤鳳凰女的心中,瘋狂的吶喊著,她無比的想要看到,那一道光線,從鄭鳴的頭頂掠過。
    也就是一個剎那,那到光線,就已經沖到了鄭鳴的身前,但是卻被最后一道光圈,給死死的抵住。
    光線凝固在虛空之中,而五色的光圈,卻是在鄭鳴的身前,不斷的變幻著顏色。
    鄭鳴此時,背后升起了一絲絲的冷汗,此時的他,已經感到了死亡的威脅。在他的心頭,盤古的英雄牌已經準備就緒,只要稍微出現一絲的不對,他就立即催動盤古英雄牌。
    好在,五行葫蘆的吸力,并沒有讓他失望,此時的道線,擁有的力量是整條大道的力量,但是在接近他身軀的時候,被五行光圈,瘋狂的吸納。
    大道的力量增長的很快,但是五行光圈吸納的同樣很快,兩者此時,已經形成一個平衡。
    如果光圈能夠吸納完這道線的力量,鄭鳴自然是平安無事,但是如果這道線的力量撐破光圈,甚至這道線的力量超越了五行光圈的吸納,對鄭鳴都是滅頂之災。
    時間在流逝,而天地變的無比的靜寂!
    紫云大圣高高真的站在天上,雖然沒有吭聲,但是他的目光,卻充滿了好奇的看著鄭鳴。
    “原來是五行神葫,這東西,怎么會被湊齊呢?”
    作為大圣,紫云大圣說話很少低聲,所以此時,他的話語,被不少的強者聽到。
    但是除了天皇大帝聽到五行神葫幾個字的時候,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外,其他人在聽到這五行神葫的時候,也是一臉的愕然。
    顯然,他們跟本就沒有聽清楚,這五行神葫究竟是什么意思!
    鄭鳴此時的精神,是高度的緊張,他既要催動五行神葫,又要注意那道線的攻擊。
    道線的力量,被五行神葫瘋狂的吸納,但是同樣,這種大道的力量,也在無窮無盡的增長,兩者一時間,呈現出的,是一種旗鼓相當之勢。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
    這個時刻,時間在鄭鳴的眼中,過去的實在是太慢,慢的都讓人有點著急。
    刁滅塵的神色,已經開始出現了變化,從波瀾不驚慢慢的變成了一絲的急躁,那鋪天蓋地的圣獸白虎,在虛空之中的身影,開始出現了那么一絲的虛弱。
    “咔嚓!”
    一聲脆響,在虛空之中都讓響起,這脆響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因為這一聲脆響所發出的位置,乃是刁滅塵手持的寶旗旗桿。
    一道細細的裂痕,出現在了旗桿上,對于本來就千瘡百孔的旗桿,這一道裂縫,好似也算不了什么,但是血虎軍的軍主和前來觀戰的一些血虎軍高層,在看到這裂痕的時候,一個個眼眸之中,閃動的都是不舍。
    “怎么可能,這……這圣旗怎么會……”一個須發潔白,看上去只要被風吹動,就會被吹走的老者,聲音之中,充斥著不敢相信的說道。
    他的身邊,簇擁著無數的血虎軍武者,這些人立于老者的身后,正用一種崇敬的目光,看著那說話的老者。
    “停手吧!”淡淡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說出這句話的,是紫云大圣。
    他的話語剛落,刁滅塵就快速的催動法訣,將那迎風飄動的寶旗,直接收了起來,從刁滅塵的神色之中,可以看出,這一次的比斗,他并沒有斬什么便宜,所以趁著這個機會,收回了攻擊。
    分割天地的道線,隨著刁滅塵收起寶旗,瞬間就變的微弱了起來,十幾個彈指之后,這些威脅,更是消失的干干凈凈。
    “見過大圣!”深深吸了一口氣的刁滅塵,恭敬至極的朝著虛空之中的紫云大圣行禮道。
    紫云大圣一揮衣袖道:“好了,不用多禮了,不過刁軍主,這四大圣獸留下的四面寶旗,關系重大,不在重要的關頭,萬萬不可使用。”
    “屬下遵大圣法旨!”刁滅塵畢恭畢敬的說道,眼眸中充斥著敬畏之色。
    紫云大圣的目光從刁滅塵的臉上收回,而后朝著鄭鳴道:“這一次,你可是真的打出了威風啊!”
    這句話,好似是贊賞,又好似是譏諷。鄭鳴看著立于虛空之中,一副高高在上模樣的紫云大圣,心中閃動的念頭,就是自己這個時候運用盤古牌,是不是可以滅了他。
    滅了是可以,但是滅了之后呢?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朝著紫云大圣抱拳道:“在下來天元神城的時候,被人堵著說不配成為大統領的爭奪者,所以就和人打了一個賭。”
    “能夠擊敗一些對手,也算是僥幸。”
    鄭鳴嘴里說僥幸,但是在場的人,可都是見識過剛剛動手情形的,鄭鳴和血虎軍主之戰,那是真正的硬拼,何來僥幸二字。
    “勝不驕,你很好!”紫云大圣說到此處,朝著四周撒了幾眼道:“你也不用在這里制造混亂了,我做主,這一次競爭大統領的資格,讓天元神城四方強者爭奪這一張,現在是你的了。”
    對于獲得這個大統領入場卷,鄭鳴現在并不在乎,他現在最想的,就是提升自己的聲望值。
    “多謝大圣,如果各位誰還不服,我也不讓大圣為難,只要你們上來擊敗我,這名額就是你們的。”
    鄭鳴的話,說的無比的輕松,但是下方的眾人,此時一個個臉色都變了。就連圣獸復蘇都干不掉他,其他人就算是不服,又能夠怎么樣。
    所以在鄭鳴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四周沒有一個人說話,一時間,萬聲齊暗,無人應答。
    一些猶如赤鳳凰女一般的武者,則是用一種半是憤恨,又半是嫉妒的目光,看著鄭鳴。
    其他三大軍主,一個個對鄭鳴怒目而視,他們雖然并沒有出手,但是血虎軍主的戰敗,實際上就已經說明了戰況。
    紫云大圣輕輕的一笑,好似對鄭鳴的瓚越,沒有半點不高興的樣子,他重重的朝著鄭鳴身后的五色光圈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天賜神物,好好珍惜吧。”
    說話間,紫云大圣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鄭鳴在紫云大圣離去之時,目光仔細的打量著四周的動靜,但是很可惜,無論是鄭鳴如何看,都看不出絲毫的痕跡,就好似這紫云大圣,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般。
    依舊坐在白色猛虎之上的刁滅塵,則緩緩的來到了鄭鳴的近前,他看著身后五色光圈閃動的鄭鳴,淡淡的道:“這一次,算是我輸了,但是想要成為大統領,并不是那么容易。”
    “剛剛,紫云大圣告訴我,這一次我將代表他老人家,爭奪這一次的大統領之位,希望這一次的爭斗之中,可以看到你全部的手段。”
    說話間,刁滅塵的目光朝著戰龍軍主等三人看了一眼,然后飄然而去。
    鄭鳴看著傲然的刁滅塵,并沒有在意,現在他對于自己手中的葫蘆和英雄牌,是無比的自信,如果刁滅塵單打獨斗,他自然歡迎,如果他想要群毆或者用其他的手段,鄭鳴相信,自己一定會讓刁滅塵后悔自己生出來。
    “那咱們就拭目以待!”朝著刁滅塵一笑,鄭鳴的目光就落在了戰龍軍主的身上道:“聽說軍主的修為精湛,相逢不如偶遇,不如賜教一番如何?”
    這句話從鄭鳴的口中說出,頓時惹得四周一片的愕然,在不少人看來,鄭鳴得到了大圣親口所說的名額,那么一切都應該心得意滿才是。
    可是現在,他竟然在血虎軍主承認失敗之后,朝著戰龍軍主再次挑戰,實在是……
    戰龍軍主是一個枯瘦的中年人,他的身上,不但沒有絲毫的龍威,連那和戰字相對應的體形都沒有。
    但是這個男子,卻是四大軍團戰龍軍團的統領者,號稱在這座城之中,最接近大圣的存在。
    他朝著鄭鳴重重的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等到了大統領爭奪之時,咱們再說吧。”
    說話間,他一揮衣袖,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青色的通道,猶如一條長龍,載著他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其他人,此時也開始離去,對于這些人而言,好戲已經結束,雖然接下來的事情,也會有驚喜,但是他們更怕自己驚喜過度,死了過去。
    火鳳軍主,真龜軍主等人,接連離去,就齊元霸等六大霸天,也一個個開始離去。
    六大霸天之中,只有一個齊元霸出手,但是現在嗎?已經沒有在交手的必要。
    “看來這一次,我說錯了。”這是齊元霸在臨走之時,和鄭鳴說得話,鄭鳴笑了笑,沒有理會。
    他的目光,主要都在赤鳳凰女的身上,看著那中年男子帶著赤鳳凰女要離去,他一個閃身,就擋在了赤鳳凰女的近前。
    “你要干什么?”赤鳳凰女看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驚慌,此時的赤鳳凰女,已經少了初見鄭鳴之時的驕傲。
    “自然是納妾,你不是說,我只要能夠獲得這個資格,你就將自己輸給我嗎?”
    鄭鳴嘻嘻一笑,朝著那中年男子道:“這位兄臺,你可一定要給我做主,我為了她,可是一直在拼命啊!”
    那中年男子朝著窘迫的赤鳳凰女看了一眼道:“好,我一定給你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