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9 他強任他強

  刀光閃動,頃刻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鄭鳴的近前,在這洶涌的刀光之下,鄭鳴的神色依舊平靜無比。
    他此時絲毫沒有動彈,只是手中法訣掐動,背后的五色光圈,就朝著那刀光迎了上去。
    五色光圈最外層的,本來是一片的黑色,但是當這刀芒沖來的剎那,那黑色的光芒就變換成了白色。
    除了中間琥珀色的葫蘆沒有變化,其他光圈的位置,都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銀白色的刀光和白色的光圈接觸的瞬間,熾烈的殺機,就猶如萬流入海一般,朝著那光圈涌了進去。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足足有三千多丈的刀芒,就涌入了鄭鳴的五色光圈之內。
    而五色光圈,依舊如故,那隱藏在五色光圈之中的琥珀色的葫蘆,更是沒有任何的變化。
    就好似這刁滅塵的刀光,被這五色光圈給吞沒了一般。
    本來并不是太看好鄭鳴的眾人,此時看到這般的情形,不少人都忍不住站了起來。
    “師伯,小師叔這是什么手段?”柳云龍怔怔的看著鄭鳴身后的五色光圈,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栗的說道。
    此時的柳云龍,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本來他對于鄭鳴這個小師叔就佩服不已,現在這種情形,更是讓鄭鳴的形象,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
    柳冰璞此時整個人,也愣在了那里,柳云龍問他鄭鳴這是什么手段,他自己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鄭鳴這究竟是什么樣的手段。
    刁滅塵的臉色,變的無比的凝重,他身下蓄勢待發的猛虎,更是在虛空之中,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
    在這咆哮之中,刁滅塵手中的長刀,變的越加的熾烈,最后那長刀,便化成了一條劈斬開虛空的星河,朝著鄭鳴洶涌的沖擊了下去。
    這一刀,對于刁滅塵而言,已經有些超過自己的極限,他相信自己這一刀,絕對能夠批斬開鄭鳴的五色光圈。
    五種顏色的光芒,在鄭鳴的身后不斷的匯聚,雖然它們現在的位置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很多人卻已經感到,這五色的光芒,正在瘋狂的交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刁滅塵的刀芒,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虛空之中,只剩下一柄刀。
    一柄充斥著無盡殺意的刀。
    本來都在自己軍主歡呼的血虎軍武者,此時一個個全部都沉默了起來,他們看著鄭鳴頭頂那五色的光芒,神色之中,都充斥著恐懼。
    怎么可能!
    鄭鳴連手都沒有動,就將這已經超越了齊元霸的一刀,輕輕松松接了下來。要知道,那出手的,可是血虎軍的軍主刁滅塵!
    齊元霸的神色,此時變幻的厲害,他和鄭鳴的關系,好似也有了一些的親近,但是說起來,他還是覺得,在這次的比斗之中,鄭鳴是應該失敗才對。
    但是這一刀,鄭鳴輕輕松松的,就接了下來,這實在是讓齊元霸有點接受不了。
    如果從開始的時候,齊元霸就知道鄭鳴有如此厲害的手段,他也不會妄言,鄭鳴的修為,不如四大軍主。
    “軍主也接我一刀!”隨著鄭鳴的話語,那本來高高盤旋在鄭鳴五色光芒中心的物色葫蘆抖動了一下,一股銀白色的光芒,從琥珀葫蘆之中沖出。
    這銀白色的刀光在五色的光圈之中快速的閃動,最終再次變成了白色的刀芒,從白色的光圈之中,朝著刁滅塵劈斬了出去,這一刀,比之刁滅塵斬出的時候,一下子凌厲了足足一倍。
    刁滅塵騎在白色的猛虎之上,眼眸此時卻輕輕的迷了起來,他看著這一刀,感覺是那樣的熟悉。
    雖然這刀隱含的大道之力更加的凌厲,但是這大道之力的根本,還是在他劈出的那一刀。
    在刀光就要臨身的瞬間,刁滅塵再次劈出了一刀,這一刀比之剛才那一刀,顯得越加的鋒利。
    大道之力,在這兩道刀芒的碰撞之中,瘋狂的擠壓,一時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
    要不是此時在這天柱山四周,已經被人布置下了頂尖的銘陣,恐怕剛剛的碰撞,已經能夠將這天柱山,直接斬斷成為兩端。
    刀光收去,虛空之中只剩下鄭鳴和刁滅塵,鄭鳴已經平靜的站在刁滅塵的前方,五色的光圈拱衛著中間猶如琥珀顏色的葫蘆。
    “再來嗎?”鄭鳴輕飄飄的問道。
    刁滅塵沒有立即出刀,他看著鄭鳴,神色之中充滿了鄭重,因為剛才的比斗,雖然兩個人誰都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刁滅塵心中很清楚,自己是棋差一著。
    如果在繼續進行下去的話,那么最終,這場比斗的結果,就是自己一敗涂地。
    “好手段!”刁滅塵說出這三個字之后,淡淡的道:“如果不是在這天元神城之中,我就應該認輸了。”
    這句話,雖然刁滅塵說的無比的輕松,但是聽到那些觀戰的人耳中,卻掀起了驚天的波浪。
    不少人都用一種恐懼的目光看著刁滅塵,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刁滅塵竟然說出這種話。
    這可是四軍之中,以殺伐之力震懾天下的血虎軍主!
    鄭鳴依舊平靜的道:“就算是在天元神城,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你這句話,說的太早了,你不是天元神城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天元神城之中,究竟有什么優勢!”
    刁滅塵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激動過的道:“在這天元神城之中,大圣之下,有我無敵!”
    這句話,霸氣至極!
    雖然刁滅塵將大圣給排除掉了,但是還是有一些人感到,實際上這一刻,刁滅塵的話語中,都有一絲挑釁大圣的戰意。
    四軍軍主之中的其他三人,都沒有吭聲,而他們的神色,更是平靜的猶如水一般。
    他們的態度,好似認同了刁滅塵的這種說法。而天皇大帝等三個大帝,一個個臉色都生出了一絲變化。
    有人快速的朝著神皇大帝扔出了一枚傳訊的玉符,神皇大帝的神識在這玉符上掃動了一下,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的驚容,不過這驚容瞬間變成了了然之色。
    他默不作聲的,將手中的玉符遞給了天皇大帝。而天皇大帝的表現,和神皇大帝差不多,只不過天皇大帝的眼眸中,出現了一絲的貪婪之意。
    而下方那些觀戰的武者,大多都不知道刁滅塵為什么說的如此狂傲,但是一些修為高深,特別是在天元神城之中生活多年的人,卻都露出了然之色。
    “是怎么回事?”柳冰璞看著甄青云,沉聲的問道。
    甄青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苦澀,這個時候的他,也想到了什么道:“師兄,恐怕這一次真的是……”
    “說,別磨嘰!”柳冰璞此時的額心情并不是太好,畢竟他不想看到,鄭鳴在這天元神城,被人家一巴掌給扇回去。
    “師兄,你可知道,天地四圣獸!”甄青云吸了一口氣,低聲的朝著柳冰璞說道。
    柳冰璞的眼眸中,也閃過了一絲的驚駭,他聲音顫抖的道:“你說的是當年開天圣人身軀四分,由他老人家的四肢化成的天地四圣獸。”
    “它們……它們不是墜落了嗎?”
    “不錯,當年天地四圣獸和古梵一族的大圣主一戰,震古爍今,要不是四圣獸將大圣主鎮壓,恐怕現在這茫茫天地,已經沒有咱們人族了。”
    “但是我聽說,四圣獸雖然已經力竭而死,但是他們卻真血侵染的四面戰旗,在天元神城這四圣獸葬身的地方催動,最少可以重現當年四圣獸一半的實力。”
    柳冰璞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他最終有點顫抖的道:“他們……他們這不是在作弊嗎?”
    “四軍的威嚴,不容侵犯!”甄青云苦笑一聲,說出了這句話,雖然御使血虎戰旗,是有些不太公平,但是這畢竟是四軍的一件至寶,誰又能說不能讓人家用。
    也就在柳冰璞說話至極,一桿破舊的,發黃的戰旗,就出現在了刁滅塵的手中。
    作為戰虎軍主,刁滅塵在和鄭鳴第一個碰撞之中,就已經知道,自己的修為雖然高深,但是絕對奈何不了擁有那詭異葫蘆和五色光圈的鄭鳴。
    所以,他絲毫沒有猶豫,直接將自己的至強手段,也就是那桿侵染了四圣獸之一白虎真血的戰旗給取了出來。
    戰旗并不是太大,雖然沒有風,但是卻無風自動,隨著這戰旗的飄動,一股無形的威勢,開始在戰旗上匯聚。
    這股威勢,磅礴如天,這股威勢,殺伐沖霄漢。
    在這戰旗出現的瞬間,鄭鳴就發現,在戰旗之上,浮現出一個頂天立地,不,應該說聚集諸天萬道,主宰億萬蒼生的巨大白虎軀體。
    這白虎立于天地之間,一如無上的神明,在鄭鳴看來得瞬間,他的前爪緩緩的抬起。
    然后,抬起的前爪,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
    前爪抬起下落,在武者們眼中,實在是在正常不過,但是此時,這前爪的起落之中,卻好似隱含著無窮的大道之力,就好似天地,匯聚在一爪之間。
    而這一爪,拍向的正是鄭鳴!
   破防盜完美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各種小說任你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