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8 傾城一戰

  血虎軍主挑戰輪回大帝,這幾乎算是整個天元神城之中,最頂尖戰力和鄭鳴的較量。
    如果血虎軍主勝,則名聲更上一層樓,將鄭鳴那橫掃四軍的話語,直接掃落在泥潭之中。但是勝利的人要是鄭鳴的話,那么他的聲勢,將會徹底壓倒天元神城。
    畢竟,四大軍主,號稱修為不分伯仲!
    為了觀看這一戰,不少人從四面八方朝著城中心的天柱山匯聚,當朝陽在虛空之中升起的時候,鄭鳴所布置的擂臺四周,已經被密密麻麻的人所占據。
    人山人海,浩浩蕩蕩!
    一些修為比較低的武者,就算是來的比較早,但還是被那些修為越來越高的存在,直接給趕了出去。
    對于這種被逐走,那些修為低的武者,雖然心中不是那么服氣,但是表面上,卻也不得不老實聽命。
    因為他們的修為讓他們沒有任何的脾氣。
    不過天元神城畢竟不是一般的地方,特別是血虎軍的武者,更是在鄭鳴擂臺萬丈之遙的位置,布置了一套可以將映像傳至天空的銘陣,可以讓整個天元神城,都能夠看到這次的比試。
    自然,這銘陣價值不菲,但是對于天元神城而言,對于血虎軍而言,真的算不了什么。
    他們要將自己軍主的英姿傳遍四方,這個錢他們自然是花費的起的。
    作為鄭鳴出身的宗門,大倫山道場,自然也分的一席之地,柳冰璞帶著甄青云等人,在擂臺的西側,準備觀看這場比試。
    柳云龍作為年輕一代,本來是沒有資格和柳冰璞在一起的,但是柳冰璞在經過聊天之后,對于柳云龍這個才思敏捷的晚輩很是喜歡,所以就將他拉到了身邊。
    “那就是小師叔。”柳云龍因為一直生活在天元神城,所以此刻是第一次見到鄭鳴。
    看著盤膝而坐,一副云淡風輕,就好似不知道自己四周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圍觀的鄭鳴,柳云龍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敬慕。
    大倫山一脈,在天元神城,雖然不是什么墊底的實力,但是距離高高在上這四個字,還是有一個不小的差距。
    可以說,大倫山就是一個中等的實力,在這個實力長大的柳云龍,很少能夠受到眾星捧月的機會。
    更不要說,現在幾乎是四軍齊聚,六大霸天,更是鐵定要過來的。
    “快看,是東無琉璃天的人,他們朝著我們過來了。”一個大倫山弟子,輕聲的說道。
    柳云龍聽到這聲音,就扭頭朝著東無琉璃天的來人看了過去,對于他們這些大倫山道場的人而言,東無琉璃天一脈乃是他們的靠山。
    所以大多數的時候,對于東無琉璃天的弟子,都要表現出適當的尊重,但是現在,好似不需要啦。
    東無琉璃天的大長老,那個好似誰欠了她不少錢的老姑婆,此時臉上笑的好似花兒一樣。柳云龍可是記得,當年他和一個東無琉璃天的女弟子偶爾產生了一絲情愫時,此人的臉色。
    “鸞鳳豈能與蛇兔為伍!”
    這就是那老姑婆當著他的面,當著他師尊的面說出的話,而這種話,他當時只能忍著。
    不,應該說他的師尊甄青云,大倫山這一脈驕傲的道場之主,只能靜靜的聽著,不敢發出半點反駁。
    現在,一切好似不一樣了,而這些的原因,都是那個高高坐在擂臺上的少年。
    雖然柳云龍對于這位師叔的比試,并沒有太大的期待,他知道四軍之主是什么意思,所以他都沒有想過,自己這位師叔,能夠勝過四軍之主的血虎軍主。
    但是,不論是勝敗,這一次他們大倫山的位置,都將有一個飛一般的提升。
    “快看,是齊家的人來了。”柳云龍的耳邊,再次響起了驚呼聲,隨著這呼聲,就見一隊白衣男女,從虛空之中浩浩蕩蕩而來,他們并不是駕馭什么靈獸戰車,而是直接跨越虛空過來。
    就好似從他們的家里,到這天柱山,有一個門戶一般。這般的聲威,也讓他們第一世家的稱號,越發顯得實至名歸。
    “是齊元霸!”看著走在最前方的武者,柳云龍就覺得自己的心中一顫。雖然在和鄭鳴的比斗之中,齊元霸是敗了,但是他的名頭,卻沒有太大的減弱。
    因為齊元霸的實力還在,齊元霸多年來用雙手打下來的威名,可不是用紙糊出來的。
    齊家的武者,朝著大倫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在柳云龍以為這些人要扭頭離去的時候,齊家的人卻在齊元霸的帶領下,浩浩蕩蕩而來。
    “你們大倫山,真的是了不得啊!”齊元霸朝著柳冰璞看了一眼道:“但是他絕對橫橫掃不了四軍,所以你還是勸勸他,等白虎軍主來了,那就晚了。”
    柳冰璞看著齊元霸,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齊先生是一片好意,但是我師弟決定的事情,歷來難以改變。”
    齊元霸不再說話,而是朝著他們齊家的蘆棚走了過去。與此同時,又有不少人開始入場。
    一個個柳云龍平時只是聽說過的大人物,都出現在了柳云龍的眼前,而這些人之所以出現,都是為了觀看這一戰。
    “快看,那是哪家,好大的氣勢!”就在柳云龍心中想著,自己是不是有機會在自己這個小師叔的門下,修煉那么一段時日。
    幾乎在聽到喝聲就扭頭的柳云龍,就見一片金色光芒鋪就的大道,出現在了虛空之中。無數金色的花朵,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也就是一個瞬間,這些花朵就鋪滿了金色的虛空道路。
    在無數天兵天將的拱衛下,三座有奇珍異獸拉動的車攆,緩緩的行駛了過來,隨著車攆的停下,三道充滿了皇者氣息的身影,從車攆上走了下來。
    天皇大帝,神皇大帝,魔皇大帝!
    隨著地皇大帝的墜落,四位大帝變成了三位,但是這絲毫沒有減弱三位大帝的聲勢,他們的到來,讓無數天元神城的強者位置側目。
    三位皇者并沒有根鄭鳴打招呼,而是很有默契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然后在安排好的座位上坐下。
    戰龍軍主到了,真龜軍主到了……
    也就是半刻鐘的時間,幾乎該來的貴客,統統來到了擂臺之下,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尊邁著輕快步伐的白色猛虎,緩緩的從虛空之中走了過來。
    這猛虎的身上,沒有任何的雜色。而這猛虎走動之間,就是天地之間的大道,都好似被它踏在腳下一般。
    血虎并不是血紅色的猛虎,而是在戰場之中,殺得性起,用對手之血染紅全身的猛虎。
    這等的猛虎,才能夠被稱之為血虎。血虎咆哮戰天地,但是現在,沒有人看那白色的,好似腳踏大地的白色猛虎,而都是將目光落在了那白色猛虎上的白衣男子身上。
    白衣勝雪的男子,通體閃爍的,都是一種剛硬至極的殺伐之氣。這種氣勢,力壓四方。
    在這種氣勢下,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甚至有人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難以與之為敵。
    天皇大帝在整個天下,也算是最頂尖的人物,但是在他的目光和那騎在白色猛虎上男子的目光交匯的瞬間,他就忍不住收回了目光。
    并不是說,他的心性修為不到,而是這個男子,實在是太過銳利,他的刀,給人一種斬滅蒼穹,斬滅終生的感覺,在這柄刀下,他沒有半點獲勝的希望。
    天下之重在天元!
    想到這句話,天皇大帝的目光朝著神皇大帝看了過去,兩個人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在爭權奪利,但是現在,兩個人好似同時明白了過來。
    天庭,只是一個給天元神城輸送養分的外圍天庭,要想真的將天庭撐起來,就必須奪得大統領的位置。
    掌控天元神城的天庭,才是這個天下,真真正正,讓四方臣服的天庭。
    在磅礴的殺機澎湃的時候,盤坐在擂臺之上的鄭鳴身上,升起了五色的光芒,這五種光芒雖然各自形成了一個光圈,但是每一種光圈,卻又在不斷的轉變。
    在這光圈的正中心,一個琥玻色的葫蘆,在不斷的運轉。
    光圈雖然只是在鄭鳴的身后,但是這光圈,卻是給人一種自成天地乾坤的感覺。
    隨著這光圈的升起,鄭鳴的眼眸,也緩緩的睜開,他朝著那冷面如刀的血虎軍主輕輕笑了一笑。
    血虎軍主并沒有笑,他沒有下血色老虎,而是靜靜的道:“我乃刁滅塵,接我一刀!”
    淡淡的聲音之下,一道刀影,從傅滅塵的手中揮出,這刀影只是剎那,就化成了一道就九天之上下落的星河,朝著鄭鳴直接卷了過去。
    刀落!虛空分裂,一條斬滅九霄的大道,隨著這下落的長刀,朝著鄭鳴直落而下。
    刀鋒震動,一道波紋扶搖之上蒼穹,隨著這波紋的上升,一顆高懸在天空之上的明亮星辰,被這波紋直接斬落成兩半,掉落了下來。
    一道波紋落星辰,那隱含著無窮殺伐之力的大道,又當是何等的強橫。
    鄭鳴前些時候,見識過齊元霸運用鳳凰羽翼施展的刀訣,此時,他覺得齊元霸的那一刀,和刁滅塵的這一刀,差距是何其的大。但是,也就在他感覺到的時候,刀光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殺氣漫天地!
   破防盜完美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各種小說任你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