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6 四軍之主


    齊元霸作為六霸天之一,他在整個天元神城的名聲,都是靠著自己一雙鐵拳,一拳一腳打出來的。?
    可以說齊元霸現在的地位,是站立在無數敗在他手中的強者的名聲堆積上的。現在,齊元霸將自己所有的堆積都送給了鄭鳴不說,而且把自己的名聲,也堆了上去。
    但是,這個消息并不是天元神城關注的重點,現在整個天元神城最關注的,是齊元霸最后說的話。
    鄭鳴的修為確實過了他,但是他絕對不是四軍之主的對手!
    這話要是從一個普通的武者口中說出,大多數人都會覺得,這就是一種推測。
    一種可能生的,胡亂的推測,但是現在,這句話從齊元霸的口中傳出,卻讓太多人聽信。
    這就是齊元霸!不只是因為他的威名,更因為他的眼光,以及他曾經和四軍之主交戰的經驗。
    鄭鳴不如四軍之主,那么鄭鳴所說的橫掃四軍,就是一句大大的笑話。如齊元霸所說,這就要成為鄭鳴自不量力的最大笑柄。
    所以,本來還因為齊元霸戰敗,而氣息跌落不少的天元神城武者,一個個都開始議論起這件事情。
    “鄭鳴必敗,齊元霸雖然敗在了鄭鳴的手中,。但是他的眼光,我們還是要相信的。”
    “四軍之主,又豈是一個鄭鳴可以比擬的。”
    “鄭鳴此人,就是自己找虐,他和四軍之主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呵呵,我看他怎么將自己掛在天空的那些字吃下去!”
    各種的議論,開始只是在普通武者之間傳播,但是隨著這些議論的升級,一些身居高位的存在,也開始就這件事情進行了議論。
    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天元神城第一家族齊家的家主,這位傳說之中,修為只是上人級別的家主,只說了一句話,但是這句話,卻讓齊元霸的話,為更多人所接受。
    “吾這一生,最信服五弟之言!”
    齊家家主是什么,在天元神城之中,他的地位,就是一座雄山,而齊元霸這接天如云的山峰配上巨大的雄山,其中的威力,可想而知。
    不過這些,對鄭鳴并沒有什么實質的傷害,真的造成實質傷害的,是一位神君說的。
    這神君比之齊家家主,自然是不如,但是他卻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伺候在紫云大圣的身邊人。
    紫云大圣現在坐鎮天元神城,雖然他一直以來,都不怎么管理天元神城的事情,但是毫無疑問,他卻是天元神城之中,最有權威的人物。
    伺候他的神君,在參加友人聚會之時,透漏出了口風,說大圣不看好鄭鳴和四大軍主之戰。
    這個消息,就好似一陣的旋風,傳遍了整個天元神城的大小地方,自是引起了風起云涌。
    神城的一座修煉者道場之中,柳冰璞正在和友人把酒言歡。這個道場屬于大倫山,在這道場之中修煉的,幾乎都是大倫山一脈的弟子。
    這些年來,那些留在天元神城之中的大倫山弟子,都在這里修煉,而且這里同樣供奉著三法上人的靈位。
    可以說,這里就是大倫山在天元神城的一個分舵,這里的弟子,還是大倫山的弟子。
    在鄭鳴挑釁整個天元神城后,燕紫電和柳冰璞兩個人在觀戰了一段時間之后,就跑到了這里。
    他們兩個人雖然不經常來,但是和這里修煉的大多數弟子,都是非常的熟悉,甚至其中還有一起戰斗過的兄弟。
    “上人沒有了消息之后,我們這些人是真的為大倫山著急啊!”一個手拿黑色葫蘆,身穿醬紫色長袍的男子,一邊喝著酒,一邊沉聲的朝著身邊的人說道。
    此時的他,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惆悵道:“當時啊,我們都覺得大倫山恐怕是要完了。”
    “二師兄你可能不知道,我們當時商量的結果,是我們這些人,不但不能回救大倫山,而且還要秘密收容弟子,以待我們這些人在生意外,大倫山的衣缽,不至于穿不下去。”
    柳冰璞看著醬紫色長袍的男子道:“你比我入門早好不好,不要叫我二師兄。”
    “要是當年,不是你一定要來天元神城,恐怕大倫山掌門的位置,就是你的。”
    醬紫色長袍男子一擺手道:“我這一輩子,都喜歡過躍馬揚刀的生活,你說要讓我困守在大倫山,我可受不了。”
    “更何況就算是我成為了大倫山的掌門弟子,我也難以比陳師兄做的更好。”
    “哎,我們當時,是將所有的計劃都準備好了,就準備實施的時候,卻沒有想到師尊的弟子之中,竟然還有小師弟這般驚才艷羨的人物。”
    “在接到大倫山脫險的消息之后,我們這些人,那可是狂飲了十天十夜。”醬紫色長袍的男子端起葫蘆喝了一口酒道:“只是小師弟這脾氣,我覺得應該……”
    男子的話說了一半,一個年輕的弟子快的走了過來,那年輕的弟子朝著柳冰璞看了一眼,然后朝著醬紫色長袍男子行禮道:“拜見師尊。”
    “好了,咱們就不用這么虛禮了,這是你二師伯,快點過來見過。”醬紫色長袍男子說話間,就指著自己的弟子朝柳冰璞道:“二師兄,這是我的弟子柳云龍。”
    “他什么都不錯,就是一天到頭的禮節太多,實在是讓我有點受不了啊!”
    醬紫色長袍男子雖然話語中說受不了,但是他那仰天大笑的氣勢,卻表明他對于自己弟子是自內心的喜愛。
    “你這弟子,只是百歲就沖到了神禁,要是放在大倫山,那絕對是數一數二的人物。”柳冰璞手指著醬紫色長袍的男子道:“青云師兄,你可是收了一個好弟子。”
    聽到柳冰璞的夸獎,柳云龍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受寵若驚,很顯然他在受到的夸獎,實在是太多了。
    “弟子見過二師伯。”柳云龍在柳冰璞說話至極,朝著柳冰璞沉聲的說道。
    “二師兄,這不但是你的師侄,而且還是你的本家,你總不能什么見面禮都沒有吧!”那青云師兄,話語中帶著三分調侃的說道。
    柳云龍實際上已經將手伸進了自己的儲物手鐲,聽到這青云師兄的話,知道自己如果拿出的東西上不了臺面不太好,最終一咬牙,將鄭鳴送給自己的一塊精鐵拿了出來。
    這精鐵漆黑無比,看上去就好似一塊黑石頭,但是當柳冰璞將之取出,并故意將那塊黑色的石頭朝著虛空傾斜了一下的時候,一條黑色的巨蛟,就從石頭上直沖而出。
    這巨蛟就好似活的一般,想要從這黑色的石頭上沖出,但是最終,還是被黑色的石頭,給拉入了石頭之內。
    “魂元石,這是魂元石!”甄青云看著那黑色的石頭,驚聲的喝到。此時他雖然很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夠得到這塊魂元石,好加快修煉度,但是他還是朝著柳冰璞道:“二師兄,這東西太貴重了,你還是……”
    “不用客氣,我手中還有一塊,是過來的路上,小師弟斬殺了一群黑蛟,偶爾得到的。”柳冰璞一擺手,而后將魂元石交給了柳云龍道:“師伯給你的,拿著。”
    柳云龍是非常需要這塊魂元石,他現在正在鍛造自己的兵器,如果有這一塊魂元石在手,那么他的兵器,最少還能夠提升一大截。
    但是師尊的意思,卻是不讓自己拿,更何況他心中很清楚,這魂元石的價值。就是將自己的全部身家加起來,也沒有一半的魂元石值錢。
    “既然你師伯還有,那就謝謝你二師伯吧!”甄青云聽說柳冰璞還有,當時就改口道。
    而他的改口,對于柳云龍而言,無疑是一種巨大的幸福。當下柳云龍就畢恭畢敬的朝著柳冰璞進行感謝。
    “好了,別說這些了,你對你二師伯的感激記在心中就行,你這么慌慌忙忙的跑過來,為什么啊?”甄青云見自己的弟子要下跪,就阻攔道。
    “弟子聽到一則消息,急著要稟告師尊,所以跑的有點急。”甄青云說到此處,抬頭朝著自己的師尊和二師伯看了一眼道:“聽說,紫云大圣說了,鄭師叔和四大軍主中人要是約戰的話,那么鄭師叔必敗。”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柳冰璞和甄青云的神色大變。
    畢竟,說出這種勝負之言的人,是一位大圣,而以他們對大圣的認識,不論是那一個大圣,只要是他開了口,那一定言之有物。
    紫云大圣既然已經開了口,那么四大軍主之中,無論哪一位出手,鄭鳴都是必敗無疑。
    對于柳冰璞等從大倫山來到弟子,以及大倫道場之中的弟子,一個個都沉默了下來。
    鄭鳴對它們而言,就是一個偶像,他們一直都朝著鄭鳴的方向而努力,但是現在……
    對于武者來說,他們不怕失敗,但是他們對于丟失顏面的事情,卻一直是敬謝不敏。
    現在鄭鳴的情形,讓他們覺得,就好似有一個巨大的板子,朝著鄭鳴那清秀的臉上扇了下來。
    “師尊,不好了,四大軍主之中的血虎宗主已經聲,說一日之后,挑戰鄭師叔。”有一個武者,快的從外面跑了過來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