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5 萬古帝皇一言定生滅


    大道之力,無窮無盡,一般亞圣和小圣在對敵之時,最喜歡的就是用大道之力進行強硬的碰撞。
    就算是鄭鳴,二倍的三千神禁加上七寶妙樹,可以說讓他過足了以力破法的癮,但是此刻,這齊元霸的出手,卻讓鄭鳴的眼眸一亮。
    大道,同樣有秘法!
    雖然齊元霸現在的一擊,絕對比不上一條完整的大道,但是論起只用六成的大道之力來,卻是提升了太多。
    面對那金色巨猿砸下的金色巨掌,鄭鳴沉吟了剎那,就揮動七寶妙樹,朝著那巨掌迎了上去。
    “啪!”
    兩者在虛空之中碰撞,一時間四周天搖地動,就算是那猶如天柱一般的天柱山,都晃動了兩下。
    鄭鳴這兩日,對于天元神城,也有了不少的了解,知道在這天元神城之中,地堅如金鋼,就算是修為達到了化蓮境,想要破壞一點泥土都很難。
    現在,自己和齊元霸的碰撞,竟然弄出如此大的動靜,讓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凝重。
    也就在他心中念頭閃動的剎那,鄭鳴的身軀,被一股巨力推動著朝后退了五步。
    不過這股力量雖然強大,但是有祖巫之體的鄭鳴,卻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只不過齊元霸運用手段,在虛空之中凝結而成的那只巨猿,卻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
    齊元霸的神色中,露出了一絲的凝重,他本來就對鄭鳴有不小的顧忌,但是現在和鄭鳴的碰撞,也讓他感到,在力量上,自己還是拼不過鄭鳴。
    那金色的巨猿,已經是他提升大道之力在力量上的極限,如果在拼下去,最終吃虧的還是他。
    “鄭帝君再接我一招!”齊元霸雙手法訣掐動,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條金色的的鳳凰,這鳳凰的雙翼揮動之中,就好似無盡的刀芒,朝著鄭鳴斬來。
    如果這種手段在圣君級別的神禁手中,鄭鳴完全可以不在意,但是在齊元霸這等的亞圣手中施展,鄭鳴卻不得不小心。
    因為這些刀芒,給他一種威脅的感覺。
    鳳凰羽翼,撕天裂地,無數的翅影,更是給人一種每一道,都是真的感覺。
    此時這刀光中隱含的大道之力,雖然沒有巨猿那般提升的多,卻匯聚在刀芒上,論起攻擊的力量,卻是在那巨猿之上。
    鄭鳴的手指,朝著自己的眉心一點,破妄之眼閃動,瞬間將那片刀光,看的清晰無比,他手中的七寶妙樹朝著虛空一連點了兩下,都在那鳳凰羽翼的中心位置。
    “當當當!”
    鳳凰的羽翼和七寶妙樹碰撞,濺起了千丈的光芒,只不過隨著這碰撞的力量,那鳳凰的羽翼,再次破碎在了虛空之中。
    看著鄭鳴手中的七寶妙樹,齊元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苦澀,他這兩種手段,并不怕和人交手,只要是將巨猿和神鳳凝結成型,就可以御使與鄭鳴大戰。
    但是鄭鳴手中那猶如樹枝一般的寶物,實在是太可惡了,只是幾個碰撞,就將鳳凰和巨猿打碎,讓自己后面的手段,根本就施展不了。
    “鄭帝君,再接我一招。”心中念頭閃動之中,齊元霸知道自己不實用自己壓箱底的本事,那是贏不了。
    隨著齊元霸的高喝,他的頭頂,飛出了一道金色的帝冕,在這帝冕籠罩之下的齊元霸,整個人就好似化作了一位千古帝皇。他立于天下,他不朽于人間!
    那煌煌的威勢,讓天地為之變色。
    和齊元霸的比斗之中,鄭鳴一直都是占的上風,但是此時,感受著那從齊元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鄭鳴的神色變的極其嚴肅。
    一種巨大的威脅,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滅!”齊元霸高喝,但是他本人卻只是站在虛空之中,并沒有施展任何的手段。
    這一聲喝剛剛喊出,鄭鳴就覺得有一股毀滅之力,覆蓋在他的身上,在這股力量下,他有一種感覺。他覺得自己就好似一頭咆哮在天地之中的巨人,但是自己面對的,卻是這片天地。
    不可逆轉,不可回溯,不可抵擋!
    這三種感覺升起在心頭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在天地之中開始泯滅,他好似看到了自己的腳,自己的腿,自己的身子,都在虛空之中開始消散。
    此時,鄭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施展盤古英雄牌,不過這個念頭在升起的瞬間,就被鄭鳴給壓制下去了。
    自己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亞圣,齊元霸就算是修為不凡,也絕對難以一言將自己泯滅。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崩開那加注在自己身上的,讓自己整個人趨向毀滅的力量。
    三千個婆娑世界,猶如一盞盞神火,浮現在鄭鳴的四周,這些神火之中,每一個住著一尊鄭鳴的分身。
    而那已經完全貫通了兩道過去大道的分身,豁然睜開了眼眸。一道道過去神禁,快速的施展開來。
    神禁之力在大道的比斗之中,可以說是微不足道,但是有的時候,卻又起著關鍵無比的作用。
    隨著過去神禁的施展,本來崩潰的鄭鳴的身軀,開始慢慢的恢復,這種恢復,是時間回到過去一刻的恢復。
    齊元霸的臉色,本來就無比的難看,隨著鄭鳴身軀的恢復,他的臉色上,更多出了一絲不健康的紅暈。
    在這股紅暈之下,齊元霸的手在顫抖,但是稍微猶豫之間,齊元霸雙手掐動,再次沉喝!
    這一次,齊元霸喝出的還是滅字,但是隨著這個滅字的喝出,齊元霸的胸前,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血洞。
    這血洞并不流血,就好似齊元霸的身上,本來就應該缺少那么一塊一般。不過隨著這血洞的出現,鄭鳴的身體,再次消失了大半。
    鄭鳴的眼眸平靜如水,六千條神禁匯聚,化成了一方無色的天地,將鄭鳴的手臂以上位置,緊緊地籠罩住。
    而那泯滅之力和鄭鳴六千神禁所化的天地,在虛空之中不斷的碰撞,雖然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聲威,但是其中的危險,卻不是普通人可以領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無聲無息的,卻猶如大道運轉一般的力量,開始逐漸的消散。而胸前已經多出了一個血洞的齊元霸,也沒有再次催動法訣。
    鄭鳴的身軀,在快速的恢復,也就一刻鐘的功夫,他的身軀再次凝結而成,強橫的祖巫之力,和以往并沒有任何的不同,但是鄭鳴的心,卻沒有放下來。
    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手中的七寶妙樹,就化成了無數的棍影,朝著齊元霸重重的打落過去。
    齊元霸躲避,但是他躲避的方法雖然快捷,又怎么比得上鄭鳴的棍影,也就是一個瞬間,最少有數十道棍影,落在了齊元霸頭頂帝冕的光幕上。
    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音之中,金色的帝冕暗淡了下來,那籠罩在齊元霸頭頂的光幕,更是消失的干干凈凈。
    “啪!”終于,七寶妙樹的樹枝,還是落在了齊元霸的肩膀上,將這位霸天之一的強者,直接打飛了出去。
    齊元霸還沒有落地,鄭鳴就上前一步,他這個時候,可不敢對齊元霸有任何的留手,這家伙的手段,實在是太過詭異,詭異的鄭鳴不得不小心應對。
    只是三擊,就打的齊元霸身體生出道道裂紋,而就在鄭鳴準備第四擊的時候,齊元霸已經沉聲的喊道:“鄭帝君,我認輸。”
    這不是在野外,實在天元神城之中,雖然鄭鳴無比的想要抹殺齊元霸,但是他心中清楚,他要誅殺齊元霸,最少也要將盤古的英雄牌用上。
    并不是說齊元霸太難殺,而是因為此地有一個大圣坐鎮,這位大圣一定不會看著自己殺了齊元霸。
    這里是天元神城,天元神城需要人守衛,齊元霸是六天霸之一,頂尖的強者,大圣們絕對不會看著他被自己在這里斬殺。
    所以在齊元霸喊停手的時候,鄭鳴就停了下來,他看著倒地不起的齊元霸,淡淡一笑道:“齊兄莫非要等著在下將齊兄請起來嗎?”
    看著神色不善的鄭鳴,齊元霸擺了擺手道:“鄭兄不用客氣,你這兩棍,差點要了我的性命。”
    “這次的比試,鄭兄我承認輸了,但是那些字,鄭鳴還是不要留著了,因為這實際上,就是你最大的恥辱。”
    “因為在天元神城之中,你是戰勝不了四大軍主的。”
    齊元霸的話語中,沒有半點譏諷的意思,甚至給人一種坦誠的感覺。
    鄭鳴看著一臉鄭重,沒有絲毫作假意思的齊元霸,知道此人所說的話,恐怕不只是想要找回面子。
    “鄭帝君,天元神城不是一般的地方,你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聽我一句話,將這個條幅收起來,等軍主級別的人來了,你就是想要收,都來不及了。”齊元霸看著沉吟的鄭鳴,再次沉聲的說道。
    鄭鳴朝著齊元霸重重的看了一眼道:“齊兄,也許你的話,都是為了我好,但是這兩幅子,我既然掛了出來,就沒有再收回的道理。”
    “感謝齊兄的忠告。”
    齊元霸重重的搖了搖頭道:“鄭兄你的驕傲我明白,但是你真的不是四大軍主的對手,他們……他們太強大了!”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