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4 寂寞如雪


    當一個人犯了眾怒的時候,最有可能的,就是被那些觸怒的人圍攻。甚至會被一些熱血沸騰的年輕人,直接打一個半死。
    但是現在,鄭鳴犯了眾怒,可是登上他自己演化而出擂臺的,除了幾個開始時如麻麟云的愣頭青以外,就沒有人來。
    盤坐在可以自由揮動大小的宮殿之中,鄭鳴覺得自己的身體,都有一些生銹。
    在擂臺的四周,圍著無數的人。他們都用憤怒或者是敬畏的目光朝著鄭鳴的方向看,只不過這些人,也沒有一個敢于登臺和鄭鳴較量。
    不,應該說是找虐。
    不過雖然寂寞,但是好處還是有的,別的不說,青色和金色的聲望值,都在飛速的增加,特別是青色的聲望值,更是暴漲了三千萬!
    三千萬青色的聲望值,如果一張張的抽英雄牌,絕對可以抽到讓鄭鳴手抽筋的地步。
    而接近一百萬的金色的聲望值,同樣讓鄭鳴很高興,但是按照鄭鳴的估計,這座天元神城之中,金色的聲望值,絕對不是一百之數。
    如果柳冰璞說的沒有錯,那么整個天元神城之中,金色的聲望值,差不多要超過千萬。
    想到千萬的金色聲望值,自己只有一百之數,鄭鳴得到心中就忍不住升起一句話。
    總有壞人不服朕!
    閑的無聊,鄭鳴一念之間,神識就輕輕的籠罩了那些正用仇恨目光看著他的武者,雖然這些人在鄭鳴看來,根本就翻不起任何的風浪,但是聽一聽他們說什么,也算是打發時間。
    “太可恨了,我天元神城,乃是天下之根基,這輪回大帝如此的肆無忌憚,是對我們整個天元神城的挑釁。”一個年輕英俊,風姿不凡的男子,氣呼呼的說道。
    他的話,很能引起大多數人的共鳴,但是同樣有人陰惻惻的道:“行了,別說這些沒有用的了,你要是覺得他挑釁了你,你上臺啊!”
    這絲毫不留顏面的話,頓時讓那風姿不凡的男子說不出話來,對于風姿不凡的男子而言,他站在臺下說幾句話還行,上臺和鄭鳴較量,他不敢。
    “呵呵,各位你們也別生氣,輪回大帝是什么人物,人家值得侮辱咱們,人家挑戰的,是咱們整個天元神城的強者,四軍的四大軍主,還有六大霸天!”
    四大軍主,六大霸天幾個字聽在鄭鳴的耳中,讓鄭鳴心中一動,四大軍主他自然明白,但是六大霸天,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
    “聽說,齊家已經發出紫金諭令,讓他們家那位霸天出手了。”有人聲音低沉的說道,好似再說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而聽到這話的人,一個個臉上神色都變的熱切了起來:“真的,齊家那位霸天要出手嗎?”
    “太好了,我聽說那位霸天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
    就在這些議論聲響起的時候,鄭鳴心頭金色和青色的聲望值,幾乎同時開始下跌。
    對于聲望值掉落這種情況,鄭鳴以往遇到的也不少,現在再次遇到,倒也不怎么不舒服。
    四周噪雜的天地,突然變的一肅,一道籠罩蒼穹的殺機,從遠方橫斬而來。而這一道殺機所要掃落的,就是猶如星辰一般懸浮在天柱山上的大字。
    這些大字,每一個都被鄭鳴注入了神念,它們高高懸浮在天空,卻和鄭鳴的心神緊緊地相連。
    面對那猶如利刃的殺機,鄭鳴神念一動,所有的文字,在虛空之中變的一如一尊尊的佛像,不動如山。
    凌然的殺機在虛空之中,也化成了一道道利刃,瘋狂的斬落,只不過這些刀芒雖然凌厲無匹,但是那一尊尊的佛像,卻被鄭鳴灌入了過去法則。
    斬滅一尊,重新凝顯一尊。
    雖然兩者看起來,好似誰也沒有奈何誰,但是一些眼里高明的強者,卻已經看出,那進攻之人實際上已經處在了下風。
    這就好比,人家站在那里讓你打,但是你卻沒有奈何對方一模一樣。
    “好手段,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下我這一刀。”冷冰冰的話語中,那瘋狂斬落在佛陀身上的刀光,都變成了血色。
    詭異的血色,讓人一見,就有一種心中發寒的血色。
    血色的刀光,斬落的速度很慢,但是卻給人一種,它能夠將天地斬開的感覺。
    而就在這一刀斬出的時候,鄭鳴的神色一動,他感應到了一種將萬物化成膿血的威勢。
    雖然他神念所演化的佛陀永恒不滅,但是被這血刀劈斬,依舊有被侵蝕的危險。
    一念之間,鄭鳴手中法訣掐動,那所有文字所化的佛陀,同時在虛空之中開口。
    “嗡嘛呢唄咪。”六字大光明咒加持之中,一道潔白的光芒,在文字所化的佛陀上升起,而那一柄柄血色的小刀,在和潔白光芒接觸的瞬間,就開始焚燃。
    就是焚燃,就好似干柴遇到了烈火一般的焚燃,在這焚燃之中,一股難聞的味道,更是彌漫四方。
    血色的刀光,變的無比的暗淡,最終所有的刀光,都變成了淡紅色,雖然同樣讓人望而生畏,但是比之以往,卻是差了太多了。
    最終,刀光沒有越過那熾烈的白芒,敗退了下去,那那=股沖天而起的殺機,在這一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帝好手段,在下認輸!”剛剛冷冰冰的聲音,再次在天地之中響起,只不過這聲音,此時卻多了一絲的震驚。
    還沒有出戰,就已經認輸,這在不少普通武者眼中,是難以理解的,但是在一些高等的武者,特別是神禁級別的眼中,這實在是太正常了。
    剛剛出手的血屠尊者,雖然沒有將自己最強的手段施展出來,但是那一道道血刀,卻關系到這位血屠尊者的根本大道。
    隱含著他根本的刀光,直接被無限的光明所焚燃,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實際上也就是自取其辱。
    鄭鳴此時已經鎖定了這位血屠尊者的方位,聽到他服軟,鄭鳴淡淡一笑道:“不送。”
    一道血光,飛天而去!但是這位血屠尊者的離去,卻是讓無數人感到難受,他們都將擊敗鄭鳴的希望寄托在了這位血屠尊者的身上,但只是一個交手,血屠尊者就走了。
    誰還能夠擊敗這位口出狂言的輪回帝君,一時間,不少人的目光,都看想了天柱山的四周。
    四根巨大的旗桿上,分別掛著四種旗幟,每一桿旗幟都無風自動,這是四軍的戰旗,他們帶著這四軍,更代表著四軍的軍主。
    “四軍軍主,六大天霸,現在我們天元神城已經被人家欺負到了家門口,諸位前輩還請出手啊!”一個衣衫半舊的武者,陡然揮拳喊道。
    他一聲喊,瞬間從者如云,呼喊四大軍主和六大天霸出戰的聲音,猶如雷霆一般。
    鄭鳴看著這些憤怒的人群,輕輕的搖了搖頭,他能夠理解這些人的心情,只不過他這次來,除了要當上這個大統領,還要獲得最多的聲望值。
    更何況那赤鳳凰女的挑釁,讓鄭鳴意識到,就算是自己競爭成為了天元神城的大統領,依舊會有不少的掣肘,而解決這些掣肘的最好辦法,就是打服他們。
    天元神城之中雖然有大圣坐鎮,但是大圣并不屬于天元神城,只要自己能夠擊敗天元神城的所有強者,不能說讓他們直接拜倒,卻也能夠令行禁止。
    “鄭帝君手段非常,在下齊元霸,領教高招。”平靜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天元神城之中,那些本來還因為血屠尊者戰敗,而憤怒不已的人群,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們的目光,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
    就見一個男子,從萬里之外走來,他的身軀,隨著跨出的腳步在增長,當他的腳步踏在鄭鳴所立擂臺上的時候,此人的身軀,已經達到了百丈多高。
    齊元霸年齡看上去是二十多歲,但是仔細觀察,就會覺得他有四十多歲,但要是定睛看,又會覺得這個人,只有十幾歲。
    一身普通的麻布衣物,讓他絲毫沒有絕世高手的風范,可是他立于天地之間,卻好似一個皇者,在掌控天地。
    大道拱衛,亞圣巔峰!
    鄭鳴雖然悔過好幾個亞圣,也清楚亞圣之間修為的劃分,但是此時,在看到齊元霸的瞬間,他就覺得,天下之大,也只有這個齊元霸,可以稱得上是亞圣巔峰。
    這一刻,鄭鳴對于柳冰璞對天元神城的形容,算是徹底的認同,但是看到這位齊元霸的瞬間,他的心中,同樣升起了一股熊熊的戰意。
    “大道三千,有高有低,天生萬物,同樣可分強弱。大道之力強悍無匹,但是有時候,亞圣的比斗,還要看對大道之力的運用之法。”
    齊元霸看著鄭鳴道:“鄭兄,聽說你三千神禁匯聚,力大無窮,那就接我一式巨猿拍!”
    隨著這句話,齊元霸雙手揮動,被他掌控的大道之力,隨著齊元霸揮動的雙手,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只金色的,額頭生出三只眼睛的巨猿。
    而后,這巨猿的手掌,重重的朝著鄭鳴的頭頂,轟然拍下。
    在這一拍之間,鄭鳴感覺到,齊元霸的力量,比之直接運用大道,竟然強橫了接近一倍!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