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399 不按套路出牌


    天元神城太大,所以很多消息,有時候之時在一偶傳播,但是一些重大的消息,傳播的度卻不是一般的快。?
    比如現在,鄭鳴那幅猶如星斗一般照耀在整個天元神城的文字,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看到了。
    對于這種充滿了挑釁的文字,幾乎所有有熱血的天元神城子弟,在看到的第一個瞬間,就是要將這狂妄的家伙,直接給拍在地上,甚至拍成肉餅。
    拳打天元無對手,橫掃四軍皆拜服!
    這兩句話,可以說直接打在了整個天元神城所有武者的臉上,他們能不憤怒嗎?
    但是隨著名聲不低的麻麟云剛剛上去就直接跪了的消息傳來,對于寫出這兩行字的人,幾乎所有天元神城的強者,這才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麻麟云雖然不算是跺跺腳,就能夠讓整個天元城震動的大人物,但是他的威名,卻也不小。這般一個人物,上臺直接跪在了那里,那臺上之人的實力,絕對是讓人心寒的。
    于是很快,鄭鳴的消息,就開始在偌大的天元神城之中傳播,比如他攻打天庭,比如他斬殺元休上人……
    “沒有想到,這鄭鳴竟然有如此大的名聲,他……他這是不是太不要顏面了,竟然在天元神城之中,弄出這么一出。”一個身穿白色布衣的男子,話語中帶著一絲責怪的道。
    站在白色布衣男子對面的,是一個看上去六七十歲的老者,他面容枯干,但是整個人卻帶著森森的死氣。
    “主上,這鄭鳴修為不低,現在又是大統領爭奪的關鍵時刻,您不必理會他。”
    “怎能不理會,橫掃四軍無對手,如果我這個血虎的大統領一個字都不敢說,那就成了死虎了!”
    白衣男子說到此處,衣袖一揮道:“反正早晚都有一戰,早到了也好。”
    那面容枯干的老者還準備說話,就被白衣男子制止住,也就在這個時候,一枚玉符,從虛空之中落下。
    那枯干的老者快的雙手將玉符接住,而后恭敬的遞給了白色布衣男子,男子的眼眸朝著玉符掃了一眼,那玉符上的禁法,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沒有想到,一個赤鳳凰女,竟然能夠挑動這樣的事情。”白衣男子說話間,將玉符丟給了枯干的老者。
    老者在看完上面的內容之后,眼眸中閃動的,是不可思議,他輕輕的搖頭道:“輪回大帝我雖然沒有打過交道,但也絕對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就在天元神城之中,弄出這樣的事情啊!”
    “更何況作為一方之主,他行事也不應該像現在這種肆無忌憚,這里面,會不會有問題?”
    白色布衣男子并沒有回答,他靜靜的看著虛空,淡淡的道:“說不定,這就是他的高明之處。”
    鄭鳴這樣做高明在什么地方,鄭鳴自然清楚,他為的是聲望值,但是這兩位,現在卻在耗盡腦汁的進行了各種的推論。
    和白色布衣男子這般推斷的大有人在,但是義憤填膺的人,卻是更多。
    “諸位,看到天空那些字了沒有,這是咱們整個天元神城的恥辱!”一個面容粗豪,但是氣度不凡的男子,聲音中帶著那么一絲鄭重的喝到。
    男子的喝聲,瞬間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作為天元神城之中的人,幾乎所有人在面對天庭的來人時,都有一種驕傲。
    一種生在骨子里的驕傲!
    我的先輩披荊斬棘,鎮守孤城,才守得了整個天下的安寧,有了你們這些人現在幸福的生活!我天元神城乃是英雄的后裔,本就應該俯視四方。
    現在,竟然有人在天柱山,對著所有天元神城的武者進行挑戰,這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一個不洗掉,他們就永遠不會散去的恥辱!
    “將天空那些字驅散,不能讓他玷污我天元神城!”
    “好好教訓那廝一頓,讓他知道知道,天外有天!”
    各種的吼聲,此起彼伏,而那面容粗豪的大漢,面容中更是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諸位,我們不怕死,但是我覺得我們不能白死,按照我從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弄出這句話的,是鄭鳴。”
    “是地府的輪回大帝,他的修為,比我們知不知道高出多少,我們就算是不怕死,去了也是白去。”
    雖然在場的人都覺得,這粗豪的大漢絕對不會為鄭鳴說話,但是他的話語,依舊讓不少人的臉色一變。
    “我的意思是,我們請血屠尊者出手,直接鎮壓了這鄭鳴!”那粗豪的大漢看到別人看向自己時候異樣的目光,趕忙沉聲的說道。
    聽到血屠尊者四個字,不少人的臉抽出來一下,特別是一個距離粗豪大漢很近的武者,眼眸中更是生出了一絲的恐懼之意。
    “對,去找血屠尊者,雖然他老人家平日有一些不近人情,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我相信他老人家,絕對會挺身而出。”
    如此的場景,在整個天元神城不斷的起伏,只不過他們所請的人,名字變換了一下而已。
    作為天元神城的大勢力,齊家的大殿內,此時同樣是議論紛紛,他們所議論的對象,自然也是鄭鳴。
    “這個鄭鳴,實在是有點不像話,現在整個天元神城,都已經人心不穩了。”一個須皆白的老者,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道:“我覺得,我們齊家在這個時候,應該出手。”
    “一來,這樣我們的實力可以得到不小的提升,二來嗎,則是讓我們齊家,坐穩天元神城第一家的位置。”
    高高坐在寶殿正中間的,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那就讓五弟去一趟。”
    他這個決定剛剛做出,寶殿之中就有人興奮的道:“最好五叔能夠在擊敗鄭鳴的時候,將他給斬殺,這樣我們齊家,就可以將勢力范圍,擴大一些。”
    “只要我們齊家能夠剿滅鄭鳴,那就是大功一件!”
    對于下面這些聲音,齊家的家主并沒有吭聲,他揮了揮手,一枚紫金色的諭令,就從寶殿之中直飛而出,瞬間融入了無盡的虛空之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