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97 赤鳳凰女


    柳冰璞和鄭鳴的關系雖然不算疏遠,但是也稱不上太親近,別說和燕紫電比,就是和陳東明,柳冰璞都差了不少。
    在柳冰璞和鄭鳴見面的時候,鄭鳴就好似一道明日,在虛空之中崛起,最終照耀整個大倫山。
    柳冰璞眼中的鄭鳴,是高高自上的鄭鳴,是猶如神明一般的鄭鳴,此時這位厲汶卿的話,讓柳冰璞實在是覺得好笑不已。
    他有一種感覺,一種鄭鳴你也有今天的感覺。
    不過就在他的笑容在嘴邊升起的時候,厲汶卿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至于您,還是從哪里來,到那里去吧,我們戰龍軍,是不可能收留您這種貪生怕死之輩的。”
    這句話,傷害加一百!
    柳冰璞就覺得自己的心頭,此時有一萬多匹馬直接踩過,那些馬蹄子,還都釘了馬掌。
    鄭鳴對于厲汶卿的評價,并沒有怎么在意,他朝著柳冰璞和燕紫電笑了笑,而后輕聲的道:“厲兄也是要回天元神城嗎?”
    “是啊,奉命出來公干一次,要回去了。”厲汶卿說話間,眼眸中泛起了一絲的擔憂。
    “千夫長,可以過去了。”一個本來盤膝修煉的武者,快速的從自己的光罩之中站起,恭敬的朝核厲汶卿說道。
    鄭鳴他們先來,但是這武者卻先招呼厲汶卿,可想而知厲汶卿在這些武者中的地位。
    柳冰璞這一次親自帶鄭鳴進入天元神城,卻沒有想到,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不大不小的事情。
    他的顏面不值錢,但是這同樣關系到鄭鳴的顏面,關系到他們大倫山的顏面。
    但是作為天下重地的天元神城,柳冰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發一發脾氣。
    幸好,這個時候鄭鳴很仗義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將這件事情給壓了下去。
    以往虛空的傳送都是很快,但是這一次虛空的傳送,卻奇慢無比,鄭鳴雖然在閉目修煉,但是卻也覺得,這一次的傳送,一直都沒有結束。
    當一道亮光照來的時候,映入鄭鳴眼眸中的,是一座巨大的,高聳入云的,不,應該說本來就卡在半空之中,就好似補在天地缺口上的一座大城。
    不,應該說是一座巨城!
    大城這兩個字,根本就形容不出這座城池的大小,唯有巨城這兩個字,才能夠對此城的情形,進行簡單的描述。
    高大雄偉,通體都是用以暗紫色的巨石堆積而成,而最重要的是,這座城的一半,好似都不在鄭鳴他們所立身的虛空之中。
    而在這座城的四周,一道道光芒,經天緯地。這些光芒就好似剪不斷理還亂的絲麻,密密麻麻的匯聚在這巨城的四周。
    這些光芒,自然不是普通的神鏈,而是一條條的大道,這些大道,密布在天地之間,就好似一種陣勢,只要觸動一點,就能夠引動天地大道的全力反擊。
    “看到了沒有,這些都是大道的投影,如果有人觸碰到一點,就會受到三千大道的全力滅殺!”
    “所以,這座天元神城,關系到我人族的興旺。”厲汶卿的話語中,稍微帶著那么一絲的感慨。
    鄭鳴看著那一條條看似錯亂,但是實際上卻由一種無上玄奧的方式排布的大道,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凝重。
    這座大陣,在他的感覺之中,半是人力,半是自然形成,也正是因為這個陣勢的守護,所以讓自己現而今所處的天地,和那古梵一族占領的地域,在虛空之中,硬生生的切割成為了兩段。
    “走吧,我們該入城了,再過一個時辰,城門就要關閉。”厲汶卿朝著鄭鳴一招手道。
    鄭鳴點頭,就在他和柳冰璞等準備跟著厲汶卿朝著前方而去的時候,就見一片紅云,從遠處飛快的沖了過來。
    厲汶卿看到這片赤紅如火的云彩,臉上先是吃驚,隨即有多出了一絲的向往之色。
    鄭鳴沒有理會厲汶卿,而是定睛朝著紅云內部看去,那一片片的紅云,乃是催動的天地神禁之力所形成的,在那片紅暈的正中心,正有數百頭長有十丈,羽翼赤紅,但是看上去卻猶如青鸞的巨禽展翅高飛。
    巨禽一個個身軀四周,都溝通的神禁,看修為最少也是神禁級別的存在。
    但是真正引起鄭鳴注意的,卻是那一個個坐在赤色巨禽后背上的女子。這些女子,一個個容貌俊麗,裝扮卻顯得稍微有些清涼,在飛馳之中,好似和那無盡的火焰神禁融為一體。
    特別是坐在第一投赤色巨禽上的女子,更是天姿國色,赤紅色衣甲的包裹下,讓她看上去,就好似是一個充滿了美麗的女戰神!
    “是赤鳳凰女!”厲汶卿搓了搓手,帶著一絲感嘆的說道:“沒有想到,我這次回來,第一個見到的竟然是她,實在是太讓人……”
    太讓人怎么樣,厲汶卿并沒有說出來,但是從厲汶卿的神情上,可以看出,現在的他,就好似見到了偶像的粉絲,那神情中,透漏出來的,全部都是狂熱。
    對于這個給自己等人帶路的厲汶卿,鄭鳴沒有任何的惡感,但是同樣也沒有什么好感,對于他這種狂熱的姿態,同樣既不阻止,也不贊同。
    可是,就在鄭鳴準備目視著這群猶如火云一般的女子離去的時候,卻見那帶頭的女子,就好似瘋狂了一般,朝著鄭鳴至沖了過來。
    赤紅色的巨禽,雙翼揮動之間,無盡的火焰道紋就朝著鄭鳴籠罩了下來。
    這只不過是一個開始,坐在赤紅色巨禽上方的,猶如戰神一般的女子,在巨禽俯沖的時候,手中多出了一條長有三丈的赤紅長槍。
    長槍劃動,化作一道隱含著大道之力的狂龍,朝著鄭鳴直沖了上來,就這一擊,就可以看出,這女子的修為,絕對不在頂尖的小圣之下。
    甚至鄭鳴感覺,在這一擊的時候,這個女子的修為,已經觸摸到了亞圣的級別。
    雖然這個女子論起修為和容顏,都是頂級的存在,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她這樣一句話都不說,就可以朝著鄭鳴進行攻擊,而且攻擊的手法,還頗有一些要鄭鳴性命的意思。
    一念之間,七寶妙樹已經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三千婆娑世界浮現在鄭鳴的身后,讓鄭鳴此時看起來,就好似一個無上的神佛,立于天地之間。
    那紅衣女子在鄭鳴展現出自己的真身之時,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凝重,但是他沖向鄭鳴的速度不但沒有減慢,相反還加快了九分。
    赤紅色的長槍,猶如閃電驚鴻,朝著鄭鳴直刺而來,這一槍很快,快的讓人都有點想不到。
    不過這一槍雖然快,卻快不過鄭鳴手中的七寶妙樹,六千神禁力量的疊加,自然不是多了一些力量而已。
    他是力量提升了,但是這種提升,是一種質的提升,是一種脫胎換骨的提升。伴隨著揮動的七寶妙樹,女子刺出的血色長槍,被直接打碎在了天地之間。
    這也算是一件寶物,但是遇到了錯誤的對象,七寶妙樹本身就能夠破除世間的萬法,更何況鄭鳴的修為,還完完全全的碾壓著紅衣女子。
    巨大的血紅色兇禽,在血色長槍破碎的瞬間,已經感覺到不好,但是此時的它,根本就沒有力量進行任何的轉變,只能跟隨著那赤鳳凰女沖了下來。
    “啪!”
    鄭鳴的七寶妙樹和巨大的兇禽的頭顱在虛空之中接觸了瞬間,那兇禽的身軀就在虛空之中崩碎。雖然赤鳳凰女對鄭鳴的實力以及寶物都做了一個調查,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如此的強橫。
    她在兇禽被打碎的瞬間,騰空想要飛起,讓自己的身軀躲避出去,可惜的是,就在她騰空的瞬間,鄭鳴手中的七寶妙樹,已經重重的揮落下去。
    赤鳳凰女躲避的比較快,一下子將自己身軀的要害躲了過去,但就是這樣,她依舊被鄭鳴的七寶妙樹打飛出去百丈,重重的落在地上。
    赤鳳凰女那些下屬,本來瘋狂的沖擊,但是看到赤鳳凰女都被打飛,她們的坐騎自己就停了下來。至于赤鳳凰女被鄭鳴打飛的情形,她們一個個更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
    這等的情形,讓她們實在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至于厲汶卿,他在赤鳳凰女沖向鄭鳴的時候,還覺得是再正常不過,但是此時看到赤鳳凰女那狼狽的模樣,他的心一下就被提了起來。
    但是他最后的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沖向鄭鳴,不然很危險。
    “就你,也要刺殺我嗎?”鄭鳴赤鳳凰女,聲音冰冷的說道。
    赤鳳凰女不開口,但是一個站在他身后的女子,卻快速的站起來道:“鄭帝君,我們小姐就是要試一下您的修為。”
    “看一看您,究竟有沒有資格,成為大統領的繼承者之一。”
    鄭鳴沒有理會說話的女子,而是朝著赤鳳凰女看過去道:“是這樣嗎?”
    “自然不是,我只是讓你知道,你根本就沒有資格,成為大頭領的候選人!”赤鳳凰女的話語中,帶著那么一絲威脅的說道。
    她這般的話語,頓時讓所有人都神色一變!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