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394 大圣您殺不了我

?
    “老兄貴姓啊?”鄭鳴看著這陰冷老者,笑吟吟的說道,他能夠感應到老者的修為。
    亞圣,這是一尊亞圣,只不過這黑衣老者的名聲,他卻是跟就沒有聽說過,由此可見,在大圣們的坐下,絕對有不少隱藏的實力。
    黑衣老者看著鄭鳴,盯了好一會,這才冷冷的道:“陰九!”
    鄭鳴聽到這個怎么聽都不像是真名的名字,依舊淡淡的笑道:“看來陰兄的上面,還有八個哥哥啊!”
    那陰九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就沒有在理會鄭鳴,很顯然,他對于鄭鳴這種話語,很是有些不舒服。
    “大圣他老人家心情怎么樣?”鄭鳴依舊笑吟吟的朝著那陰九問道。
    陰九這個時候,看向鄭鳴的目光越加的凝重,他乃是邀月大圣絕對的心腹,對于這其中的情況,自然是清楚的很。
    鄭鳴誘殺元休上人,這就等于重重的在邀月大圣的臉上,給了一個巴掌,而且還是當著全天下所有人打的。
    雖然一切的證據,都是元休上人太過驕狂,太過不可一世,太過自己找死,可是這個巴掌,卻是怎么都掩飾不過去的。
    大圣啊!
    言出法隨,一念可變日月,一念可讓時空倒流的大圣,什么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
    但是,有古梵一族的威脅,有其他五位大圣的聯合壓制,特別是旭日大圣的嚴格警告,讓邀月大圣不得不放棄直接出手誅殺鄭鳴的想法。
    現在,在他的想想之中,應該是低調賠禮的鄭鳴,竟然表現的如此的高調,高調的讓他都覺得這個讓是不是來送死的感覺。
    如果不是他的神識告訴他,這個人是鄭鳴的真身,他一定會以為,鄭鳴派來的,是一具分身。
    鄭鳴分身無數,這并不是秘密。
    “你很不一般,希望你能夠再見到大圣的時候,也能夠保持這種狀態。”
    鄭鳴看著神色變化的陰九,衣袖揮動道:“哈哈,這個你單請放心,見到大圣,我一定會比現在更加的輕松。”
    一座猶如高懸在虛空中的寶殿,散發出清冷的光芒,在大殿的門口,兩只呈現出金黃色的巨龍,盤旋在高大的玉石柱子上。
    這金黃色的巨龍,可不是那些血脈駁雜的龍,而是兩頭純血的巨龍,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一種差不多達到了小圣境界的威壓。
    兩頭巨龍在看到陰九的時候,緩緩的低下了頭,但是它們看相鄭鳴的眼眸中,卻充斥著殺意。
    “看什么呢?再看我,我就給大圣求了你們回去燉湯!”雖然這兩頭是真龍,但是鄭鳴現在有盤古牌在手,正在心中給自己找出手的理由。
    所以,面對這兩個真龍的眼神,他絲毫不客氣的喝罵道。
    陰九的臉抽搐了一下,而那兩頭真龍,龍眸之中更是閃爍著瘋狂的味道,作為大圣的門面,這兩條真龍可不是一般的驕傲,它們何曾被人這般的蔑視過。
    熬湯,這人還真的感想。
    “輪回大帝,此乃大圣靜修之地,慎言!”陰九朝著那兩條龍揮了一下手,接著朝鄭鳴提醒道。
    “哎呀,這里是大圣靜修的地方,那豈不是說,我說什么話,大圣能夠聽到嗎?我一直聽說邀月大圣最為慷慨,這兩頭孽障,不如賞給我燉湯吧!”
    陰九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他這個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而那兩頭真龍,同樣無語。
    它們倒是想要咆哮著將鄭鳴撕成碎粉,但是大圣就在宮殿之中,而且鄭鳴已經向大圣進行了稟告,如果它們這個時候動手,那就是得罪大圣。
    得罪大圣的后果,可不是他們可以承擔的起的。
    “進來見我!”淡淡的聲音中,隱含著無窮的威嚴,雖然從這聲音之中,聽不出這位大圣是喜是怒,但是從感覺之中,鄭鳴覺得應該是很不爽。
    “遵命。”鄭鳴說話間,朝著那兩條真龍掃了一眼,一揮衣袖道:“等我出來,一定將你們討回來做湯。”
    黑衣陰九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的無奈,他是邀月大圣的心腹,很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大圣不準備殺鄭鳴,他就算是不爽,也只能忍著。
    漫步走進大殿,映入鄭鳴眼眸中的,是盤坐在冰玉寶榻上的邀月大圣,此時的邀月大圣,雙眸冰冷的看著鄭鳴。
    “拜見邀月大圣。”雖然心中有一千個沖動,要將這邀月大圣的腦袋打破,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將這個念頭給壓了下去。
    畢竟,盤古牌就一張,用了就沒有了,自己雖然很想用,但是……但是也不能太輕慢不是。
    “你好大的膽子!”邀月大圣并沒有示意鄭鳴起身,而是怒聲的說道。
    他這一刻,就好似化身成了無上大道,在簡單的六個字之中,就給人一種雷霆在天的感覺。
    雖然鄭鳴三千化身都溝通了兩條神禁,再加上斬出善惡兩尸,實力差不多已經達到了亞圣的巔峰,但是在這威壓之下,依舊有一種怒海狂濤一小州的感覺。
    強自鎮定心神的鄭鳴,自然明白邀月大圣的意思,他雖然禮數周全,但是卻也沒有準備委曲求全。
    “大圣何出此言?”鄭鳴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就覺得那些壓力,消失了不少。
    邀月大圣的雙眸,一如天上的冷月,他冷冰冰的道:“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莫非,你覺得你不承認,我就不能殺你嗎?”
    “大圣自然是不敢殺我!”鄭鳴此刻,聲音無比自信的說道。而還沒有退出去的陰九,就覺得自己的腳踉蹌了一下,差點沒有摔在地上。
    鄭鳴的來意,他很清楚,就是奉上仲霖亞圣的人頭,將這件事情給翻過去。
    本來在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陰九覺得鄭鳴已定很容忍,但是他和那些弟子的打交道時的霸道,已經讓陰九有些吃驚,現在面對邀月大圣,他竟然如此說,這……
    磅礴的殺機,從邀月大圣的身上散發出來,處在邀月大圣壓力下的鄭鳴,就覺得此時天在咆哮,天在怒斥,天在呼嘯!
    不過就算是邀月大圣再發怒,他心中無懼,所以只是緊守心神,靜靜的看著四周月光越加清冷的邀月大圣。
    “我要是殺了你,又如何?”邀月大圣身上所有的威嚴,突然消失的干干凈凈,坐在玉塌上的邀月大圣,此時看上去,就好似是一個普通的凡人。
    “您要是殺了我,整個天下,恐怕都要分崩離析!”鄭鳴看著邀月大圣,自信滿滿的說道。
    “哈哈哈,天下分崩離析又如何,你覺得一個天下,就能夠禁錮的了我嗎?”邀月大圣冷哼一聲道:“我一怒,破碎眾界,重開地水風火,也不是什么大事。”
    “重開嗎?那樣的話,恐怕最高興的應該是古梵一族,而且我不信其他諸圣,會不阻攔您。”
    面對邀月大圣的進逼,鄭鳴的笑容更加的從容,他淡淡的道:“更何況,就算是您能夠重開地水風火,再定乾坤生滅,您也殺不了我,我有保命的手段。”
    邀月大圣緊緊的盯著鄭鳴,眼眸中無數的神光快速的閃動,而鄭鳴則靜靜的站在一側,雖然沒有囂張之說,卻也并不落絲毫的下風。
    “你很有意思!”邀月大圣將目光收回道:“你的差事完成了,走吧!”
    鄭鳴聽到這句話,心中松了一口氣的同時,更有一絲絲的遺憾,那就是沒有機會,實驗一下盤古牌的威力。
    “大圣胸懷寬廣,在下佩服。”說話間,鄭鳴就將盛有仲霖亞圣頭顱的木匣朝著邀月大圣面前一推道:“此人居心叵測,引誘我怨殺元休道兄,還請大圣見諒。”
    邀月大圣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他淡淡的道:“成王敗寇,你怎么說都行。”
    “好了,你走吧!”
    說話間,邀月大圣的衣袖再次擺動,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鄭鳴的身軀,也就是轉眼功夫,鄭鳴就已經出現在了宮殿之外。
    在邀月大圣催動力量的時候,鄭鳴也將盤古牌調了出來,只要邀月大圣對他動手,他就使用盤古英雄牌。
    但是讓鄭鳴覺得有點可惜的是,那邀月大圣,就這樣輕輕松松的將他給放了出來。
    兩條真龍狠狠的瞪著鄭鳴,這個時候,他們同樣不敢動彈,只能用眼睛警告鄭鳴。
    鄭鳴看著這兩條真龍,拍了一下腦袋道:“哎呀,光顧說正事了,你們兩個燉湯的事,忘了和大圣說了。”
    兩條真龍咬牙切齒,他們要不是怕攪亂了邀月大圣的清靜,說什么也要大聲的咆哮,然后將鄭鳴震殺。
    陰九這個時候,出現在了鄭鳴的身后,很是平靜的請鄭鳴離去。而當鄭鳴走出邀月大圣道場之后,陰九再次出現在了邀月大圣清修的宮殿之中。
    “大圣,您為什么不動手誅殺此人?”陰九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冰冷的道:“他的離去,可是讓他的名聲,更上一層樓啊!”
    “還不到時候,現在和三眼等人翻臉,壞處太大。”邀月大圣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陰冷的道:“不過,他也別想過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