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1392 盤古`

  從三眼大圣的道場之中走出,鄭鳴的嘴角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 ·雖然在去三眼大圣道場之前,他就已經預測到了這種結果,但是預測和實現,畢竟還是有差距的。
    誅殺元休上人,就是要讓邀月大圣難受!
    雖然圣人之怒,讓人忐忑,但是鄭鳴并不認為,自己小心翼翼,什么都不敢沾,邀月大圣會放過自己。
    所以,越是在這種時候,越要反擊,還要將邀月大圣徹底給打痛。當然,最重要的是,在天下都面臨古梵一族的進攻的威脅下,就是要讓邀月大圣心中明了,還不得不將這個惡果吞下去。
    去邀月大圣那里送上仲霖亞圣的人頭,這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雖然三眼大圣說事情已經有了結論,但是邀月大圣不要臉面的推翻以前決定,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在猶豫了瞬間,鄭鳴就覺得讓自己的一尊分身過去,當這尊分身帶著仲霖亞圣的頭顱朝著邀月大圣的道場而去的時候,鄭鳴的本體,再次開始抽取英雄牌。
    現在英雄牌已經可以使用兩張,已經可以進行熔煉,不過這些變化,鄭鳴并不是太需要。
    他現在需要的,是修復了之后的圣人牌。
    抽抽抽!
    快速恢復的紅色聲望值和黃色聲望值以及青色聲望值,成為了鄭鳴抽取的最大動力。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鄭鳴已經使用了青色的聲望值上百萬。這百萬青色的聲望值,幾乎是他英雄牌系統升級之后,恢復過來的全部青色聲望值。
    沒有一張圣人牌!
    這個結果,自然讓鄭鳴很不舒服,可是這也是意料之中,洪荒牌抽取的幾率本來就低,更何況還要從洪荒牌之中,抽取到圣人牌。
    這種抽取到的幾率更低,也更小。
    可是現在就算是分身去,而且有三眼大圣支撐,危險性已經是非常的小,但是鄭鳴還是覺得有一些不安心,他希望能夠抽到一張讓自己安心的英雄牌。
    青色聲望值沒有了,那就用紅色,看著紅色聲望值已經恢復到了十億的標準,鄭鳴就再次開始抽取。
    一次一百張,耗費聲望值十萬。
    不過十萬分之一的幾率,本來就少得可憐,更不要說抽取到無上的圣人牌。 ?·
    沒有,沒有,沒有!
    紅色的聲望值飛速的下降,眨眼的功夫,就從十個億,變成了只有一個億的場景。
    這等的情況下,鄭鳴雖然心中有一些著急,但還是接著抽取,他心中給自己發狠,如果抽不到,就讓紅色的聲望值,全部浪費在這里算了。
    “抽抽抽!”紅色的聲望值飛速的下降,十億的紅色聲望值,到了最后,只剩下五百!
    紅色聲望值耗盡,一張洪荒牌也沒有抽到,這等的事情,想一想都讓人感到無比的郁悶。
    郁悶歸郁悶,但是鄭鳴還是無計可施,抽不到洪荒牌,為之奈何,就在鄭鳴準備換成黃色聲望值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本來只有五百的紅色聲望值,一下子變成了一千。
    一千,他奶奶的,再抽一次!
    就好似一個瘋狂的賭鬼,鄭鳴再次將那一千紅色的聲望值抽取了洪荒牌!
    他在將那洪荒牌翻開的時候,卻發現,那洪荒牌之中,竟然有一個人。
    紫色的洪荒牌耀眼生輝,而那個映入鄭鳴眼瞼之中的人,絕對是頂天立地,甚至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念頭。
    雖然只是一張圖,但是在將這張圖映入自己心頭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種感覺,一種玄之又玄,卻怎么都說不出的感覺。
    而他得自奢比尸的祖巫之體,更是瘋狂的運轉,和他身體接觸的那天地虛空,都被強橫的祖巫之體,崩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緩緩的閉上眼眸,鄭鳴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最好是能夠情景一會。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
    盤古!盤古!
    自己最后一次抽到的英雄牌,竟然是盤古,這開天辟地,可謂是有我無敵的盤古!
    讓自己的心情慢慢平息下來之后,鄭鳴這才朝著那盤古的英雄牌仔細的打量過去。而他首先看的,不是那映現英雄牌的圖像,而是技能。
    盤古英雄牌,會擁有什么樣的技能呢?
    不過當鄭鳴緊緊的盯著盤古英雄牌的時候,卻發現那盤古的英雄牌下,竟然沒有任何的技能!
    什么情況,在諸圣之上的盤古英雄牌,為什么一個技能都沒有,這不科學啊!
    鄭鳴的心中,各種念頭不斷的閃動,他的心神,更是朝著盤古英雄牌上看了過去。
    那頂天立地,每一寸肌膚,每一根頭發,都好似隱含著無窮道意的盤古,竟然一個英雄技能都沒有,這要是使用了盤古的英雄牌,那……那……
    那會怎樣?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之中,出現在他心頭的內容,就變成了無敵兩個字,大道無上,而盤古,已經超越了大道,自然也就用不著任何的技能!
    這個念頭的出現,讓鄭鳴欣喜不已,他看著心頭那一張盤古的英雄牌,是越看越歡喜,越看越高興。
    甚至,他的心中更是升起了一種蠢蠢欲動的念頭,他想要施展盤古英雄牌,他想要用盤古英雄牌……
    疊加,現在別的都是虛的,只有疊加才是實的!鄭鳴第一個念頭,就是要對盤古的英雄牌進行疊加,雖然紅色的聲望值沒有了,但是他有黃色的聲望值,有金色的聲望值。
    這些聲望值雖然珍貴,但是和盤古英雄牌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但是,當鄭鳴選擇跌加的時候,他的心頭卻突然出現了一條信息,這信息讓鄭鳴很是郁悶。
    該英雄牌不支持疊加!
    就是這幾個字,讓鄭鳴有一種想要罵娘的沖動,別的英雄牌都支持疊加,就這一張英雄牌不支持,他奶奶的。心中腹誹不已,但是鄭鳴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抽到了盤古,不知道還能不能抽取第二張,這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就運用黃色的聲望值再次拼命的抽取。
    洪荒牌,鄭鳴這一次抽取的對象,依舊是洪荒牌,隨著一張張空牌出現在鄭鳴的心頭,鄭鳴不得不接受,他已經抽到了今天最大的大獎,不能在抽取下去這么一個事實。
    有了盤古英雄牌在手,鄭鳴此時的心態,也發生了一絲的變化,誅殺元休上人雖然讓他很舒服,但是比起來,他更喜歡真刀真槍的硬弄。
    那分身還沒有到邀月大圣的道場,不如自己去吧,要是邀月大圣不說什么,那是他自己的運氣,如果一言不合,直接運用盤古英雄牌將他給做了。
    老子忍他很久,這口氣讓人很不爽啊!
    這個念頭出現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難以壓制下去,他的心中,對于那邀月大圣的怨氣不小,但是讓他直接拿了盤古牌就去弄邀月大圣,他的心中不舍得。
    現在,這正是一個機會!
    是生是死,你邀月大圣自己選擇,嗚嗚,希望你能夠選擇作死!這樣也省的我在用不用盤古英雄牌上猶豫不決了。
    鄭鳴的分身和本體之間,有著一種密切的聯系,在鄭鳴做出決定的瞬間,那正拿著盛著仲霖亞圣腦袋寶盒的分身,就在一座星球上停了下來。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和分身匯合,他朝著那分身一揮手,分身就落入他身后的一座神國之中,而鄭鳴自己,則托著那寶盒,朝著邀月大圣的道場而去。
    鄭鳴的速度不快不慢,他神態悠然,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就來到了這道場之外。
    高聳入云的山巒上,一座猶如美玉雕刻而成的宮殿,散發出清冷的光輝,雖然還沒有進入道場,但是站在這道場外,卻讓人有一種跪地膜拜的沖動。
    “來者何人?”一個身穿白衣的童子,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就從自己打坐的白玉石頭上站起,沉聲的朝著鄭鳴喝到。
    這童子并不是人,他乃是邀月大圣從一塊玉石之中點化而出的生靈,雖然只是童子摸樣,但是在戰力上,卻絲毫不弱于神君級別的存在。
    鄭鳴朝著童子打量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請童子代為稟告一聲,就說輪回帝君鄭鳴,求見大圣。”
    那猶如玉人一般美貌的童子,在聽到鄭鳴兩個字的瞬間,眼眸之中,就露出了一絲憤怒之色,很顯然,這個童子,是知道鄭鳴是一個什么樣人物的。
    不但知道,而且從這童子的表現上,他已經將這鄭鳴,當成了自己的敵人。
    “你就是鄭鳴?”童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氣呼呼的味道。
    鄭鳴看著那童子,淡淡一笑道:“自然!”
    “好一個鄭鳴,你還敢來我祖師的道場,你給我等著。”童子雖然氣憤,但是他更清楚,鄭鳴不是一般的人物,他這等的人物,和鄭鳴差的太遠了。
    看著氣呼呼離去的童子,鄭鳴不由得想到了封神之中,那廣成子送火靈圣母寶物的時候,可能也是自己這般的心情。
    胸有成竹,而又力勢壓一教!
    廣成子當時,有自己的師尊和師伯作為后臺,而自己現在,更是有盤古英雄牌作為依托。
    一言不合,廣成子最終會化為灰灰,而看不到自己的師尊給自己報仇,但是自己卻不一樣。
    希望邀月那家伙,能夠給自己來一個一言不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