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391 諸圣之間的平衡


    三眼大圣按照自己宣布的,應該是在閉關,但是鄭鳴很清楚,隨著古梵一族的出現,幾乎所有的大圣,都在搜尋著古梵一族的下落,哪里有時間閉關。更新最快
    對于三眼大圣的道場,鄭鳴是第一次來,在來到道場外時,一個修為達到了混元天柱第六等的年輕武者,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見過帝君。”
    這個年輕的武者,鄭鳴還有一些印象,好似在一次聚會中見過,鄭鳴見過此人。
    “道友好,我此來是拜會大圣,不知道大圣可有時間見我。”鄭鳴還禮道。
    “我這就給帝君去稟告。”年輕武者說話間,目光中露出了一絲感激之色道:“前些時,我那兄弟轉世投胎,還多虧帝君賜予的符詔,才保住了我那兄弟的記憶。”
    鄭鳴對于三眼大圣的弟子門人,早就有決定,那就是無論什么事情,都給他們網開一面。
    現在聽到這武者的話,雖然不記得這一位的兄弟究竟是誰,但是鄭鳴還是四海的說道:“些許小事,道友何必耿耿于懷,以后有事,去地府找我就是。”
    那年輕的武者頓時大喜,雖然他在大圣的身邊,基本上不會被擊殺,但是誰沒有一個三朋六友,一旦這些人修煉失敗,想要保住記憶,都需要鄭鳴出手。
    當然,他可以求三眼大圣的符詔,但是這種求大圣出手的事情,還是能不用就不用。
    雖然他在三眼大圣的面前伺候,但是大圣高高在上,雷霆雨露,皆為君恩!求三眼大圣一件事情,說不定這位祖師能夠看在自己小心伺候的份上,幫著自己辦了。
    但是一旦多了,那么就沒有任何的可能,所以他不可能將這種小事情,浪費自己在三眼大圣眼中的情誼。
    自然,結交好鄭鳴,就是他現在一個最有力的選擇,只要鄭鳴幫忙,一切都不是問題。
    那年輕的武者前去稟告,也就是一刻鐘,就滿面春風的走了過來道:“帝君,大圣請您過去。”
    鄭鳴對年輕武者一拱手道:“這次多謝道友幫忙,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去找我。”
    得到鄭鳴這種承諾,讓年輕武者越發的心花怒放,他在前面引路,很快就到了三眼大圣修煉之地。
    三眼大圣并沒有坐在宮殿之中,而是站在一片紫竹之間,好似在思索著什么,就算是鄭鳴的到來,他都好似沒有任何的感覺。
    但是鄭鳴心中卻清楚,三眼大圣從自己踏足他的道場,就已經知道自己來的消息,恐怕自己為什么過來,三眼大圣的心中,也是一清二楚。
    這一刻,鄭鳴有一種對三眼大圣說一句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裝什么裝的沖動,但是好在他頭腦清醒的很,知道這個時候,自己還是不要對三眼大圣進行撩撥的好。
    “你來我這里,有什么事情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三眼大圣緩緩的轉過頭來,淡淡的說道。
    掌控大道,可以身化大道。此時三眼大圣雖然沒有施展這種手段,但是他一句話之中所蘊含的威壓,依舊讓鄭鳴從心底生出了一絲的寒意。
    斬出善惡兩尸之后,鄭鳴覺得自己距離大圣,雖然有差距,但是這種差距并不是太大。
    但是現在,他才深深的感到,大圣的境界,實在不是自己可以窺探的,自己距離大圣,還差的太遠太遠。
    “大圣,屬下這一次上人家的惡當了!”說話間,鄭鳴朝著三眼大圣一抱拳,一副想要痛哭流涕的樣子。
    這一句話一出口,頓時讓三眼大圣差點沒有蹦起來,他看著鄭鳴,手指都有點顫抖。
    好一會,重重的吸了一口氣的三眼大圣,這才沉聲的道:“你剛才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
    鄭鳴無比委屈的看著三眼大圣,然后鄭重的道:“屬下這一次,是被奸人所害!”
    三眼大圣看著一副認真摸樣的鄭鳴,差點沒有笑出來,作為一個大圣,三眼大圣自認為自己還是合格的,一些事情,根本就逃不出他的眼睛。
    鄭鳴那一場追逐,從開始他都一直在關注,而元休上人死的時候,他更是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這里面鄭鳴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盤,他豈能不知道。
    “奸人是誰?”雖然三眼大圣依舊能夠天然的將鄭鳴劃入了自己的門下,但是這個時候,他的話語中,還是帶著那么一絲的不善。
    畢竟,大圣燭照萬里,可不希望自己被人給耍了。
    “奸人乃是仲霖亞圣,他殺了屬下的師尊,屬下自然要報仇,卻沒有想到,他在打不過屬下的時候,就采取了禍水東引的策略,將屬下引到元休上人的清修之地,然后鼓動元休上人對屬下動手,屬下一個沒有忍住……”
    鄭鳴說到此處,臉上露出一絲羞愧之色道:“那元休上人實在是太霸道,就算是屬下萬般的和他講道理,他都不給屬下解釋的機會。”
    “而且屬下還沒有出手,他就先對屬下出手了!”
    說話間,鄭鳴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面玉符,輕輕的遞給三眼大圣道:“大圣,這是屬下當時的留影。”
    三眼大圣重重的超著鄭鳴掃了一眼,然后朝著那玉符一點,剎那間,玉符就變成了一道道的光影映現在三眼大圣的眼前。
    元休上人的映像,出現在了三眼大圣的面前,看著一副猶如圣人臨世的元休上人,三眼大圣的鼻子冷哼了一聲。
    “你啊!”看完了這一切,三眼大圣手指著鄭鳴,說出了這樣兩個字。
    這種事情,鄭鳴也沒有想瞞著三眼大圣,他輕輕一笑,卻是什么話都不說。
    三眼大圣重重的看了鄭鳴一眼之后,這才道:“為師報仇,你沒有任何的錯,那元休實在是可惡至極,死了也就死了。”
    說話間,他衣袖揮動,那玉符已經分成了五份,消失在了虛空之中。而就是半刻鐘的功夫,就有五個玉符,從天地各方飛了過來。
    三眼大圣朝著五個玉符看了幾眼,而后沉聲的道:“這件事情,旭日大圣已經做出了決斷,元休上人自尋死路,你不必放在心上。”
    “現在,你將仲霖亞圣的頭斬下,送上邀月的道場,將這件事情完全了解。”
    鄭鳴并不覺得,自己這樣的做法能夠瞞得住諸位大圣,但是同樣,因為六個大圣之間的關系和古梵一族的威脅,邀月大圣雖然心中不爽,卻也只能將這一口氣,藏在肚里裝。
    “屬下遵命!”鄭鳴畢恭畢敬的朝著三眼大圣行禮道。
    三眼大圣擺了擺手,示意鄭鳴可以退下。在鄭鳴離去百丈之后,他聽到了一陣爽快至極的笑聲。
    這笑聲,自然是來自三眼大圣。
    在僅存的六位大圣之中,三眼大圣和邀月大圣的關系一直是非常的僵硬,這其中除了三光大圣兄弟三人的強勢之外,更因為邀月大圣的性格。
    在邀月大圣的眼中,三眼大圣和通玄大圣,就是兩塊阻攔他們霸權的石頭。面對這種又臭又硬的石頭,邀月大圣大多數時候,都是不屑一顧。
    而一旦雙方有沖突的時候,邀月大圣這邊,基本上都是占據上風,不少時候,都讓三眼大圣憋屈不已。
    現在,鄭鳴殺了邀月大圣最心愛的弟子,而且在布局上,更是讓邀月大圣心中明白是什么一個情況,但是卻治不了鄭鳴的罪過,硬生生的將一個啞巴虧給咽下,這等的情形,怎不讓三眼大圣欣喜不已。
    幾乎所有的明眼人,都明白鄭鳴這是坑殺了元休上人,而鄭鳴為什么這樣做的原因,更是瞞不了人。
    全軍覆沒在金蓮大圣圣域的地皇大帝等人,手中可是拿著邀月大圣的寰宇圈。
    這寰宇圈說是讓地皇大帝等人用來防身,但是真的是用來干什么,又怎么可能隱藏的住。
    三眼大圣前些時候,甚至提醒過鄭鳴,讓他注意邀月大圣,不要不明不白的死在邀月大圣的手中。
    現在鄭鳴活蹦亂跳,而地皇大帝等人卻生死不明,而邀月大圣最心愛的弟子,被鄭鳴直接坑殺。
    這一切聯系起來,三眼大圣怎不覺得自己心中的一口惡氣,在這個時候,完全出來了。
    可惜這個鄭鳴,并不是自己的弟子。
    鄭鳴剛剛走出三眼大圣靜修之所,一個神禁巔峰的強者,漫步來到了鄭鳴的近前,他的手中,拿著一柄長有一尺的小刀,恭敬的道:“拜見帝君。”
    那法刀雖然短,但是在虛空之中耀眼生輝,在鄭鳴看向它的瞬間,更是感到一股猶如天地初開之時的混沌殺意,從那法刀上傳了過來。
    這刀,很不凡!
    “祖師命弟子奉上法刀,聽候帝君差遣!”那人說話間,將法刀朝著鄭鳴的前方遞了一下。
    鄭鳴知道,此刀自己不可以拿,當下就朝著那強者道:“如此有勞了。”
    說話間,他就將仲霖亞圣從封禁之中取出,本來正在封禁之中養神的仲霖亞圣,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就憤怒的喝道:“鄭鳴,這件事情,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
    “仲霖,大圣道場,豈是你這種待死之徒咆哮的地方,你居心險惡,坑害友人,大圣法旨,斬!”
    隨著那神禁強者的話語,法刀旋轉之間,仲霖亞圣的頭顱就和自己的身體從中分離開來。rw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