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389 元休上人


    月光皎潔,山谷空蒙!
    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靜靜的盤坐在山谷的石塌上,他面容如玉,整個人散著一種飄然出塵的氣息。??
    這個男子,就是元休上人!
    元休上人并不在歸元大世界之中修行,而是處在一座被邀月大圣強占來的福地內安身。
    這福地不但充斥著巨量的靈氣,而且其核心之地,更有一座天地分裂之時形成的寶域,在這寶域之中修煉,對于參悟大道有著巨大的好處。
    月光皎潔,猶如實質,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元休上人輕輕的睜開了眼睛。他緩緩的從石塌上站起,而后朝著那無盡的月華,莊重的拜了三拜。
    三拜之后,一道猶如銀龍一般的月華,從明月之中落下,直接被元休上人吞納入口中。
    這一口月華,乃是月之神露,別說平常之人,就算是神禁級別的強者,能夠得到一滴,都當成至寶。
    而這元休上人,在這一段的修煉之中,卻能夠吞納神露一如流水一般。這般的情形,自然是因為他的師尊邀月大圣。
    一輪明月,在元休上人的身后緩緩的升起,讓元休上人看起來,一如神帝一般。
    那皎潔的月光,變的越來越明亮。本來凝神靜氣的元休上人,神色之中瞬間變的凝重了起來。
    “拜見師姐!”當一個面容清麗的女子出現在明月之中的時候,元休上人恭敬的說道。
    女子朝著元休上人一笑道:“師弟的修為,越的精進,看來用不了多長時間,師弟你就能夠成為咱們一脈,第一個亞圣了。”
    “師姐夸獎,小弟的修為雖然不錯,但是和師姐您比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元休上人畢恭畢敬的說道。
    女子在邀月大圣的身邊伺候多年,雖然修為上不如元休上人,但是元休上人對于這個女子,還是恭敬的很。
    “嘻嘻,師弟你就不用和我客氣,咱們之間,用不著這樣。”說話間,女子臉色變的凝重的道:“師弟,這一次我使用明月顯影,是來傳達師尊的法旨。”
    “弟子謹遵法旨!”元休上人面容恭敬,朝著女子畢恭畢敬的說道。
    “師尊命師弟這些天安心修煉,不得出山,如果遇到鄭鳴,躲避之!”女子剛才雖然笑嘻嘻的,但是此時以嚴肅起來,聲音之中,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謹遵師尊法旨!”元休上人答應一聲,這才站直了腰身道:“師姐,師尊乃是堂堂大圣,他們日月星三大圣者,更是稱雄天下,一個小小的鄭鳴,怎么會讓師尊下這樣的旨意。”
    女子剛剛雖然神色嚴禁,但是此時卻笑容再次浮起在臉上,就聽她淡淡的道:“這種事情,不是咱們當弟子能夠猜度的。”
    說到此處,女子好似覺得自己的話說的實在是太正式,稍微沉吟之后,就笑著道:“金光大世界出現了意外,師尊在這件事情上,有一點被動。”
    “聽說還被三師叔給埋怨了一頓!”
    “而且那鄭鳴的身后,有三眼大圣和通玄大圣兩個人支撐著,大師伯更要求師尊,在晚輩的事情上,不要過多的插手。”
    元休上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憤怒道:“難道我們堂堂大圣門人,就被鄭鳴這般的壓制嗎?”
    “師弟,現在鄭鳴還沒有招惹咱們,咱們也不要招惹他,我知道那仲霖亞圣是你的好友,可是他誅殺了鄭鳴的師尊,這件事情,他就該死!”
    女子的聲音,越加的冷漠道:“我們心中有氣,師尊他老人家的心中,何嘗沒有氣!”
    “但是為了大局,就算是咱們心中有氣,也要忍著。”
    元休上人還要說話,女子已經輕聲的道:“師弟,你一定要記住,現在不是我們耍脾氣的時候。”
    女子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之中。也就在這一刻,月光變的無比的柔順。
    但是元休上人的臉,在這一刻卻變的有些猙獰,他乃是堂堂大圣弟子,而且還是被公認為最受寵的大圣弟子。
    在這天下,唯有他壓制別人,還從來都沒有受到過壓制。現在的情形,讓他相當的不爽,相當的憋悶。
    他的手中,再次出現了一枚玉符,在將那玉符捏碎的瞬間,一個急促的聲音快的響起。
    “元休兄,快救我一救,那鄭鳴已經追得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現在這天下,能夠救我一救的,只有兄弟你了!”
    元休上人在成為邀月大圣最為出色的弟子之后,就被仲霖亞圣屈意交好,兩個人甚至還當著無數人的面結拜為生死兄弟。
    當時元休上人記得很清楚,他說只要是仲霖亞圣的事情,那就是他元休的事情。而不論是什么事情,只要是仲霖亞圣提出,他都義不容辭。
    這些年來,無論是修煉還是其他,他都承受了不少仲霖亞圣的恩情,可以說仲霖亞圣和他的關系,已經達到了亦師亦友的地步。
    現在,仲霖亞圣落難,不但根基沒有保住,他自己更是被人追逐的猶如喪家之犬。
    在這種情況下,就是神力上人這等的人,都因為幫助仲霖亞圣而被鄭鳴鎮壓,他這個結拜兄弟,卻是什么都做不了。
    這一刻,他的心中無比的憤恨。
    他不恨自己的師尊,他恨的是鄭鳴,自己明明為仲霖亞圣的事情了五塊玉符,讓鄭鳴就此為止,但是這個鄭鳴,竟然不將自己的話放在眼中。
    自己可是堂堂的大圣門徒!
    不過,最終元休上人還是狠著心,將那一塊玉符掐碎在自己的手中,雖然他的師尊邀月大圣無比的寵愛他,但是要出現忤逆命令的事情,他同樣要受到巨大的懲罰。
    修煉,總有一日,要和鄭鳴算總帳。
    可是,就在元休上人再次閉上眼眸的時候,他的耳邊,響起了一陣的呼聲。
    這呼聲從萬里之外而來,但是元休上人卻聽的清清楚楚,這是仲霖亞圣的呼聲。
    而出這種呼聲的仲霖亞圣,就在萬里之外。作為一個亞圣,如此不顧顏面的出呼救聲,說明仲霖亞圣此時的境地,已經是山窮水盡。
    有師尊的命令在身,元休上人這個時候不敢去幫助仲霖亞圣,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催動法訣,在自己的面前,劃出了一個水鏡。
    水鏡之中,清晰無比,披頭散的仲霖亞圣,已經沒有了當年和元休上人結交之時的風度,在他映入元休上人眼眸中的時候,他正在跌落地底。
    而一只腳,在這個時候,更是重重的朝著仲霖亞圣的臉上踩了下去。著一只腳的主人,是一個面容清秀,但是眉宇之間,卻充斥著殺機的年輕人。
    年輕人的腳踩下的剎那,仲霖亞圣的眼眸中充斥著怨毒和絕望,而元休上人更是忍不住直接站了起來。
    “欺人太甚了!”
    一聲怒吼之后,元休上人騰空而起,他這個時候,是什么都顧不得了,就算是回來之后,被自己的師尊懲罰,他元休上人,也要做這件事情。
    元休上人身溶大道,也就是一個剎那,就出現在了萬里之外,看到了那正腳踏在仲霖亞圣頭上的鄭鳴。
    “將你的腳拿開!”元休上人強自將自己心頭的怒氣壓了壓,沉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看到元休上人,還真的將自己的腳取了下來,此時的他,神色淡然的道:“在下鄭鳴,不知道道友如何稱呼?”
    “我乃是元休上人。”元休上人說到此處,朝著艱難站起的仲霖亞圣一抱拳道:“仲霖兄,我來晚了。”
    仲霖亞圣此時滿臉都是淚,作為一個高傲的亞圣,他什么時候出現過這種丟面子的神情,只不過這一次,被鄭鳴逼得實在是太狠了。
    五年,整整五年的時光,他都是在追殺中度過,而每一次被鄭鳴追到,都是被重重的揍一頓,然后他拼了底蘊,才能夠逃出一命。
    他知道,自己的境界,讓鄭鳴難以誅殺自己,但是有時候他甚至覺得,自己還不如自我了解了。
    但是,作為一個存活了無數年的亞圣,他實在是對自己下不了這種手,所以,他強忍著這種難受,讓自己掙扎著活下去。
    這個仇,他仲霖亞圣,一定要報!
    這一次的羞辱,讓他有點受不了,他的心志,都有一種崩潰的趨勢,但是,就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元休上人終于來了,他多年來在元休上人身上的投入,終于見到了成效。
    元休上人快的來到仲霖亞圣的近前,看著仲霖亞圣狼狽不堪的模樣,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么。
    “仲霖兄,一切都過去了。”
    “鄭帝君,你追殺仲霖亞圣五年,也羞辱了他五年,殺人不過頭點地,我看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你和仲霖亞圣,從此兩不相欠!”元休上人說道此處,眼眸中帶著一絲怒意的看著鄭鳴。
    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悲色,但是他還是用一種恭謹的態度朝著元休上人道:“閣下,你應該知道這仲霖亞圣和我是什么樣的仇怨,他殺我師尊,此仇不共戴天!”
    “我早就在先師的靈前誓,一定要誅殺仲霖亞圣,還請道兄見諒啊!”
    “你……你這是拒絕我了!”元休上人的怒意,越的強烈。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