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365 我自行我道

  “放人,宗法會的長老已經說了讓你放人,鄭鳴你還不快點將人給放了!”有世家子弟高聲的喝道。
    沈安并沒有吭聲,但是圍在他四周的,那些四十三府的家族家主,卻有大部分人開了口。一時間,督促鄭鳴放了徐子閎的聲音,再次響徹云霄。
    徐子閎在笑,他覺得自己這一次,真的是太險了。但是不管怎么說,好歹他這次也算是死里逃生,而且還是在離鬼門關一步之遙的地方,逃了生路。
    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得到一條生路,那絕對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
    “哈哈哈,鳴少,你還是放了我吧,哎,你要是早將我放了,哪里還有這等事情?哈哈哈!”
    鄭鳴看著仰天大笑的徐子閎,并沒有吭聲,但是那些站在城墻上,手里拿著自己親人骸骨的人,一個個神色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悲涼。
    他們沒有保住自己的孩子,已經讓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愧疚和懊惱,現在,他們終于看到了為孩子報仇的曙光,卻沒有想到,事情竟然變成了這樣。
    雖然他們不知道宗法會是什么,雖然他們不知道,宗法會代表著什么,但是那胖乎乎的,猶如狗熊一般的宗法會長老的氣派,卻讓他們知道了一點,那就是這宗法會,絕對不好惹。
    他們的仇,不用再想了。
    “閨女,娘沒能給你報仇,你死的好冤啊,娘這就下去陪你,省的你在下面孤單!”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陡然仰天發出了一聲悲鳴,然后騰空朝著城墻下跳去。
    青玉府的城墻。高有二十多丈,別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是十三品的武者,要從這城墻上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條。
    現在,這個骨瘦如柴。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跳下去,也只能是跳下去。
    她的死,在那些世家子弟的眼中,絕對沒有半絲的價值。
    也就在這女人要落地的瞬間,鄭鳴的身軀,猶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那女子的下方,他手掌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道。就將那女人托起。
    “你現在說死,還為時尚早!”鄭鳴朝著那女子道:“大嫂,你慢慢等就是,等一下你就能夠看到給你女兒報仇的情形。”
    “就算要死,也應該含笑九泉,而不應該是含冤而死!”
    說話間,鄭鳴的身軀,就好像鬼魅一般的來到那老者的前方。十幾個簇擁在老者身邊的金甲武士,看到鄭鳴快步過來。頓時都將自己的兵刃抽了出來。
    “鄭鳴,你想要干什么?莫非,你要和宗法會作對不成?”胖如山的宗法會長老,聲音之中有一絲干澀,但是更多的卻是憤怒的朝著鄭鳴吼道。
    鄭鳴沒有理會那些金甲武者,而是依舊朝著那胖乎乎的宗法會長老走了過去。一柄柄的長劍,不斷的被護衛的武士抽出,但是他們并不敢動手。
    “宗法會,什么東西,沒有聽說過。我自行我道,敢于擋我道者,死!”
    就在鄭鳴這句話說完的剎那,終于有一個宗法會的武者忍不住朝著鄭鳴沖來。而就在他騰空朝著鄭鳴沖來的瞬間,鄭鳴的手抽出了六棱重劍。
    沒有任何增幅的六棱重劍,在鄭鳴的手中,運用出了一式百變殘招!
    這一劍,直接將那金盔金甲的宗法會武者,從中間直接斬成了兩段。血在飛,有一滴甚至落在了那宗法會的長老胖胖的鼻梁上,但是沒有人注意,那六棱重劍,其實也吸納了一滴鮮血。
    六棱重劍,依舊是腐朽無光,但是它的重量,卻給人一種沉重無比的感覺。
    現在,就連鄭鳴這個主人,都沒有發現,自己手中的重劍,竟然開始吸納人的鮮血。
    一滴血,沒入六棱重劍之中,沒有半絲的波瀾。
    “鄭鳴,你真的……你真的要和我們宗法會為敵,為了你的一己私欲,讓更多的人葬身在你的胡作非為之下嗎?”胖乎乎的老者,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瘋狂驚恐!
    鄭鳴的目光,重重的盯著那矮胖的老者,他的聲音無比冷漠的道:“唯愿手中劍,斬盡不平事!”
    說完這句話,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些沈安等世家子弟的身上,然后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嘯!
    “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八個字,幾乎猶如咆哮,從鄭鳴的口中喝出,就猶如驚雷,震蕩著青玉府,震蕩著定州,甚至震蕩著無邊的乾坤。
    如果說,鄭鳴開始拿徐家開刀,是在布局,如果說他將所有世家子弟引到此處,也是為了立威。那么現如今,他說出的這句話,是沒有任何的謀劃,發自肺腑的大實話。
    他的話,沒有任何的夸張,沒有任何的掩飾,同樣也沒有任何的策劃!
    這是從他的心中,吼出的心聲。
    雖然,那些人拿著自家孩兒尸骨上城頭,給徐子閎定罪,是鄭鳴的一種布置,但是,當這些人的無助和宗法會的命令對比在一起時,鄭鳴的心顫抖了。
    他為自己的布置所顫抖,他更為這些為人父母者的無奈所顫抖,盡管一直以來,鄭鳴并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好人。
    他覺得,他可以比惡人更惡,但是,他覺得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還有一份良知。
    也正是這一份良知,讓他的血在沸騰!也就是這一份的堅持,讓他有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豪氣。
    沖天豪氣,仗劍天下!
    姬空幼覺得,自己的眼睛在發濕,她從來沒有這一刻覺得,一股沖動出現在了她的心靈深處。這一刻,她想要沖向這個身影,這一刻,她想要將這個既可愛又可惡的家伙深情的抱在懷中。
    不不不,即使這樣也難以表達她對這個家伙的喜歡,也難以表達她對這個人的敬慕,難以表達,她對這個人的愛戀。
    不錯,就是愛戀,她幾乎想要像他那般,向天下人,表白一下自己對他的愛戀。
    只不過,這并不行,雖然他一定能夠向他吼出的那樣,神擋殺神,魔擋殺魔,但是自己又怎能為了自己,讓他陷身于魔的包圍之中。
    烈日高照,少年如山,長劍立于地,豪氣照在天!
    這樣的場景,深深的印在姬空幼的心頭,讓她難以忘懷!
    黑妖狐,羅元浩,還有那些本來就是山匪的錦衣衛,他們都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拳頭,更有不少人的眼眸之中,充滿了點點滴滴的淚痕。
    萬眾無聲,鴉雀無聲!
    終于,那胖乎乎的長老反應了過來,他看著自己身前,豪氣沖云霄的少年,先是恐懼,隨即就是憤恨。
    “抓住他,爾等世家子弟聽真,無論是誰,只要抓住這個逆賊,宗法會將提升其家族品級兩級!”
    兩級的家族品級,這簡直就是一種能夠讓人為之瘋狂的獎勵,剎那間,無數人看向鄭鳴的眼眸,就好像看到了這世間,最值錢的珍寶。
    可是,就在他們還沒有沖出的時候,鄭鳴手中的長劍,已經快速的揮出。
    這一劍,是天外飛仙!
    手持六棱重劍的鄭鳴,整個人就好像一條赤紅色的電光,朝著離自己十數丈遠的胖長老施展出了天外飛仙。
    劍光如練,大開大合之間,讓人難以抵抗。
    那胖乎乎的長老,并不是一個酒囊飯袋,相反,他作為宗法會的長老,還是一個五品的武者。
    在鄭鳴的天外飛仙落下的瞬間,他快速的揮動自己的衣袖,一層層的布幕,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片云。
    而就在這胖乎乎的長老出手的瞬間,那些追隨著胖乎乎長老而來的武士,更是齊刷刷的揮動了自己的金劍,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片金山。
    光芒閃耀的金山,足足有十丈方圓的金山!
    這金山籠罩在胖乎乎的長老的頭上,一時間就等于在那胖長老的頭上,頂了一片護罩!
    “千重山,這是宗法會防御陣法千重山!”沈安看著那一座懸掛在長老頭頂的金山,聲音急促的道。
    千重山,他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傳說,但是現在,他看到的卻告訴他,這千重山并不是傳說。
    按照他曾經看到過的記載,千重山乃是宗法會成立之初,由上門高人傳授的一種防御陣法。這種陣法的布陣者,雖然都是普通的武者,但是他們按照各自的位置和劍法組成的千重山劍陣,卻是比他們功力高上十倍的人,也難以攻破。
    當年,曾經有一品強者偷襲宗法會的執掌者,被上千金甲武士聯手施展千重山陣法,在那宗法會執掌者的頭頂,布下了二十二座金山。
    一環套著一環的金山,不但擋住了那一品強者的攻擊,而且還磨得一品強者精疲力盡,最終不得不鎩羽而歸。
    雖然,現在組成千重山的武士,并不是當年的護衛,而且他們組織的陣法,也只有一座山。
    但是,鄭鳴同樣不是當年的一品強者。要知道一品強者御使天地之力,可有劈開山峰的力量。
    鄭鳴這一劍,絕對破不開這千重山!
    幾乎就在沈安心中暗自給千重山的陣法鼓勁的剎那,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已經猶如一根巨棒,重重的砸在了金色的大山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