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1384 陰陽兩儀橋


    看到這黑色葫蘆的瞬間,鄭鳴的心中真的無比的興奮,因為這個葫蘆,正是他尋找多時的葵水葫蘆。?
    葵水葫蘆在金光大世界之中,這是鄭鳴推算出來的結果,而借助李英瓊和周輕云兩個人的主角光環,鄭鳴更是和清風亞圣搭上關系,來到了這里。
    在這圣域之中,鄭鳴果然見到了葵水葫蘆。
    只不過現在,這個葫蘆卻是在玉藕大圣的手中,如果不是來到這里,鄭鳴就算是將整個金光大世界給翻過來,他也找不到這葵水葫蘆。
    葵水葫蘆里面的水,實在是陰毒無比,按照鄭鳴的估計,就算是神禁級別的高手,在被這葵水葫蘆給淹沒的話,同樣會化成飛灰,灰飛煙滅。
    但是現在,這葵水葫蘆對于鄭鳴,卻沒有任何的危害,他手中七寶妙樹一指,一片菩提葉,就出現在那葵水葫蘆正在放著毒水的葫蘆口。
    再然后,葫蘆口就被堵住,而那葵水葫蘆,更是從虛空之中,朝著鄭鳴直接落下。
    玉藕大圣的葵水葫蘆,乃是當年他和金蓮大圣一起從神魔葫蘆藤的身上摘下來。
    為了這葵水葫蘆,玉藕大圣更是和金蓮大圣做了不少的交易,里面的葵水之精對于玉藕大圣而言,無比的重要。
    現在,才一個交手,自己的至寶又要落入鄭鳴的手中,這對于玉藕大圣而言,簡直是難以接受的一種現實。
    但是玉藕大圣雖然難以接受,卻也只有接受這種結果,因為葵水葫蘆,已經消失在了鄭鳴的衣袖之中。
    “將葫蘆還我,不然的話……”玉藕大圣咬牙切齒的朝著鄭鳴喝到。
    鄭鳴一笑,手中七寶妙樹再次揮動,一道道佛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一片佛國,直接就將玉藕大圣的身影困在了中間。
    “道友,你我雖然有緣,但是卻留你不得,你且去吧!”
    鄭鳴這話,讓玉藕大圣的心中寒,他冷哼一聲道:“你這手段倒也不錯,可是卻殺不了我。”
    說話間,那玉藕大圣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幡,他用力的晃動小幡,無數的黑云,從四面八方,朝著玉藕大圣的身體匯聚過去。
    看到這黑色小幡的功能,鄭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五行旗,雖然這是小幡不是五行旗,但是他的功能,簡直和五行旗差不多。
    一片片的黑色云彩,好似生生不息,在這片云彩的籠罩下,玉藕大圣的身影一時間若隱若現。
    “好東西,此物合該為我所得!”鄭鳴看著那一片片的黑云,本能的開口說道。
    這句話聽到玉藕大圣的耳中,讓這玉藕大圣有一種想要撞墻的感覺,合著自己拿出一件寶物,這鄭鳴就說合該為他所得,此人,也太無恥了吧。
    至于在一側觀戰的地皇大帝等人,也開始額頭冒汗,特別是地皇大帝,他竟然第一次現,鄭鳴竟然還能夠這樣的……
    無恥,這絕對是無恥,人家一個葫蘆,被收走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要拿人家的寶幡,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就在眾人的心中替玉藕大圣報不平的時候,鄭鳴再次出手,隨著他手指朝著虛空一點,一朵朵金色的蓮花,朝著那黑色的小幡裹了過去。
    與此同時,鄭鳴手中的七寶妙樹揮動,更是直接用強力撕開了黑色小幡的防御。
    可是當他撕開那一層黑色云彩的剎那,又是一片片黑色的云彩,出現在了玉藕大圣的身體之外。
    被金色蓮花和七寶妙樹弄得有點手忙腳亂的玉藕大圣,看到這種情況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玄元控水幡,他最重要的護身之寶,有此物,他一定能夠保住性命,一定能夠……
    “道友你何必如此!”鄭鳴對于那黑色的小幡,是越來越愛,他一揮衣袖,一座古樸的石橋,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
    石橋橫空,下方地水風火涌動,鄭鳴立于石橋之上,轉瞬間破開了黑云,進入了玉藕大圣的前方。
    玉藕大圣差一點,沒有將自己的舌頭給咬掉,他看著那石橋,整個人都呆在了哪里。
    “陰陽兩儀橋,這……這是陰陽兩儀橋了!”
    很顯然對于這座橋,玉藕大圣一點都不陌生,甚至可以說,他對于這橋,比鄭鳴都要熟悉。
    畢竟當年和金蓮大圣兩個人還沒有分家的時候,這陰陽兩儀橋是他們最重要的寶物。只不過這陰陽兩儀橋實在是太強,所以他們兩個一直到最后,也沒有能夠將這陰陽兩儀橋煉化。
    但是他可以肯定,這陰陽兩儀橋,一直都是在金蓮大圣的掌控之中,是金蓮大圣最重要的護身之寶。
    但是現在,金蓮大圣墜落,這陰陽兩儀橋卻落在了鄭鳴的手中,那么金蓮大圣的死,和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定是有脫不開的干系。
    想到剛剛此人的手段,他心中的想法越加的堅定,手持著黑色玄元控水幡的玉藕大圣,最終恢復了正常的說道:“這……你殺了金蓮大圣?”
    “也可以這么說。”看著吃驚的玉藕大圣,鄭鳴平靜的說道。
    “你殺了金蓮大圣,咱們就是朋友,你現在離去,我奉上這玄元控水幡如何?”在看清了形勢之后,玉藕大圣終于選擇了屈服。
    畢竟,金蓮大圣都死在了這個人的手中,他玉藕大圣就算是不服氣,又能夠如何?
    “道友和我有緣,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鄭鳴笑吟吟的道:“我既來此,道友還是從了吧。”
    “鄭鳴,你是叫鄭鳴沒有錯吧,我可以告訴你,這里有無數的寶蓮,我的深念,更是可以隨時進入這圣域的每一片土地,你雖然有石橋,也殺不了我。”
    玉藕大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所謂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你又何必如此的趕盡殺絕。”
    說話間玉藕大圣的身軀,在虛空之中,就開始演化成上千個。
    鄭鳴看著玉藕大圣的這種手段,淡淡一笑道:“小兒把戲,也在這里施展,實在是丟人現眼。”
    說話間,他衣袖再次揮動,那太宇之塔就飛了出來,直接定住整個虛空,玉藕大圣的心雖然此時還能夠思考,但是卻是什么都動彈不得。
    他看著那虛空之中的寶塔,整個人都有一種要哭的感覺,太宇之塔,這東西他是認識的。
    比那陰陽兩儀橋,太宇之塔只在其上,不再其下。
    “道友,擾我一命,我可以成為道友最忠實的屬下。”玉藕大圣大聲的哀求,此時的玉藕大圣,已經顧不得自己的名頭了,能夠保住性命最重要。
    讓玉藕大圣給自己當下屬,這還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鄭鳴現在能夠壓制玉藕大圣,靠的是他的英雄牌,等英雄牌的時間過了,鄭鳴不一定能夠壓制玉藕大圣。
    更何況,玉藕大圣知道的自己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
    一念之間,鄭鳴手中七寶妙樹揮動,重重的打在了已經難以動彈的玉藕大圣的頭頂,也就是剎那,玉藕大圣的身軀,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碎粉。
    “道友走好吧!”說話間,鄭鳴一伸手,將那玄元控水幡接到了自己的手中。
    這玄元控水幡乃是至寶,以后對自己的用處,那不是一般的大。對于這么一件寶物,鄭鳴自然不會放手。
    玉藕大圣的神魂俱滅,讓整個圣域,再次恢復了平靜,只是此刻無數的佛子,靜靜的立于蓮臺之上,猶如萬佛朝宗的場景,實在是讓人心生敬慕。
    當然,這些心生敬慕的人之中,并不包括恒羽亞圣等人,他們看著鄭鳴,一個個神色之中,充斥著慌張之色。
    剛剛玄元控水幡下,他們根本就看不清鄭鳴和玉藕大圣之間生了什么,但是玉藕大圣的消失,卻已經完全能夠說明問題。
    “鄭帝君,這一次我等認栽!”地皇大帝第一個開口道:“從此之后,我等不于帝君為敵。”
    這句話一出口,其他人也跟著道:“以后我們見到鄭帝君,一定會退避三舍。”
    “道友此話說的雖好,但是奈何你與我實在是無緣啊!”鄭鳴說話間,手中的七寶妙樹刷動,朝著地皇大帝的額頭砸了下去。
    現在的鄭鳴,是準提和接引兩個圣人的聯合體,他一出手,又豈是地皇大帝可以抵御的。
    地皇大帝的嘴中,連最后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就直接身死道消,魂飛魄散。
    這等的場景,讓恒羽亞圣等人的心顫抖不已,特別是恒羽亞圣和清風亞圣,兩個人可是偷襲過鄭鳴的,這等的場景,讓他們兩個人的心都在顫抖。
    “鄭帝君,我乃是邀月大圣的門下,你……你要是殺我的話,就是對邀月大圣……”恒羽亞圣不知道死活的想要將邀月大圣拿出來說事,直接被鄭鳴揮動七寶妙樹給斬殺。
    清風亞圣想要開口,可是還沒有他說出一句話,他就死在了鄭鳴的七寶妙樹之下。而御雷亞圣等人,更是一個個猶如待宰的羔羊,全無半點改變之力。
    就在這時,有人高聲的喝到:“鄭鳴,你……你想不想知道你師尊的消息,只要你饒我一次,我就告訴你三法上人的下落。”
    說話的,自然是景林亞圣!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