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383 無敵無敵


    玉藕大圣并不是一個喜歡張揚的人,但是現在,他卻是有一種想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張揚出去的激動。???
    畢竟,他被金蓮大圣囚禁了無數年,唔,這種被囚禁的日子,他實在是過夠了。現在,金蓮大圣已經死了,他玉藕大圣,將會頂替金蓮大圣,成為世間最強的大圣之一。
    這種激動,他以往被困在金蓮大圣的圣域之中,根本就沒有人分享,現在,終于有人來了,而且來人還幫助他,將困住他的牢籠打破。
    “自然是真的,每一個大圣,都有自己的圣域,而這圣域針對其他大圣,更是有先天的排斥。”
    玉藕大圣說到此處,整個人顯得無比的激動:“你們不要不相信我的話,我告訴你們,我說的每一句話,那都是真的!”
    “他們感應不到這里生了什么,他們更進不了,也不敢進來,因為強行進入圣域,最終的可能,就是他們和圣域同歸于盡啊!”
    鄭鳴的臉上,同樣露出了笑容,他使用英雄牌之前,唯一擔心的,就是其他大圣正好進來。
    進不來,那實在是太好了。
    “如此實在是太好了!”
    鄭鳴這句話,讓地皇大帝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其中和鄭鳴沒有接觸過的恒宇亞圣等人,更是覺得鄭鳴是不是瘋了。
    他們幾個雖然都是亞圣,但是現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他們這些亞圣,同樣有墜落的危險。
    不,應該說,要是被這個玉藕大圣給當成養料的可能性,那是十成十的足。而唯一能夠將他們救出去的,就只有外面的諸位大圣。
    但是地皇大帝的心中,卻生出了一絲的疑惑,雖然他不覺得鄭鳴能夠對付玉藕大圣,但是隱隱約約,他又覺得鄭鳴一定有什么辦法。
    “小子,一直都是你不怎么老實,今日,我就讓你葬身此地!”玉藕大圣此時,也回味過來一些什么,他雖然不覺得鄭鳴能夠從自己的手中逃脫,卻也多了幾分的警惕。
    鄭鳴此時在思索,自己究竟是用一張英雄牌,還是用兩張圣人的英雄牌。
    畢竟,這英雄牌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他現在只有兩張,如果都用了的話,那么以后抽取不到的話……
    但是,要是一張英雄牌在規定的時間內拿不下玉藕大圣,那么再用一張也沒有太大的用處。
    畢竟,準提和接引他們兩個,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于二的問題!
    在這猶豫的瞬間,鄭鳴就已經下定了決心,為了不讓事情出現意外,更為了能夠十拿九穩的將一切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兩張英雄牌,一起用了。
    大不了,自己以后多弄一些英雄牌。
    做出這個決定,除了因為穩妥,實際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鄭鳴的心中,實際上也有一種期待,那就是運用了兩張不同的圣人牌,究竟是一種什么感覺。
    “收!”
    玉藕大圣從鄭鳴的鎮定之中,感覺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東西,他雖然狂傲,但是卻也不愿意自己謀劃的大事,在鄭鳴的這邊出現任何的意外。
    隨著這一句收字,那本來將鄭鳴包圍在中間的巨大蓮臺,就快的開始合攏。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這蓮臺就要變成一個含苞待放的花蕾。但是鄭鳴怎么可能讓自己淹沒在這蓮花之中,已經有了決定的他,幾乎同時點開了準提和接引的英雄牌。
    準提道人,接引道人!
    這兩張英雄牌化作金光消散在鄭鳴心頭的時候,鄭鳴就生出了一種特別的感覺,他覺得自己好似化身成為了兩個人,但是他自己依舊清醒無比的知道,自己就是鄭鳴。
    無數的念頭,在鄭鳴的心中閃動,而那即將合攏的金色蓮花,在他的眼中,真的是什么都不算。
    衣袖輕輕的揮動,那合攏的金色天蓮,再次慢慢的開放,耀眼的金光,比之以前,還要耀眼。
    “哈哈哈,此物合該與我所得!”說話間,鄭鳴一揮手,朝著八朵金色的蓮花一點,那八朵本來匯聚在猶如天柱一般蓮莖上的天蓮,幾乎同時飛起,朝著虛空聚集。
    處在天蓮之上的地皇大帝等人,一個個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因為隨著蓮花的升起,他們感到那瘋狂作用在他們身上的吸引之力,竟然一下子消散的干干凈凈。
    可是這種歡喜并沒有保持太長的時間,也就是一個剎那,他們都用一種見鬼的目光看著鄭鳴。
    雖然眼前的鄭鳴依舊是鄭鳴,好似和剛才比起來,現在的鄭鳴還少了那么一絲的霸氣,但是他們同樣感覺到,眼前的鄭鳴,就好似一個仙人。
    一個飄逸脫俗,好似要扶搖直上九重天的仙人。
    八朵金蓮是什么力量,他們清楚的很,他們都是亞圣,知道這種局,唯有大圣到來,才能夠破除。
    鄭鳴不是大圣,但是在他們的感覺之中,鄭鳴輕松無比的姿態,比之大圣,還要強上五分。
    要是鄭鳴一直如此的強大,那么他們想要誅殺鄭鳴這件事情,豈不是自己找死嗎?
    玉藕大圣的臉色,也無比的難看,雖然這八部天蓮對他而言,并沒有太大的用處,但是此刻被鄭鳴如此輕易的破除,實在是他想不到的。
    在憤怒的同時,玉藕大圣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的忌憚。
    “你……你究竟是誰?”
    玉藕大圣此時雖然看上去有些氣急敗壞,但是實際上,他并沒有失去分寸。
    鄭鳴看著玉藕大圣,笑了笑道:“道友和我有緣,從今之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說話間,他手中的七寶妙樹輕輕的劃動,朝著玉藕大圣那散布整個蒼穹的臉刷了過去。
    玉藕大圣雖然自號大圣,但是他和作為大圣的金蓮大圣,還是有一些的差距,雖然這個差距很小,但是這一個小小的差距,決定了他無法置身于大圣之列。
    一個大圣他都面對不了,更何況現在鄭鳴的身上,是兩個大圣,兩個大圣的力量加持之下,鄭鳴越呈現出無敵之態。
    “你不要逼我!”玉藕大圣怒吼一聲,那巨大的臉陡然吼出了一句詭異的話語。
    這話語就是地皇大帝等人,都不米告白玉藕大圣在說什么的,但是鄭鳴卻明了,對于這種氣急敗壞的拼命方式,鄭鳴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無數的蓮花,從萬里蓮池之中沖出,這些蓮花在飛起的瞬間,就化成了一個個的身影,他們將玉藕大圣的影子拱衛在中間,就好似最為忠心的下屬。
    看著這些情形,鄭鳴的眼眸中不但沒有任何的驚慌之色,相反他的臉上,還帶著那么一絲的喜色。
    “哈哈,爾等能夠出現在我面前,實在是與我有緣!”鄭鳴說話間,陡然在自己的頭頂上一拍,一尊過去佛陀的金身,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頭頂。
    “唵嘛呢叭咪吽”
    隨著這六個字從那過去佛陀的金身上吐出,幾乎所有金蓮所化的身影,頭頂上,都升起了一尊佛光。
    而那些本來在他們身形飛起,而破碎的金蓮,則化作一座座的蓮臺,出現在了這些身影的坐下。
    一時間,本來陰風陣陣的情形,變成了無盡的神圣,足足有上萬的佛子,出現在了金蓮之上。
    那玉藕大圣在這一刻,是真的怕了,他被金蓮大圣困在這片圣域之中,不知道多少年,對于金蓮大圣的布置,更是無比的清楚。在金蓮大圣墜落之后,他快的控制了這一片圣域,更控制了圣域之中的那些金蓮。
    但是鄭鳴只用了幾個字的功夫,就讓那些金蓮化成了他自己的下屬,這等可怕的程度,讓玉藕大圣有一些驚恐。
    如果可能,玉藕大圣此時甚至沒有和鄭鳴做對的想法。
    地皇大帝等人,此時臉色更加的難看,他們在鄭鳴頭頂的過去佛金身誦出六字大光明咒的時候,就有一種自己整個人,都要臣服的感覺。
    不,這是一種比臣服讓他們更加難受的感覺,他們支撐了過來,但越是這樣,越讓他們感到可怕。因為此時鄭鳴出手的對象,并不是他們,更何況此時鄭鳴出手的時間,也很短。
    如果時間長一點的話,他們支撐得住嗎?這個問題幾乎不用思考,在場的人都知道結果。
    清風亞圣用一種憤怒的目光看著地皇大帝,早知道鄭鳴如此的強悍,自己設計他,豈不是自己找死嗎?
    “閣下,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如果閣下現在離去,我一定恭送您離開。”玉藕大圣看著鄭鳴,眼眸中隱含著真誠的朝著鄭鳴說道。
    這一次的玉藕大圣,話語之中,是半點花招都沒有耍,他真的是不愿意在和鄭鳴斗下去了。
    “道友,何必如此,你和我有緣,又何言離去。”鄭鳴說話間,人已經來到了玉藕大圣身影的前方,手中的七寶妙樹再次朝著玉藕大圣刷了過去。
    “這是你逼我的!”玉藕大圣怒吼,同時他的手中,也多出了一個黑色的葫蘆,隨著這葫蘆被祭起在半空中,無數的黑色水流,朝著鄭鳴蜂擁而去。
    這黑色的水,奇臭無比,更帶著一種腐朽的味道。
    但是看到此物,鄭鳴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他哈哈一笑道:“道友,此物合該為我所得!”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