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372 懟上了


    ?7#??+/???eb??3?p?-9+?3??]ub}?$1?^Li??y?k????子,歷來都高高在上,他們有好的后臺,自然不會在乎一個普通的強者,甚至可以說,這些圣人門徒,對于同級的圣者,都不怎么看在眼\r
    而一般的圣者,在面對大圣弟子的時候,不自覺的都讓自己低上一等,以示尊重。\r
    那說話的男子,依仗著自己師尊的名頭,已經是順風順水慣了,更何況現而今他來的時候,更是已經得到了自己師尊密授的旨意,在這件事情上,早就有了抉擇。\r
    所以,他一上來,就直接將罪名扣在鄭鳴的頭上,讓鄭鳴百口難辨不說,就算是以后有什么要說的,也要讓鄭鳴有苦說不出來。\r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中還是得意洋洋,畢竟能夠容易的完成自己師尊的任務,更讓鄭鳴這樣一個橫掃諸天的人物吃癟,對他而言,是一件可喜的事情。\r
    可惜的是,這一次,他明顯是找錯對象了!\r
    鄭鳴是對諸位大圣顧忌不已,但是他老人家,可是屠過大圣的人,更何況現諸位大圣,已經明擺著不能出面在協調這件事情,一個大圣的弟子,想要給自己扣罪名,鄭鳴怎能夠答應。\r
    所以,他直接就給懟了回去。\r
    而且這一懟,懟的那位大圣門徒,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說什么,他的腦袋,甚至都處于當機之中。\r
    手指著鄭鳴,紫衣男子怒喝道:“你……你……,你是在挑釁我師尊,你這是對我師尊無禮!”\r
    男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在顫抖,他雖然修為達到了小圣的地步,但是卻也沒有傻到敢于和鄭鳴動手。\r
    鄭鳴看著那氣憤不已的男子,神色似笑非笑的道:“對你師尊無禮,敢問令師是誰?”\r
    “我師尊上邀下月!”紫衣男子朝著虛空之中一抱拳,氣呼呼的說道。\r
    “呃,原來是邀月大圣的弟子,這么說來,邀月大圣是準備推翻當日六位大圣商議的結果,讓我這個輪回大道的執掌者,因天庭的一紙命令,交出輪回盤了。”\r
    鄭鳴說到此處,目光看相其他大圣弟子道:“看來,六大圣之中,邀月大圣掌管一切啊!”\r
    這一句話從鄭鳴的口中說出,頓時讓其他五個大圣弟子臉色大變,就連剛剛一直溫和的男子,臉色都難看至極。\r
    大圣并列,憑什么邀月大圣能夠高過自己的師尊,他們相信,現在的情況,自己的師尊都在看著,如果自己丟了師尊的顏面,那以后的罪可就大了。\r
    萬一師尊將自己等人直接給逐出師門的話,他們就算是想要哭,都找不到哭的地方。\r
    “鄭鳴慎言!”第一個開口的男子,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說道。\r
    而那紫衣的中年男子,臉色也變的無比的難看,他手指著鄭鳴道:“你胡說八道,我什么說,我師尊推翻了六大圣的決定,我什么時候說……”\r
    “你沒有說嗎?你剛剛明明說,我罪大惡極,說我不該討伐天庭,要拿我知罪!”\r
    鄭鳴說到此處,嘿嘿一笑:“我乃是輪回之主,執掌天地輪回,我討伐天庭,是我們兩家之間的糾紛,你這樣一上來就說拿下我,豈不是說我這輪回之主,要被天庭呼來喝去。”\r
    “這不是你要推翻六位大圣的決定嗎?”\r
    “而我呵斥了你一句,就是得罪了邀月大圣,豈不是說,你就代表著邀月大圣,而你的意思,就是邀月大圣的意思。”\r
    鄭鳴說道這里,目視蒼穹道:“要真的是這樣,看來天下要遵從一……”\r
    最后一個字,鄭鳴并沒有說出來,但是一后面那個字的意思,在場的人誰都猜得出來。\r
    身穿紫色衣袍的男子,這個時候才感到自己實在是太魯莽了,結果不但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被人呵斥了一頓不說,還給自己引來了一個不小的麻煩。\r
    可是現在,他又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這種麻煩。\r
    就在他手足無措的時候,他的耳中,響起了一聲冰冷哼聲,聽到這哼聲的紫袍男子,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這個時候都處在顫抖之中。\r
    作為自己師尊的大弟子,紫袍男子對于自己的師尊,那可不是一般的熟悉,這件事情被自己搞成這樣,如果圓不回來,那自己絕對要遭受重罰。\r
    “你胡說八道,我沒有那個意思,家師也沒有那個意思!”說到此處,他的目光看相第一個看口的男子。\r
    看到那男子沒有說話的意思,他趕忙道:“孫師兄,你幫我說一句公道話啊!”\r
    作為同氣連枝的三光大圣的門下,中年男子雖然不爽紫袍男子的話語,但是此時他已經開口求到了自己的面前,如果這個時候自己再不說話,就有點不對了。\r
    所以男子在猶豫了剎那,就朝著鄭鳴道:“鄭帝君,剛剛紫陽師弟說話魯莽了,你不要見怪,他就是這么一個人,實際上就是有點魯莽。”\r
    鄭鳴聽到此人說話,當下笑了笑道:“呃,原來是一個沒有腦子的!”\r
    這句話,讓紫陽整個人都有一種想要瘋了的感覺,他這個時候,最想的就是,將鄭鳴大卸八塊,但是可惜,鄭鳴無敵的英姿下,他真的差的太遠。\r
    沒有師尊撐腰,他可沒有挑釁鄭鳴的能力。\r
    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只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將這口氣忍下來。\r
    那被稱為孫師兄的男子,朝著鄭鳴一拱手道:“在下孫元翼,乃是旭日大圣坐下的弟子,這一次來,也無他意,只是想要為你們雙方調和一下。”\r
    說話間,孫元翼將在場的人,一一朝著鄭鳴介紹了一番。\r
    那個紫袍的男子,名為紫陽上人,乃是邀月大圣的弟子,至于其他四人,則分別是三眼大圣等人的門下大弟子。\r
    鄭鳴對于這些人,都點頭致意,但是對于那紫陽上人,卻絲毫沒有理會,紫陽上人最好面子,對于鄭鳴這等無禮的舉動,氣的咬牙切齒。\r
    可惜,他雖然生氣,可是面對鄭鳴,卻是沒有半點的辦法,就算是心中有氣,也只能忍著。\r
    “鄭兄,無論是天庭還是你這輪回帝君,都是奉了六位大圣的符詔,從你們開戰到現在,已經有四五位上人墜落,如果再打下去,那……”\r
    孫元翼的話還沒有說完,鄭鳴已經朝著紫陽上人一指道:“這個讓對我有意見,你們要是來調和的話,最好讓他有多遠走多遠。”\r
    紫陽上人整個人,這個時候都有一種要炸了的感覺,尼瑪,你這是不準備放過我了。\r
    按照紫陽上人的脾氣,這種情況下,那他絕對不能改認慫,你不是嫌棄我嗎?那我就要逆著你的意思來,而且還要將你弄得欲死欲仙!\r
    可惜,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他能夠為所欲為的時候,就在他的眼眸中閃過怒意的時候,那孫元翼在和眾人對視了一眼之后,就朝著紫陽上人道:“紫陽師弟,要不你找給地方先休息休息。”\r
    紫陽上人整個人,這個時候都不好了,自己這奉了命令而來,結果一句話才說出口,就直接給鄭鳴趕了出來,這他娘的,以后讓自己如何見人。\r
    “孫師兄,這件事情既然他們沒有誠意,我看還是算了,我們回去稟告各位師尊,請他們定奪。”\r
    說帶此處,紫陽上人的話語中,帶著一絲陰森的道:“大圣震怒的后果,嘿嘿。”\r
    “大圣早就布法旨,要閉關,呵呵!”鄭鳴說到此處,手指著四御道:“來來來,咱們接著打,我今日不拆了你們這四御宮,那就算我輸。”\r
    天皇大帝他們四人,在失去了混沌雷池之后,實際上已經沒有太大的戰意。特別是到了最后,手持七寶妙樹的鄭鳴,有我無敵的姿態,更是讓他們膽戰心驚。\r
    這個時候再戰,他們實在是不愿意。\r
    所以神皇大帝和天皇大帝兩個人在猶豫了一會之后,才同時朝著孫元翼道:“孫兄,這件事情,我看還是請您主持就是了。”\r
    這句話,無疑代表著他們對紫陽上人選擇了拋棄。\r
    紫陽上人就覺得自己的心都涼,他上來貶低鄭鳴,為的是什么,還不是為了完成師尊的命令,幫助天庭嗎?\r
    現在可好,他奶奶的,自己竟然有一種被人家天庭給賣了的感覺,咬牙切齒之中,他還是沒有選擇離開。\r
    畢竟,這是邀月大圣交給他的任務,他什么事情也沒有做,直接被人趕出來,同樣不是一件好的事情。\r
    “孫師兄,我不說話!”\r
    說出這句話的紫陽上人,覺得自己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但是其他幾個同伴看相他的時候,一個個都是幸災樂禍,沒有半分的同情。\r
    實在是,他干的事情,就讓人不能同情。\r
    孫元翼看著紫陽上人的模樣,心中暗道你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但是他嘴上還是朝著鄭鳴道:“鄭兄,紫陽上人說他不說話,那咱們就開始吧!”\r
    鄭鳴看了看紫陽上人,輕輕的搖了搖頭,而后道:“既然孫兄如此說,那咱們現在就開始。”\r
    “鄭兄,您推出天庭,這件事情就此結束,您意下如何?”孫元翼沉聲的說出了自己的意見。\r
    “這自然不成!”鄭鳴沒有思考,直接了當的朝著孫元翼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