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64 宗法會

  隨著這女子的出現,又是一個中年男子走出,他的手中,同樣攜著一具骸骨。
    一個,兩個,三個……
    伴隨著上百傷心欲絕的人走出,偌大的青玉府下一陣沉默,徐子閎開始的時候,還大聲的狡辯,但是慢慢的,他的眼眸之中,全部都剩下了恐懼。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真的,這些人,都是被徐子閎搶走了孩子的家人。
    沈安也動搖了,他自己也有一份良知,他覺得這徐子閎,不殺不行。
    “不能讓他們殺了徐子閎,要是那樣的話,對于咱們這邊的士氣打擊太大了!”付運盛輕輕的來到沈安的近前,低聲的跟沈安耳語道。
    沈安瞪了付運盛一眼道:“這事情證據確鑿,怎么能夠救徐子閎?這家伙該殺!”
    付運盛哼了一聲道:“不管徐子閎該不該殺,要是讓鄭鳴在這里殺了付運盛,那么他們錦衣衛的屠刀,就會落在你我等家族的身上。”
    “沈兄,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們沈家的子弟,干過的殺人越貨,欺男霸女的事情并不少。最起碼沈兄您最喜歡的小兒子,前天就在大街上強搶了一個漂亮的女子。”
    “哦,聽說還弄出了人命,要是讓鄭鳴這樣搞下去,下一個就要搞到沈兄您的頭上。”
    “開刀問斬,那可是什么都沒有了!”
    沈安的眼眸之中,冒出了一陣怒火,他這怒火,有三分之一是因為自己的小兒子竟然背著自己干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大多數怒火,則是付運盛竟敢調查自己。
    實在是太可惡了!
    但是沈安還是將自己心頭的怒氣壓了下去,雖然付運盛的行為讓他感到難以接受,但是付運盛剛才的話說的卻是實情,若是讓錦衣衛這樣下去,那么下一個拿來開刀的。就是他們沈家。
    所以這件事情,他一定要阻攔下來!
    “沈兄,咱們現在不能再想其他的了,如果都明哲保身。說不定什么時候,這把刀,就要落在咱們自己的身上。”
    “你說咱們該怎么辦?”沈安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漠。
    “沈兄,別說徐子閎是不是真的做了這件事情。那徐子閎乃是七品家族的太上長老,徐家的前任家主,他就算是有罪,也應該由咱們大晉王朝的宗法會審理!”
    付運盛說到此處,嘿嘿一笑道:“只要事情落在宗法會的手中,您說會是什么樣的結果?”
    沈安的心就是一動,宗法會,他幾乎已經忘記了大晉王朝之中,還有宗法會這個組織。
    畢竟,他們定州的世家。這些年已經和大晉王朝失去了聯系,那號稱包含了整個大晉王朝所有世家的宗法會,更是差不多已經從他們的腦袋之中淡忘了。
    宗法會,付運盛這個時候提出宗法會,看來他們在這個問題上的準備,要比自己多。
    這個感覺,讓沈安感到相當的不爽,但是他卻不得不按照付運盛提供的劇本走下去。
    “住手,鳴少,就算這徐子閎罪大惡極。也不能由你們私自定刑,他應該由宗法會來處理!”
    宗法會是什么,很多年輕的定州世家子弟都不是太清楚,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號。
    可是當有人將宗法會解釋了一下之后,所有的世家子弟,都露出了一絲解脫的目光。
    雖然此時被錦衣衛抓起來的并不是他們,但是他們同樣心驚不已,畢竟很多人,都做過這樣或者那樣的壞事。
    而這些壞事。一旦被追究下來,他們覺得自己的下場,也絕對好不了,自然,他們心中對于這突然成立的錦衣衛,就有一個發自內心的抵觸。
    但是面對那徐子閎的惡行,他們覺得自己難以從任何的方面說反駁這鄭鳴做的不對。
    可是現在,有這個宗法會,他們就覺得自己找到了靠山,找到了依據,甚至可以說,他們覺得自己找到了能夠干涉的理由。
    “對,宗法會戒律第三條規定,所有宗族的子弟,在犯下罪行之后,將由宗法會統一處置。”付運盛高聲的道:“鄭鳴公子,你難道不知道這個嗎?”
    “鄭鳴公子不知道也正常,畢竟他沒有加入過宗法會!”有人聲音之中帶著得意的道。
    “將人交給宗法會,錦衣衛解散!”
    “放人,將徐老交給宗法會,相信宗法會會調查清楚的,解散錦衣衛!”
    各種各樣的起哄聲,一時間此起彼伏,更有人從坐騎上騰空而起,飛在半空中道:“宗法會的決議,誰敢違抗,就是和宗法會為敵!”
    “鄭鳴,還不快快放人!”
    鄭鳴的神色,依舊很平淡,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過宗法會這三個字,不過就算是宗法會又能如何?
    “要是我不放人呢?”瞅著下面亂糟糟的人影,鄭鳴朝著身邊的眾人揮手道:“斬!”
    “鄭鳴,你敢違抗宗法會的命令,你實在是膽大包天,我告訴你,宗法會是不會放過你的!”徐子閎此刻,臉色變得通紅,他手指著鄭鳴,聲音之中充滿了顫抖。
    現在,徐子閎覺得,自己的心情,實在是有點沒有辦法形容。本來,自己以為自己要得救,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會來這么一手。
    數百具小兒的尸骨,讓他自己看著,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雖然他不想死,但是他覺得,這個時候,替他辯解的人,恐怕也有點難以找到理由。
    可是,就在他覺得自己活不成的時候,有人說出了宗法會幾個字,這讓他有一種仰天狂笑的感覺。
    宗法會,這個差不多讓他忘記的組織,竟然在這個時候被人列舉了出來,而且還是列舉出來救他的命。
    可是,就在他覺得,自己的性命要保住的時候,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在這個時候,還要殺自己。
    黑妖狐等人,目光有些凝重的看著下方十數萬世家子弟,雖然他們對于鄭鳴有信心,但是如此多的世家中人沖上來的話,那就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光憑著這些剛剛組建的錦衣衛,能夠擋得住如此多的武者嗎?
    但是看著鄭鳴有些冷厲的目光,被安排處斬徐子閎的錦衣衛武者,還是抽出了自己的刀。
    五柄刀,要將徐子閎五刀分尸。
    而就在這刀要舉起的時候,沈安的耳邊已經響起了付運盛等人的聲音:“那鄭鳴雖然厲害,但是他就算是再強,也抵擋不住咱們十數萬人。”
    “這一次,只要咱們這些家族率先沖,一定能夠沖青玉府,至于死人,那是免不了的。”
    沈安一咬牙,雖然他覺得,這個結果并不是太好,但是現在,他也唯有這一條路可走。
    就在他一咬牙,準備下命令的瞬間,就聽有人道:“鄭鳴,立即將人放了,徐子閎作為七品世家的太上長老,豈是你能夠私自斬殺的!”
    這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卻隱含著極其高明的法門,一時間竟然在青玉府的城門下不斷的回蕩。
    幾乎所有人,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都朝著那發出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他們看到的,是一座馬車,一座由十六匹雪白的、通體沒有半點雜毛,頭頂更長著一對龍角的駿馬拉動的馬車。
    這馬車富麗堂皇,不,富麗堂皇已經難以形容這輛馬車的華貴。各種各樣的明珠、寶玉、金銀鑲嵌而成的偌大馬車,在陽光的照耀下,閃動著一層層讓人眼眸顫抖的寶光。
    別說這輛車的價值,就算是從這輛車上撤下一點來,就足足夠尋常人家一年的生活所需。
    十六匹有著兇獸血脈的駿馬,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眨眼間,就已經來到了十多萬世家子弟形成的隊列前。
    那些高傲的世家子弟,在看到這輛馬車的剎那,一個個都老老實實的讓開了道路,對他們而言,光這輛馬車的威嚴,就已經將他們全體給震懾住了。
    馬車的后面,跟隨著上百身穿金色盔甲的武者。不但他們的盔甲是金色的,就是他們的坐騎,同樣披著金色的盔甲。
    遙遙望去,這些武者,就好像一個個移動的金色堡壘。
    這些人同樣充滿了傲氣,他們催馬上前,眼眸絲毫都沒有理會這些定州的世家子弟,就好像他們要是看上定州這些世家子弟一眼的話,整個人就會變的低俗不堪似的。
    對,就是變低俗。
    一雙猶如美玉般的小手,輕輕的將那有鴨蛋大小珍珠穿成的珠簾調開。隨即,一個面容肥胖的老者,晃晃悠悠的從車子之中走了出來。
    “呵呵,挺熱鬧,鄭家的小娃子,我告訴你,宗法會有規定,大晉王朝世家子弟犯了錯誤,就要交給宗法會處置。”
    “你快點將人放了,另外你的那個什么衛,也要換一個名字,這個名字聽著不好聽。”
    鄭鳴的目光,也在盯著說話的老者。此時的鄭鳴,對老者有一絲感慨。
    這老者別的鄭鳴不敢說,但是他這身形,絕對是天下數一數二的,光論斤數的話,鄭鳴覺得這老者的斤數,最少要有五六百斤左右。
    一個人,能夠長如此多斤的肥肉,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