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66 蒼穹赤紅血流遍野


    千日的大戰,讓七大戰皇的氣勢,都已經提升到了頂點,他們每一個身上,現而今都充斥著無盡的兇厲之氣!
    藍色的巨猿手提巨棍,眼眸中充斥著充斥著暴虐之意,它大聲的咆哮,聲震四方。
    天庭的神君,已經沒有人出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庭四御一直都不現身,所以掌天神侯已經安排不了天庭的強者!
    “垃圾,可感有人一戰!”怒吼的藍色巨猿,陡然論起自己手中的巨棍,重重的朝著南天門的位置,狠狠的砸了下去。
    這一砸,雷霆萬鈞!
    守衛在南天門外的天兵,在看到這一砸的瞬間,一個個臉色大變,對于他們而言,這藍色猿猴的兇厲,他們是早就見識過的。
    他們不想和這猿猴對戰,但是這猿猴竟然要毀滅南天門,卻是他們難以接受的。
    但是,此時他們卻沒有膽氣沖上去,攔截那驚天巨棒,畢竟,那巨棒的威力,他們都是見過的。
    就在大部分守衛震驚之余,卻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根手指,這手指大如山岳,霞光繚繞,在出現的瞬間,就重重的彈在了那兇威沖天的大棍上。
    手指和大棍,好似根本就沒有可比性,但是就在這手指彈在大棍上的瞬間,兇威震天的大棍就朝著虛空執飛了出去。
    那蔚藍的猿猴,此時的眼眸之中,全部都被恐懼所占據,而他的手掌上,更是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
    這些情形,看在列陣的十萬妖兵眼中,讓這些妖兵瞬間都呆滯起來,好似在這一刻,時間靜止了一般。
    而那些天兵,同樣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藍色猿猴的兇厲,他們每一個都是非常的清楚。
    現在,只是一根手指,就鎮壓了這兇蠻的猿猴,這怎么可能,但是這確確實實是真的。
    “孽障,天庭豈是你逞兇的地方。”淡淡的聲音之中個,一座金色的玉攆,在九頭金色蛟龍的拉動下,緩緩的出現在了南天門的上空。
    而說話之人,正坐在玉攆上,無數的紫氣,從四面八方匯聚在他的頭頂,化成了一片云團。
    遙遙看去,這一片云團變化萬千,時而是蓮花震懾萬世,時而是火焰沖霄漢,又時而,這云團之中,更出現萬鳥朝鳳,天地歸元。
    不過和這些異象相比,更多人注意的,還是那說話之人,就見他頭帶紫色的朝天冠,身披一氣日月星辰袍,懷抱一枚三星如意,顯得是尊貴無比。
    “天皇大帝在此,爾等還不跪拜!”站在玉攆御者位置的童子,厲聲的喝到。
    這一聲,將那些震驚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天兵,一下子提醒了過來,他們幾乎同時跪倒在地上。
    “吾等拜見陛下,陛下萬安!”猶如排山倒海般的聲音,一時間震懾四方。
    七八名圣者,緊隨著那九龍玉攆,在虛空之中顯現出來,他們不言不動,但是各自同樣放出了自己的氣息。
    一時間,無邊的霞光,照耀天地乾坤。
    天庭的天兵,在這一刻士氣大漲,天皇大帝的出手,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來了救星。
    作為鎮守天庭的天兵,那一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這些天來,被一群妖兵妖將壓著打,這種憋屈,可以說是難受至極。
    天庭的榮譽感,在這個時候,更有一種毀于一旦的感覺。
    現在,浩浩天庭之中,終于有主事之人出現,而這人的出現,更是給了天兵們一種信心。
    一種驅逐欺壓,揚眉吐氣的感覺。
    牛魔戰皇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天皇大帝,他甚至在這個時候,還和站在一旁的獅魔戰皇交換了一個眼神。在七大戰皇之中,他們兩個以智計著稱,自然十萬妖兵的道路,也是他們兩個在拿主意。
    他們都從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壓力。
    而在這個時候,他們對于鄭鳴之時攻擊天庭的兵將,卻并沒有直接進攻天庭,有了一絲了悟。
    只不過,他們雖然有一些感悟,但是卻沒有任何的作用,畢竟他們的性命,還是操縱在鄭鳴的手中。
    “不用多禮了!”天皇大帝說話間,目光已經越過無數的身影,落在了端坐在金鵬戰皇背上的鄭鳴身上。
    “鄭道友,束手就擒,我給你一條生路。”
    天皇大帝的話,隱含著無窮的威嚴,而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那些天兵更加的振奮。
    從普通的天兵到那些神侯,都明白這次天庭大戰背后的黑手,就是那盤坐在金鵬上,看似沒有任何危險的年輕男子。
    鄭鳴看著天皇大帝,神色平靜的道:“道友覺得,你們天庭能夠誅殺我嗎?”
    “鄭道友修為通天,我等自然清楚,但是,我天庭四御既然能夠執掌乾坤,自然有鎮壓諸天的手段,道友莫要自誤。”天皇大帝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怒意,但是那種自信,卻是誰都能夠看得出來的。
    就在天皇大帝說話間,就聽有人冷冰冰的道:“皇兄,此人挑釁我天庭尊嚴,按律當斬,皇兄何必心懷仁慈,讓人以為我天庭好欺負。”
    伴隨這聲音,在天皇大帝對面的虛空之中,出現了一片金色的世界,在這世界之中,高高升起在虛空的,是一座金色的寶臺,寶臺高有萬丈,在金光映襯之下,一如一座山岳。
    一座寶樹,匯聚四方的金光,寶樹的樹枝方,各種的琉璃寶物聚集,更有無數的霞光閃動。
    在這寶樹的之下,一身穿九龍嘯天袍的男子,盤膝坐在金臺之上,他的手中,拿同樣拿著一柄如意。
    只不過這男子手中的如意呈現出金色,看上去,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看到這男子,那些本來就跪伏在地的天兵,一個個臉色更加的激動,幾乎不用人招呼,他們就齊聲的喝到:“拜見魔皇大帝,大帝萬安。”
    天庭四御,傳說之中,一直都被神皇大帝和地皇大帝壓制的魔皇大帝、天皇大帝,在這一刻,完全匯聚。
    在魔皇大帝的神侯,出現了四個圣者,他們神色之中,帶著一絲絲傲然的看著鄭鳴。
    那摸樣,就好似此時的鄭鳴,已經是他們的掌中之肉,想要甚么時候吃,就能夠什么時候吃。
    鄭鳴對于這魔皇大帝,并沒有太多的理會,他朝著左右兩個方向看了兩眼道:“兩位老朋友,既然來了,怎不出來見上一面。”
    “哈哈哈,鄭道友果然氣勢逼人,但是剛極易折,道友還是要謹記啊!”充滿了笑意的話語中,虛空之中沖起一片青光,青光照耀天地,一如碧海青天!
    在這片青光下,神皇大帝傲立在青色的云團之上,雖然沒有天皇大帝和魔皇大帝的侍從拱衛,但是從他身上沖出的氣息,卻是遠遠過了前面二位。
    這也給人一種感覺,那就是一身樸素的神皇大帝,實際上才是這片天地的執掌者。
    不過在看相這位神皇大帝的時候,鄭鳴的目光落在了神皇大帝手中的青色如意上。
    三個如意,樣式一模一樣,如果說這三個如意之間,什么都沒有的話,鄭鳴自己都不會相信。
    “鄭鳴,今日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所。”低沉之中,帶著一絲暴虐的聲音中,地皇大帝在一片土黃色的光芒之中走了出來,在地皇大帝的身邊,有上千的天兵天將,他們一個個都用一種仇恨的目光,看著鄭鳴。
    而地皇大帝的手中,則拿著一柄土黃色如意,這如意因為離得太遠,鄭鳴看不清楚如意的具體模樣,但是從那地皇大帝手持如意的模樣,鄭鳴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地皇大帝的主要手段,就在這如意上。
    “手下敗將!”對于這一見面就喊打喊殺的地皇大帝,鄭鳴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了當給了四個字。
    這四個字,讓地皇大帝臉上的肉抽搐來一下,隨即他就平靜了下來,興兵百萬討伐鄭鳴,最終卻慘敗而歸,這是地皇大帝最大的污點。
    現在,只有誅殺了鄭鳴,才能夠將這個污點洗干凈。而為了誅殺鄭鳴,地皇大帝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比如,將自己的一部分權力移交給魔皇大帝,再比如自己的排位在魔皇大帝之下……
    “大哥,辱我天庭者,當受萬雷焚身之苦!”地皇大帝說話間,手中土黃色的如意,陡然揮動,一道土黃色的光芒,直沖霄漢之間。
    這土黃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頭巨大的麒麟,四蹄踏動,踩壓諸天萬道。
    而神皇大帝看到地皇大帝已經出手,也就朝著天皇大帝道:“大哥,事已至此,還是出手吧!”
    天皇大帝輕輕的點頭,他手中的如意擺動,一道紫光朝著虛空之中直沖而上。這紫色的光芒,最終在虛空之中化作一只紫色的麒麟,咆哮在天地之間。
    隨著神皇大帝和魔皇大帝的同時出手,金色的麒麟,青色的麒麟同時騰空,四個麒麟在虛空之中匯聚的剎那,四方天地,風云始動。
    一股猶如開天辟地的蒼涼氣息,在四個麒麟匯聚的地方開始蔓延。在這氣息之下,無盡的蒼穹,展現出了一種赤紅的顏色。
    蒼穹赤紅,血流遍野!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