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365 天庭四分

  從天庭沖出的,是一個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歲的少年,但是此人雖然看似年輕,但是修為卻已經達到神禁,沖出的瞬間,更是有一種所向披靡的傲骨。
    鄭鳴看著這年輕的少年,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少年乃是血脈武者,比之周輕云,倒也不弱多少。
    “孽障,天庭之所,豈容你在這里囂張!”怒吼之間,少年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長劍。
    劍光閃爍,縱橫三千里!
    看著這洶涌的劍光,鄭鳴輕輕的點頭,雖然少年溝通的神禁不多,但是從少年的表現上看,卻也不弱于普通的混元天柱第四等。
    那藍色的猿猴,在面對這洶涌劍光的瞬間,仰天發出了一聲的咆哮,手中的鐵棒,瘋狂的朝著劍光砸了下來。
    猿猴的攻擊,并沒有太大的玄奧,但是那無數的棒影,在虛空之中,卻形成了排山倒海之態。
    少年的劍光和棍影在虛空之中碰撞,也就是一個瞬間虛空之中,就出現了無數的裂紋。
    看到自己一擊無功,少年的雙手快速的掐動,一道紫色的雷霆,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這雷霆,好似一柄開天辟地的紫色神劍,讓人從心中升起顫栗之感。
    藍色的猿猴面對雷霆長劍,一雙爪子,瘋狂的敲打著自己的前胸,也就在他的敲打之中,一股蔚藍色的海水,從他的口中直噴而出。
    這海水和雷霆碰撞的瞬間,竟然將雷霆長劍淹沒在其中。
    少年看到自己的絕學竟然無用,頓時神色一變,隨即揮動長劍,朝著藍色的猿猴沖了過來。
    兩者大戰,一時間天昏地暗,要不是南天門外的虛空,被人用大神通禁錮,恐怕這片空間,都要破碎。
    但就是這樣,巍峨的南天門,在那猿猴的鐵棒砸在虛空上的瞬間,還是瘋狂的顫抖。
    “公子,要不是攻上去!”李英瓊看著鄭鳴,輕聲的問道。
    鄭鳴不言,此時的他,正在觀察著自己體內的聲望值變化,紅色的聲望值,沒有太大的增長,黃色的聲望值,好似也就是那樣,但是青色和金色的聲望值,增長的速度卻變快了不少。
    特別是青色的聲望值,增加的速度,竟然比鄭鳴擊潰天庭大軍的時候,還要快。
    看來,自己兵臨天庭,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而這些人的注意,自然就變成了聲望值。
    按照青色聲望值這增長的速度,自己恢復圣人牌,也不是太遙遠的事情,就算是金色的聲望值,現在也開始再次恢復到了五百萬左右。
    至于紫色的聲望值,現在也出現了超越一百的跡象。
    不過對于這紫色的聲望值,鄭鳴基本上已經不保什么希望了,畢竟,整個天下的圣級,也就是那么多不是。
    三千神魔已經墜落,這天下,能夠給他供應紫色聲望值的,實在是太少了。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思索著究竟是自己直接占領了天庭,還是圍困天庭能夠更快的給自己招來聲望值的時候,那藍色的巨猿,陡然生出了十條手臂。
    這十只手臂,每一個都拿著一根鐵棒,輪動之間,快的好似閃電一般,天庭的那個年輕神禁,本來就被藍色的猴子壓制,一個措不及防,就被一根鐵棒,直接打到了頭上。
    作為神禁強者,滴血重生乃是最基本的手段,但是他們碰到同級的對手,如果對方有一抹殺的話,那么喋血重生的手段,就沒有太大的用處。
    你可以滴血重生,人家可以在攻擊的時候,就將你血脈之中的神禁之力破壞,讓你就算是有血流出,卻也之時死血,根本就到不了滴血重生的地步。
    蔚藍色的巨猿一舉斬殺對手,顯得越加的興奮,仰天發出了一聲厲喝。
    那些鎮守的天兵,本來還在為年輕男子助陣,此時看到年輕武者被打死,一個個臉色變的極其難看。
    特別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神禁武者,此時的面容中,更是被悲痛之色所占據。
    “孽障,找死!”那神禁級別的中年武者,揮動手中的神兵,就沖了上來,他這兵器,那是一桿長槍,只不過長槍的槍尖下方,有一個一如木瓜錘一般的東西。
    木瓜錘揮動,一如烈日,照耀四方。刺目的光芒,讓神禁以下的武者,都有一種睜不開眼睛的感覺。
    就算是神禁,此時也覺得眼前一片的模糊。但是那蔚藍色的巨猿,卻是絲毫不退,瞇縫著眼睛的他,和那中年神禁武者,瘋狂的站在一起。
    大戰一直持續了半日,卻是沒有怎么分出勝負,蔚藍色的猿猴雖然三四次施展自己天生的神通手段,但是最終,卻是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而就在這大戰興起的時候,從南天門外,沖來了上百人,他們一個個都身穿天庭的神侯袍服,看上去威風凜凜。
    他們的最中間,是一個滿頭白發的神侯,此人雖然給人一種文弱的感覺,但是大多數天庭強者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斥著尊敬之色。
    “掌天神侯,按照現在的情況,咱們應該能夠守得住。”一個身材臃腫,給人一種一直在笑的神侯,手指著下方正在戰斗中年神侯和藍色的巨猿,輕聲的說道。
    神侯分為九品,這位掌田神侯不但是第一品的存在,而且名號還是掌天這兩個字,可見此人在天庭之中的地位。
    頭發花白的神侯并沒有開口,他的目光,主要朝著盤坐在金鵬上的鄭鳴看了過去。
    鄭鳴的神色平靜,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在那掌天神侯的目光看過來的時候,他朝著那掌田神侯點了點頭。
    這一個點頭,自然讓不少人驚駭不已,更有人的眼眸中,閃過了恐懼之色。
    只不過,那位掌天神侯,表現的無比的平靜,他甚至朝著鄭鳴輕輕的笑了笑。
    “咱們守不住的,只要這位出手,也就是一個回合,天庭就要被攻破。”掌天神侯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道:“咱們就不要存在著任何僥幸了。”
    “諸位大帝,還有神王呢?都這個時候了,他們怎么一個個都離開了天庭,難道他們真的就不要天庭了嗎?”一個看上去有些粗豪的神侯,話語中帶著埋怨。
    也不怪這些神侯埋怨,他們現在,可謂是膽戰心驚!
    畢竟,天庭隨時都有被攻破的危險。鄭鳴大軍壓境,而他們卻沒有圣者支撐,這讓他們有一種,玩不下去的感覺。
    那掌天神侯朝著說話的神侯冷冷的看了一眼,淡淡的道:“諸位圣者的打算,豈是我們等人可以確定的。”
    說話間,掌田神侯目視著蒼穹,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期待。
    他期待什么,沒有人知道,但是這位執掌天庭的神侯表現出來的自信,卻是在場的人,都能夠感受到的。
    藍色的巨猿一直都沒有解決對手,而天庭的其他神侯,也開始出戰,于是除了鄭鳴坐下的那頭金雕,七大戰皇一下子出戰了六個。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幾乎每一戰,都有神侯重傷,七大戰皇越戰越勇,在接下來的十日之中,光斬殺的天庭神侯,就達到了七位。
    七個神禁神侯墜落,就數量而言,并不是太大,但是這種大戰,卻打的整個天庭,都失去了氣勢。
    可就算是這樣,天庭那位掌天神侯,依舊派人出戰,他要支撐天庭的顏面,而鄭鳴好似除了派人挑戰之外,根本就不前進一步。
    浩浩的南天門,好似阻止了鄭鳴大軍的腳步。
    七大戰皇一路高歌,狂飆猛進,在實戰之中,他們的修為,更是有了飛一般的進步,但越是這樣,這七大戰皇的心,越是有些不安。
    他們的智慧不低,這個時候的他們,就覺得自己好似一枚枚棋子,正在被鄭鳴適用著賣命,可是鄭鳴究竟準備如何,他們都不清楚。
    而且,他們還不敢反抗。
    十日過去,百日過去,千日過去……
    時光猶如流水,天庭的戰斗,慢慢的都開始讓人有一種厭倦的感覺,但是這場戰斗,一直都沒有結束。
    “還在打著,奶奶的,真不知道鄭鳴準備做什么?”有宗門弟子提起這場大戰,話語中充滿了不屑。
    實際上,也怪不得這弟子,實在是這場大戰,慢慢的變的有點無聊,好似天天在打,但是鄭鳴的妖兵,一直都沒有突破南天門。
    不少人都說,只要鄭鳴出手,顛覆南天門,之時反手之間的事情,可是鄭鳴,就是沒有動作。
    這讓不少人覺得意外,而在意外的同時,更有不少人,感覺到這里面,一定隱含著他們不知道的秘密。
    時間總是能夠抹滅一些人的耐性,比如在一片雷池之中聚集的四個圣者,在這十年的等待之中,終于有人開口道:“從此天下分四方。”
    “我等兄弟,各自治理一方,而在大義上,則以大哥為主,如何?”
    這個說話的人,是神皇大帝,他雖然一直在退卻,但是卻不愿意接受天皇大帝提出的條件,于是,兩者不同的要求,就僵持到了現在。
    “善!”
    身邊紫色淚光環繞的老者,輕聲的說道。他在說出這個字的瞬間,就從蒲團上站起道:“也該是重新收拾爛攤子的時候了。”
    “這樣,召集九天強者,讓他們看我天庭,如何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