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364 落寶金錢


    “公子,牛魔戰皇求見!”齊靈云輕柔的來到鄭鳴的近前,沉聲的向鄭鳴說道。????
    齊靈云,這個和周輕云一起被鄭鳴抽到的蜀山強者,雖然資質不凡,但是此時在這鄭鳴的面前,卻也只有被當成侍女來使用。
    牛魔戰皇,自然就是那頭黑牛,在鄭鳴吩咐一聲讓他進來的時候,就見一頭只有一尺大小的牛,緩緩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牛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氣勢卻是無比的雄渾,行走之間,更是猶如一座山岳在移動。
    它來到鄭鳴的近前,用牛頭朝著鄭鳴輕輕的示意了一下,從而表示他對鄭鳴的尊重之意。
    對于這位七大戰皇之的牛魔戰皇,鄭鳴還是表現的挺客氣,他朝著牛魔戰皇一擺手道:“給牛魔戰皇賜座!”
    聽到鄭鳴吩咐的齊靈云,快的將一個坐墊,擺在了鄭鳴的左側,那牛魔戰皇也沒有推辭,直接坐了下來。
    “公子,我們這一次很順利,現在所有駐守的天兵,都是望風而逃!”牛魔戰皇已經習慣了對鄭鳴公子的稱呼。
    雖然匯報的是一件大喜事,但是從牛魔戰皇的眼眸中,鄭鳴卻是絲毫看不到喜悅的意思。對于這個牛魔戰皇,鄭鳴一直都非常的注意,但是此時,他還是有一種自己對此妖要更加的注意的感覺。
    只不過和這些相比,最讓鄭鳴不爽的,是天軍敗退!竟然沒有一出兵抵擋,這對于鄭鳴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這樣聲勢浩蕩的討伐天庭,為的還不是聲望值嗎?現在所有人還沒有開戰就選擇退避,這讓他如何將自己的威嚴,加注在那些普通的武者凡人身上。
    屠戮一番?
    這鄭鳴可做不到,雖然他說,自己為了聲望值,可以做出各種的選擇,但是這種胡亂殺戮一氣的事情,卻不是自己做的。
    “一個抵抗的都沒有么?”鄭鳴無語的看著牛魔戰皇道。
    “反正我們到現在,還是一個都沒有遇到。”那牛魔戰皇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異色。
    作為七大戰皇之,這牛魔戰皇雖然看起來很是忠厚,但是實際上,他卻是大智若愚。
    如果是他揮動大軍,攻伐天庭的話,自然是希望一帆風順,不遇到任何一點的抵抗。現在鄭鳴這種態度,讓他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鄭鳴沒有空理會牛魔戰皇的想法,他手指輕輕的觸動白玉桌面道:“那就換一條路走!”
    牛魔戰皇有一種眩暈的感覺,有現成的大路不走,換條路走,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無數的想法閃動之后,牛魔戰皇還是恭敬的朝著鄭鳴道:“屬下遵命!”
    揮手讓牛魔戰皇離去,鄭鳴盤膝坐在玉塌上,此時他的心中,卻思索著這次討伐天庭之行。
    十萬妖兵,諸天星斗大陣,是這一次鄭鳴正統天庭的依仗,但是天庭的反應,卻讓鄭鳴從心中,升起了一種不是太好的感覺。
    畢竟,天庭非同一般,別說四御,就是十二神王之中,都有不少的亞圣。現在他們一個個都躲起來,讓鄭鳴有一種猴子大鬧天宮之時的感覺。
    當年的猴子,何等的威風,直接將玉皇大帝打的躲在了桌子下,但是最終呢,等人家利益分割完畢之后,就被壓在了五行山五百年。
    給自己最大支撐的三眼大圣,會不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力挺自己,還是……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以萬物為草芥。
    自己在三眼大圣的眼中,會不會是一只現在還有用的草芥,如果是那樣的話,那自己接下來的命運,可就是堪憂了。
    圣人牌還沒有修復,自己就沒有反抗的余地,如果要是被鎮壓的話……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就開始抽取英雄牌,這一次,他抽取的是法寶兵器牌,而使用的聲望值,則是紅色的聲望值。
    紅色聲望值增長太慢,用來修復圣人牌,更是龜,所以現在心中有憂慮,卻沒有太大辦法的鄭鳴,就采取了一直抽的想法。
    總有一款適合自己。
    青龍偃月刀,英雄劍,這倒是一個好東西,可惜啊,自己現在不是在風云的世界之中。
    九天元陽尺,好東西,但是對上圣級的存在,差距還是太大!倒是落魂沙,還算是不錯。
    各種各樣的寶物,不斷的出現在鄭鳴的心頭,只不過這些大多都是仙俠世界的寶物,對鄭鳴的用處,實在是太小太小。
    一次一百張,一次十萬聲望值!
    紅色的聲望值增加的度不慢,但是鄭鳴這樣的抽取,還是讓自己紅色的聲望值不斷的下降。
    不過,對于這些,鄭鳴并沒有放在心上,畢竟聲望值不用,就好似銀行的存款,看著是你的,但是實際上,還不知道是誰的呢?
    唔,這兵器里面,怎么還有銅錢!鄭鳴看著自己一百張兵器牌之中,竟然有一枚銅錢模樣的英雄牌,頓時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疑惑。
    他心中念頭一閃,就準備將這些牌扔掉,繼續抽取,可是當他突然現這銅錢所在英雄牌顯露的是金色的時候,眼眸中頓時露出了一絲的狂喜。
    金色的英雄牌,拿起不是說,這……這是封神之中的法寶。
    當鄭鳴仔細的朝著這英雄牌看去的時候,一股喜色就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落寶金錢!
    這一次自己抽到的,竟然是落寶金錢!
    號稱無寶不落,就連趙公明的二十四顆定海神珠都能夠落下的落寶金錢!
    幾乎想都沒有想,鄭鳴直接選擇了疊加,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上千萬的紅色聲望值,換成了十張落寶金錢。
    看著躺在自己心頭,還有不少的紅色聲望值,鄭鳴的心中一陣的不爽。落寶金錢這種東西,那可是可遇不可求,怎么只能夠疊加十張。
    “落寶金錢只能疊加十張!”就在鄭鳴再次疊加的時候,一行字出現在他的心頭。
    看著這行字,鄭鳴最終只能接受這個現實!而他這一刻,抽取英雄牌的動力,變的更大了起來。
    抽抽抽!
    紅色的聲望值換成了金色的聲望值,鄭鳴希望能夠抽取到一張永久的落寶金錢。
    可惜,一百萬金色的聲望值砸下去,倒是也抽取了不少的寶物,但是落寶金錢,再也沒有出現。
    在這一刻,鄭鳴也清醒了過來,這種拼運氣的事情,一次就不錯了,自己還是不要太貪的好。
    十萬妖軍雖然換了方向,但是依舊所向披靡,幾乎所有的天庭神侯,在得到鄭鳴的大軍即將到來的消息之后,都選擇立即帶著自己的屬下離開。
    一副不敢和鄭鳴爭雄的模樣。
    也就是五天的功夫,鄭鳴的大軍,已經到達了天庭四御殿所在的星域。也就在這一刻,鄭鳴他們終于看到了天庭的天兵。
    這些天兵,比之被金鵬一口吞下的十萬天兵相比,不知道強了多少,不說他們的盔甲裝備,就是他們的修為,就提升了百倍不止。
    而這些天兵所駐守的地域,是一座高大的巨門,那巨門高有千丈,用白玉雕刻而成的道紋,將四周所有的空間,全部封閉,讓人進出,只有走這巨大的天門。
    天門高懸星空,鎮壓天地四方。在看到這天門的瞬間,鄭鳴的十萬妖兵,都愣在了那里。
    這一路上,他們雖然增加了不少的見識,但是在這巨大的天門下,他們還是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十萬妖兵,竟然被一座星空之門所懾!
    “南天門!”牛魔戰皇看著那大門,聲音中帶著一絲壓抑的念著大門上的名字,不過隨即,他就出了一聲磅礴的牛吼:“孩兒們,攻破南天門,里面的一切,都是我們的!”
    這一聲牛吼,讓四方震蕩,那些本來被南天門威勢所懾的妖兵,頓時瘋狂了起來。他們覺得自己竟然被一個門子所懾,這實在是有點太……
    所以,在聽到牛魔戰皇的吼聲之后,他們一個個,都大聲的嘶吼了起來,一時間,天地之中,吼聲震天動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些瘋狂的吼聲,才算是停了下來,不過那些妖兵的戰意,卻是再次被催動了起來。
    “公子,攻上天庭,您當主世間沉浮!”李英瓊站在鄭鳴的身后,眼眸中放光的說道。
    就連一直平靜的周輕云和齊靈云,此時都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當然,齊靈云的修為,實在是太低,這些天被鄭鳴灌了大量的天材地寶,也就是達到了生神境而已。
    這還和她本身修為有關。
    鄭鳴擺了擺手,隨即招手讓那通體紫的猴子叫了過來道:“你們七大戰皇,從入我門中,除了金鵬動過一次手之外,其他人還沒有出過手,給你們一次機會,攻打南天門。”
    “看看你們和天兵,有什么區別。”
    那通體紫的猴子,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厲色,他一揮手中用庚金之力鑄造的鐵棍,直接就蹦了出來。
    “爾等天庭眾人聽著,這天庭的位置,也該換個人來坐了,所有人跪地投靠,饒你們不死,不然的話,我這鐵棍之下,就是你們的歸身之所!”
    隨著這猴子的咆哮,鎮守南天門的天兵之中,也沖出了一員戰將!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