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56 我為什么要原諒


    茫茫星空,白祁上人目視著下方的歸元大世界,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擔憂。???
    只要跨過這萬里的虛空,就可以來到歸元大世界,但是白祁上人很清楚,這萬里的虛空,并不是那么容易跨過的,如果他強行跨越,很有可能被被鎮死在這里。
    畢竟,他可不是以戰力著稱的小圣。
    “萬藥山白祁,前來拜會一鳴上人!”白祁上人在稍微沉吟了瞬間,就朝著虛空傳音道。
    作為圣者,白祁上人在九天十地之中,可以說擁有著極好的名聲,只要報上他的名號,基本上也是無往不利。
    果然,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那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條通道,從通道內緩緩的走出了一個身影。
    這身影縮頭縮腦,一副猥瑣的模樣,看到這藏頭露尾模樣的人,白祁上人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
    因為這個人,他實在是太熟悉了,貴六,或者說,應該稱呼他老人家為貴六上人。
    只不過兩個人相交多年,對于這位上人,白祁上人實在是沒有稱呼他為上人的心思。
    “白祁老兄,真的是你,我還以為有人冒充你的名號呢?”貴六快的朝著白祁上人迎了上來,一副熱情好客的模樣。
    “貴六兄,好久不見。”白祁上人雖然對這個猥瑣膽小的家伙有些看不上,但還是朝著他拱手道。
    “是啊是啊,我真的特別想念上人您,哎,要不是我貴六不是一般人,說不得就見不到上人您了。”貴六說到此處,不知道是不是有感而,竟然有點要流淚的樣子。
    白祁上人很是無語,你一個小圣,這般的多愁善感干什么!
    “哎呀,光顧和上人您說話,差點忘了正事,我們家主人正在下面等著上人您呢,里面請!”貴六突然一激靈,整個人變的正經了起來。
    看著一本正經的貴六,白祁上人的心中又有些不舒服,因為此時的貴六,和他心中的貴六,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應該是他心中,一個上人應該端莊肅穆,現在貴六做到了,但是此刻,他卻有一種別扭的感覺。
    透過星辰通道,也就是一個剎那,白祁上人就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座宏偉的大山前方,而在大山的山門之前,此時正由上千人等候在那里。
    “弟子陳東明攜大倫山弟子,拜見白祁長者。”作為大倫山掌門的陳東明,很是恭敬的朝著白祁上人行禮道。
    白祁上人來大倫山,對于大倫山的情況,自然是有了一番的了解,陳東明雖然不是大倫山的決策者,但是在大倫山的地位同樣不低。
    在看到陳東明的時候,白祁上人想了起來,當年他是見過這位陳東明的。
    只不過那個時候,陳東明還年輕,修為剛剛達到參星境,緊緊的跟在三法上人的身后,一如一個小跟班。
    現在一轉眼,三法上人已經不在,而陳東明已經成為了大倫山的掌教,也算是一方的巨頭。
    當然,嚴格的說起來,巨頭這個稱呼,還是不適合陳東明的,畢竟他和真正的巨頭相比,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陳道友,一別經年,卻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白祁上人這次來大倫山是有目的的,所以一上來,就和陳東明拉關系道。
    對于白祁上人這種厚愛,陳東明確確實實的感到了一種受寵若驚,畢竟當年,就算是三法上人,在面對這位白祁上人的時候,都是用敬重兄長的禮節。
    “前輩,您和家師乃是好友,晚輩怎么當得起前輩這般的稱呼,還請前輩稱呼東明的名字就是。”
    說話間,陳東明又將柳冰璞等幾個人介紹給了白祁上人,當介紹過了燕紫電之后,陳東明手指著陳東明神侯的一個青衣年輕人道:“這是東明的小師弟鄭鳴。”
    聽到鄭鳴這個名字,白祁上人一驚。本來他就對這個鄭鳴,無比的好奇,畢竟能夠以一個神禁抵抗小圣,就不是一般的人物,現在更以一己之力對抗天庭,那更是了不得。
    特別是誅殺百萬天兵的狠辣,以及讓三位圣者喋血的戰績,無一不是讓世間側目。
    這樣的人物,怎么也應該是一個虎視鷹揚之輩,但是現在,出現在他身前的,卻是一個翩翩的美少年。
    當然,形象不重要,重要的是修為,這個鄭鳴展現給白祁上人的,就是貫通了一條神禁的修為。
    在驚異之間,白祁上人已經想到,這鄭鳴有三千分身,三千分身匯聚,構建成為無上的世界,這才讓他可以力敵小圣。
    現在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應該是他的一具分身。
    鄭鳴朝著白祁上人一拱手道:“上人駕臨,本應該本尊前來迎接,但是本尊實在是脫身不開,所以還請上人見諒。”
    “小友客氣了,這次老朽不請自來,還請小友見諒。”
    陳東明看著鄭鳴和白祁上人話說的如此客氣,就笑到:“前輩,這里不是說話之地,請入山一敘。”
    白祁上人也沒有客氣,在陳東明等人的拱衛下,進入了大倫山,他這些年交友滿天下,在任何宗門,基本上都能夠受到現在的待遇。
    在大殿之中分賓主落座之后,白祁上人在回憶了一番自己和三法上人的交往,以及對三法上人的墜落表示了可惜之后,就沉聲的道:“我這次過來,也是受人之托。”
    陳東明等人都將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畢竟這種事情,他們之中能夠做主的,也只有鄭鳴。
    鄭鳴笑了笑,并沒有打斷白祁上人的話,而是等待著白祁上人說下去。至于貴六,則恭敬的站在鄭鳴的身后。
    “小友,盤鳩上人在受傷之后,曾經請過老朽來看病,老朽施展了全部的手段,也只不過讓他清醒了一刻鐘而已。”白祁上人并沒有因為鄭鳴沒有反應,而停下來,依舊沉聲的道:“他要我代他向道友道歉。”
    鄭鳴不為所動,之時靜靜的笑著。
    白祁上人看著如此表現的鄭鳴,心中越的沒有了底細,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一次,自己真的很有可能是白來了。
    “道友,盤鳩上人說他這次認栽,只要道友能夠饒恕他,他以后絕對不會和道友為敵作對。”
    鄭鳴這個時候,才淡然的道:“上人急公好義,實在是讓在下佩服,現在既然上人已經將盤鳩上人的話帶給了鄭某,那您的事情就已經完成了。”
    “我大倫山的風光,雖然難以比上神山仙島,卻也有一些獨到之處,這些天,就讓大師兄陪著您,在我大倫山看看。順便指導一下我們大倫山的晚輩。”
    白祁上人來時,就已經想到了鄭鳴的反應,他一攤手道:“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盤鳩上人已經服軟,為何鄭兄不能饒他一條生路。”
    “上人,您是我師尊的朋友,對您,我一向很尊重。但是這件事情,請恕晚輩不能答應。”
    鄭鳴這個時候,沒有繼續退縮下去,而是直接面對白祁上人道:“放了盤鳩上人,并不難,但是晚輩卻不能放他。”
    “我和他無冤無仇,他幫助天庭征討與我,而且還用詭異的詛咒之法,想要咒殺我于無形之中。”
    鄭鳴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陰冷道:“如果說這些,是圣者之間的交戰,我也可以原諒他一二,但是這廝玩玩不該將我所有的家人,寫在他那詛咒的寶旗上。”
    “相信上人對于他那桿旗有所了解,如果不是我破了他的手段,恐怕我一家人的性命,都要葬送在他的詛咒之下,這種人,我如何繞得了他。”
    “更何況,這天下放了一個盤鳩上人,還不知道多少人不自量力,今日鄭鳴就用盤鳩上人的血,告訴世人,想要代人出頭,就要有死的覺悟。”
    大倫七子中人聽到鄭鳴的話,一個個都神色激動,燕紫電更是大聲的道:“得對。”
    白祁上人倒也不惱,畢竟鄭鳴說的,也是這個道理,盤鳩上人做事不地道,他一個服軟就想要將這件事情了解,那他也太看得起自己那張臉。
    所以,他笑著道:“如果我讓他對鄭兄您進行賠償,您看如何?”
    “上人不要說了,我現在還需要一個人來祭旗,他的腦袋,我看著正好合適。”鄭鳴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朝著白祁上人拒絕道。
    “鄭兄,你先聽我把話說完。”白祁上人說到此處,沉聲的道:“現在鄭兄和天庭互相征伐,可謂是生靈涂炭,我這次過來之前,已經和天庭的神皇大帝商議好了,只要鄭兄宣布臣服天庭,天庭可以撤軍。”
    天庭撤軍!
    這四個字說出來之后,白祁上人的神色輕松了不少,他覺得自己這個條件,應該能夠打動鄭鳴。
    畢竟,天庭乃是天地正統,和天庭作對的人,一般來說,都不會有什么好下場。鄭鳴雖然強大,但是面對天庭強橫的實力,最后也不得不選擇妥協。
    他的目光落在陳東明等人的身上時,現自己的猜測并不錯,陳東明的臉上,明顯露出了一絲激動之色。
    但是,就在他覺得此行要成功的時候,卻聽鄭鳴冷冷的道:“天庭撤軍,這件事情不是他天庭說撤軍,就能了結的!”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