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355 奪天造化

  地皇大帝的神識,在盤鳩上人的身上一連掃動了三次,卻是半點傷痕都沒有發現。
    作為亞圣,地皇大帝可以探查微末之傷,但是此刻,他面對盤鳩上人的情況,卻是半點力量都施展不開。
    無奈之下,地皇大帝將所有在場的圣者全部叫來,讓他們看看,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但是很可惜,那些圣者一個個修為不凡,但是在探查了一番之后,卻不知道盤鳩上人,究竟是出了什么情況。
    “大帝,我看還是和神皇陛下聯系一下,請他老人家快點趕來看看吧?”南岳上人在探查了一番之后,朝著地皇大帝建議道。
    地皇大帝點頭,現在他是束手無策,而且這盤鳩上人的倒地,也讓那對鄭鳴攻擊的詛咒,難以進行下去。
    現在天庭之中,神皇大帝才是真正當家作主的人,而征討大倫山的事情,更是這位神皇大帝決定的。
    他雖然沒有露面,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都出于這位大帝的決定。
    神皇大帝來得很快,也就是一個時辰的功夫,就來到了祭壇外,和他一起來的,除了上百名的侍衛之外,還有一個看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
    看到這老者,南岳上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驕傲如天瑯上人,也朝著老者行禮。
    “見過白祁上人!”
    “白祁上人好,多年不見,您風姿依舊啊!”
    “哈哈,沒有想到,今日竟能和老兄你相逢,正說過些時日,去看望你呢?”
    各種各樣充滿了熱情的話語,就好似潮水一般的朝著那白衣老者涌了過去。對于這些熱情的言語,老者一直都笑呵呵的應對著,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就算是地皇大帝,再見到這老者的時候,都雙手抱拳道:“上人多日不見,一向可好。”
    白衣的白祁上人對地皇大帝,自然也表現的無比的客氣,他輕輕一笑道:“有勞大帝掛念,白祁這些時日,倒也過得很是舒心。”
    神皇大帝看著地皇大帝還要客套,就沉聲的道:“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這一次請白祁道友過來,主意就是為了盤鳩道友的傷,還請白祁道友費心。”
    白祁上人道:“大帝吩咐,怎能不遵,不過白祁學識不夠,要是看不出這是什么情況,還請大帝不要見怪。”
    客氣之間,那白祁上人就來到了一身黑衣的盤鳩上人近前,此時的盤鳩上人,沒有保持打坐的姿態,而是靜靜的躺在一個白玉床上,整個人正在呼呼大睡。
    鼾聲如雷!
    要是不知道的,在看到盤鳩上人的瞬間,第一個感覺,那就是這盤鳩上人睡著了。
    而且還是非常幸福的睡著了,畢竟,這種如雷的鼾聲,可是哄騙不了人的。但是在場的人,都是圣者,他們知道要讓一個和自己修為相同的強者陷入沉睡,是多么的可怕。
    白祁上人的手指,在盤鳩上人的經脈上落下,好一會,他才將手指收回,轉而掰開了盤鳩上人的眼睛。
    一臉探查了好一會,白祁上人的眉頭,皺的更加的厲害,而站在一側,一直都顯得擔憂的地皇大帝則忍不住問道:“上人,什么事情?”
    “從盤鳩上人的身體上而言,他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甚至比之老朽,都要強。”白祁上人沉吟了剎那,鄭重的朝著地皇大帝說道。
    地皇大帝和神皇大帝的神色,都變的無比的難看,如果白祁上人說盤鳩上人受了什么傷,他們回家還能夠對癥下藥,但是現在這情況……
    沒有毛病,實際上就是最大的毛病!
    沉吟之間,神皇大帝就朝著白祁上人道:“那盤鳩上人這種情況,上人您覺得是哪里出了問題?”
    “神魂,或者說是他的神識出了大問題。”白祁上人沒有猶豫,直接了當的說道。
    “那上人可否將盤鳩上人受傷的神魂修補過來?”神皇大帝帶著希翼的問道。
    白祁上人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這次只能讓大帝您失望了,我在這方面,真的是沒有太好的辦法。”
    “雖然醫道上,對神魂也有一些研究,但是現在他這種情況,我真的是一點都摸不清頭緒。”
    “剛剛我看了看盤鳩上人的情況,好似他的神魂之中,有一些東西已經失去,所以才會……”
    地皇大帝和神皇大帝的臉上都是失望,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可沒有心思責怪白祁上人。畢竟此人乃是以醫道成為小圣,雖然戰力不是太高,但是卻是交游廣闊。
    甚至大圣有時候,都需要用到他。
    “難道就沒有什么別的辦法了嗎?”地皇大帝這句話,帶著那么一絲掙扎。
    白祁上人在猶豫了一下道:“我這里有一枚奪天造化果,如果讓盤鳩道兄服下,他可以清醒一刻鐘。”
    奪天造化果五個字,讓不少的圣者眼中發亮,這種寶物,可遇而不可求,無論是遇到多么厲害的傷勢,只要是吃下這種果子,立即就能恢復。
    最重要的是,它奪天地之造化,可以恢復道傷。
    只不過這種奪天造化果可遇而不可求,這些年來,也就是出現過幾枚,而且每一次出現,都會有驚天動地的人物,對這奪天造化果窮追不舍。
    白祁上人有一枚,而且還拿了出來。
    這對于神皇大帝以及地皇大帝而言,那都是天大的人情,這種人情,以后他們自然也要還。
    神皇大帝抱拳道:“多謝白兄,白兄的恩德,以后我天庭一定不會忘記。”
    白祁上人擺了擺手道:“道兄客氣。”說話間,白祁上人伸手探入自己的儲物手鐲,從里面拿出了一個用無暇美玉雕刻而成的盒子。
    這盒子再出現在虛空的瞬間,就開始吸納天地大道的靈氣,滾滾靈氣猶如潮水,朝著那盒子涌過去。
    “三色道玉!”天瑯上人看著那無暇的美玉,輕聲的說道。他這話語剛剛出口,那本來呈現出紅色的無暇美玉,就變成了金色。
    白祁上人朝著天瑯上人點了點頭,算是對他的話進行了一絲的肯定,隨即白祁上人開始掐動法訣,一連十幾個手印打在玉盒上,那玉盒這才緩緩地打開。
    奪天造化果只有棗子那么大,紅彤彤的,一如一塊玉石。但是在這玉石之中,很多人看到的,卻是猶如圣石一般的光澤。
    雖然這種光澤比之圣石,差了不少,但是不少人此時的目光,卻充斥著貪婪。
    要不是神皇大帝和地皇大帝坐鎮,要不是這奪天造化果在白祁上人的手中,恐怕會有人真的來搶奪,畢竟,這對于圣者來說,也是一條命。
    將那果子拿到盤鳩上人的鼻孔前,白祁上人催動法力,奪天造化果上,就沖出了兩道白色的小龍,朝著盤鳩上人的鼻孔鉆了進去。當這兩條小龍鉆入盤鳩上人的鼻孔,那奪天造化果,就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也只是半響功夫,本來閉目酣睡的盤鳩上人睜開了眼睛,他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白祁上人,那里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多謝白祁道兄救命之恩,這恩德,我盤鳩一定會還。”
    白祁上人朝著盤鳩上人擺手道:“盤鳩道兄,這種話以后再說,現在這奪天造化果的力量,也只是讓你能夠暫時清醒一段時間,你快看看自己究竟何處出了毛病。”
    盤鳩上人對于自己的性命,自然是最在意的,他當下就催動法訣,查看自己身上的情形。
    半刻鐘之后,盤鳩上人的臉色,已經開始煞白,他朝著神皇大帝道:“神皇道兄救命!”
    神皇大帝本來就將注意力放在盤鳩上人的身上,此時聽到盤鳩上人如此的說話,他的眉頭就皺了一下。
    盤鳩上人這種言語,對于他們天庭的大軍來說,那就是一種亂軍心的行為,但是此時,天瑯上人等人都在,他也不能太過冷漠,畢竟,盤鳩上人是他請來的。
    “盤鳩道兄需要我做什么?”
    “神皇陛下,我的神魂,缺少了一部分,這才會讓我一直沉睡不醒,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我的神魂,在接下來,還會繼續缺失下去,一直到死!”盤鳩上人的聲音,越來越快,他幾乎不帶喘息的道:“到那個時候,誰也救不了我。”
    “道兄,現在能夠救我的,只有大圣,還請道兄請大圣出手,救我一救啊!”
    請大圣出手,這是一架安容易的事情嗎?更何況在兩個大圣符詔對上的時候,日月星三光大圣已經強力讓其他大圣集體閉關,這種情況下,他們會為了一個盤鳩上人出手嗎?
    神皇大帝重重的點頭道:“這個我一定親自去懇求大圣,請求救助上人您。”
    盤鳩上人聽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悲哀,他突然朝著白祁上人道:“上人,您一向是急公好義,還請您幫我走一趟,就說我盤鳩上人這次認栽,還請鄭鳴擾我一命!”
    “只要他饒我不死,我愿意立即退出這場紛爭,再也不會和他大倫山為難!”
    這句話剛剛出口,神皇大帝等人的臉色就是大變,也就在這一刻,那剛剛還好好的盤鳩上人,突然捂著自己的腦袋,大聲的喊道:“啊,我的頭好痛,痛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