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54 睡正酣


    時光荏苒,一轉眼五日過去!
    那高高的祭壇外,此時已經匯聚了一直大大的隊伍,這支隊伍的到來,只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護送盤鳩上人要的東西。????
    天瑯上人等人看著那一車車的東西,眼眸中閃動的,都是嫉恨的光芒。他們雖然作為圣級的存在,但是在一些東西上,還是很需求的。
    甚至在一些奇珍之物上的需求量,還是非常大的!
    圣級執掌一方,大多數的東西,可以說張嘴就來,但是一些特殊的東西,就算是他們,也難以得到。
    “好奢侈啊,萬年鳳香木,他竟然要了一車!”說話的是南岳上人,他在說話之間,更是咬牙切齒。
    天瑯上人和南岳上人的關系并不是太好,因為他將南岳上人的至寶給丟了,但是這件事情,在天瑯上人看來,不應該怪自己,也不應該讓自己賠。
    一切都是因為地皇大帝,是地皇大帝借的那顆珠子,大陣被破丟失,和自己有什么關系。
    他應該讓地皇大帝來賠。
    可惜,南岳上人得罪不起地皇大帝,卻能夠得罪他,所以一直纏著他要賠償。
    “是啊,萬年鳳香木那可是!”天瑯上人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但是話語中,還帶著一絲的挑釁。
    這挑釁的,自然是南岳上人,如果說萬年鳳香木對誰最有用,自然是南岳上人。作為一個修煉火系功法的人,南岳上人最需要的,就是萬年鳳香木。
    但是這一批鳳香木之中,只有幾根是屬于南岳上人的,剩下的,全部都歸盤鳩上人。
    南岳上人不是傻子,對于這種挑釁的話語,如果聽不出來,雖然他心中怒火中燒,但表面上,他還是呵呵一笑道:“我雖然不爽,卻也不像某人,地位一落千丈啊!”
    某人說的是誰,就連傻子都知道,被南岳上人如此一說,天瑯上人的神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雖然地皇大帝對他還是那么的客氣,但是天瑯上人已經感覺不到原來那種眾星捧月,一言九鼎的感覺了。
    現在的地皇大帝,對他甚至有一種疏遠,如果不是自己的大五行逆轉神光陣的陣圖落在了鄭鳴的手中,天瑯上人早就告辭離去了。
    兩個人的臉,都紅了起來,不過過了一會,兩個人從各自的眼眸中,都看到了一些的異色。
    “那鄭鳴的青木葫蘆,道兄幫我拿到可好。”天瑯上人看著南岳上人,重重的說道。
    南岳上人點頭道:“我不要什么葫蘆,我那顆珠子,一定要拿回來,對了,還有我要鄭鳴手中的那根樹枝。”
    那根樹枝的珍貴,天瑯上人一清二楚,他之所以沒有提出來,是因為他覺得,自己難以奪取那樹枝。
    現在,南岳上人竟然有如此的豪氣,他當下就沉聲的說道:“好,我幫你。”
    也就是兩句話的功夫,兩個人就達成了聯盟,但是隨即,兩個人看向對方的目光,就顯得更加的不善。
    這一次,是裝的。
    “兩位,是不是很羨慕啊,我告訴你們,這些東西之時一小部分,還有一大部分正在運過來。”一個看上去有些仙風道骨的中年人走了過來。
    看到此人,天瑯上人的嘴角撇了一下,此人乃是地皇大帝的心腹,以往對自己,那可是恭敬的很,但是現在呢,卻是一副俯視自己等人的模樣。
    天庭十二神王,什么東西。
    心中這樣想,但是天瑯上人淡淡的道:“羨慕有什么用,就算是想要,也要回去自己搜集。”
    “哈哈哈,上人這話說的,只要上人投靠天庭,接掌天庭四大天師的位置,這些東西,都不在話下。”那仙風道骨的中年人笑嘻嘻的說道。
    天庭四大天師,聽起來這個名頭不錯,但是實際上,天瑯上人對于四大天師,那是相當的不感冒。
    說是天師,實際上,也就是地皇大帝等人的屬下,讓他一個陣勢大師當下屬,想得美。
    看到天瑯上人不說話,那中年人笑呵呵的道:“陛下讓我來請盤鳩上人,讓他去看看貨色,如果不滿意,還可以繼續換。”
    說到此處,中年人接著道:“這盤鳩上人也真是的,貨物來了,自己過來提取就是,還非要讓我跑過來。”
    聽著此人不無顯擺的話語,天瑯上人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而南岳上人的心中一動道:“既然是去請盤鳩上人,不如我和道兄你一起去。”
    “好好好,相逢不如偶遇,咱們就一起過去,這樣等盤鳩上人過去挑選貨物的時候,說不定有一些東西他用不上,也可以送給二位。”
    中年男子高聲的說道,顯然對于兩個人能夠過去很高興,但是天瑯上人的臉色,卻變的無比難看。
    天瑯上人是什么人,他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在這天下,幾乎都沒有人敢小看他。
    現在,竟然被人如此的無視,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他準備擺袖走開的時候,看到了南岳上人給他用眼色,那意思告訴他,跟著過去。
    天瑯上人知道南岳上人雖然一副性如烈火的樣子的,但是實際上,卻也是心機深沉之人。現在他讓自己過去,自然也有他自己的目的。
    “好,那我就去看看熱鬧。”
    中年男子對于天瑯上人的反應雖然有點意外,但是他還是笑著道:“好好好,上人能夠同去,更好。”
    幾個人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祭壇上,幾個盤坐在祭壇四周的童子,朝著他們恭敬的行禮。
    祭壇廣大,他們在來到祭壇之后,就直接用步行,倒不是他們不想使用大道的力量,而是那位盤鳩上人說過,這里溝通命運長河,不能出現其他的力量波動。
    一刻鐘之后,他們來到了祭壇的中心,就見盤鳩上人一身黑衣,盤坐在祭壇的中間,一副打坐的模樣。
    天瑯上人看到盤鳩上人竟然對自己等人的到來無動于衷,一時間心中的怒氣更勝了幾分。這盤鳩上人以為自己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的對待自己。
    心中念頭飛的額掠過,但是最終他還是在南岳上人的暗示下,將自己的脾氣給壓住。
    朝著那仙風道骨的男子使了一個眼色,示意現在該他開口了,那仙風道骨的男子在猶豫了瞬間,就擺了擺手,示意天瑯上人先等一等。
    站在一邊等人,天瑯上人不是沒有經歷過,但是他等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圣。
    就算是亞圣,也要平等對待他,甚至有一些時候,需要他辦事的亞圣,還要等待他。
    豈有此理啊!
    一刻鐘飛逝而去,那盤鳩上人,愣是半點起來說話的意思都沒有,這讓天瑯上人覺得莪自己是不是傻了,怎么就聽著南岳上人的話,在這里低三下四的丟人現眼。
    就在他不耐煩的準備離去的時候,就聽一陣的打鼾聲傳了過來,這鼾聲傳入天瑯上人耳中的剎那,天瑯上人甚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聽錯了。
    打鼾聲!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沒有聽到這種打鼾聲了,成為了圣者之后,他基本上可以不休息,自然不會有鼾聲,而他的弟子,同樣不用休息,睡眠,對于躍凡境的武者,都已經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東西。
    現在,這位盤鳩上人,正在運用無上詛咒之法,準備將鄭鳴送上死地的人,此時竟然在打鼾,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就是一個大大的笑話。
    那中年男子和南岳上人,兩個人都愣在了那里,他們兩個,同樣沒有想到,此時他們竟然遇到了這種狀況。
    打鼾啊,這位盤鳩上人,竟然在打鼾,他怎么可能需要睡覺,他不應該每日打坐一些時日就行了嗎?
    一刻鐘之后,那中年男子終于朝著盤鳩上人低聲的呼喝道:“上人醒醒,上人醒醒。”
    可惜,他的叫聲太過輕柔,那睡的正香的盤鳩上人,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呼喊聲,鼾聲不但更大,而且還有一種無比享受的感覺。
    這一下,不論是中年男子還是南岳上人,臉色都變了,他們作為圣級,對于一些事情了解的是無比的清楚,這盤鳩上人就算是入睡,也會無比的警覺。
    就在自己等人來到此地時,他就應該驚醒,現在三個人站了一會,又呼喊他,他竟然無動于衷,那只能說明,這之中一定有問題。
    在呼喝了盤鳩上人好一會,但是盤鳩上人一直不醒之后,中年男子就通知了地皇大帝,地皇大帝的到來,讓中年男子有了主心骨。
    在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盤鳩上人的情況,地皇大帝沒有查出這里面究竟是什么毛病,最終,地皇大帝采取了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方法,要叫醒盤鳩上人。
    一次,兩次,三次……
    到有人使用心神召喚法的時候,盤鳩上人終于醒了過來,他此時精神無比的萎頓,在看到地皇大帝的瞬間,他快的伸手抓住地皇大帝。
    “救我,大帝……救我啊!”
    說出這六個字之后,盤鳩上人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但是隨著這六個字的出口,本來就有一種不好感覺的眾人,此時的神色,變的更加的難看。
    盤鳩上人被人暗算了!
    現在暗算盤鳩上人的人,更是呼之欲出!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