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353 釘頭

  從太宇之塔中觀測到的一切,讓鄭鳴無比的憤怒,他可以原諒別人對自己出手,但是有人在對自己出手的同時,還針對自己的家人,這不可原諒。
    而直接沖殺過去,鄭鳴快速的打消了這個念頭,并不是鄭鳴怕什么,而是一旦出了差錯,讓那個使用咒殺之術的混蛋給跑了,那所有的事情就功虧一簣。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重要,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更何況,在鄭鳴的心中,他還不希望,就這么簡單的,將那黑袍老者給殺了,那樣對于黑袍老者來說,實在是太痛快了,他一定要讓黑袍老者,痛不欲生。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的目光就落在了金色的聲望值上,現在鄭鳴金色的聲望值,已經接近了五百萬。
    金色聲望值,直接抽取釘頭七箭書!
    按照鄭鳴的估計,一百萬金色的聲望值,應該可以將這封神之中的至寶直接去到。
    但是很可惜,當鄭鳴使用一百萬金色聲望值,像誰是誰的要抽取釘頭七箭書的時候,卻發現聲望值不夠。
    釘頭七箭書乃是洪荒牌中的至寶,要想任意抽取,需要一千萬金色的聲望值。
    一千萬,那就可以修復圣人牌了,他大爺的!
    嘴中罵了一句,鄭鳴氣憤之余,心中的犟勁也上來了,聲望值不夠,老子慢慢的抽,我就不信了,我五百萬金色的聲望值砸下去,抽不到釘頭七箭書。
    抽,抽,抽!
    十萬金色的聲望值,直接抽取一百張兵器牌。而這些兵器牌,更是被鄭鳴粗暴直接的翻開。
    “金絲大環刀,去!”
    “倚天劍,好東西,但是你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去!”
    ……
    “釘頭七箭書,奶奶的,我要你……”在自語著要將那張英雄牌扔掉的時候,鄭鳴的眼睛一下子瞪的大大的,他看著那釘頭七箭書的英雄牌,整個人都有一行不是太好的感覺。
    這他娘的,也實在是太……太順利了吧!
    心中思索著,鄭鳴直接將釘頭七箭書的英雄牌點開,那英雄牌瞬間化為一份書稿,一柄桑木弓,三根桃木箭。
    從箭和弓上,鄭鳴感應不到任何的強大的氣息,但是鄭鳴心中卻是無比的清楚,這釘頭七箭書的的至關緊要之物,就是這弓和箭。
    正是因為有了這弓和箭,才能夠射殺那些被拜走真靈的存在。至于那書稿,同樣不凡,在拿起書稿的瞬間,釘頭七箭書的用法,已經出現在鄭鳴的心頭。
    現在唯一剩下的,就是那黑衣老者的性命。
    “貴六,這個人是誰?”有一個小圣當屬下的好處,就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可以盡情的詢問。
    貴六在鄭鳴的屬下,倒也過的不錯,雖然鄭鳴告訴大倫山的眾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安排貴六。
    但是無論是陳東明還是大倫山的其他人,對于貴六都是恭敬有加,畢竟人家是一個圣者。
    貴六在鄭鳴的屬下雖然有失落,但是隨著自己的日子還過得去,他這種失落,也慢慢的減少。
    不過當貴六看那黑衣老者的面容時,嚇得手中喝水的玉杯,都掉落在了地上。
    “盤鳩上人,這是盤鳩上人,公子您怎么和他……”貴六說到此處,小心的朝著四周掃了幾眼,這才沉聲的道:“這家伙最是陰毒無比,要是能不招惹,公子您最好還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看著一臉緊張的貴六,鄭鳴輕輕搖頭道:“現在不是我要招惹他,實在是他招惹了我!”
    “公子,就算是他招惹您,您也不要和他一般見識,這家伙……這家伙精通詛咒大道,這個……這個我有一個不錯的朋友,也是有著小圣的修為,被這廝給詛咒了三百六十五日,然后墜落了。”
    “公子您要是聽老奴一句話,別得罪那家伙,要是已經得罪了,最好是去賠禮道歉!”
    “這人,最好是不要招惹。”
    三百六十五日將一個小圣給咒死,這在貴六的眼中,已經是無比的強大了,可是聽到這三百六十五日的話,鄭鳴的最后一絲擔憂,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家伙詛咒一個小圣,需要三百六十五天,比自己的釘頭七箭書,可是慢很多啊。
    “晚了,人家已經對我動手了。”看著貴六的樣子,鄭鳴笑呵呵的朝著貴六說道。
    “哎呀,這可怎么辦,主人您可千萬不要出問題啊,您要是出了問題,我該怎么辦啊,我的那個本命圣石已經被您下了禁止,您要是……”貴六著急的大聲說道,而他將這些話說完的時候,才想到,自己這些話,好似不對。
    這個時候,說鄭鳴將死已經不好,還滿臉都是自己。一時間,貴六瞪著自己兩個綠豆一般的眼珠子,滿是無辜的看著鄭鳴。
    鄭鳴兩根手指在虛空之中一彈,貴六就覺得自己的頭皮響了一下,雖然這一下對貴六并沒有什么傷害,卻讓貴六驚訝的跳了起來。
    “我死不了,你吩咐下去,就說我閉關二十一天,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攪我。”
    貴六雖然此時滿肚子的話要和鄭鳴說,比如他和盤鳩上人還有一些交情,可以說說情之類的,但是看著鄭鳴堅決的樣子,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他現在可謂是心事重重,生怕鄭鳴掛掉的時候,將他當成替罪羊,那就慘了。
    沒有理會貴六的擔憂,鄭鳴直接回到了自己煉制厚土葫蘆的靜室之中,他快速的朝著自己的儲物手鐲中一抓,一個草人,兩個油燈,就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這草可不是普通的草人,而是鄭鳴手中一些靈草被他扎成了草人,至于兩盞油燈,更是傳說之中少有的銘器。
    將這一切做完之后,鄭鳴這才才將書稿拿出,并寫上了盤鳩上人幾個字,然后就開始按照釘頭七箭書上的記載,朝著書寫著盤鳩上人名字的草人祭拜。
    距離鄭鳴歸元大世界數十萬里的虛空之中,一座高高的祭壇漂浮在星辰上空。這祭壇通體都是用黑色的離魂石建造而成。雖然沒有人催動,卻也是陰風簌簌。
    在祭壇的四周星空之中,地皇大帝等人,一人一顆隕石,盤坐其上,他們十幾個人,將這祭壇圍攏了一圈。
    這些人一個個閉目養神,都沒有說話的興趣,所以四周此刻,靜寂無比。
    “地皇道兄,今日祭拜已經完成,不過還有些東西,需要道兄準備一下。”一臉陰沉,整個人看上去就好似一根竹竿的盤鳩上人,大聲的朝著地皇大帝道。
    地皇大帝乃是亞圣,現在成為大帝之一,身份變的越加的尊貴,但是此時,對于此人帶著吩咐意味的話語,他不但沒有生氣,相反臉上的笑容越加的燦爛。
    “上人辛苦,有什么需要的東西,上人盡管吩咐,我這就讓人去準備一二。”
    “好,這里是我要的清單,就請大帝您盡快讓人準備,時間不等人,如果誤了時辰,誅殺不了那人,可怪不得我。”盤鳩上人說話間,拿出了一塊玉符。
    地皇大帝的神念融入玉符之后,臉色就有點發青,這盤鳩上人要得東西不但多,而且還珍貴難找,更讓地皇大帝不爽的是,他要的東西,根本就和咒殺鄭鳴沒有任何的關系。
    雖然地皇大帝對于咒殺之術并不是精通,但是里面一些材料的用法,他卻是清楚的很。
    比如那鳳紋金鐵,就是鍛造兵器用的,現在詛咒鄭鳴,怎么可能用的找鳳紋金鐵。
    更何況這鳳紋金鐵也不是一般的貴重,就算是他地皇大帝,也一是沒有那么多。
    但是看著盤鳩上人那不容置疑的樣子,最終地皇大帝還是選擇了妥協,他現在就算是不妥協也沒有辦法,畢竟現在全仗著這位盤鳩上人出力。
    “上人請放心,我一定會讓下屬,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東西給上人送過來。”
    “別的不說,但是本尊還是能夠保證,這些東西,絕對不會耽誤了您的使用。”
    “哈哈哈,大帝就是爽快,跟著大帝做事,更是讓人高興。”盤鳩上人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天瑯上人的身上,隨即冷冷的笑了笑,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
    作為陣法高手,天瑯上人同樣有著自己的驕傲,而當他破不了鄭鳴的周天星斗大陣,弄得灰頭土臉之后,他的地位就開始一落千丈。
    如果不是為了找回自己丟失在鄭鳴手中的寶物,天瑯上人早就回去了。他和盤鳩上人兩個人誰也不服誰,自然在一起就沒有什么好臉色。
    “你確定你能夠咒殺鄭鳴?”天瑯上人看不慣盤鳩上人張狂的模樣,不信任的問道。
    “呵呵,你可以不信任我,但是你不能懷疑我的咒殺之術,要是你覺得我的咒殺之術不行,咱們現在可以試試。”盤鳩上人陰陰笑道。
    天瑯上人沒有說話,他只要是回到自己的洞府之中,就不懼怕這盤鳩上人,但是現在嘛?還是不要和他沖突的好。
    “阿嚏!”
    張嘴打了一個噴嚏的盤鳩上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困色,只不過這一絲的困色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上人是有點累了,不如休息一下。”地皇大帝關心的說道。
    “謝謝大帝關心,我沒有什么事情,等我滅殺了這鄭鳴之后,在休息一番不恥。”盤鳩上人揮動衣袖,傲然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