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352 命運長河


    本命圣石是何物,鄭鳴并不清楚,當他接過貴六那塊只有嬰兒拳頭大小,但是在撫摸之間,卻有一種醉人感覺的石頭時,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異色。??
    雖然這塊石頭一樣的東西在抗拒他,但是在和這塊石頭接觸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卻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特,他覺得自己好似感應到,在那冥冥的天地之中,有一條深藍色的大道,貫通在有無數大道支撐的天地之中。
    而整條大道的力量,好似可以讓手持圣石者隨意的借用一部分,嗯,應該是一小部分。
    “這圣石是怎么來的?”鄭鳴看著貴六,輕笑著問道。
    貴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沉吟,不過當他看到鄭鳴臉上的不爽之色,頓時老實了下來,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是鄭鳴求著自己問為什么,而是自己要在鄭鳴的手中討命。
    可以說,鄭鳴就是自己的老板,面對一個隨時決定自己生死的人,自己還這般的討價還價,實在是夠二缺的。
    “大人,我乃是開天辟地的第一批生靈!”
    聽貴六這么一說,鄭鳴的心中一動,他朝著貴六一拱手道:“哎呀,看來我還真的有點有眼不識泰山啊!”
    貴六快的捂臉道:“大人您就不要和我開玩笑啦,呵呵,我這等人,怎么能夠和您相比呢?”
    “您雖然沒有圣石,但是卻是憑借著自己的手段,硬生生的開辟出自己大道的人物。”
    說到此處,貴六不知道是不是要拍鄭鳴這個新老板的馬屁,臉上全部都是敬佩之色的道:“大人,雖然現在為了天庭,罵你的人不少,但是實際上,佩服您的更多。”
    “這圣石,乃是開天辟地之時,由天地母胎之中破碎而出的十二道先天不滅靈光所化,那十二道先天不滅靈光,怎么說呢?它們支撐起了整個天地。”
    鄭鳴沒有在這個時候插嘴,他靜靜的等待著貴六說下去。而那貴六接著道:“十二道先天不滅靈光,有的演化成天地至寶,有的演化成無上的法則,還有的……”
    “其中有一條,在虛空之中破碎,化成了各種各樣的圣石!”貴六說帶此處,臉上帶著一絲自得的道:“當年老龜正在曬太陽,被這塊圣石砸中,也就有了今日的位置。”
    老龜,鄭鳴這個時候,才明白這貴六,竟然是一頭開天辟地的出生的老龜。
    傳說之中,開天辟地之時,屬于龍鳳麟龜的,不都是強者嗎?這貴六雖然是小圣,但是鄭鳴怎么也無法將他和至強者聯系起來。
    “大圣也是因為圣石嗎?”鄭鳴問出了這個他無比關心的問題。
    貴六的脖子哆嗦了一下,雙手快的舞動道:“我的爺,您可不要再說了,這要是被大圣們感應到你在打聽他們的跟腳,咱們可都是……”
    “小人也不知道,但是小人知道,亞圣和我們小圣,實際上是一樣的,只不過他們比我們的圣石,要大一點而已。”
    大一點的圣石,鄭鳴看著那顆泛動著神秘光澤的圣石,心中念頭快的反轉。
    “大人,您可不要胡思亂想啊,這圣石雖然可以掠奪,但是……但是只要是寧死不屈,在臨死的時候,還是可以將這塊圣石爆碎的。”
    “當然,圣石在我死之后,還是會出現,但是它究竟出現在什么地方,誰也不知道,您殺了我,那就是殺了一個對您忠心耿耿的下屬啊!”
    看著貴六搖頭晃腦的樣子,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他朝著貴六擺手道:“你貴六如此的老實,我又如何會要你的性命。”
    “這圣石,我該如何下禁止?”
    貴六看著鄭鳴的笑容,有心說一些錯誤的東西,但是不知道怎么著,他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如果他在這個時候耍花槍的話,恐怕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最終,貴六老老實實的,將一個禁止圣石的辦法告訴了鄭鳴。
    只要鄭鳴愿意,催動這個禁止,圣石就會破碎,和圣石幾乎是一體的貴六,也就是死路一條。
    在鄭鳴重新將圣石還給貴六的時候,這只開天辟地之時的第一批生靈,在面對鄭鳴的時候,已經顯得越加的恭敬。
    “大人,那天瑯上人是在世可惡,目無余子,好似整個天下,都欠他錢似得,要不是天庭正在用他,我們幾個都像好好的收拾他一番。”
    “您讓他的大五行逆轉神光陣功虧一簣,實在是大快人心,那家伙這個時候,一定是哭都找不到地方。”
    “嘖嘖,大人,這小碗名為太陰碗,乃是一件和小人的龜甲異樣的至寶,嘖嘖,此碗可以溝通太陰之力,匯聚太陰長河,對敵之時,無論是攻擊還是防身,都是……”
    “焱炎珠,這可是南岳上人的命根子,奶奶的,要不是地皇大帝作保,南岳上人絕對不會將這珠子拿出來。聽說這珠子之中隱含著十三種無上道火,施展開來,可以毀天滅地啊!”
    “大人,這顆果子,可是支撐天地的神木,在被斬斷之前,唯一結出的果子啊!”
    “說它是天下木靈之祖,也不過分,真不知道那天瑯上人,從什么地方將他給借過來的。”
    “庚金斬魄刀,天下九大神刀之一,乃是天刀亞圣的兵器,想不到也落進了大人的手中。”
    在貴六將一件件至寶拿到手中賞玩,并一一說出他們的來歷之后,鄭鳴覺得這個家伙,還算是有一些用處。
    “走吧,咱們回轉大倫山。”鄭鳴說話間,一揮衣袖,朝著歸元大世界的方向而去。
    回到歸元大世界之中,貴六的身份,讓大倫七子眾人吃驚不已。雖然鄭鳴說,這是自己的仆役,但是感受著貴六身上那磅礴無比的圣者之力,陳東明等人還是一個勁的冒汗。
    而隨著鄭鳴的回歸,兩大陣勢的碰撞,更是傳遍了整個歸元大世界之中。
    這一下,本來還對鄭鳴存在著一些擔憂的歸元大世界強者,一個個都放下心來。如幽明亞圣這等和鄭鳴沒有什么交情的人,依舊閉關不出,而利劍上人、摘星上人等和鄭鳴交情不錯的小圣,直接表示祝賀。
    鄭鳴這些時日,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那新得到的厚土葫蘆上,他有一種感覺,這冥冥之中的五個葫蘆,和自己的關系非同小可。
    只要將這第四個葫蘆鍛煉成功,那么關于第五個葫蘆的消息,就會映現在自己的心頭。
    到那個時候,自己多出的,就不是一件至寶那么簡單。
    時光荏苒,轉眼三個月飛馳而去。這一日,鄭鳴正在溫養被自己祭煉的厚土葫蘆,就覺得自己的心潮一陣的澎湃,甚至他覺得,自己的心神,都有一種要飛出去的感覺。
    這不對!
    雖然鄭鳴沒有成為圣者,但是他畢竟是使用過太上道祖的英雄牌的人物,在剎那功夫,就感應到了身體中出現的問題。
    神念閃動之中,鄭鳴直接催動和自己心神已經有一些聯系的太宇之塔,用太宇之塔定住自己四周的虛空。
    而他的心神,也映入了太宇之塔的顛峰之處。
    透過太宇之塔的力量,鄭鳴感到,在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正從虛空之中,朝著他瘋狂的涌來。
    正是因為這股力量的存在,所以自己才會心血澎湃,也正是因為這股力量,自己的心神才差點飛出去。
    如果心神飛出,自己的身體就算是存在,恐怕最終也只剩下一個軀殼。
    鄭鳴不是傻子,瞬間就明白,自己這是被人給暗算了,那詭異的力量,還在不斷的朝著自己所在的位置涌來。雖然這股力量現在在太宇之塔的隔絕之下,暫時難以如何自己,但是一直催動太宇之塔,也不是一個辦法。
    他沉吟了瞬間,就再次催動太宇之塔,雖然現在太宇之塔的力量,他也只是能夠催動很小一部分,但是這很小的一部分,對于一些事情來說,已經足夠了。
    百萬里之外,一座通體都是用黑色石頭擺布而成的祭壇,正漂浮在虛空之中,這祭壇的正中心,一個身穿黑色衣衫的老者,正盤坐其上。
    而在老者的對面,是一面詭異的六角旗子,此時的旗子上,不但有鄭鳴的名字,而其還有鄭工玄、端陽英,以及鄭家上溯十八代祖先的名字。
    這是什么?
    “叱!”老者在掐動法訣一會之后,陡然睜開了眼眸,隨著他一聲低喝,一根針,從老者的手中,直接朝著那棋子射了過去。
    就在這旗子射動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一顫,一股兇厲至極的力量,直接從命運的虛空,朝著自己瘋狂的沖擊過來。
    感受著那兇厲的力量,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厲色,如果不是太宇之塔定住他四周的虛空,恐怕著一股力量,就會沖到他的身軀之中。
    鄭鳴的身軀是巫族之體,強橫無比,但是這之時在**防御上,而這股力量,卻是透過無盡的命運長河,直接將毀滅之力,注入到鄭鳴的深念之中。
    這做法之人,顯然是要鄭鳴的性命。
    找出做法之人,并不困難,但是現在,對鄭鳴而言,最重要的是解除這些咒殺,特別是關于他家人的咒殺!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