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351 卻之不恭

  天瑯上人的心頭,實際上也有一些疑惑,從前些時候進陣的情形來看,那座充滿了星辰之力的陣勢,比之他的大陣,并沒有太大的差距。
    雖然在最終的碰撞之中,那滿天星斗的陣勢,一定會敗在他天瑯所布置的大五行逆轉神光陣下,但是像現在這般的情形,還是讓天瑯上人有一種不是太好的感覺。
    可是面對這種質問,天瑯上人絕對不會承認,他冷冷一笑,故作傲然的道:“如此,閣下是覺得我本事不行了,如果是這樣,不如道兄您入我的大五行逆轉神光陣之中,嘗試一下我的陣法如何?”
    這句話,天瑯上人說的殺氣騰騰,那質疑的圣者,臉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
    看到那圣者不說話,天瑯上人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是要宜將剩勇追窮寇,所以冷笑一聲,繼續譏諷道:“一些人,什么都不知道,還胡亂說話。”
    “我這……”
    就在他準備吹兩句的剎那,陡然他們所處的無盡虛空,直接變成了赤紅色。
    赤紅色的光芒下,就算是天瑯上人這等的存在,都覺得自己的身上一熱。
    修為達到了圣者的境界,別說天氣熱,就算是將他們放在地火巖漿之中,也不會有絲毫灼熱的感覺。
    可是現在,天瑯上人和地皇大帝等圣者,都有一種渾身冒汗,甚至是想要將自己身上衣衫拔掉的沖動。
    這不正常!
    也就是一個剎那,天瑯上人就反映了過來,他扭頭朝著發出赤紅色光芒的方向看去,就見一輪紅色的大日,從虛空之中,轟然朝著他們砸來。
    大日如球,只不過這球,實在是太大,足足上萬里方圓的大日,猶如流星,浩浩蕩蕩而來。
    貫通大道,可以撕裂星空,破碎星球,但是此時,面對這轟然砸來的大日,天瑯上人真的沒有將這星球撕裂的沖動。
    因為,這大日,他并不是用虛幻的太陽真火凝集而成,而是一輪真正的隱含著無盡太陽真火的太陽。
    從九天之上牽引而來,轉變了方向的大日。與其同時,又是一股冷意從冷外一側傳來。
    這冷意并不是那種瞬間冰寒入骨的冷,而是一種從人內心深處發出的,讓人顫抖不已的冰冷。
    又是一個巨大的光球,從遠處飛馳而來,這巨大的光球大小和那大日差不多,而撞擊過來的速度,好似更加的快了幾分。
    “快走!”
    喊出這一句的天瑯上人,快速的揮動衣袖,直接將自己的彼岸舟祭起。踏在彼岸舟上的他,根本就不等待還沒有上舟的人,瘋狂的朝著外面逃逸而去。
    日月分屬兩儀,而兩者現在,還在互相吸引,如果在兩者之間被碾壓,那后果可想而知。
    不但是天瑯上人,地皇大帝等人,幾乎在天瑯上人大吼的剎那,就騰空落在了那彼岸舟上。
    “大帝,等我!”一個離的比較遠的圣者,看到彼岸舟竟然在這一刻發動,大聲的吼道。
    他的速度很快,并不比聲音慢多少,可是,就在他聲音落地,人也要到了的時候,那彼岸舟已經快速的跨越而去。
    也就是一個瞬間,彼岸舟就從日月交輝之間,跨越而出。也就在這一刻,那滾滾猶如真實的大日和寶月,在虛空之中碰撞,無邊的力量,朝著五行之力,直接就沖了過去。
    “轟轟轟!”
    陰陽之力拼命的沖擊,也就是一個剎那,旋轉的五行之力,就崩碎開來。
    也就在五行之力破裂的瞬間,鄭鳴詭異的出現在了那黃色的厚土葫蘆后面,一伸手,就將土黃色的葫蘆,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葫蘆震蕩,地皇大帝留在葫蘆之中的神念,感應到了土黃色葫蘆已經落入他人之手,想要通過心神,將那土黃色的葫蘆,重新收納回去。
    但是很可惜,他的心神雖然不弱,可是和鄭鳴比,還是有一點的差距。
    所以那枚葫蘆,最終還是留在了鄭鳴的手中,半點也沒有逃逸出去。
    五行崩潰,不論是黑色的小碗,還是那充滿了殺戮之氣的長刀,都化作一道道虹光,想要離去。鄭鳴那里能夠容忍這些至寶離去,機會難得啊!
    將厚土葫蘆直接鎮壓在自己的青木葫蘆之中,鄭鳴衣袖揮動,七寶妙樹就出現在手中。
    寶樹刷動,直接將那黑色的小碗圈住,小碗上這一刻顯示出了一個人臉,這是一個看上去還算是美麗的女子,她聲音中帶著威脅的道:“放我寶物歸去,不然不死不休!”
    面對這種威脅,鄭鳴冷笑,他手中的七寶妙樹朝著那小碗重重的擊打了一下。美麗女子留在小碗之中的神魂,就被直接敲滅開來。
    飛速逃離的彼岸舟上,一身黑衣的美麗女子,直接吐了一口鮮血。雖然她乃是小圣級別的存在,但是那小碗里面,有她的本命元靈。
    而且還是三分之一的本命元靈。
    現在本命元靈被滅,女子的修為,就下降不少,更重要的是,她失去了自己最強的至寶。
    “鄭鳴,我黑紗和你不死不休啊!”
    地皇大帝對于這個叫做黑紗的女子,眼眸中多的是關切,他沉聲的道:“怎么了?”
    “怎么了,我的太陰歸元碗,落在了那廝的手中。”
    太陰歸元碗五個字,讓在場的人臉色都是一變,特別是幾個借出自己寶物的人,臉色更是難看。
    “噗!”一個身穿火紅衣衫的男子,嘴中也吐出了一口精血,他雙眸赤紅,一道道赤紅色的火焰道紋,在他的身邊,回家成為了一片的火海。
    “孽障啊孽障,我和你不死不休啊!”
    催動著彼岸舟的天瑯上人,此時根本就沒有時間理會那些咆哮的圣者,因為他的損失,同樣很大。
    他在拼命的召喚著自己的陣圖,希望陣圖能夠快點回來,但是他等來的,卻是自己留在地上的陣圖上的元靈,被鄭鳴直接斬滅的情形。
    “天瑯兄如此厚賜,在下卻之不恭啊!”
    聽著這句話,天瑯上人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感覺,自己的大五行逆轉神光陣,竟然被人當成了送寶的童子,這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可是,日月兩顆大星的碰撞,已經讓方圓萬里,都形成了一片混沌毀滅之域,就算是他天瑯上人,在這一片詭異的域中,也不敢說自己就能夠活得下來。
    畢竟,這股毀滅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
    強大到,就算是他們這些圣者,都有一種墜落的恐懼。在這一片充滿了毀滅的域中,大道已經消失,沒有了大道的支持,他們這些貫通了大道的圣者,如果沒有了大道的支撐,同樣有墜落的危險。
    “鄭鳴,這等深仇大恨,我天瑯已定百倍奉還!”
    對于天瑯上人的吼聲,鄭鳴并沒有在意,此時的他,正用一種貓捉老鼠的目光,看著一個那倒霉的,沒有踏上彼岸舟的圣者。
    這是一個面容有些猥瑣的男子,兩撇小胡子,在加上只有五尺的神采,很是難以將他和一個圣者聯系起來。
    “鄭鳴道友,我這一次認栽行不行,只要是道友能夠繞過我這一次,我立即離開天庭,揮刀我修煉的八寶池中千年不出,哈哈,咱們也算是結一個善緣。”
    八寶池,鄭鳴沒有怎么聽說過,他也不準備繞過此時,日月兩個主星之力,可以說是周天星辰大陣最主要的殺招,太陰太陽兩顆大星的碰撞,就算是大圣,也要退避。
    只不過這種招式,也不能胡亂使用,如果使用的太多,那周天星斗旗幡,都要破損。
    “那你去死吧!”鄭鳴說話間,手中法訣掐動,無數的星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片劍網,朝著這小圣瘋狂的碾壓而下。
    與此同時,李英瓊和周輕云同時沖虛空之中先露出來,她們兩個的戰力雖然不高,但是手中的兩柄殺戮至寶,卻在此時讓她們擁有屠圣的力量。
    那五尺身高的男子,看到這種情形,臉色頓時大變,他快速的朝著鄭鳴拱手道:“道友,你又何必趕盡殺絕,只要道友饒我一次,我一定厚報啊!”
    可惜,此時鄭鳴要得不是他的厚報,手中法訣剛剛掐動,那男子已經沉聲的道:“道友,我貴六任您趨勢一百年,饒我一次如何?”
    一百年,對于圣者而言,那只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這個人說讓自己驅使一百年,那就是在糊弄自己。
    “殺了你,得到的好處應該更大。”鄭鳴陰冷的聲音響起:“更何況,天地間再墜落一個圣者,也能夠讓我揚名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不敢和我做對。”
    “你還是去死吧!”
    “大人饒命,我愿意送您本命圣石,只要您饒了小的這一命,我就是您永遠的下屬。”
    那貴六大聲的說道:“您雙拳雖強,難敵四手,只要您饒了我,您就多一個小圣級別的下屬啊!”
    “而且您拿著我的本命圣石,也不怕我背叛,不然您只要一念之間,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貴六的話,讓鄭鳴陷入了沉吟,他覺得自己多一個下屬,好似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畢竟,這可是一個小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