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349 大五行逆轉神光陣

  天瑯上人的到來,讓在場的圣者,都吃了一顆定心丸,在偌大的天地之中,天瑯上人對于陣勢的研究,那可是數一數二,甚至有人說,就算是大圣級別的存在,都對天瑯上人青睞有加。
    眾人坐定之后,地皇大帝就快速的將他們在大陣之中遇到的情況說了一遍,而其他圣者,則將自己在大陣之中遇到的情況,也說了一遍。
    “無數星辰么?這應該是催動星辰之力的陣法,倒也不是太難!”那天瑯上人淡淡一笑,眼眸中充斥的,是自傲,是自信。
    “如此,就請天瑯兄和我等一起,進入歸元大世界,誅殺鄭鳴此獠!”地皇大帝聽到天瑯上人如此說,神色之中,頓時充斥著歡喜。
    天瑯上人并沒有推辭,他目視著遠處道:“也好,早日解決,也好早日歸去。”
    說話之間,天瑯上人一揮衣袖,那葉被他收起的扁舟,再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此乃我的至寶彼岸舟,咱們盡可以坐此舟進陣一觀。”
    對于天瑯上人這坐舟,在場的人本來并沒有怎么在意,但是聽到天瑯上人的話,卻讓不少人的臉上露出吃驚之色。
    彼岸舟代表的什么,他們自然清楚,這是一樣頂級至寶,可以瞬間萬里不說,在遇到危險之時,更能夠直接跳過危險之地。
    可以說,這是一件讓亞圣都眼饞至極的寶物。
    “早就聽聞上人的手中有一件至寶名為彼岸舟,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地皇大帝率先上了彼岸舟道:“這一次,就請上人用此物,送我等進入大倫山。”
    地皇大帝最后說道大倫山三個字,絕對是殺氣騰騰。現在地皇大帝心中最想的,就是踏平大倫山。
    “小事一樁!”天瑯上人說話間,朝著那彼岸舟一指,本來只有十幾丈的的舟身,瞬間脹大成了百丈。
    飛舟騰空而起,轉瞬之間,就已經進入了鄭鳴布置的周天星斗大陣的區域。此時進入大陣的天瑯上人等,一點都不掩飾,自然瞞不過鄭鳴的探查。
    鄭鳴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速度超越了閃電的飛舟,他隱隱約約的從這飛舟上,感覺到了一股和自己得自金蓮大圣那石橋的相似的氣息。
    雖然這飛舟,比自己的石橋要差上很多,但是這種氣息,卻是相似的。
    地皇大帝他們這一次入陣,絕對是有些把握,要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敢入陣。而此時,最吸引鄭鳴目光的,就是那站在飛舟最前方的男子。
    男子傲然而立,一如天地之中的神靈,看著這身影,鄭鳴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的冷色。
    “破!”就在彼岸舟從一座星辰前掠奪的瞬間,天瑯上人手中結印,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小小的星辰點去。
    這星辰并不是太起眼,和那些巨大的星辰相比,它只是一個塵埃,但是隨著男子的手印,小小的星辰之中,就出現了一個手持陣旗的鄭鳴分身。
    身穿紫衣的鄭鳴分身手中星辰旗幡揮動,一片星辰之火騰空,朝著那法印撞了過去。也就是兩者碰撞的瞬間,天瑯上人朝著那星辰一指道:“打碎它!”
    不用地皇大帝開口吩咐,立即就有一個亞圣雙手揮動,一直巨大的手掌,破開虛空,重重的擊打在了那分身所在的星辰上。
    鄭鳴的分身騰空而去,但是那星辰,卻被直接從九天落下的大手,重重的拍成了碎粉。
    看著鄭鳴那要離去的分身,地皇大帝就要動手,但是天瑯上人卻朝著他一擺手道;“這只是一具分身,道兄稍安勿躁!”
    說話間,天瑯上人靜靜的看著鄭鳴的分身離去,這才將目光落在了那破碎的星辰之處。
    破碎的星辰之處,一個星辰正在成型,只不過這星辰成型的時間,并不是太快。
    鄭鳴對于天瑯上人,此時也多了幾分的關注,雖然此人的出手,對于周天星斗大陣,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損失,卻也算是找對了周天星斗大陣的一個陣眼。
    毀掉陣眼的話,那就比其他衍生出來的星辰,難以恢復。
    “天瑯道兄……”,有人想要問天瑯上人話,但是他剛剛開口,就被地皇大帝給攔住了,地皇大帝示意所有人安靜,不要打擾天瑯上人。
    “好陣法!”好一會,天瑯上人長長的感慨了一聲,他朝著虛空之中一抱拳道:“鄭兄,可否出來一見。”
    鄭鳴笑了笑,一步從虛空之中跨出,淡淡的看著天瑯上人道:“閣下如何稱呼?”
    “在下天瑯,對于道兄的陣法很是佩服,如果在下沒有看錯的話,這陣法乃是有周天星斗之力匯聚而成,以太陰太陽二星作為陣眼,以至寶輪回盤鎮壓虛空而成。”
    天瑯上人一開口,就直指周天星斗大陣的本源之所在。
    “道兄說的不錯,這周天星斗大陣確實以太陰太陽二星作為陣眼。”鄭鳴此時無比的坦然。
    那天瑯上人淡淡一笑道:“雖然道兄你這陣法很強,但是這要分對誰,我勸你還是收了陣法,向天庭投降,說不定能夠擾你一命。”
    “不然,由我出手破陣的話,那可就是玉石俱焚了。”
    聽著天瑯上人話,鄭鳴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雖然他這周天星辰大陣,比之天庭之中那正版的周天星辰大陣還有一些差距,但是這差距可不大。
    作為天庭的守護陣法,就算是大圣級別的存在,在面對這種陣法的時候,都要忌諱三分。
    此人竟然敢如此說。
    就算是此人真的有本事又如何,自己還不信他能夠破的了這周天星辰大陣。
    鄭鳴不是對這周天星辰大陣有信心,而是對從混元鐘上參悟出此法的東皇太一有信心。這天瑯上人也許有些本事,或者他還有不少的本事,但是他能夠強的過圣人嗎?
    作為鎮壓天庭氣運的陣法,就算是圣人,在遇到之后,也要退避三舍,天瑯上人雖然看透了這陣法的虛實,但是他要想破這諸天星斗陣,鄭鳴真的不相信。
    “呵呵,要是天瑯上人你真的有這個把握,那我就只說一句,歡迎來破陣。”
    鄭鳴表現的無比的淡然,但是天瑯上人的臉色卻是一變。作為整個歸元大世界最通曉陣法的圣者,天瑯上人可是有著自己的驕傲。
    就算是神皇大帝,在面對他的時候,也要稱呼他一聲天瑯道兄,為了請他出手,更是親自到了他閉關之地,恭敬的請求。
    這鄭鳴,自己對他如此的客氣,他竟然敢如此張狂,實在是可惡!
    “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鄭鳴,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我了,三日之后,我就來破你這陣法,到時候,可不要怪我下殺手。”
    天瑯上人手指著鄭鳴,眼眸中滿是不屑的道:“見了棺材掉淚,就晚了!”
    鄭鳴看著一臉傲然的天瑯上人,心中也覺得很是不爽利,雖然他不知道這家伙打算如何破自己的陣法,可是這不重要,這周天星辰大陣,他還真的不信天瑯上人能夠破了。
    按照鄭鳴的估計,就算是天瑯上人等人有彼岸舟,自己只要是催動陣法,同樣能夠在他們之中,留下那么一兩個。
    但是現在,聽著天瑯上人這張狂的話語,鄭鳴也懶得在收割一兩個無關緊要的小圣性命。
    “好,那三日之后,我就在這大陣之中,恭候你來破我的周天星辰大陣。”
    天瑯上人臉上帶著不屑的哼了一聲,而后調轉彼岸舟,朝著虛空直沖了出去。
    “上人,您真的有把握破這大陣么?”一個天庭的圣者,關切的朝著天瑯上人問道。
    對于這個問題,天瑯上人很不爽,他狠狠的朝著那問話的男子看了一眼,而后冷冰冰的道:“如果我沒有這個把握,我剛才的那些話,豈不是放屁。”
    這句話,讓那位天庭的圣者討了一個沒有趣,雖然他很不爽天瑯上人這種態度,但是此刻,他卻不敢和天瑯上人鬧掰,畢竟破陣還需要天瑯上人。
    “上人,有什么我們需要做的嗎?”地皇大帝朝著那問話的圣者看了一眼,而后笑吟吟的朝著天瑯上人說道。
    天瑯上人沉吟了瞬間道:“這天地陣法,最終還是離不開五形的生克,這鄭鳴的陣法說起來很不凡,但是我準備給他來一個以陣破陣。”
    “相信諸位一定聽說過大五行逆轉神光陣,這一次我就準備運用這大五行逆轉神光陣,來破除鄭鳴的周天星辰陣。”
    大五行逆轉神光陣!
    天瑯上人的話一出口,不少人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驚駭,很顯然,他們對于這陣法,還是有些熟悉的。
    “大五行逆轉神光陣,可以讓一切分解,用這陣法對付周天星辰大陣,實在是最好不過。”地皇大帝說話間,手指朝著虛空一指道:“有什么需要,上人盡管說,只要是我們天庭能夠做到的,一定讓您滿意。”
    天瑯上人搖了搖頭道:“報酬之類的,先不要說,我這里還缺少幾件東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可以鎮壓五行之中后土的先天靈寶。”
    “當然,寶物的品質,直接關系到大五行逆轉神光的威力,希望諸位重視。”
    地皇大帝沉吟了瞬間,昂起頭來道:“我的手中,倒是有這樣一件至寶厚土葫蘆,要是道兄需要,我就借給道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