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1347 百萬天兵百不留一

  尋人破陣么?
    鄭鳴目視著蒼穹之外的百萬天兵,眼眸中的殺意磅礴如雪,他不是束手待斃之人,更不是空口仁義之輩。
    這些天兵,如果自己敗亡,那么他們就會殺傷大倫山,將在自己熟悉的人,自己的親人,統統的誅滅。
    他們既然來到大倫山外,他們既然來殺人,那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一個個念頭閃動的鄭鳴,輕輕的端起自己的酒葫蘆,重重的喝了一口。
    也就在這一口酒入喉的瞬間,鄭鳴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虛空之上,出現在了周天星斗大陣之中。
    一道道身影,隨著鄭鳴本體的出現,出現在了諸天星辰之上,他們乃是鄭鳴的分身,雖然此時的他們,一個個都只參悟了一條神禁,但是手持周天星辰旗的他們,一個個修為,卻直追圣君。
    鄭鳴的目光,落在了分別手持日月星辰主旗的分身身上,這兩個分身,一個赤紅如日,一個冰冷如月,兩個分身的四周,婆娑世界閃動,就好似兩輪巨大的日和月。
    “出發吧!”鄭鳴說話間,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儲物手鐲,那輪回盤瞬間擴展三千丈,隨即融入了整個星辰大陣之中。
    輪回盤轉換虛空,用于星斗大陣,實在是不比河圖洛書差上多少。
    對于鄭鳴而言,這輪回盤雖然強大,但是要比起來,鎮壓星辰大陣的鎮眼,最好的選擇,實際上還是那太宇之塔,如果用太宇之塔鎮壓陣眼,這周天星斗大陣,就算是天地亞圣齊出,也破解不了。
    但是太宇之塔實在是太過耀眼,鄭鳴知道只要是太宇之塔出現,就算是大圣級別的存在,也要不要顏面的參加爭奪。
    所以他選擇了輪回盤。
    三百六十個分身,幾乎同時晃動諸天星辰旗,也就是一個剎那,那諸天的星斗,就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而一個剎那的功夫,這些星辰,就出現在了天庭的大軍駐扎之地。
    百萬大軍,有修煉的,有值守的,有談天的,甚至還有交易各種寶物的……
    因為不用休息,所以這些天兵比起人世間普通的軍隊,就顯得自由的很,但是現在,他們一個個的神色之中,都充斥著沉重。
    畢竟,這一戰很不利。
    雖然那大陣,有大帝們操心,根本就用不著他們管,但是現在這種僵持的狀態,同樣不是他們需要的。
    甚至,他們之中不少人都感到壓抑。
    “這大陣,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被破呢?哎,早知道如此,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在洞府之中修煉,跑到這里只是想要乘機撈點意外之財,卻沒有想到……”
    感慨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的眼眸中,充斥著兇厲之色!
    這男子的同伴,是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女子,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誰知道事情會成為這樣。”
    “不過這樣的話,你以后還是少說,聽說大帝已經發布了命令,有亂軍心者,殺無赦!”
    隨著女子的話,在沒有人開口,他們都清楚,越是這個時候,軍令越是執行的嚴格,他們要是真的觸犯了軍令的話,說不定真的就會被斬殺。
    如果因為觸犯軍令而被斬殺,那么對它們而言,實在是冤枉至極。
    “你們說,鄭鳴會不會進攻咱們?”一個看上去年輕一些的天兵,朝著自己的同伴問道。
    這個問題,頓時惹得了一陣的笑聲,雖然三個圣者墜落在鄭鳴的大陣之中的,但是對于這些天兵們而言,他們絕對不相信,鄭鳴會進攻他們。
    他們是百萬天兵,他們可是……
    “嗖嗖嗖!”
    一陣的顫抖,從虛空之中傳來,在這顫抖之中,這些天兵就覺得天地都開始崩潰,他們昂頭朝著虛空看去,就見虛空之中,無數的星光,直落而下。
    這些星光,一如一柄柄長有萬丈的巨劍,橫掃而下。
    劍光所在,他們布置在營地四周的防御陣法,就好似紙做的一般,直接被斬破。
    “啊,這是什么?”
    “快跑,是星辰破碎劍光!”
    “怎可有如此強大的星辰破滅劍光,快走啊!”
    各種充滿了恐懼的吼聲之中,無數的天兵,就好似沒有頭的蒼蠅,瘋狂的朝著四面八方沖去,對于這些天兵而言,現在的他們,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至于其他的,并不在他們考慮的范圍之中。
    天兵們跑得很快,但是那無數的劍影,籠罩的范圍實在是太大,只要是被劍影所籠罩的身影,幾乎一個瞬間,就被斬殺的干干凈凈。
    “帝君,帝君快來救我們啊!”有天兵在看著那森森的劍光將自己的護身光罩化成碎粉的剎那,悲聲的喝到。
    “諸位上人,快來救我們啊!”
    普通的天兵并不是不想自救,但是在這無數的劍光之下,他們一個個都好似天地之中的螻蟻。
    一個螻蟻,怎么可能反抗得了天地之力,所以他們只能夠將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地皇大帝等人的身上。
    但是那些修為達到了神禁的強者,卻是給自施展手段,有的強者直接化身金色的巨鳥,騰空之中,就是萬里。
    可惜的是,萬里雖然很遠,依舊沒有逃脫那一道道星辰劍光的籠罩范圍,在這充滿了毀滅氣息的劍光中,那猶如真金鑄造的巨鳥身軀,被直接斬成了兩斷。
    “你們不能殺我,我乃是帝君的門徒,我乃是大帝的侄孫,你們殺了我,那就是……”一個武者拼命的催動著自己頭頂的玉印,一邊大聲的叫嚷。
    他的玉印在破碎的瞬間,更是出現了一個老者的模樣,這老者開始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憤怒,但只是瞬間的功夫,老者好似就已經明白,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
    “這位道友,有話好好說,只要道友能夠饒恕我這位侄孫,老朽愿意和道友……”
    老者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劍光已經攪下,那玉印瞬間崩潰,處于玉印之下的年輕人,更是死于非命。
    “大帝們已經逃了,快走啊!”
    “走不了,我已經走出了上萬里,還是在這一片星空之間,咱們這一次,跑不了了。”
    “該死的地皇大帝,我們為他而戰,他竟然不戰而逃,這天庭,實在是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道道劍光,依舊在瘋狂的下落,而隨著那些下落的劍光,一片片猶如銀色的火焰,出現在一道道劍光的縫隙之間,隨著這些火焰的出現,又有無數的天兵,被這銀色的火焰化成飛灰。
    “是星辰極炎,咱們擋不住的,快快躲閃啊!這可以能夠將一座星辰,都燃燒成為飛灰的東西啊!”
    被星辰火焰籠罩的天兵天將,實際上是冤枉了地皇大帝等人,在那無盡的星辰劍光籠罩的瞬間,地皇大帝想到的就是他們這些天兵。
    雖然天兵一個個修為也并不是太出眾的,但是對于地皇大帝等天庭的高層而言,一個個天兵,就是他們天庭的基礎,如果沒有了這個基礎,天庭也就完了。
    可惜的是,隨著那周天星辰大陣的展開,本來距離他們只有百丈多遠的天兵,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地皇大帝帶著幾個親信發現,自己等人,正處在無盡的星辰深處。
    這些星辰,一個個大有萬丈,星辰和星辰之間的距離,更是給人一種一眼看不到邊的感覺。
    處在這無盡的星辰之間,地皇大帝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第一時間,就要撕破虛空。
    但是周天星辰陣的虛空,可不是那么容易撕碎的,在他說的手掌撕在虛空之中的時候,就碰到了一個破碎虛空而來的星辰大手,兩者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地皇大帝的身軀,在虛空之中倒飛出去百丈,而那星辰大手,則在這碰撞之中,化成了飛灰。
    兩者看上去,是地皇大帝占據了上風,但是此時的地皇大帝并不是太輕松。
    他在明而對手在暗,如果找不出對手的很,那么他地皇大帝就會一直處在危險之中。
    也就在地皇大帝心中想著辦法的時候,一個身影出現在不遠處的星辰之上。
    看到這身影的地皇大帝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沖向了那屹立在星辰上鄭鳴的身軀。
    “轟!”
    兩者在星辰之中瘋狂的碰撞,也就是十擊之后,鄭鳴飄然而出,無盡的星辰深處,唯有地皇大帝。
    地皇大帝再次催動法訣,想要追擊鄭鳴,但是很可惜,此時映入他眼眸的,全部都是空空如也的虛空。
    再次準備撕裂虛空,但是這一次,地皇大帝增加了不少的小心,可是等他從無盡星空之中沖出來的瞬間,地皇大帝發現了讓他心驚的一幕。
    就在天庭百萬兵馬駐扎的地方,此時已經變的干干凈凈,別說大地上,就是虛空之中,都連半點的塵埃都沒有。
    百萬天兵,消失的無影無蹤。
    臉色變換之間的地皇大帝,快速的拿出自己的一枚玉符,掐動玉符的瞬間,他聽到了玉符那邊有人瘋狂的喊道:“大帝救我,大帝救我啊!”
    “都死了,他們都死了!大帝,百萬天兵,百不留一啊!”一個充滿了悲憤的聲音,在天地之中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