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345 虛空飄血

  
    圣落,虛空飄血!
    百萬天兵并沒有進入到鄭鳴的諸天星斗大陣之中,而鄭鳴的諸天星斗大陣,同樣也沒有將他們擴充進去。
    只要他們不進入歸元大世界,就不會落入遮天蔽日的諸天星斗大陣之中,自然也就不會有什么危險。
    “什么情況?怎么看不到了!”有天兵沉聲的朝著自己身邊的同伴問道。
    他身邊的同伴,同樣不明白是怎么一個情況的,但是不甘心說自己不知道,于是硬著頭皮道:“你連這都不知道,圣者之間的戰斗,咱們怎么能夠看到。”
    “哥,你說這一次,究竟是誰勝誰負?”有人輕聲的問道。
    “誰勝誰負,當然是我們天庭大獲全勝,那一鳴圣者雖然有些手段,但是你也知道,他那些手段應付一兩個圣者,是綽綽有余,但是現在,他應付的可是……”
    就在此人說話之際,一滴滴血雨,從虛空之中飄落,開始的時候,還有人驚詫以為是雨,但是一個瞬間之后,他們都驚恐的叫了起來。
    “血,虛空飄血!”
    “虛空飄血,有圣者墜落啊!”
    各種驚呼聲中,有人歡呼道:“鄭鳴墜落,天庭無敵!”
    這吼聲,瞬間傳遍了四方,本來還為圣者墜落而感到驚詫的天兵天將,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
    圣者墜落,在這個時候,墜落的圣者只能夠是鄭鳴,畢竟,他可是遭受了接近二十個亞圣和小圣的圍攻。
    二十個亞圣和小圣,這是一股何其強大的力量,在這種強大的力量面前,一個小圣,根本就沒有還手的余地。
    虛空的血越飄越多,但是天兵天將們的士氣,此時也達到了巔峰,他們歡呼雀躍,他們振奮不已,他們一個個都為這一次的戰斗,而欣喜若狂。
    畢竟,鄭鳴是一個強大的對手,現在,這么一個強大的對手,根本就不用他們出手,直接滅掉。
    以后的天庭,誰還敢與之匹敵!
    就在這一聲聲的歡呼中,有人突然道:“如果死的圣者是鄭鳴的話,為什么這些陣勢,還沒有消失。”
    這個問題一出,頓時讓那些歡呼雀躍的天兵,都愣在了哪里?他們能夠修煉到化蓮境之上,同樣都不是傻子,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自己的見解。
    墜落的圣者是鄭鳴,這在他們想來,幾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他們覺得,這種事情,沒有什么好疑惑的。
    但是,現在這個說話的人說的也是非常有道理的,如果死的是鄭鳴的話,那么……
    一個個念頭,在無數人的心頭翻動,但是此刻依舊有天庭的死忠弟子道:“這陣勢沒消,是因為諸位圣者還沒有開始破陣,只要諸位圣者出手,說不定這大陣,轉瞬之間就破了。”
    天庭的天兵在爭論,但是整個歸元大世界,此時卻一片的暗淡,血飄天地,這等圣者墜落的情形,在歸元大世界之中,幾乎直接就套在了鄭鳴的身上。
    雖然在歸元大世界之中,不少人都和鄭鳴不對付,但是看到鄭鳴這個圣者墜落在天庭之手,他們的心中,依舊不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特別是三眼大圣的門人,此時他們聚集在一起,觀看著天下飄血的場景,一個個臉色沉重。
    “意料之中啊!”封天澤看著幾個同門,眼眸中閃動的都是頹然。他是此后在三眼大圣身邊的人物,現在大圣閉關,自然就不用他伺候。
    他身邊聚集的,都是三眼大圣門下的三代弟子,那些二代弟子一個個都遵從三眼大圣的吩咐在閉關。
    “鄭鳴實在是有點不知進退!”一個面容秀麗,婀娜多姿一如神女的女子,傲然的說道。
    這個女子,在三眼大圣的門下,也有不少的追求者,可以說很是驕傲。封天澤一直也是這女子的裙下之臣,但是這一刻,他看著這說話的女子,有一點覺得當她面目可憎。
    真是頭發長見識短。
    “師姐,鄭鳴是有點不知進退,但是這一次,他代表的是咱們整個歸元大世界的顏面。同時,他代表的,也是咱們師尊的顏面。”一個頭發剪得只有半尺長短,整個人給人一種精明干練一如男子的女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意的說道。
    這女子的話一出,那姿容秀麗一如神女的女子神色就是一變,在整個三眼大圣門下,女弟子本來就少,她一直都沒有將這個猶如男人一般的同伴放在心上。
    但是現在,這個人不但公開指責自己,而且還這般的鋒利,讓她一時間氣憤不已。
    “天庭奉的是六位大圣的符詔,就算是它……,但是反抗天庭,那是亞圣都不敢做的事情,鄭鳴這是自己找死。”
    “星空一戰,他雖然很風光,但是現在血飄天地,還不是他咎由自取嗎!”
    此言一出,頓時四方平靜,封天澤如果是以往,絕對不會說出任何反對的話語,畢竟他還想在這個女子面前,留下好的印象,但是現在,他真的忍不住了。
    “師妹,你這話說錯了,天庭雖然有咱們的人,但是他從來都不是咱們主導的。”
    封天澤說到此處,聲音越加的沉痛:“雖然鄭鳴和我是敵人,但是這一次,我真的希望他能贏。”
    “他怎么可能贏,面對如此之多的對手,他根本就沒有贏得可能!”
    女子說完這句話,陡然感應到了什么,她昂首看天,就見天地之間,再次飄來了一片血雨。
    “天地飄血,還飄兩次,看來這鄭鳴……”猶如神女般的女子,想要說出一些譏諷的話語,但是再說了一半之后,就停了下來,她的臉上,更是露出了無比恐懼之色。
    而封天澤等人,同樣昂首看天,他們看著和剛剛有些赤紅色的血有些不同的暗紅色血,一個個臉上,充斥的不只是震驚。
    又一個圣者墜落了!
    天地飄血的情形,飄到了四天,飄到了九道,飄到了整個歸元大世界。
    大倫山天回峰上,陳東明在仰天大笑。
    不只是他再大笑,就算是阮香魚,也絲毫沒有風度的哈哈大笑,就好似一個瘋子。
    他們之所以大笑,是因為剛剛天地飄血的時候,他們都覺得的墜落的是鄭鳴,所以他們瘋狂的沖到了存放鄭鳴命鑒的天回峰,結果發現,鄭鳴并沒有任何的問題。
    鄭鳴還活著,那死去的圣者,不是鄭鳴!
    這讓陳東明不顧自己風度的大笑,也讓整個大倫山的弟子,陷入了歡呼之中。
    不管死去的人是誰,只要是死的不是鄭鳴,對于他們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勝利,所以他們高興,他們歡呼,他們想要表達自己的歡喜。
    而天地再次飄血,讓他們這種狂喜,一下子停滯了下來,直到有人好似用盡全身力氣喊道:“小師祖的命鑒完好無損,沒有一點損害!”
    隨著這句話,大倫山的眾人頓時輕松了下來,但是他們一個個同樣陷入了一種巨大的震驚之中。
    虛空一戰,他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通過兩次天地飄血,他們知道,這一次,死在大倫山外的圣者,已經成了兩位。
    而這兩個人,一定是死在鄭鳴的手中。
    庚昊亞圣、幽明亞圣等站在歸元大世界頂端的人看著兩次飄蕩在天地之間的血色,一個個陷入了沉吟之中,這個時候的他們,心中滋味,卻是駁雜無比。
    但是最駁雜的,是那些本來狂喜的天兵天將,兩次天地飄血和那讓他們摸不到絲毫頭緒的大陣,已經讓他們全部意識到,死去的圣者,并不是鄭鳴。
    “嘭!”
    虛空破裂的聲音之中,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天地之間,他身形雖然不算是狼狽,但是從他的神色之中,卻顯得有些惶然。
    “龜龍上人,里面是什么情況?”天將之中的一個八品王者,仗著膽子朝著那出現的身影問道。
    龜龍上人根本就沒有理會說話的王者,而是用冷冰冰的目光,看著兩種不同顏色,但是依舊飄蕩在天地之間的血海。
    那天庭八品王者雖然在下屬面前威風凜凜,但是面對修為遠遠超過他的龜龍上人,卻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他靜靜的站在一邊,等待著龜龍上人。好一會,龜龍上人這才道:“等一下地皇大帝出來,請幫我給他說一聲,這次受傷實在是太重,需要回去療傷,就不和他告別了。”
    說話間,那龜龍上人一揮衣袖,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龜龍上人走了,走的干凈利落。不管是天庭的八品王者,還是那些普通的天兵,都明白這位龜龍上人為什么離去。
    他們看得出,龜龍上人并沒有受多重的傷勢,之所以不回頭的離去,完全都是因為,龜龍傷人怕了。
    一個小圣,竟然被嚇破了膽,這里面的兇險,可想而知。
    也就在這王者為地皇大帝生出一絲擔憂的時候,又是一股血雨,飄灑在了天地之間。
    看著這彌漫的血雨,百萬天兵,在這一刻完全靜了下來,他們知道,又是一個圣者墜落了。
    而且這墜落的圣者,還不是鄭鳴!
    除了恐懼,更多的天兵,此刻的眼眸中閃動的還是恐懼,他們都開始為自己加入天庭的征討隊伍,感到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