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344 圣殤


    袁田鏵并不是開天辟地之時誕生的天地第一批生靈,他比這些得天獨厚的生靈,要晚上一段時間才出生。?
    這個時候出現在世上的生靈,雖然不能說一點好處都沒有,但是大多數,都已經和圣位沒有了關系。
    但是袁田鏵不一樣,袁田鏵不但成為了小圣,而且在小圣之中,也是佼佼者。
    之所有有這樣的成就,除了袁田鏵擁有一些他人難及的機緣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此人行事果斷,該出手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一些不屬于他的機緣,都因為他的果決,成為了他的機緣。這一次加入天庭的征討大軍,還真的沒有人要他袁田鏵出手,但是他還是來了。
    而他做來的原因,并不是因為他和鄭鳴有什么爭端,而是因為他覺得,天庭以后一定會號令天下,能夠和天庭交好,對他以后的展,有巨大的好處。
    至于鄭鳴和他有沒有仇怨,這些不重要。在袁田鏵看來,他要吃魚,就沒有必要問魚是不是愿意被吃。
    在紅蓮亞圣受傷的一瞬間,袁田鏵第一個沖了上來,并不是他和紅蓮亞圣有什么交情,更不是要為紅蓮亞圣報仇,而是他覺得,這個時候,是鄭鳴最弱的時候。
    獅子搏兔,傷要用全力,更何況鄭鳴是小圣,在和他戰斗的時候,出手就要攻其必救。
    但是,就在他古戈揮動,就要接近鄭鳴的時候,一顆星辰出現在了他的頭頂,這星辰的出現,并沒有阻攔袁田鏵對鄭鳴的進攻。
    對他而言,這星辰雖然出現的有點詭異,但是并不能阻礙他的出手,畢竟這種機會難道。
    但是當古戈揮動的瞬間,他暮然現,鄭鳴和自己的距離,竟然無限的在拉長。
    鄭鳴沒有動,這是袁田鏵可以肯定的事情,但是他和鄭鳴之間的距離,已經拉長到了萬里之遙。
    取人級于萬里之外,這種事情,對于小圣級別的存在而言,實在是再輕松不過,但是這種神通,也就是用在那些沒有達到圣者級別的存在身上在有用。
    同樣是圣者的修為,想要在萬里之外取人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當然,除非出手的是貫通完整大道的大圣。
    這是一種空間法門!
    心中念頭閃動的袁田鏵,還是不愿意放棄,畢竟鄭鳴手中的那根棍子,實在是太好了。
    袁田鏵已經想到,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那樹枝一般的東西,那么自己的修為和地位,就有可能再次的提升。
    對于這種機緣,他袁田鏵絕對不會放棄。
    催動自己所貫穿的大道,袁田鏵并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這同樣讓他安心不少。他催動自己最快的度,須臾之間,就是數十萬里的距離,消失在了他的腳下。
    星辰越來越多,耀眼的星芒,更是變的越來越亮,至于鄭鳴的身軀,和他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他雖然可以看到鄭鳴的影子,但是這個時候的袁田鏵,卻已經感覺到了不好。
    這是一種他不知道的陣勢,但是這陣勢在演化漫天的星空,如果自己這樣追趕下去,恐怕永遠追趕不上鄭鳴的蹤跡。
    怎么辦?
    一念之間,袁田鏵的目光,就落在了前方一顆看上去足足有萬丈方圓的星辰上。這星辰雖然光芒并不是那么熾熱,卻是他遇到的星辰之中,最亮的一顆。
    沒有任何的猶豫,手中的古戈,朝著那星辰重重的劃了過去。作為小圣,破碎星辰對它們而言,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困難。
    雖然星辰之力強大,可是在浩瀚的大道之力下,這些星辰之力,又算得了什么。
    偌大的星辰,在古戈的揮動之下,直接被斬成了兩斷。而就在這星辰崩潰的一瞬間,那本來塌陷的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了一個星辰。
    一個一模一樣的星辰。
    這一下,袁田鏵的神色變了,雖然他已經找到了古怪所在,但是按照多年的經驗,袁田鏵的心中,并沒有任何的欣喜。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袁田鏵再次揮動自己手中的古戈,又是一下,那星辰再次崩碎。
    星辰一連被袁田鏵斬碎了二十多次,每一次都有一個星辰,再次出現在剛剛位置,就好似這些星辰,他根本就沒有劃破一般。
    古怪啊!
    心中念頭閃動的袁田鏵,目光朝著四周尋找,卻現就在他剛剛劃破的星辰上,出現了一個身影。
    一個身穿青色長袍,手持七色樹枝的身影,看到這安步當車,緩緩而來的身影,袁田鏵的心中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鄭兄敢于和天庭對抗,果然不同凡響,今日得到鄭鳴的交手,袁田鏵一定銘記在心。”袁田鏵朝著鄭鳴一抱拳,一副非常熟悉的模樣道:“袁某就此別過,保證離開大倫山,絕不再來。”
    作為一個依靠自己殺伐走出來的小圣,袁田鏵很是知道進退,現在已經知道了這陣法厲害的他,雖然還沒有受到生命的威脅,卻干凈利落的表示自己會離去。
    這種情況下,一般就會少有人在為難,但是可惜的是,這一次袁田鏵遇到錯了人。
    鄭鳴輕輕一笑道;“袁兄想要離去,鄭鳴本不該攔截,但是這般讓袁兄離去,別人豈不是說鄭鳴待客不周到嗎?”
    說帶此次,鄭鳴淡淡的道:“還請袁兄留下一物再走。”
    袁田鏵已經從鄭鳴的話語中,感到了異樣,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強撐著道:“不知鄭兄要留下什么?”
    “無他,只要留下袁兄的項上人頭就行!”鄭鳴神色淡然,就好似再說一件無關緊要的東西一般。
    而就在鄭鳴說話的瞬間,袁田鏵手中的古戈,瞬間化成了如八條鎮壓荒古的神龍,朝著鄭鳴瘋狂的轟擊了過來。
    但是,就在這戈影出現的剎那,袁田鏵騰空化作一道電光,朝著這片天地的大道融合了過去。
    只要進入他貫通的大道,他立即就可以離開,想要去什么地方,都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可是,就在他的身軀要融入到大道之中的時候,鄭鳴的身影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隨即,那七寶妙樹,重重的擊打在了袁田鏵的身上。
    袁田鏵倒飛,半邊身軀都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但越是這個時候,對于袁田鏵而言越是重要。
    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的身軀再次出現在了袁田鏵的身后,七寶妙樹再次刷動,將袁田鏵再次打了出去。
    一次兩次三次……
    到了最后,就算是袁田鏵,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被打回來多少次。最終老實下來的袁田鏵,滿臉都是驚恐的看著虛空之中的鄭鳴道:“鄭兄,我認栽,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我袁田鏵一定滿足你。”
    看到鄭鳴不說話,袁田鏵接著道:“咱們都是圣者,你也不可能誅殺的了淚我,還不如……”
    就在袁田鏵要說出還不如留一些顏面的時候,鄭鳴已經冷笑道:“殺不了你嗎?你且看!”
    隨著鄭鳴的話語,虛空之中,都讓出現了三百六十五道熾烈無比的星辰。這些星辰看起來,好似不如太陽,但是它們每一道光,都好似隱含著絕世鋒芒。
    看到這三百六十五道光芒,袁田鏵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他已經感應到了什么的,但是他的心中,卻有些不愿意相信。
    “滅!”
    冷冷的滅字,在鄭鳴口中吐出的瞬間,三百六十五道光芒,剎那間匯聚在了袁田鏵的身上,也就是一個瞬間,袁田鏵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熱。
    自從成為小圣之后,他的身軀就難以感應到這種感覺,袁田鏵的心中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可是還沒有等他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光芒就從他的眉心劃過。
    他在這個時候,突然現自己的身軀,在虛空之中化成虛無,就連自己的每一滴血,都沒有留下。
    但是,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凝結大道意志的那塊圣石,也開始裂紋。
    圣石溝通大道,可以接住大道的無上力量。越是高等存在的圣石,越是強大。
    “你不能殺我,我乃是小圣,我乃是……”
    就在袁田鏵大吼的瞬間,他心神之中的圣石,陡然崩潰,無數的星光,定格在了他的心神之上。
    這是袁田鏵心神的最后一絲記憶,也是他心神內最后一幅畫面,他雖然充斥著不甘,但是此時,卻是什么事情,都已經難以做到。
    “吧嗒!”
    古戈掉落虛空,被鄭鳴一把抓住。此時鄭鳴異獸持古戈,一手持七寶妙樹,顯得威風凜凜,但是實際上,他身上還是有那么一陣的虛弱。
    催動諸天星斗大陣,不是一般的耗費心神,更何況剛才,鄭鳴運用了星辰大陣的殺招,以三百六十五種星辰之力匯聚而成的破滅之光。
    雖然鄭鳴現在一個人催動星辰大陣,難以顯現這星辰大陣的全部威力,但是諸天星辰大陣乃是擊殺過洪荒巨頭的大陣,雖然以輪回盤代替河圖洛書鎮壓稍微有些瑕疵,但是擊殺袁田鏵,卻并不是太大的問題。
    伴隨著袁田鏵的墜落,萬里星域,血雨飄散!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