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335 夜敲地府門


    從天庭建立,他就一直被無數的人關注,特別是天地之間的大人物,更是將自己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天庭上。更新最快
    所以,天庭之中四御之間的爭端,以及最終神皇大帝掌控天庭,都逃不出這些強者的矚目。
    自然,天庭成立地府,更派人下旨,讓鄭鳴獻上輪回盤的事情,也瞞不住這些強者的眼睛。
    西無長生天,庚昊亞圣正在靜靜的釣魚,修為到了他這種境界,無論是做什么,基本上都是在修煉。
    而對庚昊亞圣這等修為的強者而言,他們最重要的修煉,實際上頓悟,唯有頓悟,才能夠讓他們的修為突飛勐進。
    至于年復一年的積累,對于他們來說,已經變的不是那么的重要。
    “師尊!”一個帶著激動的身影,快速的跑到了庚昊亞圣釣魚的水池旁,朝著庚昊亞圣恭敬的行禮道。
    庚昊亞圣的眼皮撩了一下,發現乃是自己的得意門人申屠凌云,這些年來,隨著申屠凌云的修為增長的越來也快,他在庚昊亞圣身邊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不用多禮了,慌慌張張的,發生了什么事情?”庚昊亞圣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寵溺。
    “師尊,剛剛得到消息,天庭要壓陳東明去天牢治罪,罪名是不敬天庭!”申屠凌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眉眼挑動了一下,一副很是不爽的模樣。
    雖然大倫山和西無長生天之間,不但沒有什么交情,甚至還有一些齷齪,但是這些事情在申屠凌云的感覺之中,只能是他們內部的矛盾。
    現在,天庭來到歸元大世界,要對大倫山生殺予奪,這讓他心中很是不舒服。
    庚昊亞圣點了點頭道:“我已經知道了,約束宗門的所有弟子,都給我安心修煉。”
    “無論是誰,都不允許和天庭發生任何的沖突!”
    申屠凌云這些年雖然伺候在庚昊亞圣的身邊,但是他見到的庚昊亞圣,很少發脾氣。
    但是現在,這森森的殺機,卻讓申屠凌云明白,這位亞圣大人,不是在開玩笑,如果誰不遵守亞圣大人的吩咐,那就是被斬殺的那一天。
    “大倫山的陳東明一向明白大勢,這件事他一定會處理的妥帖無比,但是,那個鄭鳴卻是一個闖禍的魔王,神皇大帝將立威的目標放在他的身上,看來圖謀不小啊!”
    庚昊亞圣自語之中,輕輕的一抬手中的釣竿,一頭已經長了兩條龍角的金色鯉魚,就出現在了庚昊亞圣的釣竿上。
    “又是你這孽障,偷吃了我三回魚餌也就罷了,竟然還來,莫非真的以為老夫不會煮了你嗎?”庚昊亞圣雖然說的嚴厲,但還是將那鯉魚扔到了水中。
    也就在這時,申屠凌云再次跑了進來,他和上一次相比,雖然還是慌張無比,但是此時他的臉上,卻帶著一絲的紅光。
    “師尊,大倫山的鄭鳴出手了,他讓李英瓊,將天庭的所有天兵天將全部誅殺,只留下了一個負責宣旨的神侯回去報信。”
    庚昊亞圣笑了笑道:“意料之中,只不過他這樣做,就讓自己成為了天庭立威的雞!”
    “可是說起來,他要是冷靜了,也就不是他了。”
    說到此處,庚昊亞圣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可是他不知道,自己這并不只是針對神皇大帝,更是針對著六位大圣。”
    “這天下,誰又能夠對抗得了六位大圣的符詔!”
    申屠凌云長了張嘴,最終還是輕聲的道:“他說那些天兵,當入輪回,他是輪回執掌者!”
    庚昊亞圣的眼眸,一下子瞪大了不少,這一刻他好似聽到了一種很好笑的笑話一般。
    但是他并沒有笑出來,因為這不是笑話,輪回執掌者,執掌輪回,他要說一個人要進入輪回之中轉世,這好似也說得過去。
    而他這個輪回執掌者,同樣是奉了六位大圣的符詔,雖然在這件事情上,六位大圣沒有昭告天下,但是天下亞圣小圣級別的存在,卻是都知道的。
    “還真是狗咬狗,一嘴毛啊!”
    庚昊亞圣說完這句話,輕輕的搖了搖頭,而后沉聲的道:“給我傳令下去,就說我要閉關。”
    申屠凌云小心的離去,生恐自己離去的聲音太高,驚擾到了自己的師尊,他心中很清楚,自己這個師尊對于高高在上的大圣,也有一些的不滿。
    畢竟,天庭建立,四御沒有他的一份也就罷了,而十二神王都沒有庚昊亞圣的,這讓庚昊亞圣很是不舒服。
    就在庚昊亞圣得到消息的時候,幾乎天下所有的強者,在這一刻,都得到了消息。
    他們在神皇大帝派人去大倫山傳旨的時候,都已經得到了消息,對于事情的發展,也有各種的猜測。但是在他們的猜測之中,無外乎三種結局。
    第一種自然是大倫山臣服,將輪回盤交出,這樣一來,鄭鳴和大倫山雖然沒有災難,但是卻也失去了他應有的地位。
    而第二種,則是鄭鳴反抗,拒不繳納,這樣一來,就是違抗天庭的命令,就是違抗六位大圣的符詔。
    至于第三種,是拖字訣,慢慢的拖著,一直到拖不下去。可是現在,鄭鳴的手段,比他們想的都要激烈。
    剩下一個人去報信,其他的所有人全部給殺了!
    這種暴烈的手段,在人的預測之中,是一種可能挑釁到大圣的行為,是十分不智,智者不取的手段。
    但是現在,鄭鳴用大圣符詔對抗大圣符詔,而且還是六位大圣的符詔對抗六位大圣的符詔。
    爾等當入輪回,這一句話,勝過萬千解釋!
    但是他表達出來的意思,卻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所以不少和鄭鳴有交情的,比如利劍上人等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莞爾一笑。
    同樣,也有人很是不爽利,比如龍紋金,這位因為和化身珩的古梵一族人是結拜兄弟,所以在那場輪回盤的爭斗之中,雖然他沒有受到懲罰,但是地位卻是飛流直下。
    很多人見到他,就開始躲著走,就好似和他在一起,一定會招惹什么嫌疑一般。
    在聽到天庭要奪取鄭鳴的輪回盤時,他哈哈大笑,甚至吩咐自己的門人擺酒慶祝,但是聽到鄭鳴用如此暴虐的手段,他的心中又充斥著嫉妒和憋屈。
    不過和大多數人安坐釣魚臺相比,天庭的反應,可謂是風起云涌,無數的天兵天將,全部震蕩不已。
    在天庭成立之初,甚至可以說在遇到這件事情之初,天庭可謂是所向披靡,幾乎所有的事情,只要報上天庭的名頭,就是一些修為**的武者,都禮讓三分。
    甚至有天庭的小兵,憑借著天庭的名頭,最后讓神君退避的事情發生。
    雖然大部分人都清楚,那位神君不愿意惹事,更不愿意招惹天庭,但是自己天庭的名頭如此的好用,還是讓不少人有一種意氣風發的感覺。
    這一次去大倫山要輪回盤,沒有人覺得不對,甚至有不少人覺得,那鄭鳴在知道天庭成立地府之后,竟然不主動將輪回盤這種鎮壓輪回的寶物送上,就是一種罪。
    一種不可原諒的原罪,一種對天庭蔑視的大罪!
    但是,鄭鳴竟然如此暴虐的讓人擊殺了天庭所有的使者,不,應該是留了一個人報信,這種情況,對于士氣如虹的天庭來說,就好似當頭一棒。
    而且這一棒的力量之重,更是讓人有一種眩暈的感覺。
    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叫囂著,鄭鳴死定了,他這是挑釁,挑釁天庭四御,挑釁給天庭四御撐腰的六位大圣。
    六位大圣是天地之間無敵的意志,所有反抗他們的人,最終都要被碾壓成為碎粉。
    但是,就在他們這么想,甚至這么盼望著的時候,一個消息卻好似寒冰一般的打在他們的頭頂。
    鄭鳴是輪回掌控者,他說那些人,應該去輪回!這沒有任何的毛病,就算是六位大圣,也要支持他這么做,因為他的輪回掌控者,是六位大圣立下的。
    這番說辭,很多天兵天將都不愿意相信,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說,他們才感到,這些說辭,是真的。
    出兵,還不是出兵!
    這幾乎已經是天庭討論的一個大問題,而就在這種問題開始討論的時候,地府之外,來了一個人。
    地府乃是天庭冊封的城府,實際上,這地府所處的地域,乃是一座大山的下方。
    山名轉輪,在它下方三千里,有大神通者施展手段,在里面開天辟地,以黃泉之水作為支撐,演化出了一片小世界。
    小世界就是地府,按照天庭吩咐,執掌死者靈魂輪回之地。但是這地府,現在只是剛剛搭上一個架子而已。
    他們沒有輪回盤,別說讓靈魂轉世,就是讓死者的亡魂自己進入地府,都做不到。
    六大閻羅,還有那清輝小圣,都在地府之中等待,等待著輪回盤和輪回鏡進入地府之中。
    六大閻羅對于天庭充滿了信心,他們本來就是天庭的官吏,自然相信天庭。
    可是此刻,一直都沒有什么來客的地府外,來了一個年輕人,他站在地府的入口,笑吟吟的道:“有人嗎?”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