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334 應劫之人當入輪回

  大倫山外中年神侯,此時靜靜的等待著,不過他四周的神侯,這個時候一個個都沒有了剛才的鎮定。
    對于這些神侯而言,他們這個時候,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如芒在背,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確實是度日如年,因為燕紫電正在盯著他們,那屬于巔峰神君的威壓,讓他們大多數人,都感覺無比的難受。
    “大哥,上面什么時候能夠……”剛剛那囂張叫囂的年輕神侯,話語中充斥著擔憂的說道。他在這個時候,也感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等吧!”中年男子的話語中,充斥著一絲的無奈,畢竟現在這種時候,他們除了等待,沒有其他的辦法。
    陳東明他們也在等待,雖然剛剛陳東明說的話讓人聽著很有些霸氣,但是現在的問題,卻依舊沒有解決。
    “師兄,要不我們和小師弟聯系一下。”燕紫電再次朝著陳東明建議到。
    陳東明眉頭輕輕一皺道:“聯系小師弟我也想,但是現在正是小師弟鍛煉寶物的重要時候,讓他分心的話不好,更何況事情還沒有到最后。”
    柳冰璞點頭,贊同陳東明的意見。雖然他們兩個人心中都有不好的想法,但是現在這種情形,還沒有到最后的時候,驚擾鄭鳴的話,并不太好。
    “嗯!”燕紫電神色一動,扭頭朝著那幾個神侯的方向看去,就見幾個神侯前方的空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從中間分開。
    伴隨著這股力量而來的,是一道用金色神錦包裹而成的盒子。盒子雖然不大,但是那神錦上的道紋,卻蘊含著一種壓制天地的威嚴。
    幾個神侯在看到這盒子的瞬間,一個個恭敬的跪在了地上,他們的眼眸中,更是充斥著熱烈。
    其中那個中年神侯將盒子打開,一封玉帛做成的旨意,出現在他的手中,這一次,根本就不用人宣讀,隨著那玉帛展開,一股浩瀚如天的力量,在虛空之中震蕩。
    “大倫山掌教陳東明不敬天使,壓入天牢!”
    那來宣旨的三十歲左右的神侯,在看到這旨意的瞬間,臉上不但沒有露出任何的喜色,相反,這位神侯的眼眸中,還生出了一絲的恐懼。
    天庭按照職位,分為五階九品,他們雖然是侯級,而且還因為是天庭中人,被稱為神侯,但是實際上,他們和混元天柱第七等的神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現在,神皇大帝的旨意再次到來,竟然是要壓陳東明進入天牢,這幾乎可以說,就是和大倫山撕破了臉,在這種情況下,就憑他們幾個,幾乎可以說根本就走不出大倫山。
    而大倫山的弟子們,此時的怒氣更是達到了頂峰,陳東明的一跪,已經讓他們感到了屈辱。
    現在,竟然不問是非黑白,直接將陳東明壓入輪回,這簡直就是對大倫山的輕視。
    “狗屁旨意!”燕紫電怒視著那散發著浩浩威嚴的玉帛,冷聲的說道。
    “殺光他們,讓天庭知道,我們大倫山,也不是好欺負的!”有大倫山的弟子,沉聲的喝到。
    這喝聲,得到了無數弟子的響應,一時間,呼喝之聲,在天地之間瘋狂的回蕩。
    柳冰璞作為大倫七子之中的第二人,此時神色也在不斷的變幻著,誅殺這些天庭的來人,在柳冰璞看來,絕對是一種不智的行為。但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將大師兄帶走,他們更是無法做到。
    “大師兄,趕走他們算了!”最終,柳冰璞在沉吟來一下,輕聲的朝著陳東明說道。
    陳東明搖了搖頭道:“二師弟,你應該知道,現在在咱們大倫山,有多少人在關注!”
    “我覺得,咱們還是不要和天庭……”
    說到此處,陳東明笑了笑道:“聽說天庭這些年,將不少窮兇極惡的人都關入了天牢之中,今日我也去見識一下,看看那天牢是一個什么樣子的。”
    說到此處,他就沉聲的喝道:“所有的大倫山弟子住口,如有再喧囂者,逐出大倫山。”
    雖然陳東明并不是大倫山修為最強的,但是他在大倫山威望,卻也僅次于鄭鳴,對于他這個掌教,可以說所有的大倫山弟子,一直都是心存敬畏。
    他這一句話出口,憤怒不已的大倫山弟子雖然不愿意,但是最終,還是一個個閉上了嘴巴。
    “我乃是大倫山的掌教,今日我的決定,就是整個大倫山的決定,我要去天庭,親自向各位大帝解釋究竟是什么情況,爾等稍安勿躁,各自閉關修煉,不得外出!”
    “還有,如果有人敢阻撓我去天庭,立即逐出大倫山。”
    阮香魚聽著陳東明的話,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水痕,她是大倫山中,最了解陳東明的人。
    幾乎在那旨意下來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陳東明在這個時候,會如何的選擇。
    “諸位師弟,師妹,等小師弟回來,你們務必要轉告他,現在天庭剛剛成立,正是勢頭最為強勁的時候,也是他們需要殺雞駭猴的時候。”
    “小師弟雖然強,也不能在這個時候,朝著天庭撞上去。”
    柳冰璞看著陳東明,最終重重的點了一下頭,而阮香魚等人,則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既然陳宗主要遵守天規,那就和我們一起上路吧!”帶頭的中年神君,沉聲的說道。
    此時的他,說話充斥著真誠,這是對陳東明敬佩的真誠。而那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臉上則帶著一絲的幸災樂禍。
    在大倫山,他可以說丟了不少顏面,作為神皇大帝門下的幾名弟子,他一定要將這顏面找回來。
    等給陳東明上了刑具,一切也都由不得他了。
    就在他心中默默地思索著以后怎么發泄自己心頭恨意的時候,卻聽虛空之中有人冷冰冰的說道:“你們叫什么名字?”
    “我乃是天庭二品神君厲允全!”那年輕的神侯,傲然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和職務。
    “厲允全,好名字!”伴隨著這聲音,就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隨著這聲音,就聽那人淡淡的道:“我家帝君說你應該壓入輪回,現在你可以轉世了。”
    這句話一出口,厲允全就覺得心神一顫,他乃是神禁級別的強者,但是此時,在這沖天的殺意下,他就覺得自己整個人,在這一刻,全部都靜止了下來。
    神念施展不了,其他所有的手段,在這一刻,全部都施展不了。在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就好似一個浮游。
    一道絢麗的劍光,從虛空之中掠過,伴隨著這劍光,那自稱厲允全的年輕神君,就已經敗斬成了兩端。
    十多艘戰舟上,上萬的天庭兵將,這一刻全部都愣在了那里,他們一個個,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一次大倫山的任務,他們本來以為并不好做,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大倫山的掌教真人,卻是無比的配合。
    而就在他們以為,他們要大勝而歸,卻沒有想到,半路上殺出一個程咬金,一劍竟然誅殺了他們一個神侯。
    二品神侯,這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可以說,一個二品神侯,都要掌控十數個位面。
    而大倫山的弟子,這一刻卻表現的無比的暢快,他們看著那絢麗的劍光,看著那猶如從地獄之中走出,渾身上下充斥著殺機的女子,一個個眼眸中都充斥著狂喜之色。
    在這一刻,他們簡直不知道改用什么方式,表達自己的激動。
    陳東明看著那猶如殺神一般的女子,不由的長嘆了一聲,他知道,隨著這一劍,大倫山和天庭,已經難以善了。
    就算是自己現在去了天庭,恐怕也是白搭,畢竟,隨著這個身后的被殺,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那中年神侯,這個時候也從震驚之中驚醒了過來,他手指著李英瓊道:“你……你竟然殺我天庭中人?”
    “天庭中人,同樣跳不出輪回,你們天庭奉了諸位大圣的符詔,統帥天下,但是你們可能還不知道,我家公子,同樣奉了諸位大圣的符詔,執掌輪回大道。”
    李英瓊說到此處,手指朝著所有有的天兵一指道:“忘了告訴各位,我乃是公子坐下死亡使者,專門送那些應該進入輪回之人去輪回轉世。”
    “你們,都是應劫之人!”
    說到此處,李英瓊背后的始戮劍,陡然出鞘,也就是一個剎那,無數的劍光,朝著四面八方猶如雨點一般的下落,也就是一個瞬間,幾乎所有的天兵,被誅殺殆盡。
    在李英瓊的面前,這些修為只是化蓮境的天兵,實在是不堪一擊。
    最終,只有那位中年神侯沒有死去,他看著被斬成兩段的飛舟,看著那些死亡的天兵,一時間整個人呆在了哪里。
    “你……你……”
    “對了,你不是應劫之人,所以我不殺你,但是你們那個所謂的天庭之中,可是有不少應該進入輪回轉世之人,麻煩你給他們帶個話。”
    “就說我過幾日,就去天庭,送他們進入輪回之中!”
    李英瓊眉目如畫,但是此時,那陰冷的聲音,卻讓人有一種陰寒,從腳底直升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