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333 下棋的人

  
    “住手,燕師弟,你莫非想要讓我大倫山成為眾矢之的嗎?”陳東明看到燕紫電要動手,嚇了一大跳,他快速的伸出手掌,直接抓住了燕紫電的手掌。
    燕紫電此時已經準備催動功法,聽到陳東明的話,不由得將自己的手掌放了下來。
    隨著修為的增長,燕紫電整個人變的越加的鋒利,不過他畢竟不是魯莽之人,聽到陳東明的話,就已經明白了陳東明想要表達的意思。
    天庭不是一個宗門,以他們大倫山現在的威勢,就算是四天之一,也能夠擋上一擋。
    但是天庭,那可是奉了大圣的符詔,統御天地的地方。不客氣的說,他們這些宗門,只是天庭下屬的一個地方實力,如果受到天庭的討伐,那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這不是一宗一門的戰斗,而是和持有大圣符詔的官方實力的戰斗,這種戰斗,就算是大倫山能夠戰勝,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念之間,燕紫電還是將自己手中的長劍收了起來。
    “大倫山陳東明,接受神皇大帝御旨。”陳東明朝著燕紫電看了一眼,而后邁步而出,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不少大倫山的弟子,在看到陳東明跪下的剎那,一個個都覺得自己的眼睛發紅。
    這些過來的使者,修為最高的,也只是神禁而已,他們憑什么讓整個大倫山都跪在地上。可是陳東明,這位大倫山的掌教,卻跪了下來。
    沒有人恥笑陳東明,因為他們都清楚,自己家掌門之所以跪下,為的都是他們這些弟子。
    拼死戰斗,大多數人都能夠做到,但是像自己家宗主這般,忍辱負重的事情,卻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而自己家宗主這一跪,實際上也就消除了他們大多數人可能會戰死在沙場的可能。
    幾個來傳旨的神侯,在看到跪下的陳東明,都愣了一下,其中那帶頭的,被稱為大哥的神侯,眼眸之中,更是生出了一絲的敬佩。
    他敬佩的,是這位被稱為陳東明的宗主的勇氣,要知道很多時候,面子比生命更重要。
    一些人為了活命而卑躬屈膝,那么他們是讓人看不起的,但是同樣有一些人,他是為了讓更多人過的更好而卑躬屈膝,這種人,是值得讓人敬佩的。
    “奉天承運,神皇大帝詔曰:輪回盤乃六道輪回之寶,當鎮封于地府之中,現責令鄭鳴交輪回盤、輪回鏡等至寶于地府,欽此!”
    那神侯傳下的旨意,特別的簡單,但是聽到這旨意的剎那,燕紫電的眼睛都有點紅了。
    他們大倫七子都很清楚,鄭鳴為了這輪回盤,究竟付出了什么樣的努力,現在,一個大帝符詔,什么都不說,就要交出,這他娘的也太不講理了。
    更何況,鄭鳴乃是奉了六大圣符詔,欽定的輪回掌控者,現在他神皇大帝一句話,就將一切剝奪。
    他也太將自己當回事了吧!
    不但燕紫電憤怒,就是那些本來就壓下了怒氣的大倫山的弟子,此時一個個也都怒氣沖天。
    他們一個個怒視著那些來傳旨的神君,而那個剛剛囂張喊出,要大倫山弟子跪接旨意的十七八歲的年輕神君,此時則狠狠的瞪著大倫山的弟子道:“怎么,你們想要抗旨不尊嗎?”
    這一句話,充斥著傲然和俯視,聽到這句話的大倫山弟子,臉色更加的難看。
    陳東明從地上緩緩的站起來,他看著一個個憤怒不已的大倫山弟子,哪里不明白這些弟子是怎么想的,但是如果成為天庭撒殺雞駭猴的祭品,那大倫山……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他朝著燕紫電等人一揮手,而后朝著那傳旨的三十多歲的男子道:“這位天使,我師弟正在閉關,還沒有歸來,等他回來,我將旨意傳達給他。”
    “他閉關是理由嗎?哼,你知道誤了神皇大帝的旨意,代表著什么嗎?那就是和天做對,要受到天誅!”
    說話的依舊是那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此時的他,眼眸中閃動的是一種貓戲老鼠的傲然。
    大倫山的弟子,一個個臉上的怒意更多了幾分,而陳東明此時,也冷冷的道:“這位天使,我也要提醒您一下,神皇大帝的旨意,我們可以接,而且對于大帝,我們也充滿了尊重。”
    “但是,您算是什么東西!”
    這句話,陳東明說得很是響亮,甚至可以說,這句話,一個瞬間,傳遍了四方。
    那年輕的神君臉一下子漲得通紅,這一刻的他,就有一種要將眼前之人斬殺的沖動,但是,看著一臉冷色的陳東明,他的心卻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四周的燕紫電,已經殺意沖霄,他覺得自己如果敢出手,那么第一個身首異處的,就應該是他自己。
    那三十多歲帶頭的神君,這一刻臉色也變了,他這個時候才意識到,這一次的事情,并不容易解決。
    陳東明跪,那是給了神皇大帝面子,但是在接了神皇大帝的旨意之后,人家大倫山,也就不用太尊重他們這些天庭的使者。客氣一點,那就是使者,人家不客氣,你該去那里,那就去什么地方玩去。
    “小弟住口,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為了怕事情失控,中年男子厲聲的朝著那還要說話的年輕男子說道。
    說完這句話之后,那中年男子又將目光落在了陳東明的身上道:“我等只是奉命來取輪回盤,既然一鳴圣者正在閉關,那容我等稟告一下。”
    陳東明輕輕的點頭道:“好,尊使盡管稟告就是。”
    三十多歲的男子也不客氣,快速的拿出一面玉符,將在大倫山遇到的情況向自己的上司稟告了一通。
    也就在男子的玉符發出之后,在一座高高的懸浮在九天之上的宮闕內,一個正在閉目修煉的中年男子,就收到了傳來的玉符。
    這男子身穿日月五星山河袍,整個人給人一種雍容華貴的感覺,他頭頂隱隱約約之中,更有無數的紫氣匯聚,懾人的神威,讓人敬畏。
    接到了玉符之后,男子掃了一眼,眉頭輕輕的皺動了一下,而后站起,朝著宮闕的深處而去。
    一路之上,遇到了無數守衛在四周的天將,這些人對于男子的到來,不但不敢阻攔,而且一個個還恭敬至極的朝著男子行禮,一副猶如見到了自己上司的模樣。
    “拜見君上!”兩個身穿青色衣衫的童子,正在庭院之中嬉戲,看到此人過來,趕忙行禮道。
    男子朝著青衣童子,輕輕一笑道:“陛下可在?”
    “陛下正在下棋,不過他老人家已經說了,只要您過來,就請您直接過去,不用通稟。”站在左側的青衣童子,口齒伶俐的說道。
    男子點頭,直接朝著宮闕里面走去,世間最美的寒玉雕刻而成的宮闕,隱含著一種偏寒的靈氣,但是卻也讓這宮闕,顯得越加的仙氣盎然。
    一個白玉桌子擺放在小亭中,在桌子的旁邊,就見一個身高九尺,長須飄飄的英俊中年男子,正在手持棋子,靜靜的沉思。
    他是在自己和自己下棋,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對手。而就在男子走來的時候,中年男子輕輕的將手中的棋子,放在了棋盤上,他這一刻的臉上,更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清越,你過來看看,我這一步棋是不是走的很好。”中年男子抬頭,朝著自己的弟子招手。
    清越神君的目光落在棋盤上,就見黑白兩種棋子,已經相互廝殺在了一塊,可以說難解難分,但是隨著中年男子的一個棋子下去,這紛擾的局勢,立刻消失的干干凈凈。
    “師尊妙招!”清越神君恭敬的朝著自己的師尊一拱手,拍了一記馬屁道。
    “哈哈哈,雖然知道你這是在諂媚,但是為師還是接受了。”男子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期待的道:“告訴為師,是不是去收回輪回盤并不順利?”
    “是的師尊,并不是太順利!”清越神君說到此處,猶豫了一下道:“傳訊的弟子說,一鳴上人正在閉關,現在沒有時間見他們,只是大倫山的掌門接下了旨意。”
    “哼哼,我猜他也不會從命!”中年男子輕輕一笑,眼眸中帶著一絲的傲然。
    “師尊,那一鳴上人戰力不凡,而且輪回盤還是六位大圣賜下,讓他掌控輪回之物,您這樣出手,是不是……”清越神君在猶豫了一下,還是沉聲的說道。
    那中年男子并沒有如清越神君所想的那樣生氣,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只不過這笑容看著卻讓人有一種心底發寒的感覺。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你覺得我現在對上那位一鳴上人不值得是不是。”神皇大帝衣袖一揮道:“天庭本來四御共尊,但是現在,我卻讓整個天下,只有我的聲音。”
    “但是,這還不夠,你不要看那些小宗門對于咱們天庭,是不敢有絲毫的反對,但是那些有圣級存在坐鎮的宗門呢?他們何曾將天庭太放在心上。”
    “殺雞駭猴,借人頭立威,勢在必行!”神皇大帝說到此處,心頭又泛起了一個身影,一個個高高在上,將他托到了現在位置的身影。
    只不過,這個理由,他不能說出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