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332 霸道天使

  四御統帥天下,而四御之中,更以神皇大帝為尊!
    雖然在天庭成立之時,四御并立,并沒有確定哪一位大帝為主,那一位大帝是輔助。
    但是在經過了幾年的時光之后,神皇大帝皓月長天,就成為了四帝之首。雖然這個之首并沒有人在官面上說出來,但是卻已經是整個天下,公認的事實。
    神皇大帝皓月長天不但修為達到了亞圣的境界,更背靠大靠山邀月大圣,甚至有人說,皓月長天乃是邀月大圣的弟弟。
    這些傳言的真假,沒有人能夠確定清楚,但是自從皓月長天在天下初露崢嶸的時候,他的身邊,就一直伴隨著邀月大圣的影子。
    而對于在場的人來說,無論他是天庭的直接下屬,還是心中對天庭存在著敬慕的人,神皇皓月長天,都是他們要高高仰視的存在。
    甚至不少人以見過皓月長天的畫像,而感到榮幸之至。
    但是現在,竟然有人說皓月長天的大帝之位,是狗屁大帝,這簡直就是一種挑釁。
    一種對皓月長天的挑釁,一種對天庭的挑釁!
    而鄭鳴的話語,更是讓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為什么會聽到,這種讓他們想都不敢想的話。
    “你說什么?”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淳于冉,此時的淳于冉,吃驚并不是裝出來的。甚至可以說,此時的淳于冉心中,還有一種巨大的恐懼。
    雖然說神皇壞話的人呢,并不是他,但是這句話卻是因為他才引出來的,如果神皇陛下震怒,說不定就算是他師尊,也保不住他!
    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最想做的,就是立即誅殺鄭鳴,向神皇陛下表明心跡,以期待神皇陛下在這件事上,不要對他有什么遷怒。
    “我說什么,你沒有聽到嗎?如果那個神皇大帝真的派人去討要輪回盤,那他就是狗屁大帝!”鄭鳴看著淳于冉,一字一句的再次說道。
    剛剛說出狗屁大帝三個字,鄭鳴還有一絲的沖動在內,但是此時,他卻是無比的平靜。
    他的心中,此時已經隱隱有了一種感覺,那就是淳于冉所說的,并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確有其事。
    這是一種感覺,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你找死!”淳于冉怒吼一聲,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要是再拖的話,那么就算是自己滿身都是嘴,也說不清楚了。
    淳于冉騰空而起,而就在淳于冉出手的時候,幾個站在淳于冉身邊的宿老,也幾乎同時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他們這一刻,明顯就是要幫助淳于冉,將鄭鳴這個膽大包天的狂徒鎮壓。
    “姐姐,你究竟帶的是什么人,竟然敢……”鄭云溪來到云莫離的身邊,聲音中帶著一絲焦慮的說道。
    云莫離此時,已經不知道這個問題,究竟應該如何的解決,因為這種事情,實際上已經超出了她可以解決的范圍。
    聽著自己閨蜜的埋怨,云莫離無奈的說道:“他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我也不知道,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應該牽涉不到你。”
    就在云莫離的話語剛剛說完的時候,就見那被數十人圍攻的鄭鳴,都讓緩緩的向前跨了一步。
    這一步,并不是太快,但是隨著鄭鳴這一步的跨出,無邊的氣息,從鄭鳴的身體四散開來,所有朝著鄭鳴沖去的武者,就覺得自己好似遇到了一種天威。
    在這天之威嚴下,他們難以掙扎,難以反抗,也就是瞬間,他們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淳于冉同樣倒在地上,他想要掙扎著站起來,但是卻發現自己渾身,根本就沒有半點的力氣。
    “你……你這是蔑視四御,蔑視天庭,你……你不會有任何的好下場的!”
    “本來只是想要將你胡說八道的嘴打爛,但是現在嗎?你可以去死了!”鄭鳴看著對自己一臉怨毒的淳于冉,冷冰冰的說道。隨著鄭鳴的話語,淳于冉的身軀在虛空之中一震,剎那間就化作了無數的飛灰,消失的無影無蹤。
    淳于冉死了,這位剛剛降臨之時,好似天神一般的淳于冉,就這么死無葬身之地,而隨著淳于冉的死亡,那些本來還準備對鄭鳴惡言相對的人,一個個臉色大變。
    他們這個時候,才真正的意識道,這件事情,已經不是自己等人能夠參與的。
    所以此時,他們一個個默默站在一邊,靜靜的等待著鄭鳴的裁決!
    鄭鳴對于這些螻蟻一般的人,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他要看天際,心中暗道:“希望這一次,那狗屁大帝,還沒有完全蠢到家。”
    就在鄭鳴誅殺淳于冉的時候,在歸元大世界的大倫山外,一隊氣勢如虹的天兵,正駕馭著十艘足足有百丈多長,通體刻錄著各種道紋的戰船浩浩蕩蕩的朝著大倫山而來。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座寬有十數丈,船艙的前方雕刻著一只巨大的獨角龍的飛舟。此時在這和飛舟的最前方,正有三人,靜靜的站在哪里。
    “大哥,前面就是大倫山,那個一鳴上人,就是大倫山的靠山。”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身材高大,整個人給人一種莊重的感覺。
    而被他成為大哥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人物,有些發紅的臉膛,讓那男子看上去,很是有一種讓人信任的感覺。
    “既然到了大倫山,那就投拜帖吧!”被稱為大哥的男子,沉聲的朝著自己身邊的另外一個男子吩咐到。
    這被吩咐的,是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但是整個人都透著機靈的乃年輕人,他的修為已經接近了神禁。此時這年輕人,身上穿著金色的鎧甲,在日光的照耀下,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好似天上的神將一般。
    “大哥,我們是代表誰來的,我們代表的是神皇大帝,大帝他老人家乃是四御之一,這天下除了諸位大圣之外,誰又配讓他老人家遞上拜帖。”
    說話的,是那十七八的男子,他輕輕一笑道:“這小地方的人,還沒有見過世面,我怕咱們將神皇他老人家的帖子遞上去,在嚇到人家。”
    說話間,年輕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被成為大哥的男子,此時也是一陣的莞爾,同時他也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小心了。
    神皇大帝他老人家是何等的存在,那是奉了諸位大圣符詔的天地神主,是九天十地,大千萬界的皇者,是無盡乾坤之中的主宰。這一次要見的人雖然是一尊小圣,但是又如何。
    他還不得在神皇大帝一紙符詔之下,乖乖的聽命。
    “大倫山的人聽著,立即擺下香案,讓你們的一鳴上人過來接旨。”還沒有等那被稱為大哥的男子下定決心,那十七八歲歲的男子就高聲的朝著大倫山喝到。
    大倫山這一次奉命值守的,是李若愚。現而今的李若愚已經突破了混元天柱的第五等,也算是一方的高手。
    聽到有人叫囂著讓鄭鳴去接旨,他的臉色就不好看,畢竟鄭鳴乃是挽救了大倫山天傾的人物,在無數人的心中,鄭鳴就是大倫山的救星。
    在提到鄭鳴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大倫山弟子,都會只用一個敬語,但是現在,竟然直呼鄭鳴的稱號不說,還讓鄭鳴接旨。
    但是看著來人的打扮,他的憤怒不由得壓下了幾分,天庭的人,這可不太好辦。
    天庭乃是奉了諸位大圣的符詔成立,更是有四位亞圣出任四御,自從成立以來,就威勢沖天,無人敢觸其鋒芒。畢竟他們在名義上,是這九天十地無盡世界的管理者。
    “諸位請稍等片刻,讓我向宗門長者通稟一番。”李若愚現出身來,沉聲的說道。
    被稱為大哥的男子點了點頭,傲然的說道:“神皇大帝陛下的御旨,你們大倫山如果敢怠慢,那就是對天庭的不敬,就是對神皇大帝陛下的不敬。”
    “這些,你們吃罪不起!”
    李若愚對于這等一上來就給扣了帽子的事情,很是不爽,但是事情關系到神皇大帝,他還是要忍。
    他沒有說話,就快速的發了傳訊玉符給陳東明和燕紫電等人,也就是過了一刻鐘,陳東明和燕紫電等大倫七子中人,就快步的走了出來。
    陳東明看著一個個衣甲鮮亮的天兵,心中念頭閃動,但是最終還是走出來抱拳道:“在下陳東明,乃是大倫山的掌教弟子,鄭鳴師弟正在閉關,還沒有返回,諸位有什么事情,盡管給我等說就是。”
    “說,我們此來,可不是給你說的。”一個面目英俊,但是眼眸中卻帶著一絲厭氣的男子,冷聲的說道:“我們是來宣讀神皇大帝旨意的。”
    “既然鄭鳴不在,所有大倫山弟子跪下接旨!”
    那男子的一句話,頓時讓在場的人,一個個臉色大變。大倫山乃是小圣的道統,再加上這些年來,雖然三法上人蹤跡皆無,但是有鄭鳴支撐,卻也從來都沒有人敢于如此的冒犯。
    “大師兄,對于這等囂張的東西,就讓小弟對付吧!”燕紫電冷哼一聲,手中法訣掐動,一道劍光,從九天之上,就要從燕紫電的手中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