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330 赤凰閻羅


    翠屏山雖然不大,但是風景秀麗,而且在翠屏山的中腰處,還天然形成了一個占地足足三千畝的小潭,潭水不知多深,看上去一如碧玉。
    這一次的翠屏山聚會,就在這小潭的四周。
    在云莫離兩人的陪伴下,鄭鳴來到了聚會的入口。這入口也就是一個說法,實際上,就是上百個武者守衛在那里而已。
    和鄭鳴平時見到的普通武者不同,這些武者一個個穿的,都是制式的鎧甲。猛一看上去,就好似紫雀神朝的士兵一般。
    但是這些人的修為,比之紫雀神朝的士兵強上百倍,而且他們的鎧甲,更不是紫雀神朝那些士兵的鎧甲可以比擬的。
    在鄭鳴的目光落在這些士兵身上的時候,鄭云溪已經笑著道:“這是最新式的天兵甲,嘖嘖,都是有第一煉器大宗的重玄門供應的,比之他們平時穿著強很多啊!”
    重玄門供應的新式天兵甲!
    鄭鳴笑了笑,心說這一次天庭成立,給譜葉上人可是找了一個不錯的活計。
    如此之多的天兵甲,雖然比不上重寶能夠產生巨大的利潤,但是貴在數量大。
    只要未來天兵甲越來越多,那么重玄門的發展,也就會越來越繁榮昌盛。
    “準備這次聚會的崔公子,乃是鎮守此地神侯的外甥,所以才能夠借來這些士兵!”鄭云溪大大咧咧,但是話語之中,卻充斥著對于這位崔公子的一絲譏諷。
    而就在鄭鳴他們走過來的時候,本來趴在進口不遠處的幾頭坐騎兇獸,幾乎同時的吼了起來。
    這些坐騎兇獸,有的高有十數丈,有的形象兇猛,通體都披著鱗甲,光看著它們,就能夠感到一股股的兇殺之氣,從這些兇獸的身上直沖而來。
    在鄭鳴的眼中,這些也就是最多生神境的坐騎,也就是彈指間,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看到那像老虎的坐騎了嗎?那是龍虎獸,嘖嘖,隱含蛟龍和神虎兩種血脈,陸地為虎,咆哮天地,如水為龍,驅水八荒,是最頂級的坐騎啊!”
    鄭云溪手指著猶如老虎的坐騎,嘴巴里很是不雅觀的落下了口水,看得出,她對于這龍虎獸,還真的很喜歡。
    鄭鳴朝著龍虎獸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對他而言,龍虎獸實在是算不了什么。
    能夠被他看得上眼的坐騎,這里一個都沒有。
    “三位請!”在看到鄭云溪之后,那本來準備阻攔的天兵,就恭敬的朝著三人行禮道。
    鄭云溪沒有理會那些士兵,帶著鄭鳴他們往里走,一路上,繁花如錦,姹紫嫣紅,再配上那猶如碧玉一般的潭水,給人的感覺,就是人間天境。
    “哎呀,云溪妹妹可算是過來了,莫離妹妹,我們可都等著你來了!”幾個身穿各色彩衣,容顏出眾的女子,在看到鄭云溪她們之后,就笑吟吟的迎了過來。
    走在最前方的女子,雖然沒有絕世的風華,但是一身赤紅色的衣衫配上修長的身材,卻也給人一種火一般的感覺。
    女子的目光猶如秋水,她過來的剎那,目光就落在了云莫離的身上。看著一身男裝,但是卻越加顯得風采照人的云莫離,女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嫉妒之色。
    但是這一絲嫉妒,快速的從女子的身上消散,她嘻嘻一笑道:“莫離妹妹,大家可是都等你了。”
    說話間,她的目光又落在了鄭云溪的身上道:“云溪妹妹這次接來得很快,等一下獎賞一杯。”
    鄭云溪輕輕的撇了撇嘴,但是臉上還是笑嘻嘻的道:“到時候和姐姐一塊喝。”
    “至于莫離妹妹,這一次可要罰酒一杯啊!”女子絲毫沒有看出來鄭云溪的不耐,接著朝著云莫離說道。
    云莫離還沒有開口,鄭云溪已經輕笑道:“那可不行,這一次莫離可是帶著護花使者來的。”
    也就是他這一句話,讓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鄭鳴的身上。此時的鄭鳴,雖然修為內斂,她們這些女子看著鄭鳴,就覺得是一介凡夫,但是鄭鳴身上的氣息,卻充斥著輪回的滄桑。
    在這蒼茫的氣息下,不少女子的眼眸中,都閃過了一絲的異色,甚至更讓幾個女子,眼眸中都升起了一絲的沉醉。
    但是,當她們清醒過來,發現感應不到鄭鳴的修為時,她們先是震驚,隨即一個個眼眸中,又露出了一絲的鄙夷。
    “原來先生竟然是一個文人!”穿著赤紅色衣衫的女子,輕輕的朝著鄭鳴抱拳,裝模作樣的說道。
    這女子的動作很生疏,更加上她的裝模作樣,所以看上去,給人一種搞笑的感覺。
    云莫離聽到四周的笑聲,就覺得頭皮發麻,這位前輩能夠瞬移,那修為遠超自己等人,如果他要教訓自己這些人,根本就不用浪費什么功夫。
    “鄭先生,我這些朋友都喜歡開玩笑,不如我陪著先生去翠玉潭走一走。”
    云莫離的提議,還沒有等鄭鳴開口,就有人道:“鄭先生要想走一走,我這里有的是人,莫離妹妹,聽說你以往和淳于公子見過一面,咱們商議一下等淳于公子來了,該如何的迎接,從而能夠顯示我等的誠意。”
    說話的,依舊是那紅衣女子,她說話間,朝著自己身邊的侍女道:“小紅,你帶著鄭先生四處走走。”
    “另外告訴四周的人,不要欺負鄭先生。”
    說出欺負兩個字之后,紅衣女子突然大笑了起來,在這笑聲之中,她更是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肚子,一副我要受不了的模樣。
    云莫離就覺得自己差點要瘋了,這紅衣女子雖然很多時候都在針對她,但是她同樣不希望自己帶過來的鄭鳴,給這個女子一個大大的教訓。
    畢竟,這個女子的身后,有著不小的實力,她云莫離實在是不愿意給自己的家族招惹麻煩。
    就在她用一種驚恐的目光看著鄭鳴的時候,卻見鄭鳴深色平淡的朝著她笑了笑,那模樣,就好似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女子再說什么一般。
    隨著鄭鳴和那位叫做小紅的侍女離去,云莫離這才大大的出了一口氣,也就在這一刻,她的心中多了一絲的了解,這位鄭先生并不是不會生氣,而是他根本就沒有在意紅衣女子說了什么。
    就好似無上的天龍,根本就不會理會地下的螻蟻究竟在說自己什么一般。
    “莫離妹妹,你的那位先生丟不了,我只是讓人帶他去休息一下,你放心,等咱們商議好了,就讓你去尋找你那位先生就是。”紅衣女子的話語,依舊充斥著放肆。
    云莫離想要解釋兩句,就見鄭鳴已經在一個擺放在角落的玉塌旁邊坐了下來,靜靜的吃著隱含著靈氣的奇珍,一副淡然平靜的模樣。
    她在這一刻,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鄭鳴吃了一口一個看上去猶如仙桃的靈果,里面的靈氣直接被鄭鳴忽略不計,但是那靈果的味道,卻是非常的不錯。
    吃下去的瞬間,竟然有一種很甜的感覺。
    坐在座位上,聽著四周的高談闊論,鄭鳴生出了一種小小的,慵懶的感覺,這種聚會,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參與過了,現在處在這種聚會之中,還真的有一種享受的感覺。
    見一下那位閻羅的弟子,在鄭鳴的感覺之中,已經是可有可無,他覺得自己現在將眼前的酒享受完,也就可以走了。
    “呵呵,這位兄弟少見啊,在下洛熙,不知道兄臺高姓大名。”一個看上去有些流里流氣的男子,笑嘻嘻的走到鄭鳴的近前說道。
    鄭鳴對于這個男子的接近,早就注意到了,只不過此人的修為也就是剛剛躍凡二境,在鄭鳴的眼中,他連成為螻蟻的資格都沒有。
    自然,鄭鳴也不會專門對于這么一個人物,防范什么。
    他淡淡一笑道:“我姓鄭,跟著一個朋友來這里混吃喝!”
    那洛熙在眾人之中,同樣不受歡迎,很多人在看到他,就露出厭惡之色,此時聽到鄭鳴說自己是來騙吃喝的,一時間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同病相憐之色。
    “鄭兄好,我也是來混吃喝的,呵呵,相逢就是有緣,不如在下和鄭兄喝兩杯。”
    對洛熙的邀請,鄭鳴可有無可,而鄭鳴不反對,洛熙就坐了下來,端起酒杯陪著鄭鳴喝酒。
    開始的時候,這個洛熙還說幾句正經的話,但是隨著兩個人的酒喝了幾杯下肚,那洛熙就哼了一聲道:“這一次聚會,說是讓年輕一代交流,實際上,還不是想要讓那赤凰閻羅的弟子選妃!”
    說出選妃兩個字,洛熙的眼眸中,充斥著憤恨之色,很顯然,在這里面,有一段故事。但是這一段故事,鄭鳴并不準備說什么,他也不準備理會。
    隨著對輪回之道的理解,讓鄭鳴感到,這世間大道,生生滅滅,自然有他的規律,自己能夠不太干涉,還是不要太干涉這其中的事情好。
    “來,咱們再干一杯!”
    “他娘的,什么東西,不就是一個……”
    洛熙說到此處,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將自己要說的話咽了下去,也就在此時,就聽有人大聲的喊道:“快點,淳于公子的車架,已經到了百里之外,我等快去迎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