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328 天庭成立

  鄭鳴推辭再四,但是通玄大圣卻是一定要給,最終,鄭鳴還是不得不收起通玄大圣曾于的離火葫蘆。
    因為天庭要建立,通玄大圣和三眼大圣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碌,所以也沒有太多時間和鄭鳴啰嗦,又叮囑了鄭鳴幾句之后,通玄大圣和三眼大圣就騰空而去。
    看著離去的通玄大圣和三眼大圣,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凝重。他雖然不知道古梵一族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但是能夠讓六個大圣如此的重視,這古梵一族,絕對不簡單。
    甚至,鄭鳴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六大圣對于古梵一族,都存在著一種畏懼的心理。
    那冒充了妳珩的男子,修為達到小圣,在古梵一族之中,絕對不是普通的人物。
    甚至可以說,他絕對是古梵一族的精銳,現在這位精銳之中的精銳,因為自己而死無葬身之地,古梵一族在這件事情是那個,絕對和自己完不了。
    而自己對付的了古梵一族嗎?
    輕輕的拋了拋自己手中的離火葫蘆,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精光。
    這個時候,說什么別的,都已經晚了,只有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有可能在未來的動亂中,保存下自己。
    尋找一個地方,將自己這一次得到的至寶好好鍛煉一下,最少也要件件得心應手才行。
    心中有了決定,鄭鳴就催動身形,朝著歸元大世界的方向而去。也就是行走了幾十萬里的距離之后,鄭鳴就在一顆漂浮在無盡星空中的小小行星上停了下來。
    行星只有百丈方圓,鄭鳴下落的瞬間,卻感到這行星最少有千萬鈞沉重,站在這行星上,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竟然有一種被吸引的感覺。
    “星辰金的粗胚!”在這行星上打量了兩眼,鄭鳴頓時確定了自己所站立的行星的具體情況。
    在他還沒有踏步參星境的時候,星辰金是他夢寐以求的一種煉器材料,但是此時嗎,這種星辰金對他并沒有太大的作用。
    就在這里閉關了,不說四周星辰無數,此地并不顯眼,就說這星辰金的粗胚,也可以很好的隔絕他的氣息。
    鄭鳴神念閃動之間,那星辰金直接裂開了一個一丈方圓的洞穴,隨即鄭鳴漫步走進了洞穴之中。
    盤膝坐在自己新進做好的洞府之中,鄭鳴并沒有立即著手鍛煉離火葫蘆,而是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拿出了一塊玉符,和躲在一處密地的李英瓊、周輕云兩個人聯系。
    本來,李英瓊一定會死要跟隨鄭鳴來的,但是卻鄭鳴用命令給留了下來。
    李英瓊畢竟是自己運用英雄牌抽取的人物,雖然她此時看上去和普通的人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鄭鳴還是怕兩個人在大圣面前露了馬腳。
    “公子,你沒有事情吧?”剛剛聯系上,李英瓊的玉符傳書就送了過來。
    “你們兩個在原地靜修,我需要閉關鍛煉幾件寶物,最多十年,就去尋找你們。”
    交代完這些事情之后,鄭鳴又和家里的傅玉清以及燕紫電等人取得了聯系,并告訴他們,自己準備閉關祭煉寶物的決定。
    祭煉離火葫蘆,需要的時間并不是太長,畢竟是輕車熟路,但是鄭鳴還要祭煉輪回盤,那輪回盤旭日大圣在離去的時候,已經交給了他。
    鄭鳴感覺輪回盤比之輪回鏡,更強大很多,但是這件寶物要祭煉的隨心所欲,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已經感到其他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實力的鄭鳴,自然不會放棄輪回盤這種至寶。
    一如鄭鳴所想,離火葫蘆的鍛煉,實在是輕松至極,也就是半年功夫,他就將自己的一縷神魂,煉化在了離火葫蘆之中。
    離火葫蘆之中隱含先天坎離神火,一念之間,可以焚燃天地,而且在坎離神火的核心之處,更有一粒赤紅色的種子,催動之時,更是可以生出一個戰偶幫助戰斗。
    這戰偶的戰斗力和青木葫蘆的差不多,只不過這離火葫蘆的戰偶手持的,是一柄火焰長槍的差別。
    將離火葫蘆祭煉完畢之后,鄭鳴就拿出了輪回鏡,這輪回鏡他雖然已經從那假冒妳珩的人手中奪回來,但是此刻他對輪回鏡的掌控,還說不上太純熟。
    削減法力,增加法力,演化噬魂漩渦,吞噬神魂,這都是輪回鏡的用處。因為有妳珩當年留下的手段,所以鄭鳴只是輕松的鍛煉了一遍,這輪回鏡也開始變的得心應手。
    真正讓鄭鳴感到頭疼的,是輪回盤。三條先天神禁的輪回盤,鄭鳴雖然已經祭煉了一條神禁,但是要說他已經完全掌控了輪回盤,還為時過早。
    輪回盤上的三條先天神禁,每一條都玄奧異常,鄭鳴雖然已經得到了輪回盤的認主,但是要將這輪回盤神禁的奧義完全參透,依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年之后,盤膝坐在洞府之中的鄭鳴四周,四季不斷的輪轉,時而飛雪,時而艷陽高照,時而風吹萬里,時而……
    五年之后,鄭鳴的頭頂,出現了一顆巨大的寶樹,這寶樹不斷的枯榮,而就在一個個枯榮之后,這棵寶樹,變的越加的強大,越加的粗壯,更出現了一個個的年輪……
    十年之后,鄭鳴身后的一切異象,全部消失的干干凈凈,只有一個三尺大小的輪回盤,靜靜的懸浮在他的身后。
    不過此時的輪回盤,比之鄭鳴剛剛得到他的時候,又有了不小的變化,比如,此時輪回盤的外圍四周,生出了二十四道一如圖畫一般的道紋。
    這二十四中道紋,簡單而古樸,它們在輪回盤上,不斷的緩緩旋轉,而就在鄭鳴一個神念閃動之中,他所處的空間,就會出現轉變。
    二十四節氣輪轉,就是一年。這二十四解氣的輪回,就是鄭鳴在參悟輪回盤神禁之中,所得的玄奧。
    可以這么說,這刻錄在輪回盤上的二十四中節氣,就是二十四個鄭鳴可以隨意穿梭的空間,這可以讓他在對敵之時,隨意穿梭在各個空間之中。
    比如在立春解氣的空間中,萬物復蘇,那復蘇的萬物,就可以是鄭鳴的武器。而一旦鄭鳴發現在立春空間之中難以擊敗對手,他就可以將人轉換到另外的輪回盤空間。
    這種轉換,就算是亞圣,也難以抵擋。
    “輪回盤,輪回鏡,還差一樣至寶!”鄭鳴從閉目中睜開眼眸,那二十四種圖畫緩緩運轉的輪回盤,就消失在了他的身后。
    鄭鳴此時的話語中,充斥著感嘆,這十年來,隨著他對輪回盤和輪回鏡的參悟,他發現在這天地之中,還有一種無上的至寶,和這輪回盤息息相關。
    也就是說,只有它們匯聚在一起,才是一套頂級的寶物。
    只是這東西是什么,鄭鳴不知道,自然也就不用提,這東西究竟在何處。
    知道自己再參悟下去,也沒有任何用處的鄭鳴,漫步從自己閉關的行星之中走了出來。他站在那充斥著星辰金粗胚的行星上往四周看,就發現在自己腳下五千丈的位置,竟然是一片大地。
    在鄭鳴閉關的時候,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四周萬里,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存在。
    現在才腳下五千丈,就出現了一片天地,而且看上去,好似還是一個有武者的天地。
    十年一彈指,對鄭鳴這等頂尖人物而言,沒有幾百年上千年的時間,根本就稱不上時光流逝。
    他一步邁出,就落在了那大地上,而被他用來閉關的小行星,更是在鄭鳴用輪回手段,直接凝結成一個金燦燦的彈丸,拿在了手中。
    行人熙熙攘攘,一副熱鬧的景象,鄭鳴站在這猶如流水一般的行人之中,升起了一種逝者如斯夫的感慨。
    順天者逸,逆天者勞!
    不知道怎么,鄭鳴的心中升起了這么一個念頭,而也就在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他覺得自己的輪回之道,竟然產生了一種飛躍,一種比之閉關十年,還要深的領悟。
    這種感悟,玄之又玄,只可意會,卻不能言傳。
    “這位先生請了!”就在鄭鳴沉寂在這種感覺中的時候,有人突然朝著他抱拳說道。
    鄭鳴一愣,他剛剛沉浸在那種逝者如斯夫的境界之中,所以一直都沒有注意自己身邊的變化。而更重要的是,說話的人,沒有對他表現出敵意。
    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英俊不凡,溫文如玉的男子,但是看到這男子的瞬間,鄭鳴就已經感知這是一個女子扮的。
    他沒有結識這一個稱得上絕頂美麗女子的意思,所以笑了笑,在朝著那女子輕輕的拱手之后,就灑然而去。
    女子一愣,剛剛她從這里經過,看著站在人群之中的鄭鳴,不知道怎么,竟然升起了一種此人非同凡俗的感覺,也就是這種感覺的升起,讓她升起了對鄭鳴的好奇。
    此時見鄭鳴竟然灑然而去,一時間女子除了一絲的失落,還升起了不小的羞惱。
    想她出身大族,現在更是身份高貴,現在折節相交,這個人竟然……
    “閣下,在下乃是天庭所屬三品神將云莫離,請問尊姓大名?”女子飄然攔在鄭鳴的身前,沉聲的問道。
    女子雖然攔在鄭鳴的前方,但是鄭鳴只要一念之間,就可以越過女子,但是聽到女子說出天庭三品神將幾個字,鄭鳴的心一動。
    天庭,竟然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