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22 輪回上人

  三千焱炎道,烈火焚天心!
    當鄭鳴的神識尋找到陳東明和柳冰璞的時候,他們兩個人正在那布滿了各種火焰法則的火海之中,緩步前行。
    按照譜葉上人的規矩,如果要走三千焱炎道,絕對不可以運用銘寶護體,只能用修為,硬生生的扛過三千焱炎道。
    按照重玄門的說法,三千焱炎道不會有人墜落,因為那巨大的痛苦之下,人總是會先昏厥。
    而只要出現昏厥的現象,就會被直接從三千焱炎道之中被傳送出來。
    此時的陳東明和柳冰璞,已經沒有了以往的風范,他們不但面容灰白,而且陳東明的頭發,還燒焦了大半。
    而和那燒損的頭發相比,更讓人感到可怖的,是陳東明的手掌,他的左手,此時已經被一種不知名的火焰,燒的只剩下半邊的骨頭。
    晶瑩的白骨和猶如碳化的肌膚接觸之處,給人一種詭異的絢麗。鄭鳴此時雖然感覺不到陳東明和柳冰璞兩個人所受的痛苦,但是從兩個人那不斷掉落汗珠的眉頭上,他能夠想到兩個人現在的情形。
    也就在他的神識接觸到兩個人的瞬間,猶如冰針般的刺痛已經開始襲來。
    冰晶火!
    鄭鳴的腦海之中瞬間出現了這種火焰的名字,這冰晶火乃是天地九大冰火之一,專門灼燒人的神魂。
    按照陳東明和柳冰璞的修為,他們能夠勉強抵擋得住這種冰晶火的灼燒,但是這三千焱炎道上的火焰,卻是在不斷變換的。
    忽而奇熱無比,忽而冰冷如霜,忽而溫和如水,忽而狂暴如風!
    “哈哈哈,鄭鳴,想不到你竟然還有時間來我重玄宗,但是你這般不打招呼就用神識籠罩我重玄宗的做法,是不是太不將我看在眼中了。”
    譜葉上人的神識,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三千焱炎道上,而那無窮的火焰,在這一刻,都好似一個人在虛空之中,發出了重重的轟鳴之聲。
    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漠。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在道義上,好似沒有什么可以指責譜葉上人的。
    但是他心中更清楚,在這種看似道義不缺的情況下,譜葉上人并沒有安任何的好心。
    按照陳東明和柳冰璞的情形,鄭鳴知道這三千焱炎道,兩個人一定闖不過去。更何況就算是他們現在能夠支撐住,但是只要譜葉上人一念之間,他們所有的努力,都會功敗垂成。
    “又如何?”鄭鳴沒有心思和譜葉上人在這里浪費時間,冷冰冰的朝著譜葉上人回了三個字。
    譜葉上人的臉色,頓時有些難堪,他這一次故意為難鄭鳴,就是對鄭鳴心中不忿。
    一個晚輩而已,現在不但跑到了他的頭上,而且還被兩位大圣確定為輪回之主的競爭者。
    憑什么,自己在歸元大世界的九大小圣之中排名靠前,自己乃是九大小圣之中,成道最早的一個,就算是挨,也應該挨到自己不是。
    所以,正是這種心理,讓他在接到鄭鳴邀請的第一時間,就選擇了拒絕。
    陳東明和柳冰璞的上門,在他的感覺之中,就是一種玩弄鄭鳴,給自己出一口氣的機會。當然,他譜葉上人乃是成名多年的小圣,絕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讓自己有任何的失禮之處。
    所以他不見兩個人,但是卻讓自己門下的弟子,故作失口的說出了三千焱炎道。
    想要闖過這三千焱炎道,就算是圣君都要脫一層皮,更不要說陳東明他們兩個人。
    他的心中,甚至已經生出來一種打算,那就是在將兩個人折磨的九死一生之后,再勉為其難的答應替鄭鳴出手,這樣既顯示了自己的豁達,又不懂聲色的出了一口氣。
    鄭鳴的到來,并沒有讓他感到任何的畏懼,相反他的心中,還因為鄭鳴的到來,升起了那么一絲的興奮。
    因為他覺得,此時的鄭鳴,已經陷入了自己所布下的,那無形的繩索包圍之中。
    “一鳴圣者,你私闖老夫的府邸,那就是欺辱老夫,你莫非真的覺得,這歸元大世界,就是你橫行霸道之地嗎?”
    譜葉上人說到此處,冷冰冰的道:“我和你師尊三法上人也算是至交,今日我給他一個顏面,只要你承認錯誤,賠禮道歉,我可以讓你們離開。”
    “不然的話,就讓你嘗一嘗我煉制的三千炎龍的厲害。”
    三千炎龍,每一種的屬性都不相同,雖然比不過鄭鳴的三千世界,但是在譜葉上人的眼中,卻也是一種絕頂的手段。
    他有信心,憑借著這三千炎龍,可以將一個亞圣級別的強者困住。
    鄭鳴對于譜葉上人的話,根本就沒有理會,他衣袖揮動,人已經來到了陳東明和柳冰璞兩個人的身邊。
    陳東明和柳冰璞的神識并沒有昏迷,看到鄭鳴出現,兩個人都是一愣,而就在兩個人的神色有些窘迫的時候,鄭鳴已經一揮衣袖,將兩個人直接納入了自己的三千婆娑世界之中。
    “找死!”譜葉上人大怒,他還從來沒有被人如此的小視過,而一切的算計,都已經完成,所以他手中法訣掐動,三千到赤紅色的炎龍,在虛空之中凝結成一條火焰大道,朝著鄭鳴直接撞了過來。
    這大道此時所具備的威能,已經有了整個火焰大道的六成力量,這也是譜葉上人的底蘊之所在。
    譜葉上人立在赤紅色的火焰大道上,一如執掌蒼生毀滅的主宰,一念之間,可以毀天滅地。
    鄭鳴從這火焰大道上,感應到了譜葉上人的強大,他現在就算是運用三千婆娑世界于一體,也最多和譜葉上人平分秋色。
    不過,鄭鳴并沒有施展這種手段,現在他的手中,可是有一件絕世神兵。
    七彩的樹枝,瞬間出現在了鄭鳴的手掌之中,他催動三千婆娑世界的神禁之力,揮動那七寶妙樹,朝著橫撞而來的大道,重重的掃了過去。
    硬抗大道六成的力量!
    譜葉上人的嘴角漏出了一絲的譏諷之色,他乃是這三千焱炎道的煉制者,自然知道三千焱炎道的真正力量之所在,硬碰硬,就算是亞圣,也不行。
    “啪!”
    七寶妙樹和橫掃虛空的火焰大道碰撞在一起,這一刻,整個重玄宗的天和地,都好似陷入了一片的混沌之中。
    重玄門的弟子,不少人都覺得自己身邊的空間一陣的扭曲,甚至有人站在那里,就仰天噴出一口鮮血。
    鄭鳴和站在火焰大道上的譜葉上人,此時就好似處在一種永恒之中。在這永恒下,譜葉上人站在赤紅色的大道之間,而鄭鳴立于虛空之上。
    沒有半點的生息,譜葉上人腳下得到赤紅色大道開始崩潰,與此同時,銘刻在大地之上的三千焱炎道的神禁,也在瞬間崩潰開來。
    “也不過如此,找上您,真的有點瞎眼!”鄭鳴看著譜葉上人,淡淡的說道。
    譜葉上人一口血,差點沒有從自己的口中噴出來,剛剛和鄭鳴的碰撞之中,他開始的時候,也沒有感到太大的異常,只是覺得鄭鳴的法力,真的是很醇厚。
    但是接下來的情形,卻讓他想不到,他腳下的,那足足六成的大道之力和他銘刻在大地之中的三千焱炎道神禁,竟然突然呈現出崩潰的情形。
    這崩潰來得很突然,突然到等他催動法力凝聚這崩潰的大道時,根本就來不及。
    聽著鄭鳴那帶著譏諷的話語,譜葉上人就覺得自己的火氣,從頭頂直沖而起,這個時候的他,有一種想要和鄭鳴拼命的沖動,但是鄭鳴剛剛那驚天一擊,卻讓他失去了勇氣。
    “鄭鳴,你覺的你成為輪回之主的人選,就一定能夠成為輪回之主嗎?我告訴你,你這一次去,只是湊人數,因為輪回之主的位置,早就是他人的了。”
    “輪回上人,憐星大圣坐下的輪回上人,那才是三大圣欽定的輪回之主,你這次過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希望!”
    譜葉上人瘋狂的大吼,他的吼聲,瘋狂之中,充斥著幸災樂禍,充斥著一種你必敗的嘲弄。
    憐星大圣,三大圣!
    鄭鳴對于譜葉上人的急色敗壞并沒有放在心上,但是這并不代表著,他不看重三大圣。
    憐星大圣,邀月大圣,旭日大圣!
    這三大圣在六大圣之中占據一半的位置,而且這三大圣同氣連枝,乃是結拜兄弟。
    甚至有人說,他們本來就是兄弟,而且是開天辟地之時,日月星辰的精靈孕育而成。
    這三個人,才是執掌著整個天下天道運轉的存在,自己所在歸元大世界的三眼大圣雖然強大,但是在很多事情上,卻也不得不受這三兄弟的壓制。
    “輪回上人!”
    嘴中念叨著這個名字,鄭鳴的心中生出了一絲的異樣,他覺得冥冥之中,自己和這個輪回上人,好似隱藏著一種因果,一種玄之又玄,卻又必須要解決的因果。
    “這個名字,聽起來讓人感覺,并不是怎么好聽。”
    自語之中,鄭鳴揮動衣袖,帶著陳東明和柳冰璞兩個人,直接飛出了重玄門的勢力范圍。
    他還有要事要做,可沒有時間和譜葉上人在這里糾纏。不過在臨走的時候,鄭鳴還是朝著譜葉上人所在的位置,重重的轟出一拳。
    隱藏著三千婆娑世界之力的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