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1 三千焱炎道


    譜葉上人拒絕!
    玉符上的內容,讓鄭鳴眉頭皺了一下,他和大倫山的眾人覺得,最可能幫助鄭鳴的,應該就是譜葉上人。??
    不但因為重玄門和大倫山是多年的至交,而且鄭鳴在給出的條件之中,給譜葉上人的也是最優厚的。
    一份煉制后天神禁至寶的秘法,這是鄭鳴得自玄都**師的秘傳之一。
    但是沒有想到,譜葉上人竟然拒絕了!拒絕的原因很簡單,譜葉上人說自己最近要閉關,所以沒有時間陪鄭鳴去輪回之地。
    對于這個拒絕,鄭鳴雖然不舒服,卻也無可奈何,邀請人家幫忙是一方面,人家不出手,那也是別人的自由。
    心中念頭閃動,鄭鳴就走出了自己閉關的洞府,而就在鄭鳴從洞府之中走出的時候,他看到了燕紫電在等著他。
    “燕師兄。”雖然已經成為了圣者,但是鄭鳴對燕紫電依舊保持著以往的尊重。
    燕紫電豪爽的一笑道:“小師弟,我還以為你要多閉關幾日,怎么這個時候就出來了。”
    “只是鞏固一些功法。”鄭鳴隨意的說道,但是他的目光,卻朝著燕紫電四周看去:“大師兄他們呢?”
    “你成為了圣者,來拜望的人也就多了,所以大師兄回大倫山照應去了。”
    燕紫電這句話,說的無比的自然,但是鄭鳴卻不是一個好糊弄的人,也就是一個瞬間,他就從燕紫電的眼眸中,看出了那么一絲的不自然。
    鄭鳴頃刻之間,就已經做出了判斷,燕紫電這個時候,一定有事情在瞞著自己。
    “大師兄回去了,那我們也回去吧,這里也沒有什么好呆的了。”鄭鳴說話間,就要朝著外走。
    而李英瓊則快的跟隨在鄭鳴的身后,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區別。而燕紫電此時的眼眸中,則閃現出了一絲著急之色。
    “小師弟,我覺得咱們還是應該在這里多住一些時候,如果咱們現在離開,豈不是成了你懼怕利劍上人了嗎?”
    燕紫電這個理由如果放在之前,絕對是一個能夠說服鄭鳴的理由,但是現在,這個理由已經變的滿是漏洞。
    因為剛剛的玉簡之中個已經告訴了鄭鳴,除了譜葉上人之外,其他人都同意幫鄭鳴出手一次。
    給利劍上人的條件,實際上是最簡單的,那就是只要利劍上人幫著出手,那么以往的恩怨,全部消散。
    這個條件,燕紫電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卻拿著以往的理由搪塞,這之中……
    “五師兄,究竟是什么事情?”鄭鳴此時看著燕紫電,神色之中,滿是鄭重。
    因為兩個人交好,所以鄭鳴對于燕紫電的稱呼,從來都是師兄,像五師兄這樣的稱呼,還是第一次從鄭鳴的口中說出來。
    燕紫電看著一臉嚴肅的鄭鳴,沉吟了瞬間,終于一拍腿道:“這件事情,大師兄和二師兄是不希望師弟你知道的。”
    “他們在臨走的時候,還專門叮囑過我,讓我務必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你,我看這件事情,師弟你就不要再問了。”
    鄭鳴聽著燕紫電的話,心中越的多了幾絲的明了,他淡淡的道:“大師兄和二師兄是不是去了重玄門?”
    燕紫電不吭聲,而鄭鳴在這一刻,身上已經升起了兩道遮天之翼,也就是剎那功夫,就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李英瓊在鄭鳴離去的瞬間,手中的始戮劍化成了一道劍絲,纏繞在了鄭鳴的身上。
    兩個人,轉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燕紫電看著空蕩蕩的大殿,忍不住用手重重的在柱子上砸了一下。
    這一次,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從利劍山到重玄門,距離并不是太近,但是對于已經將衍生在自己婆娑世界之中的破空神魔修煉出一道神禁的鄭鳴而言,從利劍門到重玄門,也就是須臾之間的功夫。
    重玄門和其他極大宗門不同,他并不是位于一座高山上,相反他還處在低谷之中。
    之所以將宗門建設在一片巨大的低谷內,是因為這低谷之中,隱藏著無窮無盡的地火。
    重玄門的弟子,大多修煉的都是火系功法,而無論是修煉還是鑄造兵器,地火對于重玄門的弟子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鄭鳴來到此地的瞬間,他身上幾個修煉火系功法的分身,就浮現出來,一時間無數的火靈力,從四面八方的朝著鄭鳴聚集了過來。
    這些火靈力雖然不少,但是對鄭鳴的用處也不是太大,只不過此刻的這些火靈力既然過來了,倒也聊勝于無。
    一口氣,猶如數條火龍一般的火靈力,就瘋狂的灌入到了鄭鳴的體內,只不過這些火靈力的入體,也不過是讓鄭鳴覺得自己的修為,稍微有那么一絲的增長。
    少,增長的實在是太少了。這倒不是那火靈力太少,實在是鄭鳴現在的修為,實在是太強了。
    因為還沒有和重玄門撕爛臉面,所以鄭鳴也不好使用自己的神識,直接覆蓋著尋找陳東明。
    畢竟譜葉上人雖然拒絕了鄭鳴的邀請,但是這并不是說,他就向鄭鳴進行了挑戰。
    而鄭鳴如果真的用神識籠罩重玄門,那才是真正的向譜葉上人宣戰。雖然譜葉上人的拒絕,讓鄭鳴很不爽。
    可是因為別人拒絕你的要求,就要和人決一死戰,這種事情,鄭鳴還是有些不屑于做的。
    “來者何人!”在鄭鳴似緩實快的朝著重玄門的山谷走去的時候,有人沉聲的喝到。
    隨著喝聲,兩個身穿赤紅色衣衫的武者,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從他們的步伐之中,鄭鳴感應到了兩個人身后,有著玄奧的陣法,可以讓兩個人任意行走于虛空之中。
    鄭鳴也不準備為難這兩個只有生神境修為的晚輩,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兩個人的臉色就是大變。
    “一鳴圣者!”
    “啊,是一鳴圣者,快向宗門稟告!”
    隨著兩個人著急的聲音,其中一個年輕的武者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個鈴鐺。
    只要搖動這個鈴鐺,整個重玄門,都會知道鄭鳴到來的消息。本來,鄭鳴是很愿意看到兩個人通報的,可是兩個人異樣的神色,卻讓鄭鳴感到了一絲的不一般。
    他神念閃動,一個婆娑世界,已經將兩個年輕的武者,直接禁錮在小世界之中,那鈴鐺雖然是秘寶,但是也難以傳出絲毫的聲響。
    “究竟是什么情況?”鄭鳴看著兩個年輕的武者,眼眸之中,充滿了森森的殺意。
    兩個年輕的武者在鄭鳴強大的神識下,防御的力量瞬間崩潰,他們聲音中帶著哀求的道:“一鳴圣者,我們真的什么也沒有做,沒有我們什么事情啊!”
    鄭鳴不說話,但是他的眼神之中,卻充斥著冷漠。在這冷漠下,幾乎瞬間,兩個年輕的武者就崩潰了。
    “一鳴圣者,您的兩位師兄,他們……他們在走三千焱炎道,那個……那個是他們自愿的,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啊!”
    三千焱炎道!
    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他朝著自己身邊的李英瓊看去,就聽李英瓊沉聲的道:“三千焱炎道乃是譜葉上人設下的規矩,只要是有人想要求他出手,可以踏上三千焱炎道,只要從三千焱炎道中通過,他就會出手。”
    李英瓊這幾句話說的無比的機械,但是接下來,她卻沉重無比的道:“不過三千焱炎道艱難無比,很多時候雖然不會死人,但是卻能夠讓人承受巨大的痛苦。”
    鄭鳴一揮衣袖,兩個年輕的武者,直接倒飛了出去,他沒有理會這兩個武者,一步之間,朝著重玄門的山谷,至沖了過去。
    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的顧忌,也沒有任何的掩飾,而就在他沖出的瞬間,無數的火焰,從四面八方,匯聚成無數的匹練,朝著鄭鳴直砸了下來。
    鄭鳴不動,而站在鄭鳴身后的李英瓊,卻在這一刻快的出劍,充滿了殺意的劍光,直接將一切火焰,統統斬成了兩端。
    “什么人,竟然敢在我們……”充滿了憤怒的聲音,再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
    因為那說話的人,已經看清楚來的是誰。雖然此時那兩個字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喉嚨之中,但是這個時候,他真的是一點都說不出來。
    恐懼,巨大的恐懼。
    重玄門受到攻擊,自然有無數的弟子趕過來,但是當他們看著鄭鳴,以及鄭鳴身后青衣仗劍,幾乎已經成為鄭鳴標識的李英瓊之后,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恐懼之色。
    “一鳴圣者,您來我……”一個看上去好似重玄門主事之人的武者,想要對鄭鳴說一句表示興師問罪的話,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好。
    “三千焱炎道在哪里?”鄭鳴看著那說話的武者,沉聲的說道。
    那武者的臉色變幻之間,還是沉著的道:“一鳴圣者,那三千焱炎道乃是我家祖師定下的,在進入三千焱炎道之后,除非是闖的人自己放棄,不然的話……”
    “你們祖師的規矩,你們重玄門自己遵守就是,現在,我只是要帶走我大倫山的人!”
    鄭鳴說到此處,神識直接爆開來,也就是瞬間功夫,他就現了陳東明和柳冰璞兩個人!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