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6 二圣站山頭


    利劍上人只想安安靜靜的看戲,只想坐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用神識觀察四方的反應。說實話,今日他真的沒有從自己洞府之中出來的意思。
    而且,利劍上人已經下定了決心,那就是這一次,無論出現任何的情況,他都不會出來。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決心雖然下的無比的堅決,但是一些事情,卻不是一個下定決心就可以解決的,比如現在,他就不得不出現在這慶典之外。
    鐘鼓齊鳴,這響聲聽的利劍上人直想殺人,但是他不能,并不是因為這些人都是他的弟子。
    而是他們利劍門布置的,猶如天幕一般的銘陣,正在整個歸元大世界展示著現而今的一切。
    有心將那映現在天地之間的天幕一劍斬斷,但是利劍上人知道自己這樣做,無疑是更加的丟人。
    更顯得自己惱羞成怒!
    他在鐘鼓齊鳴,鑼鼓喧天之中,緩緩的走了過來,一如一名最為尊貴的嘉賓,緩緩的的進入到了大典的會場。
    “哈哈哈,利劍上人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啊!”一聲充滿了感觸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搖頭擺尾的小金貓,大步流星的走了出來,它的兩個小爪子,更是朝著利劍上人拱了拱手。
    利劍上人的鼻子,都有一種要被氣歪的感覺,他利劍上人是什么人,現在竟然被一只小妖貓迎接。
    這小妖貓的修為,也就是生神境,在平時,利劍上人坐下的童子,都不理會這等的妖孽。
    “哼!”利劍上人用鼻子哼了一聲,然后眼眸看天。
    黃舒朗看到指揮自己等人的那只小貓,竟然跑過來和自己的師尊說話,頓時覺得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這他娘的,實在是有點瘋狂。本來他以為,鄭鳴讓著只小貓指揮自己等人,就有一些瘋狂了,卻沒有想到,這小貓竟然比他們想象的,還瘋狂。
    真的讓人……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他快速的跑到利劍上人的身邊,沉聲的道:“師尊,您……”
    “一邊站著去!”利劍上人朝著黃舒朗掃了一眼,而后邁步走在山峰下方的一塊石頭上,直接站在了那里。
    黃舒朗暈了,此時的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自己這個時候的心情。他覺得有一種天雷滾滾的感覺,這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誰能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么了。
    黃舒朗此時,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覺得這就好似一轉眼,人變成了豬,不對,應該是豬變成了人。
    利劍門的那些弟子,一個個也都用疑惑的目光看著利劍上人,不知道這位祖師,究竟是怎么了。
    難道祖師的腦袋,被驢給踢了不成嗎?有利劍門的弟子,心中升起了這種對自己祖師極其不恭敬的想法。
    不過他也只是敢想想,要是敢將自己心中的念頭說出一個字,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條。
    和云山霧繞,但是卻不敢問的利劍門弟子相比,在一些歸元大世界的宗門之中,此時卻已經是議論紛紛。
    瀟湘門內,宗主翠笙子高坐在主位上,而在他的四周,幾個神禁長老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宗主,你說利劍上人為什么會到成圣大典的現場呢?”一個面目粗豪的長老,大聲的朝著翠笙子問道。
    翠笙子此時也充滿了疑惑,他重重的搖了搖頭,然后目光朝著四周看去道:“你們對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宗主,我覺得利劍上人他老人家過去,無非就是要親自讓一鳴上人丟丑。”
    “哎,圣者之間的事情,咱們還是不要參與太深,現在萬刃滅神陣籠罩四方,咱們根本就過不去,也就不用在這件事情上,浪費精神了。”
    這一次說話的,是一個面目冷厲的男子。
    “三師兄,你這句話,我并不認同,利劍上人如果是為了讓一鳴上人丟臉,他完全不必要自己過去。”
    幾位瀟湘門長老中唯一的女子,輕輕的一笑道:“更何況,利劍上人就算是去看戲,也完全沒有必要站在一邊啊。”
    說到此處,女子有朝著那面目冷厲的男子道:“三師兄,你準備怎么解釋利劍上人他老人家站在一邊這件事情呢?”
    “圣者的想法,又豈是我們這些人可以隨意猜度的,我不知道。”那冷厲男子這次倒是沒有任何的辯解,直接了當的說道。
    翠笙子看著一時間有一種吵成一團的師兄弟,輕輕的擺了擺手道:“好了,你們都不用多言了,這件事情,咱們光看著就行了。”
    說到此處,翠笙子又吩咐道:“一鳴圣者崛起,這天下將會不太平,你們幾個都給我嚴格約束弟子,誰也不準惹禍。”
    “不然的話,不論是對錯,我都嚴懲不貸!”
    這句話,翠笙子說的殺氣騰騰!
    對于翠笙子這個要求,其他長老一個個恭敬從命,他們心中都很清楚,這件事情關系到整個宗門,那是馬虎不得。
    “稟告宗主,大事不好。”一個弟子快速的沖了進來,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
    翠笙子這個時候,最不喜歡聽的,就是大事不好這種話,他哼了一聲道:“說。”
    “布置在咱們通往利劍山道路上的萬刃滅神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應該,應該是被人破開了。”那弟子最后帶著一絲忐忑的說道。
    萬刃滅神陣的名頭,在場的人都就有耳聞,此時聽到萬刃滅神陣被破,一個個臉色都大變。
    雖然萬刃滅神陣和他們沒有什么天直接的聯系,但是萬刃滅神陣被破開,那就等于他們即將要面對一個抉擇。
    鄭鳴的成圣大典,他們去還是不去。如果說以往還有萬刃滅神陣當作借口,現在萬刃滅神陣已經沒有了。
    “師兄,能夠無聲無息的破開萬刃滅神陣,這個破陣的人,絕對不會是一般人!”一個臉色嚴肅的武者,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凝重的說道。
    翠笙子何嘗不明白這一點,按照他們的顧忌,破開萬刃滅神陣,最受也要打的山河變色,但是現在,他們一個個都沒有什么感覺,大陣就破了。
    “怎么破的?”翠笙子鎮定了一下心神,朝著那弟子問道。
    “弟子不知道,掌門,弟子奉命監視萬刃滅神陣,在這過程之中,真的一點懈怠都沒有。”
    “弟子也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那萬刃滅神陣匯聚的無盡殺機,突然消失的干干凈凈。”
    回稟的弟子說到此處,上前叩首道:“弟子所言,句句屬實,絕對不敢在這上面,欺瞞各位祖師。”
    翠笙子在仔細的問了幾句之后,就朝著那弟子揮了揮手,讓那弟子暫時先下去。
    “怎么辦?”翠笙子再次問出了這三個字,但是此時這三個字的意思,卻已經不一樣了。
    剛剛還在侃侃而談的眾位長老,這個時候全部沉默在了那里,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
    “掌門您快看,利劍門那邊又有變化了!”眾位長老之中的女子,突然指著映照在大殿之中的場景說道。
    翠笙子快速的將目光投向那片巨大的光幕,就見光幕之內,再次鐘鼓齊鳴。而在這一聲聲的鐘鼓聲中,就見一道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
    就在他們凝神注目的時候,那身影的眼眸朝著他們看來,雖然相隔無數里,但是這目光依舊好似跨越虛空,落在了他們的臉上一般。
    目光如劍,寒人心肺。
    感受著這目光,翠笙子幾乎第一時間的朝著虛空抱拳道:“拜見庚昊亞圣!”
    那身影并沒有吭聲,只是朝著翠笙子他點了點頭,就收回了目光。也就是這個時候,就見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金貓,快速的朝著庚昊亞圣迎了上去。
    依舊是那套說辭,這一次過來的庚昊亞圣,卻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后走到了利劍上人的前方。
    利劍上人在看到庚昊亞圣,眉眼抽搐了一下之后,輕輕的朝著庚昊亞圣抱了抱拳。
    庚昊亞圣無聲的點頭,算是對利劍上人的答禮,再然后,這兩個人就沒有任何的交流。
    瀟湘門的高層,很想從兩者的交談之中,看出那么一點的端倪,但是可惜這兩位,跟本就沒有任何的交流,實在是讓翠笙子等人郁悶不已。
    “師兄,我覺得這件事情,恐怕我們還是要小心為好,現在一位亞圣,一位小圣站在山口,那就是為了阻止有人去參加一鳴圣者的慶典。”
    “如果我們貿然過去,那不是找死嗎?”
    面目陰冷男子的話,瞬間得到了其他人的贊同他,但是那面目粗豪的武者道:“師兄,一鳴圣者能夠無聲無息的滅了萬刃滅神陣,我們同樣不可小覷啊!”
    翠笙子覺得一陣的頭疼,這種神仙打架,下面遭殃的事情,實在是太難纏了。
    “那就先等一等,看看他們雙方,是不是能夠分出勝負,不是四大亞圣統一開口了嗎?怎么我這心神,依舊有一種不安定的感覺。”
    也就在這時,虛空的光幕上,再次鐘鼓齊鳴,從他們的動作上,瀟湘門的武者感到又要有貴客降臨。
    這一次,來的會是誰呢?。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