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5 第一位貴客

  申屠凌云仰望蒼穹,眼眸中的笑意多了幾分,而他身后的那柄分金斷玉刀,好似也感應到了他的喜悅,無風的在虛空之中,響起了幾聲的震鳴!
    利劍門的人,還真是豁出去了,在這種時候,給鄭鳴弄出幫忙迎賓這種事情來,也只有利劍門才能夠做到。
    鄭鳴這是要干什么,四大亞圣,都已經做出了決定,他這新晉的圣者,在成圣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會落在地上,這已經是不可避免。
    他還要折騰什么?
    難道是覺得自己反正是難以翻起波浪,所以在這里垂死掙扎嗎?他難道不知道,他這般越是折騰那些利劍門的弟子,最后丟面子的,還是他自己嗎?
    四大亞圣,九大小圣,一個個高高在上,好似不食人間煙火。但是在接觸之中,申屠凌云感到,事情并不是這樣的,四大亞圣,九大小圣之中,同樣有紛爭。
    也正是因為這種紛爭,所以讓四大亞圣和九大小圣都無比的越在乎自己的顏面,因為一旦他們的顏面丟失,對于他們的聲威就會有不小的影響。
    鄭鳴這個圣者,如果沒有和圣者相匹配的聲威,那么最終也只能在圣者之間的爭輝中,淪為配角。
    從鄭鳴的表現中,他感到這位年輕的圣者,并不想要成為別人的配角。也正是因為他這種不愿意,所以才會落到了今日這般的情形。
    無論是和他敵對的師祖庚昊亞圣,還是應該支持他的巖提亞圣,一個個都做出了不參加他成圣大典的決定。
    “嗯,竟然有人闖陣!”申屠凌云正在思索之際,一個念頭突然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在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意,雖然他不知道闖陣的人究竟是誰,但是按照師祖對他的命令,他把守的位置,絕對不允許圣者之下,任何一個人穿過。
    一念之間,申屠凌云的神識就朝著那闖陣的人掃了過去,當他看清楚闖陣的乃是一個二十多歲,但是修為已經達到了參星境的年輕武者時,眼眸中的冷色更多了幾分。
    他不管這個年輕人的資質如何,更不管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么來歷,他只要向從自己把守的位置沖過去,那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而給自己找麻煩的人,都該死。
    無數的利刃,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片刀網,朝著那年輕的身影直接籠罩了下去。
    年輕的武者能夠成為參星,自然有著自己的手段,但是在這一片刀網下,那拼命催動一把青色寶傘的年輕人,瞬間被金色的刀光包圍在了中間。
    這年輕人,就要死了!
    對于斬殺一個敵人,申屠凌云得到心中升起了一絲淡淡的喜悅,畢竟這年輕人,乃是他擺下陣勢之后,斬殺的第一個闖大陣的武者。
    如果一個闖陣者都誅殺不了,他申屠凌云的面子上,同樣不好看。
    但是,就在這刀光要斬下年輕人頭顱的時候,虛空之中,再次飛過一道身影。
    不,應該說,此時的虛空之中,飛過的是一座攆車,一座有三頭金色的奎牛拉動的攆車。
    攆車走動之間,四周天地震顫,那本來都要沖向年輕人的飛刀,都好似瘋了一般,朝著奎牛拉動的攆車沖了過去。
    也就是瞬間功夫,無數的刀芒,就已經沖到了奎牛的近前。也就在這一刻,從那攆車之中,飛出一柄猶如琉璃一般的斧頭,這斧頭重重的斬在了虛空的刀芒上。
    “轟!”
    天崩地裂,四周所有的道紋,全部崩潰,作為大陣鎮守之一的申屠凌云,更是覺得自己的深海震蕩,差一點自己都沒有直接震昏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申屠凌云這才清醒過來,而當他凝眸遠望的時候,卻見那三頭奎牛拉動的攆車,早已經不知道到了何方。
    三頭奎牛,還有那猶如琉璃一般的斧頭,頓時讓申屠凌云的眉心開始冒汗。
    “奎牛追月攆,琉璃開天斧!”嘴中念叨著這兩件東西,申屠凌云已經明白出手的,究竟是誰。
    “他……他不是已經說了,這一次不理會鄭鳴的成圣大典嗎?怎么……怎么闖陣了。”
    申屠凌云想要將自己這里的消息傳出去,但是當他催動法力,想要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玉符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這個時候,整個人半點力量都用不上。
    那位是手下留情了,但是從那位的表現來看,這和那位一直都提倡的風度翩翩的好似有些相駁啊!
    是自己倒霉,還是那位心情實在是不太好。
    也就在申屠凌云這邊難受至極的時候,在申屠凌云三千里的地域,申屠凌云的一位師叔,正靜靜的體悟著那柄懸掛在自己頭頂那柄常見的奧義。
    這柄劍,引動九天雷煞,給人一種煞氣沖霄的感覺,而申屠凌云的這個師叔,對于這柄劍,可以說充滿了執著,雙眸緊緊的盯著劍尖。
    他不想浪費一點的時間,他想要……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那位申屠凌云的師叔正要有所得的時候,陡然長劍震顫起來。
    震動的長劍,和虛空之中的殺戮大道,不知不覺之中,竟然有了一種融合的趨勢。
    那位師叔大喜,他一直都想要窺探萬刃滅神陣的奧義,現在這種情形,對他無疑是有利的。
    可是,就在他心中狂喜的瞬間,那和虛空殺戮之道融為一體的長劍都讓騰空而去。
    長劍飛走了,而且還是在自己用符咒鎮壓的時候飛走了,這對于申屠凌云的師叔而言,簡直是一個莫大的打擊。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那位師叔就騰空而起,朝著飛馳而去的長劍追了出去。
    但是就在他追出百丈的時候,耳邊響起了一聲低沉的呵斥,還不夠給我滾回去。
    這句話,并不是太高,但是聽到那位師叔的耳中,卻是有如雷霆一般。其他人的聲音,那位師叔聽不清楚,但是對于自己的師尊的聲音,他還是聽的清楚的。
    師尊也來了,這怎么可能,鄭鳴此時此刻翻不起什么風浪,他老人家何必親自過來,難道真的是他老人家對自己這些弟子不放心嗎?
    那申屠凌云的師叔有心高喊,但是想到自己師尊的脾性,那位師叔最終選擇了沉默。只是隨著那柄劍的消失,萬刃滅神陣就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裂口。
    利劍門外,晴空萬里,無數紫色的云彩,更是讓整個利劍門猶如人間的仙境一般。
    利劍門的弟子,三三兩兩的站在山坡的石頭上。勤奮的在哪里調息,而一些懶惰的,則是三五一伙的說著閑話,還有人不時的朝著四方掃視。
    “說起來他娘的還真的有點憋屈,竟然被一只貓逼著在這里站著,等什么時候,我一定要讓這只貓,知道一下我的厲害。”有利劍門的弟子,聲音中帶著報復的味道。
    “可不是,這只貓也實在是欺人太甚,它會不知道它這般的布置,沒有一點的用處。”
    “知道又怎么樣,現在是各為其主,它的主子想要折騰咱們,它自然是要用盡力氣的折騰。”
    “嘿嘿,這都快要晌午了,我聽說成圣大典的最好時候,是日行中天之時,呵呵,好時辰都要到來,卻一個人都沒有來,實在是可笑。”
    “行了,別在這里亂說了,可笑不可笑,是讓天下的武者評判的,咱們在這里胡亂說什么。”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陡然一道劍光,從利劍門的山門之內,直沖而來。
    這劍光瞬間彌漫萬里,森森的殺意,讓那些本來還在議論紛紛的利劍門弟子,瞬間色變。
    雖然他們都知道這劍光來自什么人,但是這劍光之中的殺意,還是壓制的他們難受至極。
    黃舒朗,萬劍一等人的臉色變化的更加厲害,他們作為利劍門的高層知道最為準確的消息。
    利劍上人絕對不會離開利劍山,這是他們在出發之前,就已經確定的事情,但是現在,這道劍光,卻讓他們明顯感受到了利劍上人的氣息。
    “師尊他老人家莫非興奮過度,所以跑了出來,要是這樣的話,那打起來就麻煩了。”自語之中的黃舒朗,心中升起了一種要將自己師尊強行送回閉關的想法。
    可是,還沒有等他將這個瘋狂的念頭消化完,就聽虛空之中傳來了利劍上人鄭重無比的聲音:“利劍山一心,前來恭賀鄭兄成為圣者。”
    這句話一出口,利劍門的弟子更是鴉雀無聲,但是隨即,就有人反應了過來。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就是黃舒朗,這個時候的他,對于自己的師尊,那是一百個佩服。
    師尊這真是老辣,一上來,就給鄭鳴來了一個恭賀,就算是鄭鳴對于自己的師尊恨之入骨,那么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能動手。
    畢竟,這可是無數人的目光關注之下。
    “來人,鐘鼓齊鳴!”黃舒朗在自覺猜透了自己師尊的心思之后,朝著那些愣在那里的利劍門弟子吼道。
    利劍門的弟子們聽到黃舒朗的吼聲,一個個都找到了主心骨,一時間,鐘鼓齊鳴,肅穆莊嚴,很有一副迎接貴賓的樣子。
    只是,利劍上人的臉,此時卻有點發黑。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