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98 恒古三大難題


    申屠凌云盤坐在在山峰之上,在他的身后,一柄金色的巨刀,憑空漂浮在天地之 這金色的巨刀和天地相連,冥冥之中,蘊含著無窮的殺機。
    雖然這柄刀申屠凌云并沒有煉化,但是在他的感覺之中,只要他一念之間,這柄刀就能夠將天地破開一個口子。
    分金斷玉刀!
    布置萬刃滅神陣的十八種至寶神兵之一,按照西無長生天的記載,這十八種至寶神兵,乃是當年庚昊亞圣在鴻蒙開辟之前得到的。
    每一件至寶之中,都隱含著先天神禁,雖然每一柄神刃之中的先天神禁都有殘缺,但是這十八種至寶神兵卻因為殘缺,才能夠無間的匯聚在一起。
    當年庚昊亞圣和巖提亞圣起了爭端,正是靠著這萬刃滅神陣,力壓巖提亞圣,取得了那次掙斷的勝利。
    現在,這十八件至寶兵器布置在萬劍門外,就算是小圣級別的存在親臨,也難以打破這萬刃滅神陣。
    “什么人?”靜靜的感悟著分金斷玉刀和天地大道溝通之時玄奧的申屠凌云,驀然睜開眼眸,眼睛之中,帶著一絲冷意的說道。
    如果來者是敵非友,申屠凌云可以一念之間,驅動這分金斷玉刀,將來人斬殺于當場。
    “見過申屠兄!”跨步走來的男子,笑吟吟的朝著申屠凌云見禮道。
    申屠凌云看到來人,神色一動,這個讓的修為雖然不如他,但是圣人門徒的名號,依舊讓此人有著較高的地位。
    “原來是封天澤兄,多日不見,封兄一向可好。”申屠凌云說話間,目光就朝著封天澤打量了過去。
    和十年前相比,封天澤的修為,并沒有任何的進步,甚至隱隱約約之中,申屠凌云感到封天澤的修為,竟然還出現了下降。
    這等的情況,讓申屠凌云感到意外,但是他還是笑吟吟的和封天澤見禮,并沒有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出來。
    “申屠兄春風得意,執掌這萬刃滅神陣,以后在歸元大世界之中,誰不得高看申屠兄一眼。”
    封天澤這句話,帶著一絲酸溜溜的味道,雖然他乃是圣人門徒,但是因為他的資質有點不夠,所以在三眼大圣的門下,一些好的事情都挨不到他。
    按照他的感覺,自己很多時候,還不如申屠凌云。
    “哈哈哈,封兄說笑了,封兄乃是圣人門徒,光憑著這四個金字招牌,那就是天下第一等的人物。”
    申屠凌云心中雖然自得,但是表面上,卻絕對不會帶出來,他知道封天澤這樣的人肚量不大,如果因為這種事情和他結怨,實在是不值。
    封天澤的心,頓時好過了不少,兩個人在寒暄了幾句之后,封天澤就笑著道:“貴宗亞圣,實在是讓人佩服,一句明詔天下,實在是讓人解氣啊!”
    “鄭鳴他是什么人,一個暴戶而已,竟然還在利劍上人的山門外糾纏不清。如果不是限于師門的戒律,說什么,我也要和那鄭鳴說道說道。”
    申屠凌云這個時候,心中直撇嘴,心說你現在剩下的,恐怕也就是幾句大話。
    十年之前,鄭鳴還沒有成為圣級的存在,你就被他教訓了一頓,現在要是你敢找鄭鳴的麻煩,說不定這位能夠直接滅殺了你。
    當然,滅殺了你還是不錯的,要是能夠引出三眼大圣出手,那就更好。
    但是這種話,只能夠心中想想,確實不能說出來的,申屠凌云點頭道:“封兄說的不錯,我家師祖這一次本來想要替兩家調解一下,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敢撥我師祖的面子。”
    “這一次,按照師祖的意思,就是給他一個教訓。”
    “令師祖豪氣沖銷,天澤佩服,天澤再來之前,就已經去拜望了幾位同門師叔伯,經過諸位長輩商議,所有圣人門下的弟子,不許出席鄭鳴的成圣大典。”
    申屠凌云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喜色。在庚昊亞圣將那明詔出之后,他們這些弟子,都有一些擔心。
    別的人也就罷了,他們該阻攔自然是阻攔,但是圣人門徒這一邊,真的是沒有辦法弄了。
    封天澤這一說,可是給他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畢竟就算是庚昊亞圣在狂傲,他也不敢去滅三眼大圣滿門不是。
    “封兄這樣一來,可是給那鄭鳴一個厚厚的重禮啊!”
    幾乎同時,申屠凌云和封天澤仰天大笑起來,在笑了一會之后,收起笑聲的封天澤沉聲的說道:“我們圣人門徒這邊沒有問題,不知道其他三天,可有什么變故嗎?”
    申屠凌云一擺手道:“其他三天的事情,封兄不必擔憂,家我師祖在傳出明詔之后,就已經和三位亞圣談好了。”
    “說起來這也是鄭鳴自作孽不可活,雖然我們四天之間,都有一些齷齪,但是四天的威嚴,也不是他一個小圣能夠挑釁的了的。”
    封天澤大喜,他雖然很清楚,自己現在跟本就沒有和鄭鳴為敵的資格,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要破壞這個人的事情。
    這是一種嫉妒!
    封天澤自己都承認,這是一種嫉妒,一種自內心伸出的嫉妒,他雖然和那個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但是這種嫉妒的感覺,也變的越來越強烈。
    就在兩個人相商的一天之后,東無琉璃天,南無涅槃天,北無離恨天和圣人門徒,幾乎同時宣布,不參加鄭鳴在利劍山門外舉行的成圣大典。
    這一宣布,幾乎就是一聲驚雷!
    本來,那些還在猶猶豫豫,準備看著風向在做出決定的宗門,在這一刻,都有了自己的決定。
    不能參加,四天和圣人門徒都已經做出了決定,自己等人要是傻傻的再去參加,那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也就是那些歸屬在大倫山麾下的宗門,此時猶豫難訣,他們雖然有心不去,但是處在大倫山的地盤上,如果鄭鳴這個坐鎮大倫山的小圣一個不高興,他們就不用存在了。
    可是,要是去的話,不說那庚昊亞圣的威脅,就是布置利劍山門外的萬刃滅神陣,他們就過不去。
    各種的糾結,讓這些處在大倫山統御范圍內的宗門無比的難受,他們沒有辦法之下,只能是拼命的和大倫山的高層聯系。
    大倫七子中人,此時一個個也很無奈,對于庚昊亞圣的強勢,他們的心中都很是不舒服。
    利劍上人差一點就滅了大倫山,鄭鳴在他大倫山堵上一段時間,那又有什么。
    就算是在利劍山外辦成圣大典,也只是落一落利劍上人的面子,他卻直接給弄來了這么一處。
    這也太霸道,太讓人難以接受!
    “大師兄,我看還是和鄭鳴師弟說一聲,讓他回來吧!”柳冰璞沉聲的道:“這件事情如果在鬧下去,咱們也難以占到什么便宜。”
    阮香魚哼了一聲道:“那庚昊亞圣實在是太霸道了,他以為我們不知道,利劍上人滅亡我大倫山,實際上就是他在后面撐腰,要不然的話,其他三天,怎么會讓利劍上人,如此對我們大倫山出手。”
    “師妹,沒有證據的話,不要亂說!”陳東明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嚴肅。
    阮香魚此時心中雖然不服氣,但是在陳東明那嚴厲的目光下,還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了頭。她也不是不知道大局的人,知道在這個時候,亂說這些話,不打沒有任何的好處,甚至還能夠給他們招來災難。
    燕紫電咳嗽了一聲道:“小師弟的意思,是他絕對不會讓步!”
    這句話一出口,整個大倫山變的無比的沉默,就算是陳東明,他也更改不了鄭鳴的決定,畢竟,鄭鳴雖然是大倫七子之一,但是同時,他還是一尊圣者。
    在過了好一陣,還是柳冰璞開口道:“難道真的要讓這個慶典,變成一個笑話嗎?”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因為在場的的人都已經意識到,如果這樣堅持下去的話,那最終這一場成圣的慶典,只能是一個笑話。
    “,他會想辦法的!”燕紫電再次抬起頭,沉聲的說道。
    柳冰璞不再說話,他知道這個時候和燕紫電說也沒有任何的用處,畢竟燕紫電剛剛傳達的,只是鄭鳴的話語。
    “現在這場局面,已經沒有什么人能夠解開了!”陳東明沉吟了瞬間,聲音中帶著一絲沉重的道;“除非,小師弟能夠讓大圣他老人家開口。”
    三眼大圣統領歸元大世界,他只要開口,那么不論是所謂的封殺,還是聯合不參與,都會變成一個笑話。
    可是,圣人門徒們都已經開口了,鄭鳴憑什么能夠讓三眼大圣開口給他說話。
    畢竟,三眼大圣可不是一個愿意幫助他人存在。
    所有的目光,這個時候看向了燕紫電,燕紫電低著頭,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陳東明他們再看他,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就在陳東明他們死一般沉寂的時候,燕紫電手中的傳訊玉符都讓亮了起來。燕紫電快的查看玉符,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異樣的色彩道:“師兄,小師弟他……他要解恒古三大難題!”
    “你說什么,小師弟他要解恒古三大難題,這……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陳東明聽完燕紫電的話,整個人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