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297 詔令四方


    “有敢參加鄭鳴成圣大典者,殺無赦!”殺氣騰騰,直沖霄漢的大字,籠罩在蒼穹之上。???
    一個個碩大的字跡,就好似一顆顆星辰,照耀在大地之間!
    這些字,每一個透露的,都是霸道,都是強橫,都是不容置疑。而普通的武者在這些字跡光芒下照久了,更會經脈逆轉,真元崩潰。
    對于普通的武者而言,這一如通告般的命令,對他們并沒有太大的影響。
    畢竟,他們離鄭鳴和庚昊亞圣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遠的他們只能夠仰視。
    但是他們夠不著參與,卻能夠議論,一時間關于兩個圣級人物之間的糾紛,就在歸元大世界之中,傳的沸沸揚揚。
    “天上那些字,究竟是什么情況?”高檔的酒樓之中,在看到有修為高深的武者走進來,就有人話語中帶著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提醒你們一下,這種事情,大家最好還是不要議論太多。”
    “兩位圣者,無論是那一位,都不是我們這些螻蟻可以招惹的。”修為高深的武者搖頭,他并不是在推脫,而是這件事情,他真的不清楚。
    畢竟,他在這些人的眼中,也許是一個大人物,可是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圣者比,他又算得了什么。
    “大人您說得對,這種事情,絕對不是我們能夠議論的,我們也就是好奇,想要提前知道一個結果。”
    有人還是不死心,不過這一次他問的比較婉轉。
    “呵呵,你想要提前知道結果,我也想要提前知道結果,只不過這種結果,使我們能夠憑空猜測出來的嗎?”那修為高深的武者,也不是傻子,自然不會被一兩句話給套住。
    他這般的開口,頓時讓那提問之人臉上紅。就在那武技高深的武者準備讓人上菜的時候,一個須皆白的老者道:“剛才是小輩魯莽了,老兄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我們嗎,也就是想聽一下大人您的看法。”
    那武者看著白老者,冷冷的道:“閣下活了這么大的年歲,應該知道一句話,那就是禍從口出。”
    “我還想要多活一些時日,閣下如果沒有什么事情,就請自便吧!”
    “至于這種事情,沒有人能夠給你回答,你可以自己猜測嗎,何必一定要從他人的口中聽到結果。”
    說完這句話,高等武者連吃飯的興趣都沒有,轉身離去。而那白老者,則朝著離去的武者深深的行了一禮。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過是修為高一些而已,總有一日,我要越他!”那被武者訓斥的年輕人,聲音中帶著一絲不服的說道。
    而老者則狠狠的朝著他看了一眼道:“好了,不要給我惹禍了這種事情,真不是我能夠隨便的大打聽的,更何況,那位先生,也說出了答案。”
    “他說出了答案,我怎沒有聽到?”年輕人的眼眸中,充斥著狐疑之色。
    “你沒有聽出來,是你沒有認真聽人家的話,仔細回味一下,你就明白了。”老者說到此處,手掌重重的拍了一下年輕人的額頭道:“想一想兩個人的優劣,一切自然明白。”
    年輕人在愣了一下之后,好似一下子明白了過來,他朝著老者道:“爺爺,我覺得也是這樣的。”
    普通人對于這種事情,可以當成一個談資,但是對于各大宗門,特別是那些沒有圣者坐鎮的宗門而言,卻是一個個撓頭不已。
    畢竟,現在這種事情,實在是讓他們難受至極。
    歸元大世界多了一個圣者,這自然是普天同慶的事情,可是現在兩個圣者杠上了,這讓他們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參見慶典,前去恭賀,那就是得罪了庚昊亞圣,而按照庚昊亞圣的脾性,說不定全宗滅門。
    而不去的話,那位一鳴上人,同樣不是省油的燈,從他堵在利劍山門口這件事情上看,就能夠感覺到這不是一個寬海大量的人。
    不去恭賀他去的成圣大典,要是被他報復起來,同樣是要命的事情。一時間,無數的宗門的強者,都有一種要將自己的腦袋揪下來想辦法的沖動。
    瀟湘門,兩條江水交匯的底部,一處占地足足有千里的宮闕,深藏在兩江交匯的靈氣之中。
    而傳說之中,這兩江交匯之處,更直通海眼,可以從海眼之中,借來無盡的靈氣用來修煉。
    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只有瀟湘門自己知道,而瀟湘門作為一個擁有著神君坐鎮的宗門,在天下之間,同樣有著不低的地位。
    “弟子求見祖師!”瀟湘門掌門翠笙子,恭敬的站在一塊巨石的下方,恭敬的朝著巨石拱手。
    這巨石猛一看,就和天下最普通的山石沒有任何的區別,只不過隨著翠笙子的行禮,那山石都讓晃動了起來。
    一條猶如虛無般的身影,在山石上浮現出來,那身影一出現,話語之中就帶著不善的說道:“我不是交代過嗎?這百年乃是我成敗的關鍵,不許大叫我嗎?”
    對于訓斥,翠笙子并沒有畏懼,他輕輕的抱拳道:“弟子也不想打攪祖師,實在是這件事情,弟子實在是拿不了主意。”
    說話間,翠笙子就拿出一枚玉符,快的朝著巨石的方向一拱手。在這拱手之中,玉符猶如閃電,輕飄飄的,落在了那巨石的上方。
    接過玉符的虛影臉色一變,他好似感慨的說道:“沒有想到,他們的沖突,竟然如此的激烈。”
    翠笙子不說話,情況已經稟告,接下來究竟如何決斷,就是他祖師要做的事情。
    這位祖師在稍微沉吟了瞬間,眼眸中就生出了一絲的決斷,他朝著翠笙子道:“此事,咱們兩邊都得罪不起。”
    這句話,不用巨石上的祖師說,翠笙子也知道,如果兩邊他能夠得罪任何一邊的話,也不會來打攪這位祖師的修煉。
    “你回去之后,給大倫山一封拜帖,記住,內容一定要恭敬,但是咱們的情況,你也要寫清楚,更要注明的是,咱們非常想要參加一鳴圣者的成圣大典。”
    “但是,我們的安全,該怎么辦?”
    翠笙子點了點頭,這些主意,實際上他的心中也想到過,之所以來這里請教,是因為事關重大,他自己根本就不敢做出決斷。
    “弟子遵命。”
    看著翠笙子離去的身影,那浮現在巨石上的身影,開始慢慢的消散,不過就在身影即將消失的時候,一個緩慢的聲音道:“你交給自己徒子徒孫的辦法,并不是太高明啊!”
    說話的,是一只烏龜,一只看上去,只有嬰兒手掌大小的烏龜,這烏龜和普通的烏龜,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現在,這只烏龜卻在說話。
    “沒有辦法,我只能想到這個辦法。”那巨石上的身影道:“難道你老龜,還有什么高明的辦法不成。”
    “沒有,我確實沒有什么高明的辦法,現在是神仙打架,我們這些小人物遭殃啊!”老龜說話間,搖頭晃腦,一如一個老學究一般。
    “呵呵呵,我知道,你其實還是有辦法的,只不過你不愿意說出來而已。不過現在,我覺得我們瀟湘門現在還是跟隨大勢的好。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不少的宗門,將這種拜帖到大倫山。”
    那山石上的虛影輕聲的道:“到時候,該如何做,就不是我們頭疼的事情了。”
    烏龜點了點頭,而后帶著一絲感觸的道:“我都告訴你了,創立一個宗門,那是要操心受苦的,你不停,現在是不是已經有點后悔了。”
    “還真的沒有,雖然瀟湘門讓我受累不少,但是沒有瀟湘門,咱們兩個,又怎么能夠在這里安逸如此多年。”虛影說完這句話,就消失在了山石之中,而那小小的烏龜,更是因為一個浪濤,消失的無影無蹤。
    拜帖猶如雪花,這種情況對于大倫山來說,那是一點都不夸張,也就是一天功夫,大倫山足足收到了上萬張拜帖,而且每一張拜帖,都是有頭有臉。
    他們這些拜帖,每一張都是畢恭畢敬,但是每一張之中,都提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如果我們給一鳴上人面子,參見典禮,那么我們的安全,該怎么辦。甚至一些肉麻的宗門,更是說自己死了沒有關系,但是宗門滅了,他們承受不起。
    接到這些拜帖的陳東明,此時頭疼不已,實際上,在鄭鳴和庚昊亞圣杠上之后,他就覺得頭疼。
    有鄭鳴這個師弟在,宗門是沒有了滅頂之災,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該怎么辦呢?
    向庚昊亞圣低頭嗎?
    陳東明很清楚,在利劍上人對大倫山出售的時候,庚昊亞圣就站在利劍上人的神侯。而只要大倫山滅亡,西無長生天,一定會獲得不小的好處。
    但是,現在一個亞圣蠻不講理的出面,所帶來的震撼,實在是讓他覺得頭疼不已。
    “稟告宗主,大事不好,長生天十八神將,在利劍門四周布下了萬刃滅神陣,封鎖所有進入利劍門的道路。”有大倫山的弟子,聲音中帶著著急的喊道。
    萬刃滅神陣,聽到這大陣的名字,陳東明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他知道,這是庚昊亞圣繼續在出招。8
  /br